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姜姝,吴旭小说免费资源 书名名叫随身揣着个桃花源在哪看

小说:随身揣着个桃花源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琥珀流光

简介:意外觉醒空间,姜姝本以为金手指在手,走上人生巅峰不过先迈左脚还是右脚的区别。
可没有人告诉她,空间里还有可能附赠原住民;
更没有人告诉她,每一片土地上可能还有一个土地神。
好吧,那就改变策略,拐了土地神当手下,率领原住民共同富裕,一起奔小康呗!

角色:姜姝,吴旭

随身揣着个桃花源

《随身揣着个桃花源》第003章 回家琐事免费阅读

出租车先将张颜笑送了回去,再把姜姝送到地方。

姜姝刚关上车门,发动机一声轰鸣,出租车往前一蹿,麻溜跑远了。

“……”

姜姝挑起唇一笑,走入小区内。

小区老旧,路灯时亮时不亮,绿化带也长期无人修剪,枝蔓纵横,也幸亏是姜姝胆子大,要不然刚刚就会被吓死。

快到楼底下,姜姝忽然顿住脚步,树底下的阴影里站着个白影,样子十分眼熟。

“谁!”

白影忽然近了两步,但很快又退回去,消失在树影里。

“装神弄鬼。”姜姝慢悠悠走了两步,脚踩上绿化带边缘的砖头,却也不打算进,也没提高音量,淡淡道,“既然冲着玉牌来的,一直藏着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当面谈谈,说不定你出个高价,我就卖了呢。”

等了一会儿却不见回答,晨光熹微,隔壁楼里传来动静。姜姝一晚上没睡,等会儿还要赶飞机回老家,时间已经不多,她略提高音量,冲着树林的阴影道:“现在法治社会,硬抢不行,若是打算吓死我,劝你还是换身衣服,这身我看腻了。”

说完,她伸了个懒腰,回了出租屋。

略微睡了两个小时,房东来收房,姜姝把带不走的家具送给了房东,只提着两个行李箱去了机场。

老家路遥,回去不大容易,从飞机上下来,坐了三个多小时的大巴,等到市里天已经全黑,公交已不发车,姜姝熬了一天一夜,怕一不小心猝死,干脆找了个宾馆,洗澡睡觉,第二天睡到十点,才觉得补回了点元气,拎着行李箱重新上路。

公共汽车不进村,姜姝带着行李下了车,迎面村口竖着一块大石头,石头上刻着“玉良村”,十分工整,一路上凡是村落都立着这么块大石头,这要感谢现代科技。

时正中午,家家户户做饭吃饭的时候,姜姝拖着行李一步步往家走,不时四处看看,哪里和记忆中一样,哪里又发生了改变。

上次回家还是三年前见爷爷最后一面,三年过去,也不知道家里荒废成了什么样。

刚到家门口,隔壁邻居吴大婶儿端着饭碗出来,看见姜姝一愣,往前走了两步才笑道:“我听见外面有声音,原来是小姜姝回来了,真是女大十八变,我都认不出来了。”

以前小时候,姜姝没少在吴大婶家吃饭,她挂起笑,“婶子,好久不见。”

“还没吃饭吧,往婶子家吃饭去,走!”吴大婶十分热情,推着姜姝一只行李箱就往自家门口走。

姜姝也饿了,脚跟过去,极为嘴甜地说:“谢谢婶子,要不然我这一天就饿肚子了。”

吴大婶领着姜姝进门,影壁前躺着只黄狗,这吃得香。吴大婶子转头说:“别怕,拴着呢。”

姜姝点点头,跟着吴大婶子一路进了房间,房间里吴大婶子的公公婆婆正吃着饭,今天吃凉面,一开门就是浓浓的麻酱味。

“小姜姝?回来了?一路累了吧?快坐下歇歇!”吴奶奶忙招呼姜姝坐下。

吴婶子给姜姝端来一碗面和一碟子凉拌牛肉,放下后又把麻酱、黄瓜丝往姜姝身边推了推:“来,婶子家也没什么好招待你的,别嫌弃啊。”

吴家爷爷也说:“多吃点儿,看瘦的跟猴儿似的。”

姜姝心中一暖,还是家乡的人淳朴,忙拿起筷子道:“谢谢爷爷奶奶,谢谢婶子,还是家乡的饭香!”

吴婶子脸上笑意越深:“哎,可不是嘛,姜姝啊,你很久没回来了,这一趟要好好住几天,现在咱们这边变化可大了还修了个度假村。”

“度假村?”姜姝吃惊道。

玉良村地处偏僻,既没有特殊的自然资源,也没有为人称道的人文景观,旅游竞争力不强,建个度假村,这不是纯粹钱多烧的。

姜姝还是笑得很甜:“真的吗?那太好了,那对咱们村子可是个好机会。正好我也打算回家乡发展。”

其实光看姜姝带着两个行李箱,也能大约明白,这一趟,她要长住。

吴婶子眼睛一亮:“要我说也是,现在农村发展越来越豪好,可不是得回家发展,往外面跑干什么,攒一辈子钱买个二居室,哪有咱们这宽敞大院子住着舒服!”

吴家爷爷却脸一黑,碗往桌上重重一放:“说什么混账话!”

姜姝也不好再吃,跟着放下了碗筷。

吴奶奶白了吴爷爷一眼,对姜姝笑道:“快吃,别搭理他,他就这烂脾气,别搭理他。姜姝啊,你今年二十几了?”

“二十五了。”姜姝忽然意识到什么,筷子一顿,似笑非笑道,“现在正是拼事业的年龄。”

吴婶子笑说:“你们年轻,事业当然得拼,但也碍不着谈恋爱啊,跟婶子说说,在外面没找个对象?”

姜姝眉尾一挑,嘴角往上一勾:“没呢,婶子。”

“是啊,别看大城市里人来人往的,可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内里是什么样子?还不如回来找知根知底的。”吴婶子说完,见姜姝迟迟不动筷子,只是看着她笑,也有点尴尬,只道:“快点吃吧。”

吴奶奶紧跟着数落这个儿媳:“你少说几句,让姜姝赶紧吃饭,等会儿你跟她回家,把屋子好好打扫一下。”

“哎,哎!”吴婶子依旧笑得开心。

姜姝彻底吃不下去了,放下碗筷道:“婶子,吴旭回来了?”

一提起自己儿子,吴婶子越发开心了:“对,他考了镇里的公务员,以后就离家近了!”

吴爷爷冷哼一声,阴沉着脸出了门。

姜姝回过神,站起身笑道:“他能回来建设家乡,是个重情义的人。我先回去收拾,婶子不用帮忙,我一个人就行。”

到了下午,吴家婶子还是赶过来帮忙了,闲谈中无数次介绍自己儿子的优秀,听得姜姝五味杂陈,偏生经验不足,还不知道怎么应对。

经过一下午的相处,吴婶子看姜姝越看越满意,临走时还说:“你这儿什么吃的都没有,你继续收拾着,我回去做饭,等会儿你来吃!”

自从爷爷死后,姜姝和家里的亲戚没了往来,城市邻里关系淡薄疏远,她真不擅长应付这种热情,只能点头答应下,“麻烦婶子了。”

晚上吴旭回来后,吴婶子更是表现了空前的热络,姜姝对吴旭没有兴趣,只好敷衍着问起以前的同学,吴旭也应该察觉到了尴尬,和姜姝不咸不淡地聊着天。

七点钟,新闻联播准时开播,姜姝朝着家走,农村的规划建设不像城市齐整,门朝哪个方向开的都有,虽然是邻居,但门鲜有挨在一起的。

天已经半黑,姜姝不熟悉路,打开手机手电筒功能,照着底下的路往家走,心里盘算着要第二天要买些米面粮油,不能再往吴家去占便宜,还有一些鸡零狗碎的东西要置办,顺手打开手机备忘录记录。

走着走着,她忽然觉得不对,背后窸窸窣窣有响声,像是什么东西正擦着草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