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爆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求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小说免费资源

《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小说简介

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容容容与书中主要讲述了:林府书房内。“还没有消息么?”重华站在书案前,朝上方坐着的人抱拳行礼:“伯父放心,我一定会加紧搜查,把千煌找回来。”林左乾靠着黄花梨木的椅子,手指有一下无一下的敲着桌面。重华被这一声声的沉闷声音弄得焦……

求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小说免费资源

《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 免费试读

林府书房内。

“还没有消息么?”

重华站在书案前,朝上方坐着的人抱拳行礼:“伯父放心,我一定会加紧搜查,把千煌找回来。”

林左乾靠着黄花梨木的椅子,手指有一下无一下的敲着桌面。

重华被这一声声的沉闷声音弄得焦躁。

“我听说,花灯祭那天,你去追九毒门了。”林左乾睁开眼,他虽然已经年过五十,体态却不输中年,尤其是那双如隼般的眼睛,一眼望过来就仿佛能看透灵魂,令人坐立不安。

重华把头又低了些,事到如今为自己开脱是没用了,事实就是他为了追人没管当时的混乱场景,否则林千煌也不会失踪,但是看林左乾的样子也并非盛怒。他尽量使语气显得沉重一些:“千煌失踪,我难辞其咎。归根结底是因为我的疏忽,没能保护好她。伯父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

林左乾“嗯”了一声,缓慢转动左手拇指上一枚翠绿的扳指,那是昆仑玉,世间难得,当年重火宫得到后就马不停蹄地送给了林家。

重华敛目。

“巧了,老夫前段时间,也和九毒门打过交道。区区一个沿海的小门派,竟然试图潜入林府,可惜,那人水性不错,叫他跳河跑了。”林左乾淡淡地看着重华,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重华抱拳:“伯父,那日晚辈之所以会追人,是提前收到消息,说有一伙人在京城潜伏,不知意图为何,想到花灯祭将至,晚辈便多带了几个人手准备查探。不想那些人狗急跳墙,竟然炸毁了望君桥,情急之下,晚辈急于留人,这才匆匆带人追捕。万万没想到,千煌明明在另一边,怎会失去了踪迹。但不论如何,这事都是晚辈不察,太过自大,我一定给伯父一个交代!”

林左乾摩挲着扳指:“这么说,你追人之时,并不知道对方是九毒门了。”

重华冷静道:“晚辈的确不知。那逃跑的黑衣人共有三人,晚辈抓到一个才得知是九毒门宵小,其余两个也让他们跳水逃了。只是抓到的那个什么也没说,晚辈使了些手段,他没受住,死了。”

“哦?”林左乾掀起眼皮看他一眼,不痛不痒道:“三日之内,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下去吧。”

重华咬着牙道:“是。”

退出门外后,他才发觉手心已经渗出了汗。林左乾没有武功不假,但他吓唬人是真有一套,不怒自威,况且刚才,屋子里应该藏了两位顶级高手,和他不相上下。

“少宫主。”一边的下属见他出来,赶忙上前禀报,“派出去打听消息的人回来了,还是没人见过林小姐和那个风寒影,不过倒是有另一个消息,前几天,落云堡那边发生了场山火。”

重华眼皮一跳,“落云堡?”

“是。”

重华揉了揉眉,流年不利犯太岁,现在丢了个林千煌已经够让他棘手的了,再出什么乱子,当真是分身乏术。

“派几个人过去看看,查一下失火原因。”

手下领了命刚要退下,就见重华一抬手:“等等,我亲自去。你去挑几个机灵的,今晚就出发。”

“是!”

“重华少宫主……”一旁的回廊尽头突然响起一道怯怯的声音,重华一看,是林千煌的丫头若雪。

他遣退手下,自己走过去,面带笑容问:“若雪姑娘,找我有什么事吗?”

若雪有些害怕重火宫这样身上带着杀伐气的人,尽管重华在林千煌和她面前向来是和颜悦色、甚至可以说是温润的,但她还是觉得欠了几分真心。

“我、我就是想问问,找到小姐了吗?”若雪低着头绞帕子,也不看重华。

重华温柔地看着她:“请姑娘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千煌的。”

若雪闻言抬头,重华眼里满是春风缱绻般的情意,从那眼光里,任何人都会认为林千煌是他视若生命的珍宝,不会怀疑那份感情糅杂了哪怕一丝的不净。但若雪只是咬着唇点了点头,便飞快跑了。

重华在他人面前一向如此,但她曾经看到过,这个人和最信任的手下谈论林府时,那张冰冷至极的眸子。若是真爱一个人,岂会露出那样冷漠的表情!

若雪眼里噙着泪,林千煌从小便身子骨差,从来没出过远门,在这样料峭的三月,如果当时她真的跌入了水中而失去踪影……若雪攥着帕子的手骨节泛白,向来弯弯的眉眼头一次露出近似愤恨的表情。

她回到林千煌的小院子,从后面花园里揪出正在锄土的范二水:“你身上有多少钱?”

二水满身满脸泥巴,呆呆说:“二两。”

若雪杏目圆睁:“二两?!你逛秋月楼去了?!”

二水瞬间脸涨得通红,举着锄头比划:“若、若雪姐,你在说什么呀!我才刚刚成年,才不会去那种地方呢!”

若雪狐疑地看着他:“那你的钱呢?小姐每个月给我们那么多赏钱,你不会都买吃的了吧?”

眼神里就差写个“猪”字了,二水哭笑不得:“哪有呀,小姐给我的我都好好放着呢。”

范二水和若雪一样,都是从小就被买来和林千煌一起长大的,也没家人,俸禄自然就全归自己。林千煌对他们又像对弟弟妹妹一样,每个月送给林家的一些东西,林千煌觉得好的,也会给他们留下,赏钱就更不必说了。

“你有多少钱?借我一些。”若雪一把薅过他的锄头,完全没了往日里的温婉柔弱之态,“都什么时候了还种花!”

二水委屈巴巴说:“这花是小姐最喜欢的绣球,今年的花苗都来了,我得赶紧种好,不然小姐回来要生气的。”

若雪鼻子一酸,拿袖子擦了擦脸,“那你种,钱给我就行,我去找小姐。”

“你知道小姐在哪?!”

“不知道,”若雪抽泣一声,又恶狠狠道,“我跟着重华,一定能知道小姐的消息!”

…………

话说另一边,林千煌和风寒影在落云堡养了几日伤,林千煌还好,她发现自己穿越过来后幸运值就极高,倒霉也不会有多倒霉;但是她的霉运是不是转移给风寒影了就不得而知,不过看他伤口的恢复速度,男主到底是男主,风寒影底子确实好。

几日后,天高云阔,风和日丽,某条路边。

林千煌委屈地抱着膝盖坐在路边:“现在怎么办嘛。”

自从两人经历过黄药仙一事后,风寒影脸上的表情就丰富多了,不再那么冷冰冰的,一副别人欠他钱的二五八万样,尽管如此,此刻他到底没笑出来,脸上满是无奈:“就一头驴,现在没了,只能走路了。”

语气里满是嫌弃。

半日前,两人从落云堡出发,商量不走官道,绕路前往云州。要去九毒门,本来过青州后直入东南地界江州是最近的,但现在他们属于跑路,为了低调不被黄药仙一伙人察觉,还是决定绕路从云州取道九毒门所在的地方——南海所泽州。

从落云堡去南海地界,走路是肯定走不到的,马都要跑死,但两人身上是没钱买马了,最后再三讲价,靠着林千煌一顿表演,才嘤嘤嘤地从村子里买了头驴,还只有一头。她骑,风寒影脚程快,半日下来倒也走了不少。

结果刚才,两人走着走着发觉路越来越窄,周围连个人影都没有,风寒影就独自折回去问路。林千煌和一头驴正无所事事时,山路边不知从哪蹿下来几只野猴。是个人都知道,猴子这种东西,在动物园看还好,野外的是万万打不过的。林千煌眼疾手快藏了起来,但驴就惨了,被追着扔石头,终于忍无可忍,嚎叫一声朝山坡上跑了。

她哪里追得上驴。

风寒影一回来就看见林千煌一副放空自己的表情,再找驴,呵呵,哪里还有驴,驴毛都没有。

“那猴子太凶了,我又打不过。”林千煌瘪着嘴,她是真委屈,驴没了,现在两个人就要走路,身上又没钱,简直是古代版许三观卖血记。她还不如许三观,许三观还能卖血,她要卖只能把风寒影卖了。

她突然认真思考起来,风寒影这副皮囊,指定能卖个好价钱,到时候一人交钱一手交人,她跑路后再让风寒影溜出来,钱也到手了人也没丢,岂不皆大欢喜!

风寒影看着林千煌的脸逐渐从委屈巴巴演变成面带傻笑,心里没来由的发毛,不知道这人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出声打断:“我刚才找人问了,这里不是官道,路不好走,但前面不远处就有个小村子,从村子出去再走一段就有另一条官道了,不出半月就能到云州,日夜兼程的话十日便能到。”

“我们先去前面村子里,看看能不能换点干粮,我身上还有最后一点银子。”

林千煌顿感失望,村子啊,那肯定没人买得起风寒影了。

“好吧,那我们快点赶路,一会天要黑了,在那个村子里借宿一晚吧。”林千煌道。

两人边走她边想,哎,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挣钱的办法。林千煌身上除了这身衣服没有任何能当的东西了,风寒影就比她多了把剑,但让她去当裂云剑她宁愿把自己卖了。日后风寒影名声大噪,想到今日林千煌对裂云剑如此关心,自然不会再取她性命。

“哎我说风公子,”林千煌突然心念一动,“既然如今修仙习武盛行,可有妖物作害百姓后,你们去除,从而收些银两的例子?”

原著里,《绝世千金》虽有修仙门派,但书里未曾描写过妖物,所有林千煌是瞎猜了一把,既然重火宫出过剑仙,那世间有妖物的可能性也并非为零。除妖斩魔,收些手续费就天经地义了吧。

“自然有妖,不过你可知五十年前曾有一场大剿灭?重火宫协同天下各大门派,将原本就为数不多的妖物赶尽杀绝,如今怕是不太常见了。”风寒影淡淡道,他没说,重火宫有不少稀世罕见的宝物,都是从那场剿灭里得来的,比如妖的内丹。

林千煌点了点头,又问:“我从未出过林家,对这些不甚了解。既然有妖,不知人能否使用法术?”

这要是能行就见鬼了,她一直以为她穿来的是个修仙习武盛行的普通世界,如果有法术存在,那性质就完全变了。

果不其然,风寒影略带疑惑道:“法术?林小姐说的可是剑术?世间习武之人,自然能运用内息调理全身经脉,其中习剑之人内气更盛。若剑术出神入化者,确实可以使用一些不同于寻常的招数,重火宫的剑仙便是。不过那位剑仙,似乎得大道后便隐遁了。”

“原来如此,”林千煌心道,那就是没有法术了,还好还好,不然将来对付重火宫时对面突然蹦出来一个会法术的仙人,那还打个屁,跪地求饶就完了。

“似乎到了,”风寒影习武,视力比旁人要好,他极目远眺,脸上表情变得有些怪异,“应该是……到了吧。”

“啊?”林千煌看他表情奇怪,也蹦起来往远处望,随即便知道风寒影为何神情有异了。

这村子看过去不小,至少也有几十户人家,但是此刻村外的篱笆也被不知何物踩烂,村子里一个人影也没有,竹筐竹篓满地都是,田里的庄稼也被拱得差不多了。

野猪?

林千煌眉头微皱,为什么他和风寒影走到哪里都有事件,真就是男女主赶个路也要推动剧情?那上天能不能劈个雷先把黄药仙劈死。

两个人走到最近的一座屋子前敲门:“您好,有人在吗?”

没人应答,风寒影透过窗子朝屋里望去:“人刚走,屋子里的炉子还在冒烟,应该是在准备晚饭。”

林千煌紧张起来:“会不会是强盗?这附近有山贼吗?”

风寒影摇头:“不好说,这里离落云堡并不远,按理说山贼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林千煌在屋子四周和村子里走了一圈,心下有了些判断:“我觉得不一定,你看,这些人家家户户都有牛棚,牛虽然不在,但从草料里可以看出应该是被牵走不久。村子周围也有田地和池塘,显然他们是完全自给自足的,这种情况,就算村子出了什么事,落云堡那边也未必能知道,他们很可能平时根本不去落云堡。”

风寒影也在附近看了看,他停在路边一处草丛旁,招手示意林千煌过去。

“如果只是为了谋财,应该没必要把人全都抓走,你看这里,”他拨开草丛,有一些血迹滴落在地上,很不显眼。

林千煌蹙眉。

风寒影站起来拍拍手:“我们在附近找找吧,反正今日也赶不了路了,好人做到底,如果真是山贼就把他们老巢掀了。”

林千煌点头附和,三秒后反应过来,风寒影居然会说什么好人做到底这种话?!

在她的认知里,风寒影就算不是恶人,也绝非是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那种侠义之辈,更多时候他的思想是徘徊在“关我何事”和“关我事,但我懒得管”之间的,和重火宫有关另当别论。她从来没指望风寒影能变成个大好人,哪怕在落云堡时林千煌已经觉得他变了许多。

但骨子里风寒影应当还是杀伐决断、不耽于世间俗事的,他要复仇,就不能太像个人。林千煌一直是这么认为的,可现在,风寒影竟然主动要求去救人,这已经完全不符合他的人设了。

林千煌只要一思考,表情就会变得有些呆呆的,风寒影回头见她这样,有些无奈:“怎么了?”

“啊,啊,没什么。”

或许从风寒影把落水的她救上来开始,一切就都已经不一样了……林千煌揉了揉太阳穴,心里那道一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感,此刻终于明了了些。

风寒影变了,而林千煌害怕,这些变化将来在某一天成为他的软肋,要了他的命。

小说《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穿书后宿敌变可爱了!》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