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玉良婿小说,锦玉良婿免费阅读

《锦玉良婿》小说简介

作者是霜染长安的热门新书锦玉良婿火爆上线,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秦淮河一带有名的娱乐场所分四坊六楼,锦园是艺坊中最有名的,艺坊卖艺不卖身,里面的女子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聪慧伶俐,这秦道荣是锦园专门教习那些女子画艺的。宁威于画艺一窍不通,只是看着好看,尬聊了一会儿,……

锦玉良婿小说,锦玉良婿免费阅读

《锦玉良婿》 免费试读

秦淮河一带有名的娱乐场所分四坊六楼,锦园是艺坊中最有名的,艺坊卖艺不卖身,里面的女子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聪慧伶俐,这秦道荣是锦园专门教习那些女子画艺的。

宁威于画艺一窍不通,只是看着好看,尬聊了一会儿,就和婵儿回去了。

这一天就这样过去,晚间吃饭时,果然在桌上有人提起了上坊街那家酒楼的事,老太爷这天没来,潘理文,也就是宁威的岳父皱着眉头听完,和几个本家的商量了一下,也没商量出结果。

宁威埋头吃饭,偶尔和几个孩子说说话,如果一直不开口,气氛显得闷,平日桌上的人几乎是没人注意他的。因为这件突发的事,潘理文显得心绪不宁,忽然看见宁威,淡淡问了一句:“贤婿,最近可好?”

“还好,多谢岳父关心。”

宁威客客气气地回答,潘理文唔了一声,没再继续问。不过,从口气里能感觉到他对宁威还算满意,估计是有人告诉他这段时间姑爷天天早晚读书,不再惹是生非。

潘家上下对宁威的变化虽然感到疑惑,但看他不再惹是生非,自然都很满意。

宁威埋头吃饭,却注意听着那些人商量,从众人的话里断断续续知道了大致情况。那家酒楼本来是潘家一个姓陆的亲戚管理,不知怎么突然成林家的了。

吃过饭,回到西园,宁威读了一会儿书,做了几十个俯卧撑才睡了。

这一夜睡得很香,早上起来又是重复之前,宁威也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在外人看来潘家不让他插足家族生意,是莫大的屈辱,婵儿不止一次为他不平了。

但他自己却感到满足,置身在这糜糜之风的秦淮河畔,只有他自己清楚地知道目下的帝国表面繁荣,其实已经是风雨飘摇,摇摇欲坠了。宁威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乱世之中求苟安,这也是普通人的愿意。

这个大帝国已经二百多年了,宁威对它以前的历史很感兴趣,潘家是生意人,没人关心国家大事,宁威一般都是去夫子庙听高贤文老先生讲庆朝以前的事。

一早上,宁威读了会儿书,去花园干了半天活,花园就在他住的西园旁边,花园很大,足有五六亩地,假山,池塘,屏风,亭子倒也像样。只不过疏于管理,显得很凌乱。

原来潘家的那个秀才潘松明在时,倒是很重视花园建设,隔三差五从外面弄点奇花异草,潘松明去了京城,就没人管了。这不过是大户人家附庸风雅罢了,连平日管理花园的下人也是很少来一次。

宁威修剪,清理,忙了半天,却很充实。

西园,加上这个没人来的花园,可以说是他的地盘。让他在这个世界有了一个清净之处。

上午婵儿没过来,潘小姐的病需要静卧休息,平时不喜欢人打扰,宁威也只是隔三差五过去看看,隔着纱帐看一眼,两人眼神交汇,都是茫然的。

原来潘小姐身边还有一个丫鬟,这段时间家里出了事回去了,只剩下婵儿一个。

本来姑爷来后,潘家从外面买了几个丫鬟回来,都不懂事,被打发走了。

别看大户人家高高在上,想买个称心如意的丫鬟真不容易,尤其是贴身丫鬟,要机灵懂事,懂得维护主子,又要聪明。

宁威自己无所谓,潘小姐却一直念叨着,经常催府里管事的买个丫鬟回来。

下午,宁威出了门向秦淮河边走去。

穿越过来的这半年中,他每天的轨迹都是秦淮河边,夫子庙,偶尔去别的地方,像昨天去祁泽寺。

天气是越来越热了,街上的酷热难当,所有店铺门脸儿挑竿悬旗笑脸迎客,茶楼,酒肆,勾栏瓦舍食肆人头攒动,接踵摩肩,穿着干净送外卖的小厮在人群穿梭。

清风楼,醉仙楼这样的大店座无虚席,二楼以上的客人,坐在窗边边喝酒边欣赏街景,其中附庸风雅之人,边吃边赞叹香风宝马香满街。

秦淮河畔的繁华端的让人赞叹,宁威摇着折扇,欣赏街上的繁荣景象,不觉间走到了夫子庙,夫子庙气势恢宏,殿宇高大,古色古香处处透露着浓郁的历史文化底蕴。

庆朝君臣重文,推崇圣贤之道,重视读书人,夫子庙后面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江南贡院。

夫子庙前的街市上贩夫走卒,美妇莽汉军卒农户衙役官家,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三教九流混杂一处。剃头,相面,说书卖艺唱曲儿,卖狗皮膏药,表演杂耍,处处热热闹闹。

此时,闹哄哄的街上,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着一个老者,衣着寒酸,清瘦,面前摆着张桌子,桌上一张纸,一支笔。

老者面前正有一老一少两个女子,那老者正认真听着年龄大的女子叙说着什么。

宁威走过去,那两个女子抬起头看见他,都惊讶地啊了一声。

宁威看见那两个女子,惊讶地失声叫出声,年长的女子站起来,而年轻女子直接跳起来,瞪圆眼睛怒视着宁威。

“偷猫贼……。”

真是冤家路窄,竟然是之前那个五嫂和她的女儿李冶。

“呵呵,这么巧,宁公子也要写诉……哪个讼……。”

五嫂有点尴尬,掩饰地笑了一下,接着看了女儿一眼,让她不要乱说话。

“五嫂,你们这是要写诉讼?”

宁威明白过来了,疑惑地看向那老者高贤文,高贤文冲他点点头。

五嫂和女儿都有点难为情,向高贤文说:“高先生,这事儿都十年了,你看官司还能打赢不?”

高贤文皱着眉头,沉吟了一刻,才说:“李家大娘,实不相瞒,郑屠经营汤店已经有十年了,街坊邻居皆知,你虽然有字据,但他不承认,此事也不好办啊。”

“那到底是成不成?”

高贤文缓缓摇了摇头。

五嫂和女儿见状,知道无望,气呼呼走了,连和宁威打招呼都没有。

等两人一走,宁威问起来才知道事情原委。五嫂以前和丈夫开了一家汤店,谁知丈夫突然染病,为了治病不得已把汤店抵押给郑屠户,向郑屠户借钱,但后来她丈夫还是走了。

小说《锦玉良婿》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