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从送马到襄阳开始章节目录阅读,南宋:从送马到襄阳开始我是火火兔

《南宋:从送马到襄阳开始》小说简介

历史小说南宋:从送马到襄阳开始的作者是我是火火兔书中主要讲述了:杜岳摸着胸口,惘然抬头,脑袋如河流中的石头,被汹涌的激流冲刷。一个个古怪的意识,像是碰撞飞溅的水珠,急速而混乱地蹦了出来……步人甲,胡璘,二十岁……左教骏指挥,送马……襄阳……蒙古鞑子……各种意识如水……

南宋:从送马到襄阳开始章节目录阅读,南宋:从送马到襄阳开始我是火火兔

《南宋:从送马到襄阳开始》 免费试读

杜岳摸着胸口,惘然抬头,脑袋如河流中的石头,被汹涌的激流冲刷。

一个个古怪的意识,像是碰撞飞溅的水珠,急速而混乱地蹦了出来……步人甲,胡璘,二十岁……左教骏指挥,送马……襄阳……蒙古鞑子……

各种意识如水珠四溅,几乎没有停顿,如同在空中一支支鸣啸飞行的箭矢,迅猛地冲击着杜岳的脑壳。

杜岳感觉自己的脑壳像是开了一道缝隙的地面。

大量信息在那条激流的引导下,前赴后继地涌入了他的脑壳的缝隙中。

疼痛,酸麻,恶心,诸多不适的感觉极突兀地涌现,如同一群恶狗咬住他的骨头,撕扯着他的血管,咀嚼着他的神经。

杜岳双手抱头,啊的一声,翻到在地,四肢抽搐,汗如雨下。

世界再次陷入黑暗……

黑暗中,隐隐约约又似有声音从天边传来。

声音既真实又虚幻,在真实与梦幻的拉锯战中,左右争夺。

不知过了多久,杜岳眼前又一次出现了光明。

那光明渐渐扩展着,宛若太阳从层云中往外挣扎,最后噼啪一声响,城头的一切景物猛地再次扑进了他的视线,如同夜间汽车的大灯,突然出现,令其惶恐。

轰隆的炮声,焦黑的烟雾,绝望的怒吼,刺鼻的硫磺,突如其来地将他的所有感官紧紧包围。

杜岳目光呆滞地打量四周。城垛,守军,火炮,箭矢,一一映入眼帘。

就在他在心里判断场景的真实性时,一名头戴方巾、穿着长衫的男子闯进了他的世界。

那人提着一个篮子从他身前快速跑过,却突然一个趔趄倒在地上,口中发出痛苦的嘶喊。

一支冷箭从空中俯冲下来,正中他的耳根,漆黑的箭簇穿透他的脖子,从另一侧脖子透了出来。

篮子打翻了,一个个圆滚滚的冷饭团滚了出来。

男子一只手死死抓着篮子的提手,另一只手攥住一支两尺长的箭杆,似乎想要拔出那夺取他性命的东西。

不过,他的嘶喊很快就微弱下去。他的身体失去了协调。他最后的挣扎就是如痉挛般的激烈颤抖,在地面狠狠地拍打着几下后,便失去了力量。

男子双眼怒睁,看着瓦蓝的天空。最后的抖动,将他的面孔,推向杜岳的方向。

男子呆滞无神的眼睛盯着同样呆滞无神的杜岳。

一汩汩粘腻的血液,从他黝黑脸庞下流淌了出来,很快浸红了滚落在身旁的饭团。

那男子似乎看到了杜岳眼中的惊惧和颤抖,充满了不甘和仇恨的目光,忽然柔和下来,嘴角翘了翘,喷出了最后一口气,掀起了面前的灰尘。

那些灰尘在血液上方飞旋而起。

杜岳瞪着男子的尸体,感觉胃里有东西在翻腾,肚子一阵抽搐。

忽然间,他心中莫名出现一种居高临下的冲动。

那股冲动化为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如天上的白云般清高,冷冷看着那气息皆无的男子。

这种对死者的优越感,带着对生命的不敬,让杜岳十分不喜。

似乎要证明这种优越感存在的合理性,他的身体微微一抖,之前浮现入脑中的只言片语,汇成一股涓流划过他的脑际:

胡璘,年二十,临安人,太仆寺左教骏指挥使,官居七品。

父胡显祖,任太仆寺寺卿,官居四品;

母胡王氏,明州王氏之女;

姐胡香儿,宫中贵嫔,二品诰命;

弟妹三人,大弟胡珏,同为胡王氏所生。

小弟胡骐和妹妹胡凝子是如夫人曾氏所生……

杜岳愣愣感受着脑海里的信息。

他似乎看到自己被金银珠宝和宝马香车包围。

一个个花枝招展的年轻女子像蝴蝶一样聚拢而来。

之前的所有情绪全部被忽略不计。

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从脚底直接升到腹腔,升到咽喉。

他感觉自己喉咙灼热酸麻,口腔粘稠干涸。

自己是国舅爷?出生于权贵之家?

一股腥风吹过,喊杀声和爆炸声,将杜岳拉回到城头。

杜岳看到了面前那男子呆滞无神的遗容,脑中的很多记忆忽然神奇的涌现出来。

阻隔思维的那些半似凝固半似透明的东西,如同白内障的那一层膜被揭去。

很多事情一下子明晰起来。

他记起,就在数分钟前,他还是某个理工大学自动化制造专业的骨干教师,在去实验室的楼道里,遇到爆炸。

可能是途径的那个实验的学生操作错误,点燃了粉尘,或者倒错了溶剂。

刚好倒霉路过的他,恰在此时遇到了一个女研究生。

二人好死不死地站在玻璃窗外说话,结果轰隆一声巨响,二人一起被炸飞了。

就是因为一次操作失误,这些熊孩子……杜岳伸手扶额,却摸到了头盔。

枪炮隆隆,箭如飞蝗,此时此景比影院里的杜比全景声更加震撼。

但杜岳还是觉得不真实,他环视四周,没有看到吊臂摄像机,没有看到威亚,更没有看到挤成一堆的摄制组。

城墙上,远近都有人倒地,身下压着粘稠的鲜血!

自己真的穿越了?

不就是路过的实验室里出了一次安全事故么?

没准我还可以抢救回来呢!至于就这么把自己炸到古代战场上来嘛?

杜岳双手不安地摸着脑袋上的头盔,眼中一片茫然。

穿越,在某些人看来,是告别了压力山大一生的好事,不用再考虑买房买车。

而且,自己还穿到了皇亲国戚身上。简直是喜大普奔之事。

但是,对于杜岳却在最初的欣喜之后,冷静下来。

上周,他入选长江学者的审核刚刚通过,年底就能特批博导,明年就能招博士研究生了。

可以想象,一两年内,各种纵向、横向课题如乳燕归巢而至。

大把的科研研究经费,像雪花一样飘来。幸福美好的日子指日可待。

自己和那个美丽的女研究生或许也能牵手走到一起!

现在高校学生就业行情令人绝望。

那个美貌女生与其是说倾慕自己的学术才华,不如说是看中自己和财富快速相拥的步伐。

但是,那又如何呢?既然大家各有供需,就没必要太计较。

可如今自己穿越了。大好前程,貌美女生,幸福生活,就这么没了?

穿越,也就穿越吧,穿到一个国舅爷身上,也是幸事一桩。

可是着国舅爷怎么到了襄阳,和蒙古鞑子干仗?

我日!这是一个生灵涂炭、白骨撑天的末日世界啊!

杜岳站起身,心中惴惴不安之时,就听见一声尖啸,一支狼牙箭破空而出,向他俯冲射来。

眼见蓝天中那只箭镞闪着寒光射向自己,杜岳只觉的浑身发冷。

忽然间灵光一现,想到若是死在这里,会不会再穿回去的时候,身旁突然出现一股大力,将其撞回到身后的砖墙上。

蓬的一声之后,咣当乱响,穿着步人甲的杜岳被狠狠砸在砖墙上,五脏六腑震得差点背过气去。

小说《南宋:从送马到襄阳开始》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