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小姐,谢吟小说《穿成病娇暴君的绿茶宠妃》在线阅读

小说:穿成病娇暴君的绿茶宠妃

小说:

作者:小青梅啦

简介:“你什么都好,就是喜欢我这点不好。”
沈妙妙被陷害成古早虐文男主白月光替身,一个原著中活不到一章的炮灰。
倚在男主怀中,她楚楚可怜:“姐姐这么厉害,一定觉得妹妹我很没用吧?”
“姐姐别生气,王爷其实是爱你的。”
看着被气吐血的仇人,沈妙妙神情无辜,别问,问就是她单纯天真不懂爱。
等她终于玩够,挥一挥衣袖要把男主还给女主时,
曾被她渣掉的前任们忽然一个个冒了出来,
而此时,神经病现任马上要登基了……

角色:谢小姐,谢吟

穿成病娇暴君的绿茶宠妃

《穿成病娇暴君的绿茶宠妃》第3章 恶心谁呢免费阅读

“谢小姐的宴会,为什么会在王府办啊?”

“这你们也不知道,真是土包子。”

说话的少女是土生土长的京师人,家里也小有钱财,进王府做香侍不过是为了“镀金”,回去能更好地嫁人,对于这些贵人的八卦可谓是信手拈来;

“大家都知道咱们大盛朝民风开放,就连女子都可入朝为官,大学士家的谢吟霜小姐便是当今第一的女官,可谓是我们女子的榜样。

可你们不知道的是,这位谢小姐和琅王是青梅竹马,琅王一开始要娶的人其实是她,可她为了入朝做官拒绝了琅王的求婚。

琅王一怒之下,才娶了如今的琅王妃。

其实他都是为了气谢小姐,大家都说,他们俩迟早还是会在一起的,琅王妃只是个幌子而已……”

“对,我也听说了,琅王妃嫁进来后,常常和王爷吵架,就是因为谢小姐呢。”

“谢小姐成立‘清晖诗社’,王爷为了给她撑腰,所以才在府里办宴会邀请人来参加。”

“真羡慕谢小姐,王爷都成婚了,还这般为她着想。”

边上的少女说起来,其余人也不禁陷入了幻想,如果自己是谢小姐就多好啊,有那么爱自己的王爷,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沈妙妙听得想翻白眼,都成亲了,还在府里为白月光办宴会,这是恶心谁呢?*-+

这王爷真不是个玩意。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剧情加上“谢吟霜”这个名字,让她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就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

可想了半天,饭都吃完了,沈妙妙还是没想起来。

算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一点醒,她打卡又近了一点点。

她想着,不禁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

而这笑落在暗处的某人眼中,却格外的刺眼。

回到院落没多久,与她同房的夏园被人叫了出去,房里只剩下沈妙妙一人。

她端起脸盆,打算出去打水洗漱,才走两步,房里忽然来了个不速之客——

“绿屏,你来这里干什么?”

“呵,你以为我想来啊?掌事的有事找你,让我进来叫你。”绿屏没好气地说。

沈妙妙没动也没说话,一双妙目打量着面前的绿屏,让她心头莫名有点慌;

“你看什么看啊?还不快出去,你想让掌事的等你多久?”

沈妙妙笑了笑:“我看你是不是在骗人。”

“谁、谁骗人啊?你有病吧?我为什么要骗人。”绿屏大声说着,仿佛因为被怀疑而生气。

沈妙妙淡定地回道:“因为我让你晚上没饭吃啊,我怕你因妒生恨,把我骗出去谋财害命。”

绿屏气得更凶了:“你。你这个人简直……”

“妙妙,你怎么还没出去啊?掌事的在外面等你呢。”

一道细柔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沈妙妙看过去,是隔壁房的碧云,一个很文静害羞的香侍,她们虽然不熟,可是见面会打招呼。

她狐疑了一下:难道管事的真的找自己有事?

“看吧,我没骗你吧。”绿屏讽刺地说了一句:“爱去不去,反正我传完话了,要是去迟了被管事的惩罚,你活该。”

沈妙妙没理她,看着碧云:“碧云,你知道管事的找我什么事吗?如果不重要我就不去了,都这么晚了,我不想出去。”

碧云脸红了一下:“我、我也不知道,他只让我进来催你一下。说绿屏进来半天了……”

碧云的声音越来越小,沈妙妙快听不到了。

“那好吧,我就出去一下,那麻烦你告诉夏园一声,如果我半天没回来,拜托她来找我。”

沈妙妙说完这句话才放下脸盆。

路过碧云身边时,少女细细的回答才传来:“嗯,我会告诉她的。”

沈妙妙对她一笑:“谢谢你了。”

碧云却匆匆低头:“不、不谢。”

沈妙妙想,碧云还真是害羞,真像个小媳妇。

沈妙妙出去了,奇怪的是,门口并没有看到掌事的身影,反倒是前院的歌舞声和红红的灯笼光传来,一派笙歌燕舞的奢华气象。

她鼓了鼓腮帮,等到这次任务结束,她也要好好享受一下,到时候就包一个月的戏园子在宅子里,让他们天天给她表演,只给她表演!

说起来,京师的院子,她来时忙着报名选香侍,然后一路比赛,都还没去看过呢。

过几日休息,她一定要去看看。

沈妙妙一路往前走着,离开院落小径,几乎要走进通往前院的小竹林了,还是没有看到掌事的人影。

她猛地停下了脚步:“这大半夜的,单身女子独自出门总让人觉得不安全。掌事的要骂就骂吧,我还是回去了。”

她说完果断转身往来时的路走去,可才走两步,身后突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她心头一惊,往后看去,可什么都还来不及看,就被狠狠捂住嘴鼻,浓烈的迷香味袭来,晕倒之前,沈妙妙只有一个想法:自己到底得罪了谁?

宴会上,

看着前方“眉来眼去”的二人,琅王妃气得牙痒痒,眼底的恨意简直要溢出来了。

身后传来脚步声,她神情微敛:“安排好了吗?”

罗嬷嬷挥退婢女,带着几分不安上前:“已经安排好了,但王妃这要是让王爷知道了,他万一怪罪下……”

“怪罪什么?”琅王妃打断她,言辞讽刺“我收拾的不过一个下人,又不是他心爱的女人,他凭什么怪我?”

说话间,婢女为婢女送上客人们送上花生酪,可送到谢家大小姐那桌的婢女却被黑衣护卫拦下了。

谢家小姐花生过敏,王爷特意交代席上不得送此类食物,婢女差点被骂哭了,还是谢小姐安抚求情,才被放走。

琅王妃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眼底恨意更甚:“这就心疼了,等过几日,与谢吟霜一模一样的青楼名妓的消息传出来,我看他还怎么护!”

罗嬷嬷觉得王妃这是魔怔了,可是又不敢去劝。

只能同情今日那倒霉的香侍,要怪就怪她不该与谢小姐长得那么像,王妃动不了谢小姐,只能拿她出气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