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爆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全集免费在线阅读(容容容与)

《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小说简介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作者是容容容与书中主要讲述了:林千煌本来以为,像自己这样接受过现代社会游乐园设施各种摧残的人,是不会那么轻易晕的,但她错了,风寒影不是游乐设施,他是个高速马达。虽然刚才他提醒过自己可能会晕,但如果老天给她一个机会,她一定要说,黑夜……

《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全集免费在线阅读(容容容与)

《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 免费试读

林千煌本来以为,像自己这样接受过现代社会游乐园设施各种摧残的人,是不会那么轻易晕的,但她错了,风寒影不是游乐设施,他是个高速马达。虽然刚才他提醒过自己可能会晕,但如果老天给她一个机会,她一定要说,黑夜的黑不是黑,你说的可能是什么可能?!

有一瞬间她真的想让他放下她,然后两个人朝黄药仙投降。也好过现在这样……她又想吐了。

“风少爷,你能不能行,实在打不过,你就拿我当人质……呕。”

风寒影已经挂了彩,抱着林千煌的左臂被划了道口子,黑色不显色,但他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已经出卖了他。

“很晕?”风寒影一剑挡下正面一记攻击,呼出口气,“你相信黄药仙真的会送你回林家?”

林千煌脑浆都快甩出来了,风寒影又一个后跃,她眼前的景象随即变成绿油油的团团马赛克。

“不好说,黄药仙到底是哪头人我们还需要……呕,判断。”

风寒影反身又是一剑,但背面来不及阻挡,黄药仙的人身手都不错,看准时机在他后背又是一道。这些人单个拎出来都绝不是风寒影的对手,但是双拳难敌四手,现在是风寒影一只手打几十只,终于开始处于下风。

林千煌看着他紧紧搂住自己的手臂,鲜血顺着衣袖滑落至手背,好不刺眼。

“风公子,放我下来。”

风寒影给了她个看弱智的眼神。

林千煌看他手挽剑花,虎口似乎已经被震裂,怒火突然油然而生,扭头朝下方大骂:“你个狗屁大师,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我告诉你,今天我死在这里,你以为林家会放过你吗?他也是我林府门徒,你一杀杀一双,你是嫌自己活太久了!”

黄药仙似乎不被她这番说辞动摇,但那个白胡子中年人附耳说了句什么,他神色突现犹豫,挥手叫停刺客。

“林小姐,我刚才也说过了,我可以保你平安,但这个人不行。”

“哼,你知道个屁,他可是即将进入重火宫的人,在我林府记载在册,你动他试试?”林千煌又开始胡诌了,她抹了把脸,一脸轻蔑地看着黄药仙。

果不其然,风寒影看向林千煌的眼神又多了些许复杂,自己是打算通过林府的关系进入重火宫的,但这个事情八字还没一撇,林左乾都不知道,林千煌怎么知道的?又是猜的?

林千煌扭头,朝风寒影比了个口型:我、猜、的。

风寒影:“……”

黄药仙拍拍手打断他们的眉目传情:“好吧,好吧,那就请林小姐过来吧,这个人我要单独关押。”

林千煌警惕地退了一步,下意识将风寒影护在身后:“不行,你把他杀了怎么办?”

黄药仙无语:“我要是把他杀了,你就去你父亲那里告状。”

林千煌明白了,这个狗东西是把她当小孩玩呢。

“如果你伤害他,我不会去我父亲那里告状,”林千煌目光冰冷,死死盯着黄药仙,“整个重火宫都会追杀你,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把你碎尸万段。”

黄药仙微微一笑:“一言为定。”

林千煌这才松开抓着风寒影的手,一步一步向他走去,全然不知风寒影看向她的目光又多了些不知名的情绪。

两人被分开,林千煌跟着一个刺客走进木屋旁另一座茅草房,风寒影则被几个人押着不知关去哪里。

“林小姐,我们不如坦诚相待,”黄药仙跟在后面走进来,笑眯眯道,“你和那位公子跑到这落云堡,不是来游山玩水的吧?”

林千煌幽怨地看着他:“哼,说辞还不是你决定,我和寒影好不容易逃出来,现在被你坏了事,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黄药仙沉默半晌,似乎在斟酌她话里的真实性:“林小姐,你的意思是,你和风公子私奔?”

林千煌戏瘾大发,嘤嘤嘤地哭了起来,她本来就长得好看,这么一哭梨花带雨的,脸蛋绯红,惹得一旁的刺客眼睛都直了。

“什么私奔,那都是你们这些庸俗之辈的无耻诽谤!我和寒影一见如故,我父亲却非要我嫁给重华,呜呜,世间不公如此之多,如今竟要我和他生生分开!”

黄药仙再次沉默,他看着林千煌,觉得这人着实有趣,连说谎都这么能以假乱真。

“既然如此,方才为何又要假装兄妹?”

林千煌演得真情实感,忘了这码事,当下心头一颤,但面色不变,又落下两滴泪:“我若不这么说,叫人认出我是林家小姐,该怎么辩解?世人定说我不知廉耻!”

黄药仙被她绕了进去,一时没反应过来林千煌话里的矛盾:她要真被认出来,说两人是兄妹不是更扯淡。

林千煌看见他皱眉思考就害怕,“哇”地扑在桌子上:“寒影知我身子弱,一路上对我处处照顾,可惜我不中用,走到落云堡就走不动了,现在还连累他受伤,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呀!”

黄药仙冷冷地看着她:“说了半天,林小姐还是没说为何会派人来找在下,看来你诚意不过如此,既然这样,多说无益。”说罢甩袖就走。

“等一下!”林千煌看他没被忽悠,也不演了,一屁股坐下,好整以暇看着他,“你口口声声质问我,我还没问你打着林府的旗号招摇撞骗,是何意图?”

黄药仙背对着她勾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林小姐从何得知,我是在招摇撞骗?”

“九转回魂丹,你吃一个我看看?”

黄药仙转过来:“林小姐,虽然你是林家千金,但在下奉劝你不要多管你父亲的闲事,如果你是因为这个原因找上来,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毕竟林府要做的事,你也拦不住。”他不再理会林千煌,叮嘱一旁高大的男人看好她。

看着黄药仙的背影消失,林千煌心里用上毕生所学词汇问候了他的直系亲属。

“嘿嘿,林小姐,你,你喝水吗?”看守是个傻大个,看上去不太聪明的样子,林千煌本来想说不喝,心念电转,连忙睁着一双泪汪汪的桃花眼望向他:“喝,大哥,刚才说了这么多话,我好渴。”

另一边,黄药仙走到风寒影被扣住的牛棚里。

“林千煌都说了,是你胁迫她逃出林家的,你们到底来这里做什么?为什么要找我?”

风寒影无语了一瞬,他身上有好几道伤口,背上那条从右肩直直划到左边肋骨处,是最深的一道,现在已经开始发作,若再不治疗,估计很快他就会开始发高烧。

所以他懒得搭理黄药仙。

“不说?来人,”黄药仙示意一旁的人动手,那名手下犹豫了一下道:“大人,可是方才林小姐……”

“你这么怕她,要不要把你和这个小子一起绑了?”

“小的不敢!”说罢上前一脚踹向风寒影胸口。

风寒影手被反绑反击不得,生生挨了这一脚,嘴角溢出一丝血。

“看你这么紧张,”他把嘴里的血腥气咽下去,冷笑一声,“那个九转回魂丹若是让旁人知道,很不妙吧?”

黄药仙眯起双眼:“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们?”

“你自然不敢,要杀我们,你还得请示你背后的主子。”风寒影轻声道,语气里满是嘲讽。

黄药仙面色骤变,刷地拔过一边刺客的佩剑,剑尖顶住风寒影的锁骨:“林千煌我现在杀不得,不过你,还是现在就死在这里吧。”

“大人!不好了!后山走水了!!”

牛棚里冲进来一人,满脸黑灰,衣服被烧的只剩一半了。

黄药仙怒目圆睁,一把揪过他的衣领:“怎么会走水?!炼丹炉呢?”

“丹炉,就是从丹炉附近开始起火的!后山已经全着了,马上就过来了!”

“跑什么,必须把火势控制住,所有人把周围竹林砍倒,不能让火着到前面去!你留下来看着他,其余人去山下挑水!”

“是!”

黄药仙匆忙而去,连个眼神都顾不上给风寒影。

风寒影心下奇怪,怎么会着火?

“嘿大哥,”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守卫一个激灵探头去看,只见林千煌半蹲着,见他出来一把将手里的灰扬了出去。

“啊!!!”那人痛苦的朝地上滚去,林千煌赶忙上前捡起地上的剑给风寒影松绑,问他:“你的剑呢?”

风寒影道:“应该在黄药仙的屋子里。”

“我去拿!”林千煌转身两步冲进屋子里,裂云剑果然在桌子上放着,她揣进怀里就跑,来去之快令风寒影想拦她都拦不住。

“快走快走,不然一会就走不了了,你能行吗?”林千煌上前扶起风寒影,后者点头表示没问题。

两人一路冲下山,不敢停留,直接奔到落云堡地界之外,才在岸边稍作休息,林千煌将裙摆撕成布条,用河水给风寒影冲洗伤口,草草包扎了下。

“那火是你放的?”风寒影忍着疼痛,努力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林千煌体力彻底见底,她身子本来就不好,刚才又吸了浓烟,一时咳嗽着停不下来:“咳咳,我哪有那么大本事,是那个黄药仙,居然那么明目张胆地在后山竹林里面摆了个大炼丹炉,我借口方便逃出去,发现刚才为了包围我们人都不在了,就借了点火。”

“咳咳——”林千煌猛地咳起来,竟吐出一口血。

风寒影眼瞳骤缩,上前为她把脉:“你没事吧?”

脉象虚浮,内息微弱,林千煌确实底子差,身体弱,先前她跟着风寒影上下折腾,竟然一时让人看不出来。

风寒影抿唇敛目,眼光扫到她的手,那只手整个掌心的皮都绽开了,血肉模糊。

“怎么弄的!”他捧起来,急急忙忙地想要给她包扎。

林千煌这才后知后觉地感到疼痛,而且这种痛钻心刺骨,她眼泪都要下来了:“啊,这是刚才伸手去抓了把炉子里的灰,幸好守着你的只有一个人,不然那点灰都不够用。”

风寒影眼角一抽,心里没来由地如针扎一般,他一时分辨不清这是什么情感,只好沉默着替林千煌洗净伤口包扎,随后用一种听不出情绪的声音低声道:“以后,不必救我,你跑掉就可以。我是习武之人,我能自保。”

“你少啰嗦,风寒影,以为我看不见你的伤口吗?”林千煌又咳了几声,她确实需要休息,风寒影也是,如果不能找见地方让他们修养,拖着伤口赶路,再遇见黄药仙他们的话就必死无疑。

风寒影也不再说话,两人坐在河边沉默,点翠河河水洗刷石头的声音此刻显得异常热闹。

“离这里最近的是什么城?”林千煌问。

风寒影想了一下:“往南五百里是青州最后一座城,怀北城。”

太远了,林千煌心想。且不说她和风寒影现在这个状况要走多久,会不会被追上,万一路上他伤口感染,林千煌可就真要给他收尸了。

她心里有个大胆的想法,除了这条路他们现在无计可施。

“不如我们回落云堡。”

风寒影一反常态地没有用看弱智的眼神看她,其实他一直认为林千煌十分聪明,只是有的时候她说的话太令人摸不着头脑,但现在风寒影已经慢慢能跟上她的节奏了。

“确实,往前走太耗时间,路上不知是否还有变数,只能回去。”

林千煌给他比了个大拇指:“默契。”

“而且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有些不放心,”风寒影伸手揉了揉眉头,“那个小姑娘,方才你见过吗?就是替我们去传信的那个。”

他这么一说,林千煌才意识到,黄药仙下山时并没有带着那位姑娘,刚才在山上,他们也没有看见她的影子。

林千煌呆呆说:“我没见到。”

半晌后又道:“……不会吧。”

风寒影看着河水,回想起黄药仙拿剑抵住他咽喉的场景,冷漠道:“我也希望黄药仙不会因为她替我们传信,就杀人灭口。”

气氛降至冰点,林千煌浑身的力气似乎又回来了,她捂住心口,强行将那股痛感抑制下去,朝风寒影伸手:“走吧。”

风寒影看了看她缠着布条的手,缓缓握了上去。

两人特意挑了另外一条路,绕了一大圈,终于在天完全黑之前,回到了被林千煌一把点了的后山山脚下。

火光冲天,亮如白昼。

小说《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