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没想到这是组团穿越最新章节阅读,伍易寒,侯爷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玄幻:没想到这是组团穿越

小说:玄幻

作者:那小贼

简介:旅行团遭遇雷暴,惨遭团灭。没想到这不是结束,而是新生活的开始。他们穿越到一个全新的玄幻世界,一顿神操作,各显神通,新世界的恩怨情仇如何书写?全新的关系会惹出怎样搞笑的故事?让我们一起OB吧!

角色:伍易寒,侯爷

玄幻:没想到这是组团穿越

《玄幻:没想到这是组团穿越》第1章 府中突变免费阅读

东洲,禹国。

此时时间尚早,禹城受百姓敬仰的万侯府中传来阵阵的厮杀声。

侯府的侍卫不顾生死的抵挡着禹卫军的进攻,拼杀一波接着一波,倒在血泊中的尸体越来越多。

禹卫军仗着人数优势,很快便消灭了大半以死抵抗的侯府侍卫。

卫军所过之处,血流成河,无论老少妇孺,不管抵挡与否,遇之必杀。

万侯夫人齐佩玲神色漠然的站在前厅门前,淡然的看着身边的侍女、侍卫一个个的倒在自己身边。

她的嘴角带着一丝嘲讽和鄙夷,此时的她该安排的事都已经安排完了,后事如何,只能看天意了。

当禹卫军杀到她面前时,她仰着那高傲的头颅,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备车!”

七王子禹锋看着这个风华绝代的女人,眼神中时不时的露出一丝贪婪,不过很快便被他掩饰。

他举着手中沾满血的利剑,面色狰狞的对着手下的禹卫军说道:“只要是活口,一个不留,今日务必要斩尽杀绝,让万侯府寸草不生。”

说罢他转身看向跟在自己身边一个将服穿戴的人,道:“房将军,你带些人跟我来,去捉拿万候府世子。”

……

伍易寒此时坐在奢华的大床上,满脸都是大写的懵!

一段段他没经历过的记忆碎片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让他头痛欲裂,双耳轰鸣,暂时性的失聪。

他努力的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并且尝试将那些记忆碎片和自己的记忆融合。

良久,他终于总结归纳出几条对他而言非常重要的信息:

首先,他没死,不,应该说以前的他已经死在那次突发的雷暴中,现在的他,是个穿越者。

其次,被他穿越的原主叫禹昇,万侯府世子,父亲万侯王禹华东是禹国第一统帅,立下过战功无数。

搞清楚这两点后,伍易寒一拍大腿。

这绝对是鸟枪换炮啊!

上辈子的他自小在孤儿院长大,从来没享受过亲情。

而现在,他有了爹娘,关键还是有权有势的爹娘,妥妥的权二代啊。

接着还有一些记忆信息的涌入让他脸色禁不住有些发黑。

根据这世子以往的做派,这绝对是一个不学无术,修为低下,只知道玩乐的纨绔子弟。

不过这点瑕疵对伍易寒来说都不是重点,无伤大雅,他是权二代他怕谁!

慢慢的,他的神情终于缓了过来,双耳轰鸣的声音渐渐淡去,头疼的症状也在减轻。

他掀开身上的金丝羽被,起身下床,推开寝居的门。

清晨,本应是忙碌的时候,可此刻他的院落中却看不见一个下人,连平日里十分粘他的几个丫鬟也不见踪影。

前面的主院方向传来阵阵的惨叫声,不过伍易寒并没当回事,他以为这是管家在惩罚那些不听话的下人而已。

忽然,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大院的门被推开,老管家禹昌带着丫鬟曼荷跑了进来,一看到站在寝居门口的伍易寒就焦急的说道:

“世子大事不好!侯爷昨晚受禹王召见一夜未归。今日一早,禹王颁下罪诏,说侯爷通敌叛国已被镇压。为了免除后患,侯府内的人要统统处死,现在七王子已经带着禹卫军杀进了府。夫人让我给你送来齐氏阵盘,并让我转告你赶紧逃出禹城,去寻找老侯爷回来平反,如果寻不到的话就躲去齐国,终生不要再回来。”

说完话他把一个戒指和一个阵盘塞到伍易寒手里。

管家的话就像一盆冷水泼在了刚刚烧红的钢铁上,“滋啦”一声浇灭了伍易寒刚为世子的所有热情。

刚准备迎接新生活就拐了这么大一个弯?拐的太急了吧!

伍易寒稳了稳心神,收起失望的情绪,尽量用平淡的语气问道:“管家别急,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慢慢说。”

禹昌急的都冒汗了,心说还特么慢慢说个鸟啊,但面对世子他不能不敬。

“世子,别问太多了,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转达夫人的话,她让你立刻走!”

伍易寒脸色一沉,道:“这么不明不白的,我怎能扔下父母自己独自逃生。”

这话让禹昌一愣,这世子转性了?怎么这么懂事,能说出人话了。

“夫人让我告诉你,她有齐国公主的身份在,禹王不会把她怎么样。

而侯爷修为高绝,禹王除了镇压也没其他办法。

现在最危险的就是世子你,你赶紧走吧!

不然等禹城大阵完全启动,齐氏阵盘也传不出去了。

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世子要看清现在的局势啊!”

“呵呵,想走?走不了了!”一个年轻人带着一队禹卫军来到这处院落,说话的语气带着一丝调侃的味道。

正是七王子禹锋,禹王最小的儿子。

老管家看到来人知道坏了,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阵盘引动需要时间,已经没机会了。

“禹锋,同为禹族子弟,为何一定要生死相逼?”伍易寒冷漠的看着禹锋冷声说道。

“万候王通敌叛国,杀你自然是理所应当。”禹锋的脸上还带着笑容,对比伍易寒的愤怒,显得更是可恶。

伍易寒挺胸而立,正色说道:“我祖父,我父亲,都为禹国立下过赫赫战功。

禹国的子民都知道,有如今的昌平盛世,我们这一支功不可没。

现在凭你们一句话就要定我们的罪?这天下还有何公道可言?还有何人敢为王室出力卖命?”

禹锋嗤笑一声:“公道?我父王的旨意就是公道,少说废话吧!

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之前仗着万候修为高绝,你从不把我们的王子身份放在眼里,今日听说有如此美差,我就主动和父王请缨。

呵呵,我要看着你在我面前跪地求饶,然后再杀了你。”

伍易寒怒火中烧,他为祖父,为父亲,为他们这一支感到不值,禹王的反目显而易见是早有预谋,为了除掉他们这一支不顾民意,背上骂名。

“禹王昏庸无道,刚愎自用。我禹昇在此对天道立下誓言:

如我今日得以不死,他日归来,禹王宫必将血流成河,尔等都将成我的刀下亡魂。”

伍易寒伸手指着苍天,双眼欲裂的盯着禹锋,他说着话是用着当世原主的身份说的,这世子叫禹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