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明阳,魏太太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病娇少爷咬我成瘾最新章节

小说:病娇少爷咬我成瘾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是竹不是猪

简介:【双男主+病娇养成+温柔腹黑+年下】这个少爷身体特别差,还年纪轻轻脑袋秃了。为了给他调理身体,越涵被五花大绑送上了门。
一段时间后,越涵发现这个少爷很不对劲,吃饭前总是咬他。
咬着咬着,少爷的身体是调理好了,他和少爷的关系却变得不对劲了。
感觉到不妙的越涵想要逃跑,结果直接被少爷绑了起来,一口咬住后颈。
魏明阳:听说你想跑?
越涵:不是,少爷,能不能别咬?
魏明阳:不成。

角色:魏明阳,魏太太

病娇少爷咬我成瘾

《病娇少爷咬我成瘾》第2章 这个少爷好特么欠揍免费阅读

“他这完全是厌食症吧!”越涵双手捂着头,用力揪头发,“这东西我搞不了!他得去看心理医生!”

保镖看着他,一脸见怪不怪,“如果看心理医生有用,少爷的病不是早就好了?夫人又何必请你来贴身照顾少爷?”

一股恶寒席卷了越涵全身,“我好后悔,我应该老老实实工作,我不该搞小视频,不该引起你们家夫人的注意!”

保镖却事不关己地在一旁给他打气,“加油啊,你如果能把少爷的病治好,魏家全家都会对你感恩戴德,把你当神一样供着。”

越涵无语地看着面前的这个保镖,重重地带上房门。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里就没一个好人,求人不如求己,他和那位少爷对着干,让这位少爷强烈要求把自己弄走不就行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总归要和这位少爷见上一面。

越涵抬头看着二楼,摸着下巴左思右想,最终想到了一招守株待兔,直接坐在这大别墅的酒柜前,一边看电视,一边啃鸡腿,静静等人。

他这一等,等了一天多,终于在第二天半夜把人给等着了。

这位魏少爷大概是习惯黑暗了,下楼也不开灯,就这么摸黑走路。

他走到酒柜前,拿了好几瓶酒就想着要走人,却吵醒了越涵。

越涵睁眼的时候就只看到个黑影,习惯性伸手,一把拉住来人的胳膊,来了个过肩摔后,人连着酒瓶直接摔在了地上。

“噼里啪啦”一阵响后,被压在地上的男人奋力,但因为没越涵力气大,完全动弹不得,只能怒吼,“放开!”

沙哑的声音让越涵一愣,忙拉着男人起身,“魏明阳?”

“手放开,别碰我。”

这语气实在欠揍,是那小子没错了。

越涵松开手,转身去开灯,“你大半夜的怎么不开灯?我还以为你是小偷,差点就报警了。”

“哒”的一声,灯被打开了。

“别开!把灯关了!”

“关灯干嘛?地上都是酒瓶碎玻璃渣,我得把地上给你弄干净了,免得把你这金贵的少爷弄伤,我……”越涵转身去看魏明阳,却在看到他的模样时,愣在原地。

这怕不是张东升啊!竟然秃顶!

完了完了,这位少爷会不会带他去爬山?

越涵尴尬地为魏明阳关上了灯,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过了好久,他挠了挠头,看向站在原地不吭声的黑影,道:“那什么,我们谈谈?”

“滚。”魏明阳撂下这句话后,抬脚想要上楼,但地上一大堆酒瓶碎片,他走了几步,玻璃就穿透鞋底,刺进他的脚心。

他闷哼了一声,只能抬脚跳。

跳了没几下,他另一只腿就又撞在茶几上,被玻璃扎了的脚下意识落在地上稳定重心,结果玻璃扎得更深了。

护疼的他前后踉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就算紧抿着嘴唇,还是疼得出声喘气。

“你没事吧?”越涵忙又开了灯。

但房间刚一亮,魏明阳就慌忙捂着头命他把灯关了,“你特么给老子把灯关了!”

越涵被他吼得有些生气,怒道:“都受伤了还关什么灯!”

捂着头的魏明阳,直接就冲越涵吼了起来,“老子受伤和你有什么关系!从我家滚出去!”

“我倒也想从你家滚出去,问题你老妈不让!派一堆保镖在门口守着我呢!”越涵弯腰把坐在地上的人给抱起,手里的重量竟然比他家被子都要轻,“你个大男人,轻成这样?”

“要你管!滚!滚出去!”

“我特么……”

“少爷,发生了什么事?”听到动静的保镖们忙开门进屋。

越涵察觉到魏明阳神色紧张,快速用沙发上的毯子罩在了他的脑袋上,给他挡住秃成地中海的脑袋。

保镖们冲进屋,率先看到的是一片狼藉的地面,头上裹着毛毯的少爷,以及正在给少爷处理脚伤的越涵。

越涵瞪了他们一眼,“看什么看!你们家少爷大半夜的,不开灯起来摸酒喝,结果酒瓶打了,还把他自己脚给扎了。”

“原,原来是这样……”看着一言不发,任由越涵给他处理脚伤的少爷,保镖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们少爷不是不见外人,更不让外人碰的吗?现在这是怎么个情况?难不成这个男人还真有两把刷子?

“出去!”裹着毛毯的魏明阳冷冷地看向保镖。

保镖们不敢多留,忙离开屋子,带上房门后,保镖忙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魏太太,“夫人,这个男人说不准可行。”

电话那头的魏太太听了保镖的话后,瞬间从床上坐起身,“怎么说?”

保镖往拉了窗帘的屋子看了看,道:“少爷正在客厅里开着灯和他聊天,而且少爷脚受伤了,竟然默认让那个男人给他处理伤口。”

“明阳从不让别人碰他,更不可能和人在客厅开灯聊天。”魏太太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嘴角有了些许笑意,“看来真的可行,这个越涵当真是有点手段。”

“可是夫人,他一直闹着要离开。”

魏太太冷哼一声,“他想要什么都满足他,除了离开!你和他说,除非明阳完全恢复,不然,他别想离开。”

保镖忙应道:“好的夫人,我坚决不让他离开少爷半步!”

在屋子里给魏明阳处理伤口的越涵,重重地打了个喷嚏,“感觉有人在说我坏话。”

“……”

“好在这玻璃扎得不深,不然我们说不准得去医院,现在这样应该可以了。”

他话刚说完,魏明阳就抽回自己的脚,冷声道:“好了,你可以走了。”

“大少爷,都和你说了,我走不了,门外那些人根本没放我走的意思。”

“这里是我的房子,我不欢迎外人。”

越涵却是往沙发上一坐,两手一摊,“我想走,你想让我走,我们两人是处在同一战线上的,如果你能说通你的母亲让我走,我想我也能省点事。”

魏明阳却只是看着越涵没有说话。

越涵叹了口气,“我明白,有这样强势的母亲,确实挺累人,那要不我们合作一下?三个月就行了,时间也不长。”

“三个月。”魏明阳像是明白了什么,脸上扬起一抹古怪的笑意,“我不过是她达成目的的工具罢了,她干涉我的生活,我的感情,我的所有都被她控制!凭什么!你想合作?”

越涵很实诚的点头,“是啊。我就想快点完成任务,快点把债还了。”

“呵,没门,我不可能配合你。”说完,魏明阳就拿起桌边的酒瓶,喝着酒,摇摇晃晃上了楼。

“我特么……”越涵气得把桌上的酒瓶全糊在地上,“老子就没见过这么自甘堕落的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