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主角三观不正(秦良,李昼)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这个主角三观不正

小说:都市

作者:八荒牧渊

简介:顶级犯罪大师秦良死后意外穿越到了一个未来末世,这里有智力超群的仿生人,也有能力不俗的改造人,还有各种异能者,不过对于秦良来说,因为他意外吞噬了一块石头,而被这个世界的组织盯上了,既然是别人找上门来,那为什么不给这个无聊的世界找点乐子呢?

角色:秦良,李昼

这个主角三观不正

《这个主角三观不正》第3章 NO.66免费阅读

是夜,浓重的云层中透露出微弱的月光,星星更是一点儿都看不见。

秦良的房门依旧虚掩,屋子里开着灯,房间虽然算不上整洁,但也绝不像刚经历过一场抢劫。

透过门缝能看到餐桌前坐着一个壮硕的男人,他背对着门口一动不动,不知是在思考什么,还是已经死了。

门外有两位军人打扮模样的人在,整条走廊已经被诉请,这次的任务等级虽然不高,但却是绝密的。

他们显然注意到屋里的样子,在用手语决定着突袭的时机。

这两个男人都是三十来岁的样子,他们穿着白色的动能装甲,左臂上电镀了一座直入云霄的高山,那正是当今世界六大组织之一“不周”的标志。

他们下属于不周的天刑军,虽然是军人,但他们的级别还不够上前线战场,主要职责是维护城市治安,不过他们在这也算是佼佼者了。

而且身上的动能装甲也可以为他们提供远高于常人的战斗力,即便面对那些千奇百怪的异能者也有优势。

随着左面的那人屈起最后一根手指,代号为“天机”的行动开始。

两人一脚踹碎那扇早该下岗的门,牵在门上棉线悄然无声的断掉了,门上一层天花板整个落了下来,当他们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被粉尘扑了一脸。

同时,卧室里的老式收音机响起了一首音质全损的钢琴曲,那音乐震撼,简直有振聋发聩的作用,那是贝多芬的命运。

不过他们毕竟是专业的,而且全罩式的面具自带小型空气净化系统,那些粉尘根本碰不到他们。

他们很快就判断出来,那只是面粉而已,而那层“天花板”也只是一层布做的隔层。

它被线系住两角,另外一边绑在门上,只要门被破坏,脆弱的棉线就会崩断,藏在里面的面粉会洒下来,想必也有一条棉线绑在了收音机上。

不复杂的机关,但是所有棉线都避开了视线极限,手法成熟、老道。

这层布另外一边是固定在天花板上的,所以它只是垂下来,挡住了窗外的天空。

不周的两位探员透过电子眼镜看到的是一副从构图到笔法都很糟糕的画,上面画的是一副落日下的海滩,沙滩上还有几个比基尼美女。

右下角用黑色颜料写着“秦良”两个字,下面用红颜料画着一副笑脸,尽管笑的灿烂,但画家太过粗心,红色颜料从眼睛、嘴中淌下,干涸在画布上。

交响乐掩盖了“滋滋”的电流声传到他们耳中时,如同命运遮迷了死神的脚步。

粉尘爆炸突如其来,而提前被凿空的承重墙的倒塌,断绝了他们求生的最后希望。

座位上的李庄被炸起来,他肥胖的尸体抛入空中与火焰融为一体,爆炸让收音机的音色更加扭曲,命运突然变得慢而抽象,火焰从原本是心脏的空洞中窜出,露出虚接在一起的电线。

远处的一家饭店里,舞娘踢起裙摆,展露自己健康修长的大腿,高扬的大红裙子像是晚霞中的火焰,秦良却看着家中的爆炸压低帽檐。

“能在死前看到太阳和美妞儿,在这个世界也是一种幸运啊,我的朋友。”

“外乡人,出生在臭水沟里的人是梦不到阳光和海滩的,这种矫情不属于这座城市,不过美妞儿这倒是有不少,而且只要有钱,管够。”

他对面的精壮男人大口嚼着合成肉排,褐色的酱汁从唇角滴下,他跟秦良说着话,眼睛却盯着舞女浑圆的大腿,以及高抬腿时偶尔流露的风光。

李昼一直觉得今天这个客户有点奇怪,他跟NO66.格格不入,嘴里时不时的蹦出一些旧时代的词,甚至有的词他都不懂什么意思。

但这没关系,因为这个叫秦良的小鸡仔挺有钱的,拎着一大旅行袋现金吃牛排这种行为,他喜欢。

毕竟他手下有两百多人跟着他混,他实在需要赚钱,好在他一直有人脉、有实力、还不拿人命当回事,有了这几样在NO66.赚钱并不难。

一手交钱,一手办事,李昼从来不喜欢打听多余的事,这种性格让他少了许多麻烦,多了许多客人,无论黑道还是白道上的人都喜欢他。

他的牛排已经吃完,盘子里还剩一些如同脏水的汤汁,但却一点肉渣都没有了,像是某种大型野兽吃过的状态,而秦良的盘子里还剩大半牛排,酒也仅喝了一口。

“外乡人,你的胃口好像不太好啊。”

“这牛排就像一些回忆,看上去口味很重,但吃在嘴里又干又柴。”

“看来你是想起了什么?”

秦良的确想起一些事,那是他前生的回忆,所有事都历历在目,他曾经为黑道做犯罪顾问,也曾经是二十四个国家的通缉犯,但被称为十恶不赦的疯子,当代的开膛手杰克。

他做下了无数大案,但却从来不纯粹为了金钱,更不为了仇恨,甚至不为了追求所有连环连环杀手都追求的成就感,他只是在找一种感觉。

那是所有人生而具有的感觉,是对比自己更悲惨人的同情,也是面对比自己更强者的嫉妒,是推己及人的理性,也是爱屋及乌的牵动。

人人生而就有,而他从没有过,好奇让人疯狂,他活在一个看不见月亮的夜晚,就更加癫狂的追求那轮明月的存在。

他似乎在生命的尽头找到了一直渴求的东西,但这段记忆却十分模糊,而且所有记忆都像隔着一层单向玻璃,他能回忆的起来,却不再有当时的感受,即便找回记忆也找不回当时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秦良不爽,甚至可以说是寝食难安,不过没关系,虽然换了一个世界,但人性从来不会改变,而这个世界似乎比地球更堕落,倒是更适合当一个舞台。

既然前生得而复失,这次再次找回来就是了,秦良想通之后,便开始大口大口的吃牛排。

“看来你想明白了一些事,不过外乡人,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你好像被不得了的家伙盯上了。”

“如果你指的是两点钟方向每隔三分十二秒转过来一次的那个监控,那我在坐下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而且我还注意到这家饭店里只有有二十六个人想杀你,其中就包括那个跳舞的?”

“看来今晚的事都不少。”

李昼说着从怀里大口径手枪,轰然枪响打断了蓝调,舞娘胸口绽放出一朵比她裙子更红的花。

“欢迎来到废土上的城市——NO.6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