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无限:我,自选系统,打卡诸天。小说免费资源 主角名叫白展堂,佟掌柜在哪看

小说:无限:我,自选系统,打卡诸天。

小说:武侠

作者:边山白鹫

简介:【又名:《一不小心,就成了诸天大佬》】
《同福客栈》
白展堂:“这人十分妖孽,只是看了一眼,就学会了我的葵花点穴手。”
黑道众高手:“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你杀了我算了!”
《神话》
易小川:“这人企图修改历史,自己当皇帝!我要阻止他!”
高要:“要不是他,我早就残缺了。来来来,长生仙丹都给你,随便吃!”
吕家姐妹:“我爱他,轰轰烈烈最疯狂!”
作者:“简介无力,你们还不赶紧来看书!”

角色:白展堂,佟掌柜

无限:我,自选系统,打卡诸天。

《无限:我,自选系统,打卡诸天。》第2章 任重道远免费阅读

翌日。

一早,秦储睁开眼睛,只见面前站着三男一女四个人,正在瞪大了眼睛看自己。

佟掌柜眉眼带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同福客栈的掌柜佟湘玉,你可以叫我佟掌柜。”

“这几位都是我的伙计,从左往右分别是吕轻侯,李秀莲,白展堂。”

“你们好。”

秦储微微点头,笑道:“我是怎么来这的?”

白展堂下意识道:“是李大嘴把你救回来的!”

刚说完,李大嘴就掐住了白展堂的脖子,低吼道:“咱们不是说好,假装谁也不知道吗!”

“妈呀!说漏嘴了!”

秦储面露疑惑。

这几个二货玩的哪出儿啊?

莫非是把我当成雌雄双煞了?

有这个可能!

“几位放心!我不是坏人!”

秦储刚想抬手,行个古人的拱手礼。

卧槽!

不会吧!

出师未捷身先死!

我这才刚穿越就半身不遂了?

他一低头,才发现自己被几捆绳子绑住了。

“这是啥意思?”

秦储满脸无语的看着众人。

“咳咳…”

佟掌柜咳嗽了两声掩饰尴尬,笑着问道:“未请教小公子姓名?”

“秦储,秦朝的秦,储君的储。”

“好名字啊!”

佟掌柜又笑着问道:“从哪儿来啊?”

秦储随口说了个地名:“天山。”

毕竟自己的武功有两样出自灵鹫宫,说自己从天山而来也没毛病。

“挺远啊?”

白展堂多疑道:“走着来的?”

“那么远,我当然骑马来的。”

“为什么来这?”

“游历江湖!”

李大嘴迫不及待的问道:“那个…你是坏人吗?”

“我当然不是坏人!”

秦储一脸无语道:“你见过哪个坏人莫名其妙晕倒在街上?”

“那你要是装的呢?”

白展堂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着秦储。

“我要是装的,还会被你们捆上?”

秦储突然委屈,皱着眉头说道:“我怎么可能是坏人啊!”

“也是…”

佟掌柜看他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便信了九成九。

“展堂,快给小公子松绑!”

白展堂手脚利落的给秦储松了绑。

秦储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腕,问道:“话说,掌柜的,你们这还缺人吗?”

“绑上,绑上!”

佟掌柜等人又七手八脚的捆上了秦储。

这小子一上来就想加入同福客栈,还敢说自己没有其他目的?

秦储一脸懵逼的看着众人。

“你们这又是哪出儿啊?”

“我身上没银子了,想赚点路费再走!

“有问题吗!”

“为什么又捆我!”

一晃,十天过去了。

自从秦储来到同福客栈后,客栈的净利润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翻了三番。

他总能找出一些别人看不到的小毛病。

提出修改以后,客栈就变得焕然一新,更加吸引客人。

天生财迷的佟掌柜,就差拿块板子给秦储供起来了。

“来,秦小公子,快喝口茶润润嗓。”

“谢谢掌柜的。”

秦储接过茶水,礼貌的道了句谢。

毕竟是重活了一世的人,矜才使气这个词在他身上完全看不见。

正是因为这种温文尔雅,不争不抢的性格。

使得周围的人对他越发欣赏,一个接一个的接受了秦储。

“嘭!”

客栈的木门被大力推开。

接着,一道身影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众人定睛一看,来人浓眉大眼,一把青须,头戴斗笠,身着制式捕头服,外面披着蓑衣,靴子上还挂着厚厚的泥土。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七侠镇第三十七任缁衣捕头,邢育森。

佟掌柜上前轻轻摸了摸,那被撞开,弹到墙上的木门,顿时心中一阵绞痛,撕心裂肺的喊道:

“额滴百年老木门阿!!!”

而众人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仿佛已经习惯了一惊一乍,十分抠门的佟掌柜。

“邢捕头?”

秦储目光有些疑惑问道:“怎么,这大下雨天的还要巡街?”

看来,古代捕头的待遇也不是很好嘛,连下雨天都要巡街,淋雨淋的活像一只落汤鸡。

“亲娘嘞,别提了。”

邢捕头掸了掸身上的泥水,迈步凑到桌子旁,提壶倒了杯热茶喝。

好一会,他才叹了口气,“唉…”

“好端端的叹气干嘛?”

秦储好奇的问道:“是不是又有大案了?”

“还不是雌雄双煞闹的。”

“现在整个衙门里的捕快,捕头,都得轮流上山预警,一旦发现可疑人士立即下山通知娄知县。”

秦储摸了摸下巴。

雌雄双煞?

那两个二货应该很快就会来同福客栈受罪了吧?

“一个雌雄双煞就把你们吓成这样?”

李大嘴语气十分不屑道:

“我就不信两个小毛贼,还能翻起什么大风大浪?他们最好祈祷别落到嘴爷手里,不然…哼哼。”

小贝扬起骄傲的小脑袋,道:

“你一个厨子懂什么?雌雄双煞可是武功高强,性情残忍的…嗯…的狗男女。”

“小贝,你又乱用词。”

佟掌柜摸了摸莫小贝的小脑瓜,一脸心疼:

“看来,嫂子真得给你找个先生,好好读读书了。”

“话粗理不粗。”邢捕头撇着嘴,说道:“西凉河的葛三叔知道吧?”

众人点了点头,异口同声回道:“知道。”

葛三叔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好人,平时只要不打鱼就去摆渡。

送人过河从来不收钱,好多人都受过他的恩惠,在场的人当然都知道。

佟掌柜神色一紧,问道:“不会是葛三叔遭了殃吧?”

“唉,不然我提他干嘛?”

“今天葛三叔刚接上一船的人准备渡河,雌雄双煞突然从天而降,对他一阵拳打脚踢,嘴里还大喊着替天行道。”

佟掌柜一皱眉头道:“这简直丧尽天良啊!”

“更丧尽天良的还在后面呢!”

“打完人之后,她们还把葛三叔的船给凿沉了。”

老邢一脸愤慨道:“亲娘嘞,从今天开始,大家伙再想过河,就得多走五十里路啊…”

“多走五十里路?”

“简直令人发指!”

佟掌柜怒斥了一句,然后握着老邢的手说道:“老邢,你可一定要把她们逮捕归案啊!”

“我尽力我尽力。”

老邢敷衍了两句。

那雌雄双煞何许人也。

寻常十几个大汉根本近不了人家的身。

自己虽然勇敢,但也要分时候不是。

这不是怂,而是不想白白送死!

“咔,咔。”

众人说话的时候,身边一直有一种奇怪的声音响着。

起初众人还没有太过在意,但是后来这声音实在是太明显了。

“下雨天闹耗子了?”

众人顺着声音找去,原来是秦储和莫小贝正捧着一袋,不知道叫什么的东西吃着。

看他们双眼发光,神情享受,似乎那东西的味道非常不错的样子。

白展堂嬉皮笑脸,道:“小秦,你手里那是啥玩意,看着挺香啊。”

秦储颠了颠手里的爆米花,很平常的说道:

“此物名为爆米花,味道微甜,口感酥脆,我特意做出来,给小贝当零食吃的。”

小贝点了点头,笑着道:

“秦大哥说总吃糖葫芦对牙齿不好,所以我以后都不吃糖葫芦了,就吃这个爆米花。”

“苞米花?”

白展堂恍然大悟,原来前几天秦储在后院晒玉米,就是为了做这个东西。

“给我尝尝!”

嘴馋的白展堂立即起身,飞一般的冲了过去,准备抢上几颗尝尝味,却没想到秦储一个转身,轻松躲过了他的咸猪手。

白展堂的神色微微惊讶,虽然他没有使用轻功,但速度也远远超越了正常人。

没想到,秦储竟然能这么轻易的避开!

秦储抱着双臂,身子斜靠在客栈大堂的承重柱上,嘴角带笑,语气谐谑道:

“这可是我特意给小贝做的,你想吃啊?求求我咯。”

“嗯…”

白展堂嬉皮笑脸的说道:“别那么小气嘛~”

他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向秦储靠去。

不过,他的目标可不仅仅是那一袋爆米花了,而是想试试秦储的身手到底达到了什么程度。

秦储一眼便看出了对方的想法,于是挑衅般的扬了扬眉毛。

白展堂身为江湖中鼎鼎大名的盗圣,自然是受不了这种挑衅。

这场只有他们两个人才懂得比试,正式开始。

白展堂用后背遮住众人的视线,左手猛地探出,将自身速度发挥出了十之八九,目标正是秦储手中的爆米花。

秦储面对白展堂进攻时,丝毫不怵,双指自下往上一探,就朝着白展堂的关节处点去。

即使他没学过点穴,也明白肘关节是人体的弱点。

白展堂何许人?精通葵花点穴手,人体的穴道和弱点熟记于心,怎么可能让秦储如愿。

只见他左手一压,右手抬起,双手呈十字状,嘴里念道:“指如疾风,势如闪电!”

紧接着手指往前一伸,带着道道残影,当真如疾风闪电一般迅猛。

四指遥遥相对,就在即将相撞之时,两人又十分默契的收了手。

“吃吧。”

秦储笑了笑,将爆米花高高抛给了白展堂。

经过这一场切磋,秦储大概知道了自己的水平线。

若说白展堂是江湖一流高手,那么现在的他,勉强算是一个二流小卒。

主要还是因为秦储的习武时间太短。

纵然有天赋一点即通在,也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达到平常人习武十几年的境界。

其次,便是对敌经验太少。

明明脑子里有很多想法,但一打起架来就忘了用。

习武之路,任重而道远。

不过,有了极品签到系统,一切皆有可能。

这边,秦储正在凝神思考,怎么提升自己的战斗力。

另一边,已经吃到爆米花却因太嘚瑟,被众人围攻的白展堂正在鬼哭狼嚎的叫着…

“唉呀妈呀!邢捕头你快看啊,我们掌柜的带头抢东西了!”

“没眼看,没眼看。”

“秀才,你不是读书人吗?怎么偷摸拿我爆米花!”

“读书人能叫偷吗?”

“李大嘴!你昨天偷吃店里的猪蹄!”

“你敢说,你没吃?你再说你没吃!”

“莫小贝,你不是自己有爆米花吗!哎哟!您老人家少吃点行吗。”

“嫂子,白大哥说我胖!我以后再也不吃饭了!”

任谁也想不到,

在这个暴雨天,

同福客栈闹的鸡飞狗跳的原因,竟是因为一袋小小的爆米花?

秦储望着眼前混乱且搞笑的场景,突然觉得有些温馨。

或许这才是他脑海当中的同福客栈。

只是…

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似乎是缺了那么几个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