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周胡乐,曹康小说免费资源 书名名叫看我丑妃逆风翻盘在哪看

小说:看我丑妃逆风翻盘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鹿雪初

简介:丑?没错,就是丑!无权无势无身家背景的丑女祝雪凝,误打误撞意外地成为了晗王妃。自嫁入王府,王爷从未善待于她,无妨,她自己善待自己。龙明瑒对于这个从天而降的王妃,打心眼里地厌弃。好在她还算安分守己,乖巧听话,他便默默认可了她的存在。然,一场精心筹谋的计划实施后,他以为终是云开雾散。她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且随手冷漠无情地丢给他一封,“休书”……

角色:周胡乐,曹康

看我丑妃逆风翻盘

《看我丑妃逆风翻盘》第二章 群魔乱舞免费阅读

风和日丽。

风和日美。

风和日暖。

初春的清晨,总是令人神清气爽。

郁郁葱葱的树林中,羊肠小道上,一辆马车悠闲自得地向前行驶。

纯白的骏马,不紧不慢,不慌不忙,不急不躁地踏着蹄歩。

马车的车厢,裹垂着素白色的帷裳,帷裳上端挂着明黄色的布帘。幕帘亦是素白色,顶端悬着明黄色和宝蓝色的布帘,两旁坠着有如手腕粗的明黄色的流苏。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装饰。干净整洁,给人一种古朴典雅之感。

随着马车轻微的颤动,车厢内不时飘出阵阵檀香。

车夫一身紫灰棉袍,束发高高拢起,皮肤略黑,单眼皮的双眸透着锐利,眼角微许皱纹,鼻似弯钩,嘴角勾着似有似无的笑。

而立之年的风华,渲染周身。

他摇头晃脑地哼着小调,看起来心情甚好。

忽地,凉风四起,尘土飞扬,震得树叶沙沙作响。

鸟儿惊吓地拍打着翅膀,慌忙飞散开来。

车夫轻快的曲调戛然而止,他瞬间左手紧紧地抓住缰绳,右手狠狠地握着马鞭。双耳微动,一双炯炯有神的明眸机警地扫向四周。

马车并未停止前行,车夫佯装不知所觉地继续向前驱车。

“啊哈哈哈……”蜜果林中传来一阵粗犷的笑声。

闻声,车夫松了一口气,放下缰绳,嫌弃地翻了个白眼,这群蠢货真是阴魂不散。

“哈哈个甚哪,要劫道就麻溜地,别误了老夫人上香的吉时。”车夫没好气地吼道。

“来啦,来啦……”一伙身穿粗布麻衣,身抗各种兵器的粗野男人蹦到马车面前,大约有三十余人。

“小的见过金总管。”为首的盗匪,向前迈了一小步,弯腰拱手施礼。

身长八尺有余,二十有五,着藏青棉麻布袍,漆黑的马裤,中间系着蛇皮腰带,脚蹬马靴。头上扎着数个细小的麻花辫,上面缠绕着五颜六色的布条。红光满面,国字脸型,天庭饱满,剑眉倒竖,浓眉大眼,鼻直口方,络腮胡须,虎背熊腰。

阳光斜斜地映射过来,照耀在绑在身后的二尺余长的“虎头墨麟刀”上,散发着粼粼波光。

“可别,”金承福连忙摆手,懒洋洋地垂着眼皮漫不经心地道:“金某一介下人,可受不起紫香山大当家的礼。”

“受得起,受得起……”周胡乐腰弯得更低,咧着大嘴,一脸讨好的谄笑。

金承福撇了撇嘴,周胡乐,粥糊了,这名气起的也太随便了吧。

据说是因为他娘在生他的时候,因为穷,请不起接生婆,他爹就只好硬着头皮自己接生。忙活了大半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生了下来。

他爹乐得合不拢嘴,早把煮的一锅稀粥抛在了脑后。等闻到焦味,跑到灶台前,一锅粥早糊了。

恰巧他爹姓周,他娘姓胡,乐得个大胖小子,得,干脆取名:周胡乐。

“糊粥,你说你也算是出生书香门第,爹娘也是饱读诗书之人。你爹最大的心愿便是你能金榜高中,谋个一官半职,摆脱贫寒,光宗耀祖,完成你爹的遗愿。”金承福收起先前的态度正色道。

顿了顿,抬眸望向周胡乐,皱眉道:“你瞧瞧你,现在这是成何体统?”

闻言,周胡乐突地站直了身躯,铜铃般的眸浮上寒意,方才的谄笑已不见踪影。

冷冷的语调吐出几个字,“这个就不劳金总管费心了。”

周胡乐身后的二当家曹康,瞧见气氛有些不对,连忙拱手上前施礼,道:“金总管,大当家并无他意,请您莫要放在心上。”

金承福睨了曹康一眼,不动声色,等着看好戏。

果然,周胡乐闻言,狠狠地踩了曹康一脚,“要你多嘴,老子怎么就无他意,老子就是有他意。”

曹康“嗷”地嚎了一嗓子,双手捂着脚单腿蹦个不停,疼的五官都纠在了一起。浑身的赘肉跟着颠颤,像只受惊的肥兔子。

金承福忍住笑意,佯装好奇地问道:“周大当家意在何为啊?”

“意在,意在……”周胡乐一时语噻,憋了半天道:“意在打劫。”

“哦……”金承福闻言故意拉长了音调,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抻了一个大大的懒腰,金承福不耐烦地道:“那就开始吧。”

周胡乐,抽出身后的钢刀,耍了一套“哼哼哈嘿”的怪异刀法。

曹康一只手捂着脚,另一只手也举起了手中的“赤铜刀”,“呜呜呀呀”地挥起来。

众兄弟见状,纷纷亮出自己的武器,跟着二位当家一起耍将起来。

金承福无奈地叹了口气,低头伸手揉了揉眉心。

\”群魔乱舞\”的这帮盗匪,头脑简单,举止怪异,每个人说话却都是咬文嚼字,出口成章。而且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对两位当家的更是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最重要的是,他们从来只劫财不劫色亦不杀人。

“停!”金承福实在是忍无可忍,比划了一个“停”的手势并大声喝道。

众人听闻立刻终止了手上的动作,立在了最后一个招式上。

曹康单立一条腿,重心不稳,“咣当”一声斜倒在地上。

周胡乐转首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曹康见状慌忙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眯着细眼,咧了咧嘴,重新停立在倒下之前的动作。

不过这次学聪明了,两腿站立。但是因为脚痛,不敢站实,像只坡脚的肥兔子。

“我这里不需要才艺展示,直接开价吧。”金承福的耐性显然已经达到极点。

周胡乐,闻言咧嘴一笑,露出一排光洁整齐的牙齿,衬得他的皮肤更加黝黑。

“你还劫不劫?不劫我可要走了。”金承福又翻了个白眼,他恨不得一马鞭甩在周胡乐的脸上。

“劫劫劫……”周胡乐有些口吃地说道,随即赶忙向前跨了一大步。

这一个大跨步不要紧,周胡乐并未注意到脚下凸起的一块手掌般大小的石头。

周胡乐被拌到,惊愕地瞪大了双眼,张大了嘴巴。

一个踉跄,下意识地向前扑去,手中的钢刀直直地对准了车板上的金承福。

金承福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忽地感觉一阵凉风袭来。

一定神,瞧见周胡乐二尺余长的钢刀,朝着自己的眉心急速地奔来。

心中按叫一声“不好”,近在咫尺的距离,知晓自己已来不及躲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