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长情不过我爱你》乔默涵在线全文阅读

小说:长情不过我爱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西极冰

简介:我曾在情窦初开的时候,爱上了一个强势霸道的男人,可是他死了。
他说过,就算死了,也会诈尸回来保护我。
我信了!
后来我才发现,他回来不是要保护我,而是要带我走。
天堂和地狱一念之间,而我偏偏随他下了地狱。
然后,万劫不复……

角色:乔默涵

长情不过我爱你

《长情不过我爱你》第3章 陪我好不好免费阅读

乔默涵是高端私人订制的设计师,曾经也是名流圈不可或缺的存在。

即便是现在的上流圈子,依然存有他设计的那些惊艳了全球的时装,而且无人超越。

只是,他的某种取向成谜。

三年前,乔默涵因为一个不为人知的人退圈儿,后来低调的跟我生活在一起。

那时候,我还是时尚圈的小雏菊,是在乔默涵的指点下,一跃成为D&L的设计总监。

某种程度上说,他是我的师父。

乔默涵退圈儿过后,一直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隔三差五到盛世夜火来喝酒,一喝就醉。

起初我也不管他,但半年前他查出了肝癌。

虽然是早期,也一直在治疗,但没有什么卵用,因为乔默涵治疗期间特别的不配合。

我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有多绝望,以至于要这样来作践自己。

每次我劝他,他总对我说:“棠棠,反正我都要死了,能不能别管我?”

我是真不想管,可每次看他发信息“江湖救急”,还是不忍心不管。

毕竟,我走不出来的那段日子,是他陪着我。

这会儿乔默涵已经醉了,却又不愿意离去,两眼呆滞地看着酒杯,仿佛酒杯里能变出他所爱的那个人来。

我一直没问的他爱的人到底是谁,但他这么优秀,想来所爱的人也差不到哪里去。

这酒吧的人并不多,能在这种地方消费的人不多,所以很安静。

约莫半个小时后,我才又道:“默涵,走吧,已经很晚了,我明天还要工作呢。”

乔默涵醉眼朦胧地看着我,许久,才幽幽问道:“棠棠,你为何从来不问我喜欢谁?”

“我不喜欢打探别人隐私。”

“其实你如果问,我就会跟你说的。”

“我不想知道。”

我不想去打探别人隐私,就像不喜欢别人打探我的隐私一样。

同在一个屋檐下,关系太透明了也很尴尬。

乔默涵抬头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微微牵了牵唇角,道:“陪我喝一杯好不好?”

“我开车来的,再说我的酒量也不好,一杯倒那种。”

我真不是夸张,是真的不能喝。

和裴逸恒在一起时,有次他给我调了半杯鸡尾酒,喝了不过几分钟,我吐了个昏天黑地。

后来他再也不准我沾酒。

现在我也不会喝。

乔默涵轻叹一声,道:“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喝酒,你陪我好不好?”

“……真的是最后一次?”我有点儿将信将疑,他都醉生梦死三年了,能忽然戒酒?

“真的,君子一言!”

“你可拉倒吧,跟君子能搭边吗?”

我嗔了他一眼,叫来服务生,提前交代他等会儿我们喝醉了,给帮忙找代驾的事情。

准备工作做完过后,我才倒了小半杯,一脸的视死如归:“来吧,第一次陪你喝酒,豁出去了!”

乔默涵拿起酒瓶给我倒满,笑道:“既然是这辈子唯一一次,怎么着也得一杯。”

我也没推辞,反正乔默涵说这次过了就戒酒,那我就舍命陪君子好了。

虽然,乔默涵离君子还有十万八千里。

汲了口酒,乔默涵又问我:“棠棠,我死后你会难过吗?”

“……怎么忽然讲这种晦气的话?温医生说你的病还能治,治好了就没事儿了。”

“傻妞,他的话你也信。我什么病心里也是有数的,到时候你把我送去火葬场烧了就是。”

“你神经病啊?”我顿时就慌了,说话语气有点凶,“我们俩这点儿情分还妄想我给你收尸?你去捐个躯啊?”

“不要,我不想被人围观,被人分尸。总之我就把自己交给你了!”乔默涵说着莞尔一笑,拿着酒杯跟我碰了碰,“来,棠棠我们干杯!”

“我不行,我得慢慢来!”

我这点儿酒量,一杯灌下去直接就倒了,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于是我屏住气,一点点喝光了杯里的酒,脸瞬间火辣辣的烫,心脏跳得要蹦出来似的。

乔默涵喝酒十分厉害,一口喝掉过后,就若有所思地看着我,那眼神特别的怪。

我胃里烧得难受,看乔默涵忽然就变成了两个影子,头也开始冒汗了。

没喝过人头马,忽然有些撑不住,想吐。

看到乔默涵眼神怪怪的,我就忍不住问他:“默涵,你,你傻乎乎看我做什么?”

他敛下眸子许久,才又抬起头来:“棠棠,你从来没怀疑过我们相遇的事儿吗?”

“什,什么意思?”

“其实我知道你很多事,知道你十五岁那年父母双亡,知道你被人领养,还知道……”

“等等!”

没等乔默涵把话说完,我拔腿就往卫生间跑。

“呕——”

还没跑到卫生间里,我胃里就一阵翻江倒海,喷泉一样呕了出来。

酒,以及我中午的饭,吐得满地都是。

好丢人!

我踉踉跄跄来到洗手池,撑着洗手台又吐了好一阵子,吐得眼泪鼻涕糊了一脸,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可能我眼睛里毛细血管又爆了,视线忽然模糊起来。

当年那次喝醉,我就在吐的时候爆了毛细血管,导致左眼宛如一个血瞳,足足半个月才好。

我趴着洗手台,吐到胃里再也没什么东西时才缓过来,才漱了漱口,洗了下脸。

看了看镜子,果然大半个左眼都是血红的。本来就是近视眼,看东西特别费劲,现在雪上加霜。

我用冷水敷了敷眼睛,才伸手去扯纸巾,身后忽然伸了只手过来,拿着雪白的手帕。

我缓缓抬头盯着镜子,里面映着我身后的男人——他穿着挺括的西装,配着雪白的丝质衬衣,长身玉立。

我吓得霍然转身,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你,你你……”

裴逸恒,是裴逸恒啊!

依然戴着金边眼镜,依然棱角分明,只是头发从硬净的短发留成了齐耳的长发。

我无法精准地形容裴逸恒有多好看,因为世间千百万个男人中,找不出半个能与他媲美的。

只是,这是真的吗?

他都死了三年了,怎么可能死而复生,怎么可能忽然出现在我面前?

“阿恒,是你吗?”

我伸出手想要去摸摸裴逸恒的脸,却摸空了。

明明他就在咫尺,我却怎么都够不着他。

这是幻影吗?

我用力揉了揉眼,再抬头时,面前的人却变成了乔默涵,他搂过我轻声道:“棠棠,咱回家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