燃爆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作者惜墨小说《霁红谜局》在线阅读

《霁红谜局》小说简介

悬疑类型的小说《霁红谜局》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惜墨书中主要讲述了:霍灿的心,有一种莫名的悸动。她被眼前的霁红瓶深深吸引了,她注视着它:鲜丽的釉色,艳如雨后霁霞,殷如鲜血初凝;庄重的器型,是时光的荏苒,还是岁月的厚重?她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叶玉贤看着霍灿,她觉得霍……

作者惜墨小说《霁红谜局》在线阅读

《霁红谜局》第一章 似曾相识霁红瓷 免费试读

霍灿的心,有一种莫名的悸动。她被眼前的霁红瓶深深吸引了,她注视着它:鲜丽的釉色,艳如雨后霁霞,殷如鲜血初凝;庄重的器型,是时光的荏苒,还是岁月的厚重?她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叶玉贤看着霍灿,她觉得霍灿的眼神里充满着贪婪。

这是张德茂家的书房。张德茂收集了很多古玩字画,虽然他并不太懂这些,也算不上怎样喜好这些,但没办法,他身在这个位置,于是便被动地收集了许多这类东西。他和很多普通人一样,觉得这些个东西,不过是钱的替代品。这件霁红瓷也一样,不过是一件值钱的东西而已。对古玩字画,张德茂虽然不爱好,但附庸一下风雅还是要的,所以书房里也摆了几件瓷器,挂了几幅字画。

张德茂曾是银州某能源公司的副总,最近因为公司重组,他改任能源工程公司的总裁。这是一个新组建的公司,人员全部由张德茂自行选定(虽然表面上还是要经过管理层的集体表决同意的,但实际上,要谁不要谁,还得由他决定)。

今天张总请客,请的全是他身边的人,也是未来要成为他心腹的人,所以被请(其实用‘叫’更贴切)的人,都不免沾沾自喜。

被请的只有几个人,有司机林见鹿,某部办公室主任常艳华,未来财务部的段小双和霍灿。常艳华是张德茂以前工作单位的办公室主任,这次并没有跟着来新单位,但段小双和霍灿是她推荐给张德茂的。

因为来的基本是女客,所以张德茂的夫人叶玉贤陪着几位女士在书房喝茶,张德茂和儿子张浩远则在厨房里忙活。本来司机林见鹿也是被请喝茶的,但他自己要求和张总一起去厨房为女士们服务,所以他也去了厨房。张德茂一直是有亲民形象的,现在到他家来做客,他更是把这种形象做到了极致。其实厨房里的活儿也并不多,菜都是从酒店叫的,需要做的只是把菜倒到自家的盘碟里。

本来几个女人都坐在书房的茶台前,闲适地喝着茶聊着天,楼下突然响起的一阵鞭炮声惊扰了她们的宁静。于是几个女人起身去窗口看热闹。霍灿就是在起身去窗口时,瞥见了屏风后古董架上这款霁红釉瓶的。于是她停下脚步,目瞪口呆地凝视着这件仿若天物的瓷器。叶玉贤注意到霍灿的样子,就笑着说:“小霍儿,喜欢古董啊,喜欢就进去看看。”说着,就拉了霍灿的手,绕过屏风,来到古董架前。

古董架上摆着几件瓷器还有几款化石,霍灿对其它都不感兴趣,只专注地看这件霁红瓷的直口瓶。这时,常艳华和段小双也跟了过来。她们更喜欢青花瓷,两个人在那里边看边指指点点。叶玉贤只是微笑着看着她们。

霍灿一直盯着那件霁红瓷瓶看,常艳华就打趣她说:“霍灿,小心你把这红瓶子盯进眼晴里拔不出来。”

听常艳华这么说,霍灿似乎才惊醒过来,抬起头,冲着叶玉贤不好意思地一笑,说:“不知怎么地,我就感觉和这瓶子亲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叶玉贤听霍灿这么说,就宽厚地一笑说:“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缘份吧。看来,你和这件瓷器有缘?”

叶玉贤人如其名,温润而贤德,是远近有名的贤内助。

段小双却说:“哎呀,霍灿,听你这么说,我怎么有种红楼梦里,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感觉,难道你和这红瓶子还有个什么前世今生不成?”

“小双,你这个红楼迷啊,啥你都能和贾宝玉林黛玉联系上。”常艳华接茬儿说。

正说着话儿,林见鹿走进来,对着叶玉贤说:“叶姨,张总让喊你们出去吃饭。”

林见鹿称叶玉贤为阿姨,因为他和叶玉贤的儿子张浩远年纪差不多。段小双比林见鹿能年长几岁,霍灿则比林见鹿还要小,但常艳华却不让她俩叫叶玉贤阿姨,说让她们管她叫‘嫂子’或叫‘姐’。这让霍灿多少有点疑惑,但她想,也许是女人间应该尽量往年轻上叫的原因吧。当然,霍灿和段小双都叫常艳华‘姐’,虽然她的年纪比霍灿的妈妈年轻不了几岁。

叶玉贤让几个人先走,她走在最后,关茶台的电源和空调。象她这个年纪的人,节俭贯了,省吃省穿省水省电,总之一切能省的都要省。

几个人在餐厅里吃饭,张德茂平素不喝酒,今天因为是他请客,所以他陪着几位女士喝了一点点红酒。叶玉贤因为正在吃中药调理,所以滴酒不沾。张浩远陪着林见鹿喝啤酒。林见鹿本来是不肯喝的,说是司机是不能喝酒的。但张德茂说不妨事,他今天肯定是不再出去了。张浩远也一个劲儿地攀着他喝,最后他和张浩远喝了一箱啤酒。

饭后,叶玉贤收拾餐具,常艳华和段小双还有霍灿都要帮她收拾,她说什么也不用,说人多收拾容易乱套,不如自己收拾妥当。于是大家只好随了叶玉贤的意,让她自己收拾饭桌。其他人到客厅里看电视。后来,张德茂提议打麻将,常艳华和段小双都积极响应,最后张德茂、常艳华、段小双、林见鹿组成了局儿。霍灿和张浩远旁观。

叶玉贤收拾完餐桌,也出来旁观。看了一会儿,叶玉贤突然想起来,在书房喝茶时,霍灿说楼下新开业的婉颜美容院是她同学开的,就对霍灿说:“小霍儿,走,你领我去你同学的美容院看看,要是相当,我以后就不跑那么远去做脸了,就在你同学家做,这么着我也方便,也成全了你同学。”

霍灿一听,满心欢喜,没想到闲谈中就帮同学拉了一个客户,同时又解决了局长夫人做脸路远的问题,真是一举两得。于是就说:“好啊,叶姐。等我给我同学打个电话。她平时在总店,这个分店她不咋来。我让她来,或是让她给分店长打个电话,咱们再去。”说着,就去书房取她的包,拿电话和同学沟通。

霍灿进书房取包儿,叶玉贤在后面叮嘱:“小霍儿啊,进出书房,把门代上啊,不然这屋儿的空调就白开了。”

霍灿从书房出来,一手拎着包,一手举着手机给同学打电话,门是用膝盖顶上的:“是,是我叶姐,最好最好的朋友了,所以你一定得给到最低价。”

霍灿撂下电话说:“叶姐,如果你看行了,我让我同学给你最低价。”

叶玉贤却说:“不用给我最低价,给我正常价就行。你们年轻人儿创业不容易,该多少钱多少钱,就算我支持你们创业了。”

常艳华就说:“叶姐就是菩萨心肠。处处为别人着想。”

叶玉贤和霍灿走后,段小双一边打出一张牌一边说:“张总,你家的那个红瓶子是个啥宝贝啊,刚才在书房时,这把霍灿迷得,不错眼珠地瞅。好象要把瓶子瞅进她眼睛里似的。”

张德茂吃进一张牌,略一沉吟,打出一张牌,然后说:“你是说,那个霁红瓷的直口瓶啊。这瓷瓶要是真的,那可真是件宝物。你没听过‘千窑一宝霁红瓷’的说法嘛。这霁红瓷可是红瓷中的翘楚,据说现在存世的很少了。只是不知道我这个是不是件仿品。”

“在张总这儿的,肯定是真品了,哪会是仿品。”段小双连忙逢迎地说。

“这可不好说,这古瓷器的水深着呢。听说咱们省博物馆都没有明代时的霁红瓷,而我这个据说还是明朝的。你说能是真的吗?对了,这个瓷瓶是我去省城时,在北市场花500百块钱淘的。你说是真品还是仿品?”说完,张总自己先自嘲似地笑起来。

张总笑了,周围人也跟着笑起来。

林见鹿笑过之后说:“张总,赶明儿让我爸给”,林见鹿似乎被噎了一下,清了清嗓子后又接着说:“赶明儿让我爸也整副麻将,没事儿和院里的大爷大妈们玩玩儿。”

一直没言语的常艳华说:“这小林,人家在说霁红瓷,你咋就又想起让你爸打麻将来了呢,这话让你接的。”

林见鹿冲着常艳华做了个似嗔的鬼脸儿说:“你不知道我小名儿叫‘着三不着两’吗?”林见鹿自嘲的话音刚落,就听张浩远在书房里喊道:“爸,爸,咱家那个霁红瓷的瓶子不见

——

作者有话说:

有悬疑,但不要误会这是部悬疑小说,悬疑事件是真实发生过的,抽丝剥茧,真相最后终会大白。但我这里要讲的主要还是爱情。

小说《霁红谜局》第一章 似曾相识霁红瓷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霁红谜局》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