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活到大结局努力虐渣渣!(白若芷,若儿)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为活到大结局努力虐渣渣!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庄生梦蝶

简介:白若芷作为古代文学和现代临床医学的双料博士,表示自己真的不想再过靠才华秃头的人生了,她也想做个靠脸吃饭的女明星!
好不容易在网剧中混了个角色,开机第一天就落水穿越到剧本里了?!
穿越就穿越吧,还穿到命途多舛的女炮灰身上,嫁给渣男,被小白花陷害,最后落得个三千刀凌迟处死的结局。
所以她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抱!紧!男!主!角!大!腿!
只要能活到大结局,对象嗜杀成性、身患隐疾啥的都无所谓了!

角色:白若芷,若儿

为活到大结局努力虐渣渣!

《为活到大结局努力虐渣渣!》第3章 她不认命免费阅读

正夏时分,暴雨磅礴。

小窗对雨,白若芷倚在藤椅上,一双狐狸眼紧盯着外面簌簌而落的雨幕,似乎在等待什么。

不久,雨幕中急急而来一个穿着蓑衣的女子,“小姐车马已经备好了,咱们要不要等这雨停了再出发?”

“天黑路滑,是杀人夺命的好时机,也是逃命的好时机,不会有人知道我溜出了相府的。”白若芷垂头低笑,拿起行头,从铺满竹叶的小径疾步而出。

马车车轮转动,白若芷撩开窗帘,最后看了一眼那威严的相府,如果说作者大大笔下天命,那她白若芷就要做那个逆天改命的人。

如今正值盛夏,汴京多是雷阵雨,雨停之时,一辆寻常马车已经远离汴京,拐入寒山境内。

“小姐,老夫人出门之前千叮咛万嘱咐您好生待着,等她回来,您这样冒昧去寻,恐怕少不了挨训的。”小桃一边将食盒的水果摆在台几上,一边忧心忡忡道。

“不会的,祖母最爱我了。”想起这个祖母,白若芷深色柔和,这是作者大大唯一对她这个女炮灰仁慈的存爱,因为这个祖母,她起码在十三岁前都是锦衣玉食的。

“小桃,你知道为何祖母要我好生待着,不要去招惹别人吗?”白若芷轻笑一声,“不过是怕我被那母女三人欺负了去,然而,有些人不是你躲着她,人家就会放过你的。”

她才刚落水清醒,那两姐妹就迫不及待地想要把小姚卖掉,怕是得了何雅静的指示,若不是她刺伤了白清霜,吓退了她们,指不定事情还有多坏呢。

“小姐是小桃对不起你……”说话间小桃瞬时红了眼眶。

若不是为了救自己,小姐就不用冒雨逃出丞相府。

“傻小桃。”白若芷轻轻为她拭去泪珠,“你以为我不刺伤她们,任由她们把你卖入窑子,她们就能放过我吗?别天真了……”

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只有强大的人,才不会被欺负。

马车行到寒山下,已经是大雨初晴,白若芷提着罗裙,望向那远不见头的石阶,一步一步走在那满是苔藓的时石阶上,深深浅浅的脚印是她不回头的决心。

白若芷到达寒山寺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她走进祖母住的厢房时,祖母正准备用斋面。

她站在门前,看着厢房内白发苍苍的老妇人,眼睛一热,一股莫名的委屈袭来。

听闻啜泣声,祖母抬头望见一个唇红齿白的小妮子正在门前眼巴巴地瞧着自己,眼泪就很不要钱一般往下掉。

“若儿,你不在家好好呆着,来这作……”

她话音未落,那小妮子就已经飞快跑到自己跟前,扎入自己怀中“若儿想祖母……”

祖孙俩腻歪了一阵,祖母才看向一旁的小桃,“说吧怎么回事?”

小桃也不敢隐瞒,将白清婷陷害自家小姐的事如实道来,听得祖母是怒从心起,她狠狠地拍了下桌子,厉声道,“我才离家几天,就这般祸害我的宝贝孙女,我还敢指望她在我百年后善待我的若儿?如此歹毒的妇人,我丞相府断段不会承认她做当家主母!”

白若芷头伏在祖母膝间,刚忍回去的泪水,又有决堤之势,她没想到的是,前世她无父无母无依无靠,第一次尝到被人保护的滋味,竟然是在剧本里。

“好啦,若儿不哭。”祖母心疼地捧着孙女粉雕玉琢的小脸,道,“为这种的人,哭肿了眼睛不值当,我们若儿可是祖母心头上的小仙女,要美美的才是,这几天山间大雨,不宜下山,你就在这寒山寺陪祖母,等天气好了,祖母再带你回去讨回公道!”

白若芷脆声应下,她记得,白清婷就是在他那便宜爹娶何雅静前三日来寒山寺接祖母,在寒山寺得了一个泼天的功德。

白若芷从祖母厢房出来,就被院里的僧人领着东拐西拐拐到一个幽静的院子里,“小施主,近日来寒山寺礼佛的人众多,厢房就只剩这一间了,就委屈小施主了。”

白若芷看了看院子的环境,竹子郁郁葱葱的,倒是跟她的青竹院有些相似,倒也没说什么,福了福身,“谢谢大师,我住这就挺好,安静!”

“那我就不打扰小施主休息了。”那僧人双手合十念了一句喃阿尼陀佛转身欲走,但好似想起什么,转身又说了一句,“小施主,这院子里住着另一位贵客,小施主若没什么事,切勿打扰到他。”

白若芷笑声应下,随口一问,“贵人可是汴京城来的?”

那僧人步伐一滞,并未回答,步伐匆匆而去。

白若芷摇头,她搞错了吗?带着侍女踏入院中,刚入门就看见一位身姿笔挺的身影立于院中。

从她的角度看,少年的脸轮廓坚硬,鼻梁高挺,肤色凉白,朱唇薄凉,是个标准大帅哥。

山间新雨,竹林温温蕴蕴,他穿着一身素色玄袍立于院中,倒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白若芷咋舌,这位难道是……

她提裙快步过去,友好地伸出自己的右手,脆声道:“你好!兄台怎么称呼?”

话音刚落,少年目光若刃,刮在白若芷身上,身旁生人勿近的暗黑气压尽数释放,吓得白若芷不由自主后退两步。

白若芷挠了挠头,又道,“你不要紧张,我只是你隔壁的室友。”

少年明显并没有因为她的善意而放松警惕,桃花眼中泛着冷光,道:“你是何人?”

白若芷被他的眼神看得心头发虚,有些胆怯道:“我叫白若芷,我跟祖母一起来祭拜爷爷的,这几日要在你的院子叨扰你,为表歉意,我愿将从祖母那拿的糕与你分享。”

少年扫了一眼她,白葱似的手指上,染着豆蔻的指甲粉嫩粉嫩,手心还抓着两块绿豆糕,从服饰来看,应该是某位官家小姐,白……

白若芷见对方不愿搭理自己,也不气馁,将手帕铺在石桌上,“我给你放这了,都是我们家厨子做的,很好吃哦。”

见对方不理睬,她也不恼,福身告辞,领着小桃往厢房走去。

刚踏入房门,小桃就为刚才那男子的冷淡,吩吩道:“小姐,你瞧瞧他那样,眼睛都长在头顶上了,你还给他吃糕,要是我,丢去喂狗也不便宜他。”

白若芷赶紧过去捂住她的嘴,“我的好小桃,以后可不准这么说,说不定他是什么达官贵族呢?以后只能说他的好话知道吗?”

小桃见自家小姐那贼兮兮的样子,惊叫道:“小姐,你不会看上那个傲慢无礼的家伙了吧?”

白若芷笑得高深莫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