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小说《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全章节在线阅读

《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小说简介

古代言情小说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的作者是容容容与书中主要讲述了:林千煌和风寒影显然是估错了状况,莫说后半夜,直到早上太阳初升,村子里的人也没有各回各家。林千煌熬了半宿,眼神都迷离了,扭头一看风寒影和没事人一样扒在门框上,露出一只眼睛观察外面,她一头栽到手臂上,有气……

已完结小说《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全章节在线阅读

《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 免费试读

林千煌和风寒影显然是估错了状况,莫说后半夜,直到早上太阳初升,村子里的人也没有各回各家。

林千煌熬了半宿,眼神都迷离了,扭头一看风寒影和没事人一样扒在门框上,露出一只眼睛观察外面,她一头栽到手臂上,有气无力道:“风公子,你是猫头鹰吗?猫头鹰现在也该睡觉了。”

风寒影示意她噤声,“他们的生活规律应该是完全相反,本以为后半夜会回去睡觉,但是这些人行动和白天完全一样。不出所料,再过一会他们就该去休息了。”

林千煌机械地点点头,也不管风寒影背对着自己看不看得见。邪门了,这人怎么像那些夜店蹦迪的青春少年一样,一晚上不睡都这么精神?难道真的是她年龄不大身先老,她觉得自己要猝死了。

“但是啊,”林千煌打了个哈欠,困得眼泪不停,“如果那间屋子真有蹊跷,这里的人不会不管我们,独自去休息的。”

仿佛是为了验证她的话一样,先前那位大哥从村子另一头朝这里走来,风寒影眼疾手快地关上门,拉着林千煌躺倒榻上:“嘘,昨天那个人来了。”

男人走到门前敲了两下:“两位可起来了?”

风寒影把衣袋解开,装着睡衣惺忪的样子去开门:“这就起来了,您有什么事吗?”

男人微笑道:“今日我们村子里的人都要去落云堡赶集,村子里没人,就不方便招待二位了,请二位收拾一下,趁着早,往前赶赶,今日便能到京城了。”

林千煌连装都不用装,揉着眼睛下地:“多谢大哥,我们这就收拾。”

“烦请两位快点。”

男人也不走,就站在门口看他们收拾,林千煌和风寒影也不好拖延,拿着为数不多的行囊,一路被他送到了村口。

“多谢贵地收留,有机会一定报答。”风寒影朝男人抱拳,男人点点头,没说什么,看着二人消失在道路尽头,才沉下脸,走回村子。

村民已经全部集合在了那座不点灯的屋子前,男人环顾一圈问:“到齐了?”

先前那白胡子老头被人搀扶着出来,点了点头。

“好,开始吧,”男人挥挥手,有几人上前把屋子的木门打开,一股潮湿阴森的气息扑鼻而来,“今日必须完成取血,不能耽误上人的命令。”

周遭人各个脸色阴沉,鱼贯进入屋子,男人最后扫视了一圈四周,目光在某处拐角停顿了几秒,随后他露出一个有些诡异的笑容,也走进了屋子。

木门合上,将那道诡谲不详的气息关在了门内。

拐角处,林千煌屏住呼吸,用蚊子般的细弱声音问:“我觉得他发现我们了。”

风寒影眉头紧锁,他从这些人身上察觉不到丝毫内力,应该都是普通人,怎么会发现他们藏在这里?

这浑水蹚不蹚真要考虑考虑了,林千煌揉了揉脸,她已经彻底清醒了,“怎么办,我们两个进去是不是太冒险了,里面情况未明,万一他们都是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咱俩今天可就要殉情了。”

风寒影也在犹豫,现在就走自然也行,可他总觉得这里和落云堡的事情有着什么联系。

“刚才那人说取血,你可听见了?”

林千煌点头:“听见了,不会是要把慕容家的人吸成人干吧?”

风寒影沉默,换做以前,这种事他是绝不会管的,于己无益,徒增祸端,违背了他一向的处事原则。

但是现在……风寒影侧眸看着旁边的人,林千煌害怕得拽着他衣角,就算这样,她也没有说要逃跑,当时对着黄药仙也是,那种场面,连他自己都觉得力有不逮穷途末路,但是林千煌没有独善其身。

“很害怕?我们现在直接去云州,也可以。”风寒影看着她,见她脸上稍纵即逝的犹豫后便是同那日一样的坚定不移,心里突然多了一丝暖意。

这个人,或许不会变。

“干他,”林千煌抹了把脸,“要是不知道慕容家的人也在这里,我肯定跑路,但见死不救,晚上我会做噩梦。”

话虽如此,但白莲花的所谓圣母心却绝不是林千煌追求的,要救人是没问题,但不能把风寒影搭进去,毕竟她出不上力,强求旁人就是道德绑架了。要想一个稳妥的方法,既能探查到里面的情况,还能让两人全身而退。

林千煌心生一计:“嘿嘿,火这东西,真好用。”

“?”

在风寒影疑惑的目光下,两人将村里所有的灯油搜刮来,洒在了屋子周围,又摸到几个火折子藏起来,这才准备攻入。

“量力而行,”林千煌拍了拍风寒影的肩,“打不过就跑,不能为了个慕容家的人把你白给了,那我上哪哭去。”

风寒影:“……好。”虽然他不懂白给是什么意思。

“冲!”

林千煌一脚踹开木门,预想之中的埋伏并不存在,那股阴暗发霉的气息扑面而来,她皱起眉,外面天光已经大量,但好像一丝都穿不透屋子里的黑暗。林千煌跑到一边拿了个之前藏好的火折子点燃,和风寒影一起迈了进去。

踏入黑暗的一瞬间,风寒影全身都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裹住,那股力量仿佛会透视一般,令他如芒刺背,如坠冰窟。

这绝不是人能拥有的力量!

身后的木门重重合上,风寒影拔剑反手一劈,剑身和门身相撞,发出一声沉闷的金属碰撞声,林千煌在一旁举起火折子,震惊地发现整座屋子的墙壁连着门背后,都被钉上了一层厚厚的铁皮。

那些人,是要在这里关住什么!

“中计了!白在外面准备那么多灯油了!”林千煌上前拽了几下门,那门纹丝不动,想来只有从外面才能打开。

风寒影眸光深沉,和黑暗几乎融为一体,想到刚才那股令人胆寒的气息,他直觉这里的事情非同小可。

“走吧,既然退路已封,我们就去前面看看,到底有什么。”

林千煌点着火折子向前走,不知为何,刚才风寒影的语气,又像是回到了初见面的时候。

屋子并不大,没几步两人就走到了头,风寒影扶着林千煌的手在地面上照了一圈,终于看见角落里有个空洞,走近一看是条通往地下的密道,入口已经被人打开了,仿佛在等着他们一样。

“那人确实发现我们了,而且知道我们会进来,特意把入口打开。”风寒影蹲下,那股不祥的气息就是从下面发出的。

“把火给我,”林千煌把火折子递给他,风寒影一手握着裂云剑,一手打着火,率先迈了下去。

这条通道应该是人工凿出来的,不宽,一人通过绰绰有余。石阶和两侧土壁都很潮湿,附近地下水估计很充足。通道比想象中要短,两人很快走到了底,尽头立着一块石碑,纹路斑驳,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林千煌凑上前,石碑有半人高,上面字迹清晰可见:

擅入赤水者,挫骨扬灰,永世不入轮回。

“好家伙,我就说那些村民不像人,原来早都灰飞烟灭了。那我们看到的是什么,鬼魂?”林千煌从小接受科学教育,这种话向来唬不住她。就好像所有名气在外的人给自己造墓时,总会警告盗墓贼有去无回之类,受环境烘托,气氛到了,人自然会觉得有种无形的力量在影响自己,其实都是心理因素。

风寒影这次却没被林千煌的轻松语气逗笑,他看见石碑的一瞬间就脸色煞白,举着火折子的手也略微颤抖。

林千煌看他这样顿感不妙:“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此碑再往前,道路逐渐开阔,但走势还是向下,想来这里开始就是天然的通道了,风寒影提着裂云剑,注视着眼前的黑暗一言不发。

再往前走,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接受可能出现的东西。

林千煌慌了,她手里但凡有剧本都不会这样被动,现在所有的事情早都和那本破书的剧情无关了,她完全没有任何关于这块石碑和所谓“赤水”的情报。

“风公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风寒影抿着唇,应了一声。

林千煌疯狂揉了揉头发:“要不我们回去吧,总有办法能出去,这浑水谁爱蹚谁蹚,我们直接去云州,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出不去了,”风寒影沉声道,“他们既然能让我们进来,就有把握我们出不去。”

林千煌愤怒地在心里把一村子的人都问候了一遍:“那怎么办?”

风寒影始终没有跨过石碑的意思,但两个人不能一直这样耗下去,他问林千煌:“你可知道《万妖谱》?”

《万妖谱》?林千煌沉思,原著里似乎提到过,是一本记载了传说中人类还和妖怪共存时代的大妖图谱,上面包括这些妖怪的名讳、所居之地等等,相传是百年前一位得道高人写的,但已经销声匿迹许久,如今世人无人见过,所以书中也只是一笔带过。

“知道一些,但据说这本书只存在于传说之中,没人见过。”林千煌疑惑地看向风寒影,后者始终神色沉郁。

“不错。我小的时候喜欢买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曾经从一个小贩手里买了本有图画的《万妖谱》,虽然知道是假的,但我看了许多遍,”风寒影语气苦涩,似乎在作艰难的心理斗争,“那里面有几段话我至今还记得,其中一句是:‘赤水,饲妖之地,多现凶兽;余曾误入其中,见一踏火双头兽,食骨饮血,余六百又二式后败,逃至石碑处,凶兽退,其碑上刻赤水二字,擅入则死’。”

这段话飘在地下阴森的空气中,一个字一个字钻进林千煌的耳朵,等回过神来,她才发现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

眼前的石碑在火折子下反射着森森的光芒,林千煌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的意思是,你买的那本假书里写的东西,真的存在,并且,就是眼前这个?”

风寒影呼出一口气:“我不知道。但这就能解释我一直感受到的那股绝非人力所能及的力量是从何而来了,这下面很可能有一些不妙的东西。”

“可你不是说,重火宫的大剿灭之后,世间已几无妖怪存在了吗?如果真有书里说的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不被察觉?”

风寒影摇头:“当年大剿灭究竟是何情形,本就是重火宫一面之词,江湖上也不是没有人怀疑他们私下饲养妖怪。”

林千煌凝思半晌说:“既然那些村民是活人,又能进入这里面,就算有妖怪,至少说明并不能伤人。妖兽这种东西,应当不会分辨所谓主人敌人。”

风寒影也觉得有理,现在不知事情究竟为何,一味在这里恐慌也是无用功,不如上前查看再作打算。若真有凶兽存在,背后恐怕另有隐情。

两人深吸一口气就往前走去,这地下空洞庞大,走了许久,洞顶逐渐远去,不过幸好并无岔路,也不见什么机关,大约走了半个时辰左右,眼前豁然开朗,现出一面巨大的岩石来。

岩石周围有水道,应当就是周围山脉下的地下河了,这里已经很深,林千煌估计他们至少离地面有一两公里了,岩石后面的路看得出来依旧向下,不知道要通向哪里。

“这才是赤水碑。”风寒影将火折子微弱的光芒举起来,面前巨大的岩石上,深深刻着“赤水”二字,旁边则跟着“擅入者死”的一行小字。笔锋劲道之大,内力之深,世间罕见。

林千煌了然:“所以我们才走到入口?刚才那块碑只是在提醒闯入的人,往下走就是赤水范围了,劝他们迷途知返。”

风寒影:“应该是这样。那整座村子可能都是个幌子,为了掩盖赤水的入口就在此地。”

越往下走反倒有些许光亮,林千煌抱着撞大运的心思在周围找了一圈,没想到真让她找见一支废弃的火把。

“可惜没有油,”她惋惜地看着已经烧尽的火芯。

风寒影把衣服撕下一条绑上去,借着最后一点火折子的火星点着:“聊胜于无。”

就着这点光绕过岩壁,两人又向下走了一会,前方突然有闪烁的反光,走近一看,竟是一个地下湖。

整个湖约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湖面开阔平静,但有四条碗口粗的铁链从湖中心伸出,连接到四面的岩壁上。每条锁链上都密密麻麻地缠绕着黄色的符咒,四周的岩石上也有血红的咒纹,应当是用朱砂画的。

林千煌抬头望向洞顶,这里距离洞顶很高,估计是附近哪一座山的山体内部,她隐约看见上面有什么东西,拉着风寒影的手举起火把,一瞬间两人的脸色骤变。

洞顶正对湖心处,画着一个巨大的咒印,咒印下方挂着一只铁笼,里面似乎关了什么人。仔细看,铁笼下方有一个小口,正不停的朝湖面滴水。

“错不了,那个符咒在我那本假书上也有,是镇妖符。”风寒影铁青着脸。

林千煌有些恍惚:“风公子,你那本书还在吗?”

“被我爹看见以为我不学无术,给我烧了。”预料到她会问,风寒影语气里多了几分郁闷。

“……”林千煌仰天长叹,无价之宝总是和等着它的有缘人失之交臂,这是世道的不公,是对她人性的考验。

“那笼子里似乎关了什么人,我上去看看。”风寒影说道,观察周围的山壁有无落脚之处。

林千煌啧啧道:“怎么上,你是孙悟空啊?”

风寒影狐疑地转头:“孙悟空又是谁?”

“……我老家的亲戚。”

“林家的亲戚怎么姓孙?”

林千煌头顶冒汗:“表的,表的。”

风寒影路也不找了,“上次那个李逵?”

“也是表的,哈哈哈。”林千煌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她眼睛尖,一下子看见那四道锁链周围似乎还有些小铁链,“风公子,你先上到这个大锁链上,然后应该就能趴上去了。”

风寒影看她转移话题,也不好耽误正事,飞身几下蜻蜓点水,就跃到了湖中央的锁链上,然后掂了掂裂云剑,将剑横在身前维持平衡,向一侧的山壁跑去。

林千煌呆呆地看着他和窜天猴一样就上去了,心道我去,知道风寒影武功不错,没想到轻功也这么好,叫一声风猴子一点问题都没有。

不过片刻风寒影的身影就到了洞顶锁链处,林千煌不敢大喊,在下面拼命比划,问他怎么样,里面是否有人。风寒影会凝声为线,随即道:“确实有人,看不清活着没。这个笼子是机关锁,不能强开,你在下面看看可否有机括一类的痕迹。”

林千煌便在水边察看了一圈,没见到有特殊的机关,又去周围的山壁处检查,除了嵌入身体内部的锁链,这些山壁都浑然天成,丝毫没有人工开凿的痕迹,更别说机括了。

风寒影皱眉沉思,片刻后将目光移向了湖中央——四道主锁链入水之处。

林千煌看他眼光所向心思一沉,不会吧,她虽然会水,但这下面可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啊,贸然下水肯定是死路一条,况且在水下,风寒影可就没有那么好使了。

风寒影给林千煌打手势,示意自己要靠近水面看看,结果林千煌正盯着湖面思考,没注意到他,他吸了口气就准备往下跳,突然心头一别,似乎有什么东西漏看了一样。

笼子?风寒影抬头,没什么异常,那股异样的感觉似乎来自身后……他蓦地回头,发现林千煌身后不远处的阴影里,赫然站着一个人,正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她!

小说《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