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炮灰又被病娇男主溺宠了(顾大娘,韩悠然)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小炮灰又被病娇男主溺宠了

小说:

作者:浅听夏末

简介:因为一场地震,韩悠然被地心引力吸进了一个未知名的时空,遇到一个漂浮了百年的魂魄并被其复活,但前提却必须完成她的夙愿,才能永久的复活,否则,将被诅咒永世不得超生。

她被一个贫苦的山村病娇男人给买了回去,大家都等着看笑话,想着她肯定会跑掉,可是,自从她进门,顾家的日子过得是风生水起。没想到他那病娇相公竟然是个太子,一朝变凤凰,她狠虐渣女。

角色:顾大娘,韩悠然

小炮灰又被病娇男主溺宠了

《小炮灰又被病娇男主溺宠了》第2章 这家也太寒酸了吧免费阅读

她一下子惊醒过来,转了个身,竟然看到自己旁边睡着一个男人,他那长长的睫毛覆盖着他那漂亮的桃花眼,白皙的皮肤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因为睡着的关系,整个人看起来倒柔和了不少。

虽然对方看起来英俊潇洒,但也不是随便上人家姑娘床的理由啊!

她对着他的脸扇了一巴掌:“没想到看起来人模人样的一个人,竟然随便上一个姑娘家的床,你这不是毁人清誉吗?我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这男人还睡得迷迷糊糊,被她这突然一耳刮子打的惊醒过来,噌的一下坐了起来,冷漠的眼神中带着满满的怒气:“我说你闹够了没有?你可是我花了十两银子买回来的做媳妇的,还想着嫁什么人!”

“你给我滚下去,快点!”

她用那布满补丁的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

他也不理会她,闭上眼又躺了下来,要不是地上太潮湿,打地铺也没什么。

自己本来就是个病秧子,有今无明,怎么可能对她怎样,但被她那样的话语给激怒了,故意说道:“够了,别打扰我休息,再说就你那发育不良的样,你觉得我会感兴趣吗?”

韩悠然越听越来受不了,捂着耳朵“啊啊啊”的叫了起来。

他想起自己早上去张掌柜处交手抄书时,听不远处传来一个尖利的女声:“谁家缺媳妇,快来买了!”

他平时就不喜欢管这种闲事,但是今天也不知怎的就鬼使神差的朝着那拥挤的人群围了上去。

一个丁字路口,人山人海,一个浓妆艳抹肥头大耳的人牙子指着自己面前的一个麻袋,不断向围上来的人群吆喝:“这还是个黄花闺女呢,谁要?只要十两银子,买回去做老婆!”

这时,一个哈喇子流的老长的二流子色眯眯的对那老妇人说:“你说是黄花闺女,那怎么证明呢?而且这姑娘装在麻袋里怎么这么瘦小啊,经用吗?”

那老妇人帕子一甩,滇笑一声:“我说这位大爷,我老妈子说是就绝对是,不是可以退货啊,而且有啥经不经用的,灯一黑,还不都是一样啊!”

围观的众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也是,等一黑还不都是一样的啊!

一个满脸刀痕的男人撇了撇嘴:“这么冷的天,也不知道买回家是死是活?”

“肯定是鲜活的,不信你看!”

那麻袋里的人儿本来就是一动不动,那人牙子又恶狠狠地踢了踢那个麻袋。

他觉得这个姑娘甚是可怜,一时间起了怜悯之心。

他在身上从上搜到下,总共才搜出二两,再加上刚刚抄书的那二两银子,总共才凑了四两银子,只好向同村的二娃借了六两,才将她买了回来。

此刻,他现在真为自己早上做的决定而感到后悔,这个女人的脾气真坏!

韩悠然看着身旁的这个男人,咬着牙握起拳头真想揍他一顿,但一想到自己现在寄人篱下,只能作罢。

她想这么冷的天,自己总不能去打地铺吧,否则可能都见不着明天的太阳了。

只好委屈的贴着墙壁睡着,用被子在自己和他之间筑起一道高高的坎。

第二天,她睁开眼,太阳已透过窗户照了进来,暖暖的洒在自己的脸上,真舒服。

她还准备再眯一会,只听见院子里一个妇人的声音响起:“大宝、小宝,你们去外面玩吧,你们娘亲昨晚累着了,让她再多睡会!”

大宝还是机灵,拉着妹妹就往出走,还不忘回头朝他奶奶吐了吐舌头:“娘亲是不是要生小宝宝了?”

“你个小机灵鬼,快去玩吧,别走太远!”那妇人宠溺的催促着。

她一听火了,自己又不是牲口,让你们买来买去,还想让自己做个生育的机器,没门!

伸了个懒腰,把那身既宽大又布满补丁的男人的衣袍挂在身上,摸着咕噜咕噜作响的肚子,朝外走去。

那妇人一看她出来了,急忙上前拉起她的手:“星河天还未亮就起来晨读,这会又去做庄稼了,让娘看看,呦,你这丫头长得还挺水灵清秀,就是太瘦了,不过养养应该就起来了,昨晚累着了吧?”

她本来出来就准备朝她爆粗口,却不想看了第一眼便知道这是个良善之人,也就生不起气来,一脸不好意思,又有种巴结的味道:“娘,不碍事不碍事!”

顾大娘听她这么一说,不禁感叹着说:“年轻人就是精力旺盛,不像星河他爹,几分钟就完事!”

其实顾大娘也没有多大年龄,按今天的话说,也就四十来岁而已,不是都说女人四十猛如虎吗?

她没想到顾大娘这么直接,想来她也是个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之人,她不会真以为自己和她儿子云雨了一晚吧?

她也不藏着掖着,开门见山的说:“娘,你不是都有俩孙子了吗?怎么还这么着急抱孙子啊?”

顾大娘理了理自己两鬓的白发,满是期待的望着她:“不瞒你说,我是有两孙子了,但那是星河以前找的媳妇带过来的,虽然我们也把他们当亲孙子似的,但到底和亲的不一样!”

“什么,你儿子已经成过亲了?”她一脸诧异。

顾大娘以为她嫌弃了,急忙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家比较穷,星河一到冬天就容易咳喘,大家都说他这病治不好。所以,一般人也不愿意嫁到我们家,他爹便给星河找了个寡妇,星河本来也不愿意,但是他爹以命相胁,他只好和那女人拜了堂,谁成想那女人刚和星河拜完堂,就犯病了,连洞房花烛夜都没入,人就没了,还留下这俩孩子!”

她开始有点同情他了,扶着她在一旁的石头上坐了下来:“娘,那星河也真是可怜,现在带着俩孩子更是不好找媳妇了!”

顾大娘听她这么一说,感觉这姑娘心眼还不坏,便打心里喜欢她,把她的手放在自己掌心,认真的问道:“姑娘,娘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韩悠然,娘!”

顾大娘被她这一声声娘叫的心都快融化了:“你可要和星河加把劲,给娘早日生个大胖小子!”

“娘,什么事都得慢慢来,再说我们还没到那份上呢!”

她一脸羞红。

“哦,那娘就早日等着你们的好消息!饿了吧,走,娘带你去吃饭!”她拉起她的手,就向厨房走去。

厨房虽然很简陋,但是里面看起来干净整洁,一口锅,还有一个大水缸,刚进门那摆着一张桌子和五张凳子,能看出有一把是刚刚新做的,那新的木痕一眼便可以看出。

顾大娘指着桌上用碗扣着的一个盘子和一个瓷碗说:“悠然,应该还热着呢,赶紧吃!”

她早就饿的前胸贴肚皮了,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揭开扣着的碗,却傻眼了,只见那个盘子中放着一个黑面馍馍,那个瓷碗里是一碗夹杂着几颗米的水。

她本来想问一句:咱家就吃这?但又怕伤她的心,便直接拿起黑面馍馍咬了一大口,好苦涩啊,不就着那碗米汤根本无法下咽。

顾大娘看着星河找的这个媳妇,是打心眼里喜欢,她坐在她对面,看着她吃得那么香,满意的点了点头。

“悠然啊,娘看你细皮嫩肉的,害怕你吃不惯这些黑面馍馍,没想到你还不挑食!”

她用胳膊擦了一下嘴上的饭汁,朝她微微一笑:“娘,既然我现在是咱家的人,就要和大家同吃苦,共患难!”

她从来没想到,自己穿越不说,竟被一个几百年的魂魄选中复活了,而且自己复生的发源地竟然是人牙子手中的麻袋里,瞬间觉得自己有点憋屈,但能活下来也是值得的。

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反正现在已经回不去了,那就既来之则安之,自己一定要手撕那个渣女,但前提是现在得好好巴结巴结这个最后大赢家。

——

作者有话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