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纤纤,天帝小说《圣尊在上:我的夫君是解药》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圣尊在上:我的夫君是解药

小说:

作者:行走的豌豆

简介:乔纤纤一穿越就招惹到了度劫中的大魔头,不但差点害他度劫失败,还拿他江湖救急,然后逃之妖妖。
第二天,清醒后的大魔头咬牙切齿:去把那个打扰本尊度劫的女人找出来,本尊要亲手捏死她!
找到后,乔纤纤一脸心虚,心想死定了,结果却:
娘子,你不讲武德;占了为夫便宜就开溜;娘子你得负责,嫁给我就以三界为聘好不好……
三界众生:神尊,咱能不能矜持一点?说好的要做大魔头呢?为何变成了宠妻狂魔……

角色:乔纤纤,天帝

圣尊在上:我的夫君是解药

《圣尊在上:我的夫君是解药》第2章 美男是解药免费阅读

今晚,是亦千殇渡劫的日子。

浴火凤凰,涅槃重生,每五百年一次,每次度劫他都将遭受极大的痛苦,但是度劫成功后功力就会成倍大增。

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度过了五十多次劫,法力早已深不可测,若不是因为那件事,现在的他也应当是天界神尊,拥有至高尊崇的地位,可惜……

思索间,往事一幕幕浮现眼前,亦千殇冷冰无波的眸子里隐隐闪现出一道深深的怨恨,继而转瞬即逝,那速度快得令人无法捕捉。

亦千殇的前身本是仙界天神,父母皆为至高无上的神界尊者。

他们凤凰一族身为天界神鸟,万鸟之首,向来代表着祥瑞善良及和平。

小时候的亦千殇在化形前也跟其他的兄弟姐妹一样,拥有无比美丽的外表,金、红、紫、白、青,他们的羽毛色彩绚丽,高贵无比。

而他,更是属于最高贵的金红之色,从小就被天帝直封天神之职,享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可这一切,都在500年后的第一次度劫之后彻底改变了……

那次度劫,亦千殇经历九死一生,然后度劫成功后羽毛却变异成了黑金红之色,一声长鸣,整个身体散发出无尽的黑气,令天界众人傻了眼,纷纷上奏天帝,说凤凰异变,带黑实属不详。

而恰好正在当年,魔界来犯,天界拼力镇压,虽然取得胜利但也折损了不少猛将。

至此,亦千殇不详之名越演越烈,到最后终是被夺了神职,贬到下界困于落冥城,且终世不得成神,而凤凰一族也就此抛弃了他。

到现在为止,已经快三万年了,这三万年来他的心性早已不是以前那个时时想着报仇的人,现在的他法力无边看淡一切,至于当时那些伤害过他的人,呵呵……

亦千殇讽刺一笑,收回思绪,身形一闪消失在宝座上。

卫青寒站起身来,盯着他消失的地方呆愣几秒,然后便带着人前往结界处守着去了。

他跟着亦千殇也不知道多少年了,当初濒临死亡时就被亦千殇给捡了回来,然后救活了他,还教他修习仙法,到现在力量强大成了他身边的左护法。

护了亦千殇度过那么多次劫,对于自己多少岁他是当真记不得了,只知道自己此生这条命是神尊给的,那么就该终其一生都好好的守护着他。

度劫对亦千殇有多重要卫青寒深知体会,所以他绝不能让任何生物来打扰到他,不可以也绝对不能让亦千殇出现半点意外!

为了准备这次度劫,方圆百里所有的领域他都好好的排查了一遍又一遍。

虽然明知道亦千殇所设的结界十分强大,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还是将所有的生物都给赶出了百里之外,包括林中的飞禽走兽……

结界之内,一切活物皆被阻挡在外。

原本信心满满的卫青寒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处理了活物却忽略了死物,比如:乔纤纤。

她在进来之前是以前主的尸体顺着黑水河飘进来的,没有生命气息不但成功的穿过了结界,而且还直向着亦千殇渡劫的地方而去。

此时的乔纤纤已经穿过层层树林,到了一片豁然开朗的诺大平原,平原中间有一建造奇怪的石台,石台上端坐着一个男人。

男人的身上围绕着黑金色的火焰,熊熊燃烧,发出刺目光芒。

乔纤纤心里一震:这是……玩自~焚?!

想来自己刚才所看到的火光就出自这自~焚之火了。

赶紧奔了过去,当她走到石台边看到那火中男子的容貌时惊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未免也长得太好看了吧!

熊熊烈火中,他盘腿闭目而坐,身上华丽红如这烈火般的衣服及精美发饰却半分不见被火烧着,反之,倒是在火光的印照下显然更加妖异魁丽,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美感。

再看他的五官,深邃华美,长睫如羽,鼻子挺而直,一张性感的薄唇更是如精心雕刻的一般。

尤其是那眉心的印记,时不时的闪现出血红色的光亮,与那黑金赤火相互辉映流光溢彩,透着无尽妖娆之气,让他整个人风华绝美,亦正亦邪。

此等不可方物的盛世美颜震撼得乔纤纤下意识的猛吞口水。

极致考验呀!

比起那些自己曾以为的帅哥来,这才真正的见识到什么叫做帅字!

她不由自主的上前一步,感受着心脏的加速,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在那叫嚣,疯狂得连她自己都被吓得惊呆了。

她一向是个洁身自好的人,是绝对不会被影响到的,就算对方长得很帅也不可以……

乔纤纤毫无说服力的说服着自己,眼睛不敢乱瞄的转移着注意力,看向那火,有些奇怪,

难不成,这火有什么不同?

所以他就算在里面烧了这么久也半点不见有烧到的痕迹,甚至连衣服发饰都没凌乱半分。

怀着好奇,她看向火焰中的男子,见他始终都保持静坐不动的姿势,甚至连自己在这站了这么久都跟没发现似的,于是乎,她伸出手,怀着忐忑的心情向火里伸去……

果然!没有丝毫的烈火灼烧感!

乔纤纤勾唇一笑,心里想着自己就是聪明。

得意之下,她再次离得近了一点,然后发现近距离的观看只觉得他更帅了。

指尖不小心碰到他的手,那突如其来的触感让她强行压制住的药效呈数倍增长席卷而来。

她用自己仅存的理智发誓,如果这会只要他挣扎一下,自己就肯定会努力清醒一点,然后放过他。

可是,他没有!

他不但没有挣扎,反而是依旧双眸紧闭,安静绝美的脸,神情美好得就像在等君采撷一般,那极致的诱惑力远胜罂粟,使得她最终做下错事。

接着,满地旖旎,空气中都飘荡着甜甜的甜美荷尔蒙气息……

此时此刻,夜依旧很黑,时间还很长,

乔纤纤大脑昏沉,只有那一个念头在不停的叫嚣,使得她完全无法控制。

直到随着一次次的毒解,她的理智总算是清醒过来,眼神迷朦的看着眼前男子,可怪的是,现在已经变成了他不放过她。

不知餍足般,他将她翻来覆去,折腾在烈焰之中,再一次无尽摧残……

直到第二天,天将破晓,火光熄灭,乔纤纤揉着浑身的酸痛醒了过来,眼神复杂的看向身后的男子。

心里叹了口气:“哎,真是作孽啊!”

明明是自己占他便宜的,结果到后来却变成自己被他吃干抹净了。

一想到昨晚的画面,她的心里就止不住的打冷颤:这男人,该不会也是被下药了吧?真是太可怕了。

怎么说她也是学过古武之术的人,可昨晚在面对这男人的时候,她那些招数居然一个都不管用,不但被人家钳制得死死的,还被带动着任他摆布,连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乔纤纤看着手臂上的青紫痕迹,心里有点欲哭无泪,瞧着那张还没醒过来的完美睡颜,她纠结了一下,继而大方的说:“罢啦罢啦,谁让我自己作死要先拿你来当解药的呢,昨晚的事,我们就当谁也没占谁的便宜,就这么扯平了吧。”

她话音一落,耳边就听到了一道突兀的声音:“扯平?呵,你想得倒是挺美!劝你一句,趁他还没醒过来,你还是赶紧逃命去吧!否则等他一醒,你就死定了!”

乔纤纤被那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警惕道:“谁?!”

她环顾四周,发现没人,但是那声音……

该不会是有哪个猥琐的东西偷偷躲在暗处偷看了他们一晚上吧!

乔纤纤刚有这一想法,那道声音就又响了起来:“白痴!收起你那些不健康的思想,老子是战宠,天外神兽!”

听到这话,乔纤纤神情一愣:“战宠?天外神兽?什么玩意?”

说话间一个毛绒绒长得像个球一样的东西忽然出现在她面前,它没手没脚圆滚滚的,头上还顶着小半截蛋壳。

乔纤纤略一皱眉,打量着它,然后伸出手指戳了戳,神情嫌弃,表示怀疑:“你就是那什么玩意战宠?刚才就是你在说话?”

战宠被她戳得有点火,它最不喜欢别人这样碰它了:“停!给老子停手!老子最恨别人这样戳我了,你再戳信不信我咬死你!”

战宠恶狠狠的露出自己的一排小尖牙,那蠢萌蠢萌的样子立刻就把乔纤纤给逗乐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