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女尊:男人都是身外物(刘一德,林小七)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田园女尊:男人都是身外物

小说:种田

作者:六月是一只猫

简介:当世界顶级的私人保镖林小七被活活撑死在‘汤圆比赛’现场,又莫名从一个女尊帝国中活过来以后……天啊…人家穿越都是金山银山侯门小姐,她一穿越,就成了‘不学无术’的落难母鸡。被逐出家门,打一顿再说!没钱傍身,空间走一波!受人侮辱,骂到你发冷!但作天作地的亲爹!撒娇卖萌的系统!不知哪来的三岁小包子!还有那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夫郞!谁来告诉她,她该怎么破?1V1高洁、非NP

角色:刘一德,林小七

田园女尊:男人都是身外物

《田园女尊:男人都是身外物》第3章:林小七不是林小七免费阅读

他小心翼翼抬起林小七的头,只觉得抱着后脑勺的那只手格外粘稠、温热。

伸出手一看,立马哭喊道:“别打了!你们别打了!”

可任凭他怎么喊,那群人就像疯了一样,纠/缠不止。

‘轰隆……’

伴随着雷声,雨越下越大,打在脸上有些生疼。

林小七仿佛经历了整个世纪的漫长岁月,才从无声的黑暗中恢复了意识。

耳边儿有雷声、雨声、还有男子的哭喊声。

脸上有被黄豆砸来的疼痒。

脑袋涨疼得厉害,耳根处‘嗡嗡’响着,就像要爆炸一样。

爆炸?

是爆炸!

林小七明明记得,自己和林一、林三一起执行任务!

这一次,她伪装成吃货去参加‘吃汤圆’比赛。为的,就是吸引同样去参加比赛的沈家大小姐的注意力,成为她的朋友,盗取她的‘天使之泪’。

可后来……

她好不容易夺得冠军,现场却突发了一场爆炸!

紧接着,她就到了一个无声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

过了好久……好久,直到刚刚,耳朵才有了意识。

“妻主!妻主……”

妻主?

这是哪儿?

她皱紧眉头,挣扎着想要起来。

清瘦男子感觉到了动静,喜极而泣:“妻主!”

林小七猛然睁开眼,條地掐住了清瘦男子的脖子。

目光森冷锐利,可怕至极。

清瘦男子心下一慌,不禁打了个冷颤。

“妻……妻主,是……是我啊!我是……是辛弃啊。”

林小七紧紧盯着眼前男子的眼睛。

辛弃。

随着这个名字往深处探寻,一股股记忆涌入脑海。

包含,她醒来之前所发生的事。

林小七缓缓松开手,朝林家大门瞥了一眼。

眸色寒冷。

门口那一群人,还在撕扯。

休书?

赶人?

打她?

林小七在辛弃震惊的眼神中,迈上了石阶。

挥手一个巴掌打过去。

‘啪’的一声儿。

比任何一个耳光都响亮。

一时间,大伙儿纷纷停手。原本闹哄哄的林府大门,一片死寂。

只因,林小七所打的人,是林家的老祖宗,她的祖父!

林家老祖宗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小七,眼眶竟红了。

突然知道自己错了,知道被打的疼,所以心疼孙女了?

得了吧。

还不是林小七使的劲儿太大。

“疼吗?”

林小七哑声开口,指了指自己红肿高/耸的脸:“看着这里说!”

林家老祖宗像见了鬼一样,待在原地,连话都不敢说。

原本狗仗人势的奴仆们,也一个个跟丢了魂一样,再不敢动手。

不为别的。

实在是林小七的样子太吓人,像着了魔。

“小七,你怎么能这样对你祖父!”

林家主夫刘一德也被吓得不轻。

林小七这人平日虽被娇惯着,做了不少离谱的事。可出手掌掴长辈,还是头一次啊。

刘一德内心是窃喜的。

吴桐和林小七闹得越凶,对他就越有利。

“做错事的是你爹,让你受连累的也是你爹,你拿你祖父撒什么气!”

刘一德的语气有急又无奈,无时无刻不在表现出他的左右逢源。

“你爹才做错事,你全家都做错事。”

林小七冷冷瞟了刘一德一眼。

没想到男人才是心机婊、白莲花的战斗机啊。

都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想着挑拨离间!

挑拨离间也就罢了。

能做到表情始终如一,不咸不淡,还真是少见。

“你这孩子!我知道你受了连累心里有怨。但你迁怒于我可以,万不能对你祖父下手。”

刘一德缓缓上前一步,挡在了林家老祖宗面前:“毕竟他……”

“休书你们都写了,他算哪门子祖父?”

林小七懒得浪费时间去听刘一德那假惺惺的话,打断道:“既然你这么孝顺,不如你代他受过?”

说罢,林小七伸手摸了摸自己那生疼的后脑勺。

再将手拿出来时,手上已是一片鲜红:“他可是要取我的命呢。”

“怎么会!”

刘一德连忙道:“你祖父并无恶意,只是瞧着你们纠/缠不休,一时情急……”

“闭上你丫的臭嘴!”

林小七不等他将话说完,便一个箭步来到他跟前,抬手拽住了他的胳膊。

紧接着,在众人未反应过来之际,伸脚一踹,便将这林家主夫给踹下了石阶。

刘一德‘啊’地叫了一声儿,滚了好几个滚,摔了一个狗吃屎。

运气儿到底是好。

没摔死他。

只是让他受了点皮外伤,又在雨里走上一遭,变成了落汤鸡罢了。

“你个有爹生没爹养的,竟敢对我们公子下手!”

最开始带头将人赶出来的肥硕妇人刘秀芳回过神,挥着巴掌就来了。

林小七一个闪身,让刘秀芳扑了个空。

紧接着,只见她伸手掐住了刘秀芳的脖子,一字一句道:“你没说错!我爹生了我,但我的父亲,却没教过我什么!”

说罢,用力一踹,便让这忠仆去和她家公子雨中相聚了。

“好!干得漂亮!”

突然,身旁传来欢呼。

林小七皱眉望去,却见吴桐一脸得意地看着雨中的那两人,对她道:“小七啊,你早该这样了!”

说罢,便底气儿十足的回过身:“怎么?还要拦着?赶紧给老子让路!”

“你……你……”

林家老祖宗捂着胸/口,‘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显然被林小七父女气的不轻。

林小七伸手扯了扯准备回林家的老爹吴桐,漫不经心问:“想不想死?”

“???”

吴桐一脸问号脸。

“走吧。”

林小七也不管她老爹的错愕,道:“总有一天,林家欠我们的,都会双倍奉还。”

说罢,那双漆黑深邃的瞳孔,一一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你们给我记住了。刚刚碰过我们父女的人,最好祈祷我记性差些,能将你们的脸忘了。否则,下次再见,我定将你们的双手砍了不可!”

语气漫不经心。

可眼中的杀意,却令人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疯了!

这还是林小七吗?

该不会摔了一跤后就着魔了吧?

以前的林小七虽然横行霸道不着调,可也顶多是让人生厌而已。

哪里会像现在这样森冷可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