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入侵之深渊明火(王阎,方博)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诡异入侵之深渊明火

小说:悬疑

作者:海吹小聊

简介:诡异入侵,魑魅魍魉横行,人间成为黑暗冰冷的深渊,各种稀奇古怪的诡异能力层出不穷,人类借此寻求自我救赎。王阎以凡人之身,一步一步明火前行,化身阎王,开启地府,执掌冥河,开创无间炼狱,镇压诡异,冲出深渊,打开诡异背后的大世界。

角色:王阎,方博

诡异入侵之深渊明火

《诡异入侵之深渊明火》第3章 感动吗?不敢动免费阅读

屋子里在这一瞬间空气好像都停滞了,孩子托着自己的脑袋无声无息转身过来,对着王阎。

方博眼睛死死盯着王阎,眼珠子也在一点一点往外挤,眼白带着血丝越来越突出。

王阎也没有在废话,稳稳握着水果刀,静静看着方博抓着自己那只手。一时没想好是砍还是刺比较适合,像平时那样削水果肯定是不可以的。

出乎王阎的意料,方博居然会被他的武力和气势震慑住,紧抓的手慢慢松开,但是身体还是挡着王阎离开的路径。

在这一刻,王阎竟然看到方博眼神里流露出哀求之意,难道方博并不是诡异,王阎不禁心里犯嘀咕。

看来还得有的商量,虽然自己对自己武力值还是比较有信心,但是如果可以凭借自己的真诚把书拿回来,还是比较不错的。

王阎拿着水果刀戒备状态,靠着墙,看着这对怪异的父子俩。他没有在说什么,因为他知道方博父子俩应该有话说,否则自己刚进来的那个时候,应该是最好的袭击机会。

方博看着王阎的动作,和儿子方小文意味不明对视了一眼。方小平继续埋头在书堆,时不时用手扒拉一下书本,用一坨黑红色的毛巾,擦擦书上的污迹。

方博则拉了一张凳子坐在门口的必经之路,并示意王阎可以坐在他推过来的椅子上听他编或者讲接下来的故事。

王阎拖了椅子过来并坐下,在这动作过程,王阎已经在脑子反复复习了几遍成龙大哥在百货公司的连招。

方博没有在意王阎变幻的脸色和奇怪的坐姿。自顾自的说道:“我跟小文的妈妈在青江市这边打工了十年,终于在今年年初买了自己房子,小文跟过来在这边上学!这边虽然是郊区,但是青江市交通还是比较便利的而且地铁站也就几个站,小文他妈妈平时比较早下班,都会在地铁口等他放学。一家子在一起,虽然辛苦,但是感觉也有了奔头。”方博说到这,叹了一口气,似乎还在回忆。

王阎大概明白了,也就是方博一家努力了十年终于有了自己的一个家,却又碰到了诡异爆发,偏偏孩子刚刚带在身边,儿子却被诡异影响,也成了诡异。但是王阎还是不明白方博为什么会跟他说。

王阎斟酌了一下:“对于你们的遭遇我很同情,你跟我说这些,应该并不只是因为需要一个人倾诉吧?你有什么事直接说,如果能过帮到你,我会考虑考虑的。”

方博脸色不明的盯着王阎,显然对他口中的考虑考虑有不满,不过他也不说什么,因为事实给到王阎的选择并不多。

方博继续说道:“在上周五,小文妈妈厂里临时要加班,没法去地铁口接小文,想着小文也知道回家路,之前都有自己回来过,所以也就打电话让小文放学后直接回家,不要拖拉。但是那天,我10点多加班回到家,没看到她们母子俩。我赶紧打了电话给小文妈妈,问她们在哪,小文他妈妈没接电话。就在我打算出去找她们的时候,看到小文抱着自己脑袋回来。我当时整个人被吓傻了,小文的妈妈就站在小文后面看着我。我想跑掉,因为我知道小文已经变成了诡异,但是小文妈妈拦住了我,小文叫住了我……”

小文也就是这样变成了诡异,并且还存在自己的意识。不过王阎蛮好奇的是,小文怎么变成的。虽然王阎跟诡异不熟,但是诡异似乎在遵守某种秩序,否则无论如何人类社会还能这样维持着这样平静的生活,虽然这平静略显诡异。

但在刚刚讲了那么多,方博都没有讲到方小文怎么变成诡异的。

方博看王阎消化的差不多了,就直接说道:“我现在就想你帮我一件事,就是帮我把小文的头放到小文头上,那么小文就可以安宁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活着!”

王阎有点惊愕,问道:“我有两点不明白,一个就是你怎么知道这样能够杀死小文,还有一个为什么你不能这么做?”

方博一脸痛苦的说:“是小文告诉我的,还有我下不了手,我每天早出晚归,奔波劳碌就是为了下班后,回到家能看看自己的家人在等自己。所以小文成为了诡异,我也还是跟之前一样,假装没任何事一样上班下班,告诉自己一切都没变化……”

方博抱着头,痛哭流涕。方小文也抱着头转过身,惨白的双眼盯着王阎,两父子的哭泣声,相互重叠着,王阎看着这一幕,沉默了。

缓缓站起来,把水果刀放回包里,若有所思看看了屋内情况,发现客厅的灯比之前刚进来的时候显得更加暗淡了一些,卧室内更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好像被吞噬了一样。整个屋里成了冰窟一样,王阎知道自己碰到了小区的诡异正主了。想着诡异,看了看方小文,方小文也好奇的对他眨了眨惨白的大眼,王阎不禁想帮他扶扶双眼。

“那你帮不帮我,帮了我,我也把书还给你。”方博站了起来,虽然问王阎意见,但却没有任何丝毫需要他回答的意思。只是一步步逼近。

王阎笑了笑,

“好像我也没法拒绝,而且你们一家人的感情也很让我感动!”

“那你动手吧!”

方小文也配合的很默契,把头放在书桌,背对着卧室。

方博注视着王阎,似乎王阎如果不动手,那他就要动手了。王阎缓缓走了过去,始终面对着方博,同时留意卧室,方小文。

看了看桌子上,吊着两个眼珠的方小文,王阎把方小文脑袋转了个方向,然后缓缓抱起来,左右对了对脖子的位置,猛地转过头看向方博,问道,

“还有什么话要跟你跟儿子说的?”

方博脸上还挂着残忍的冷笑没有来得及隐藏,完全没有王阎这么贴心,迅速转换成悲伤的神情,

“不用了,就希望小文能够解脱。”

王阎似乎没看到方博的神情,就在王阎集中精神校对好位置,把方小文的脑袋放到他脖子上去时,突然听到背后一道悲痛欲绝的声音

“求您了,转过身来,让作为一个母亲的我再看看我自己的孩子,让他再叫我一声妈妈!”

王阎,动作停了下来,也没有转身,脸色冰冷问道,

“你们说我是感动?还是不敢动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