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爷又双叒叕逃婚啦》小说角色顾纪棠,侯爷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侯爷又双叒叕逃婚啦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青桔柠檬要加冰

简介:虞昌侯府小侯爷屡屡逃婚到底是何原因?断袖之癖?身有恶疾?还是另有隐情?
顾纪棠:“想不到吧,爷是个女的!”
陆渊:“想到了,你更衣时也看到了!”
顾纪棠:“给你五百两,忘掉你看到的!”
陆渊:“给你整个国公府,让我看一辈子。”

角色:顾纪棠,侯爷

侯爷又双叒叕逃婚啦

《侯爷又双叒叕逃婚啦》第1章 逃婚嘛,谁还没个第一次免费阅读

第1章

“侯爷……今日不是您下定的日子么?”

被唤作侯爷的,不过是个约莫十五六的少年。虽然年纪看着不大,通身的气派倒确实是钟鸣鼎食的人家才能娇养出来的样子。

那少年将美人送到嘴边的酒一口饮尽,这才嘟囔。

“下得哪门子定,不去!陆家的女儿一个个都厉害得很,一天天舞刀弄枪的,没一点儿女子的温柔样,谁要娶这样的老婆?不去!”

那少年许是饮得多了,白皙的脸皮上添上几许殷红。让旁边的几个女子都有些羡慕侯爷的好皮囊来。

“可是,听说这是老侯爷早就定下的……”

“哼……不过是老头子生前订的娃娃亲而已,那时本候都还没有出生,订的哪门子的亲。万一本候生出来是个女的呢?那岂不是大笑话?哈哈哈哈……”

少年笑得夸张,白得过分的脸上又涨起一层红色。让一直盯着他的几个粉头看得有些痴了。连少年腹诽亡祖的话都自动忽略了。

“侯爷……你真好看……简直像个女子……”

少年靠向说话女子,头枕在女子肩膀上。

“那今夜姐姐要不要细细看呢?”

那女子含笑低头。眼前少年虽然是个货真价实的纨绔,但身份却是一等一的尊贵,货真价实的侯爷。

最重要的是这位侯爷还生得极为俊俏。若是春宵一度,那也是自己占了便宜!

往日这小侯爷来了只是饮酒玩闹,今日……说不定还真的会成了好事。

美艳女子看一眼少年,见那少年虽然言行轻佻,但眼中却清白分明,自是尚未尝试男女之事。

若是伺候好了他,攀上侯府这棵大树,那自己今后说不定……

心中有所计量,那女子斟酒的动作越加柔媚动人。一颦一笑都越发勾人心魄。

“砰!”

一声巨响,房门被人一脚踢开,立时碎成好几块。而在破碎的门框外,站着一个青年男子。

那男子颌下留着一圈青青的胡茬。带着一股子风尘仆仆的味道,细细嗅来,其周身似乎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腥味。

可不待人细细看过他的五官相貌,那双如鹰隼般眼睛已经将四周打量的目光一一逼退。

屋内是锦衣华服花天酒地的纨绔侯爷,屋外是一脸冰冷的不明男子。

那粉头也是见风使舵的高手,一边僵笑着一边从小侯爷怀中抽出身来。

“这位爷,你是不是找错了人了……”

门外那男子并不理会女子,双眼一直紧盯着少年。

“你就是顾纪棠?”

那男子声音冰冷且毫无感情,如同他的目光一般。

小侯爷的仇家?!

上一刻还在遐想侯府富贵的女子此时只恨不得离身边的小侯爷再远一些。

眼下情况很明显,是小侯爷的仇家找上来了!

还是妈妈说得对啊!这富贵人家就没有几个好东西啊!别看这小侯爷长得人模狗样的,谁知道背地里有没有欺男霸女啊!

对了!今天还是他下定的日子,这种日子都能跑来青楼花天酒地,渣男!呸!

青楼女子心中笃定,不着痕迹起身行礼。

“既然是侯爷的朋友,那小女子这就下去沏一壶好茶来,让两位爷好好叙旧。”

顾纪棠也不在意女子去留,刚刚的惊吓过去后,这会已经恢复了些许镇定。他顾纪棠也是见过世面的。

“你又是谁?敢直呼本侯名讳。”

“陆渊。”

那男子声音如同眼神一般冷冽。听到男子名字的顾纪棠立时淡定不下去了。

陆?陆渊!这杀才怎么回来了?!这厮不是在边关统兵么?怎么会在今天这种日子回来!谁特么告诉老子眼下要怎么办?!

顾纪棠脸色变化被陆轻言看在眼里,眼中冰冷又添几分轻蔑。

真不知祖父为何执意要陆家女儿嫁给这么个不中用的东西。不过区区一个虞昌侯,当年的一句承诺当真比陆家女儿的终身幸福更重要?

“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搅了侯爷雅兴。”

陆渊冷声道,不进来也不退去,就这么立在门口。

外面人来人往,不免好奇冲屋内瞅去,见是顾纪棠,又带着一脸了然之色离开。

顾纪棠讪然赔笑。

“原来是陆……大舅哥回来了啊……”

陆渊眉头微皱。

“侯爷慎言,眼下侯府和陆府的亲事未成。”

“额……”

顾纪棠一噎,心中有不免猜测,眼下对方到底是要抓他去陆府下定,还是索性要退了这门亲事。

那自己要不要……再下一剂猛药?

顾纪棠思索着,屁股重新贴回椅子。

“既然如此……那便是陆将军了……”

听到对方唤他陆将军,陆渊眉角一挑。没想到这小侯爷除了风流,竟还是个不怕死的。

顾纪棠此时心底也是忐忑极了,万一惹毛了陆渊这杀才,暴打自己一顿,那是不是有些划不来?

不过……想到自己与陆家的婚约,顾纪棠又狠下心来,挨打就挨打吧!这亲事今天他是搅定了!

“看样子,陆将军该是刚回京吧,一路风尘,不若本候与将军在此接风?来人呀……”

下定的日子偷跑出来喝花酒,还拉着女家哥哥一起。这种事也就顾纪棠想得出来。

陆渊闻言怒极反笑。

“顾纪棠,你还真是不怕死。”

怕呀!我怕的!所以咱们退亲就成了,您可千万别干出违法乱纪的事情来啊!

顾纪棠内心慌张,脸上却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光是看着就让人有一种想揍他的冲动。

陆渊也不想跟这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纨绔多话,挥挥手转身就走。

顾纪棠一愣,这是放过自己了?不对啊……自己妹妹被退亲,那怎么说都要打得对方生活不能自理的,传说这陆渊杀人不眨眼,怎么突然这么大度放过他?

顾纪棠正想起身偷偷看看陆渊是否真的离去,结果差点与门外跨进来的男子撞在一起。

来人太阳穴高鼓,下盘稳当,一看也是个身手不凡的。尤其那张冷冰冰的死人脸,一看就知道和陆渊是一伙儿的。

这是自己不动手让手下来?事后好推脱?现如今武将也这么腹黑了吗?

顾纪棠心中腹诽,面上不动声色,借着被撞的势头跌回椅子,顺手摸了摸靴筒边的匕首。

——

作者有话说:

顾侯:京城花楼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 (嘚瑟.JPG)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