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叶白秋,叶大人小说免费资源 书名名叫土地奶奶驾到在哪看

小说:土地奶奶驾到

小说:

作者:青铜葫芦

简介:张小勺是一名拥有土匪血统的女汉子。
还是一支电竞战队的队长。
在夺冠的庆功宴上被一股怪力掠走,莫名其妙地继承了土地奶奶之位。
从天而降的成神之路彻底颠覆了她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福祸相依。
这条布满荆棘的路也让她和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踏上了不同的人生路道。
神仙未必快乐逍遥,面对未知的挑战她又该何去何从?

角色:叶白秋,叶大人

土地奶奶驾到

《土地奶奶驾到》第3章 走马上任免费阅读

土地令符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制成的。

沉甸甸的。

摸上去非金非木,也不像是塑料。

中间刻有一个死气沉沉的繁体“令”字。

见张小勺终于提起了兴致,盈之露出一副奸计得逞的笑脸。对着张小勺的中指就一口咬了下去。

“啊!”

张小勺猝不及防之下惨叫了一声。用力一甩,再次把盈之糊到墙上。

一股钻心的疼痛从指尖传了过来!

这肯定不是做梦!

土地令符像是涂抹了大力胶一样粘在张小勺的手上,将一滴殷红的血珠缓缓吸收进去。随后黄色光芒一敛,融入到了她的手心。

张小勺的身上也跟着亮起了一层土黄色的微光。

盈之被摔得七荤八素,像喝醉了酒一样摇摇晃晃爬起来,嘿嘿笑道:“奶奶,你现在还觉得是在做梦吗?”

张小勺火冒三丈,捻着盈之的小冲天辫就提了起来。咬牙切齿道:“你刚刚对我做什么了?”

盈之任由张小勺拎着,一脸得意道:“土地奶奶归位呀。恭喜,你现在已经正式上任了!仔细感受一下,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同的地方?”

“嗯?”

张小勺一怔,略微感受了一下。

顿时发现以自己站立的位置为中心,朝四面八方辐射出去的大地都进入了她的感知范围之内。

方圆两公里内的土壤、石头、地下水脉、掩埋的垃圾,甚至楼房的墙壁都清晰地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

仿佛她在这一刻成为了这片土地的主宰。

张小勺挠了挠头,又瞅了瞅在指尖摇晃挣扎的盈之,最后又扭头看了眼床铺。疑惑道:“真不是做梦?”

盈之翻了个大白眼,放弃挣扎道:“你要真觉得是在做梦,那就接着做好了。”

张小勺点了点头,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突然又坏笑道:“那你是男孩还是女孩?”

说着就要去掀盈之的肚兜。

盈之脸色大变,两只肉嘟嘟的小手紧紧捂在两腿中间。扯着嗓子叫道:“你……你想干啥?耍流氓呀!士杀可不可辱!”

见张小勺不为所动的样子,态度又180度急转,毫无节操地服软道:“奶奶,我是男的,男的呀!真的,不用看了……”

张小勺冷哼了一声道:“你刚刚咬我那一口怎么算?让我弹一下。”说完,曲起食指就作势要弹。

谁知道盈之居然一仰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你们都是坏人,我苦等了二百多年,好不容易盼着叶白秋那个王八蛋卸任了。结果换上来个更坏的!呜……我不活啦!”

“呃……”

张小勺本来只是想吓吓盈之的。

被他这么一哭,顿时感觉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一样。

正犹豫要不要把盈之放下,突然发现大地下方有什么东西飞快地朝这里靠近。

“哗啦”

地砖像水纹一样波动了一下,然后有什么东西从地下钻了出来。

屋子里顿时弥漫起了一股劣质香水的味道。

随后一个清脆如百灵鸟的声音悠悠响起:“土地奶奶归位,蚯母特来恭贺!”

张小勺揉了揉眼睛。

什么都没看到。

不由好奇地问道:“蚯母?你在哪?”

蚯母回话道:“回禀奶奶,蚯母相貌丑陋,上一任土地嫌弃我的长相难看,只允许我以隐身的形态出现。”

盈之在蚯母过来的时候就止住了哭声,脸上还残留着泪珠。

却又像个小大人儿一样抱着膀子介绍道:“蚯母是此方土地庙的门客。早在第二任土地公公的时候就生活在这儿了,帮助维护这里的土壤质量。可惜如今土地庙的管辖范围越来越小了,也变相地压缩了它的生存空间。”

张小勺两眼放光,还有送上门的小弟?

顿时眉开眼笑道:“哎呀,什么丑不丑的?叶白秋就是矫情,你以后在我面前保持原样就好了。”

她没想到的是,盈之自己对叶白秋可以不敬,却听不得别人说他坏话。立刻嘟起嘴叫道:“不要在背后说叶大人的是非,他那是读书人的斯文。”

张小勺懒得在这种小事儿上和他争辩,敷衍道:“好好好,叶大人是个好人。那蚯母,你可以现身了。”

蚯母笑嘻嘻道:“是!”

张小勺从小就是个混世魔王,胆子比男人还大。

可当她见到蚯母真身的时候还是失声喊了一声“卧槽!”

汗毛倒竖,一下子跳到了床上。

连累着捏在她手里的盈之也跟着一阵摇晃,龇牙咧嘴。

蚯母的外貌是像蚯蚓一样的粉红色大虫子。足有一米多长,身上长满了蠕动的触须。

扬起的头部就像是顶着一朵向日葵,看不到五官。

张嘴说话的时候整个头部朝四面裂开,隐约能看到口腔里密密麻麻的牙齿。

更让人头皮发麻的是蚯母身上的触须会不时掉下一两根。化作蚯蚓后,钻进地里。

张小勺只觉得鸡皮疙瘩从脚后跟一直蔓延到了头发梢。

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强自镇定道:“那个……我不是瞧不起你哈,只是你的样子有点超出了我的认知了。”

蚯母的外表狰狞恐怖,却偏偏有一副银铃般的清脆嗓音。点头道:“历任土地老爷初次见到我的时候都是这种反应,奴婢已经习惯了。”

见张小勺一副噤若寒蝉的样子,蚯母知书达礼道:“土地奶奶新官上任,必然是事务繁多。蚯母就不多打扰了。献上土龙涎一份,以作贺礼,还望奶奶不要推迟。”

有礼物收?

张小勺又觉得蚯母没那么惊悚了。

然后就见到蚯母那粉色躯体从尾端开始向头部蠕动。在数次蠕动之后一张嘴巴,“哇”地一下呕吐出了一个沾满粘液的矿泉水瓶子,里面装着半瓶不知名的透明液体。

张小勺刚刚恢复知觉的头皮又麻了。

老天!

这新收的小弟未免太不拘小节了点吧?送礼都送得这么朴实吗?

蚯母吐出瓶子之后,对处于凌乱状态的张小勺微微点头道:“奴婢先行告退,奶奶若是有事,以神识知会一声便是。”

张小勺嘴角控制不住地抽了抽,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道:“好……好的,多谢你的美意了!”

蚯母点头示意。身下的地面再次像水纹一样荡漾了开来,缓缓沉了下去。

在张小勺的感知中,可以清晰地知道蚯母游到地下三四十米处的一个水洼后就盘起身子不动了。

张小勺盯着地上的瓶子愣怔了半晌。

盈之出声提醒道:“喂,你打算揪着我到什么时候?快把我放下呀。”

“啊?”

张小勺发现她融合土地令符之后盈之对她的态度似乎有了一些变化。

变得不那么可爱了。

有点像奸商哄着客人办卡消费,收钱之后立刻变脸一样。

冷哼一声,屈起手指又要去弹盈之的小丁丁。

盈之脸色大变,小手死死捂住要害。强行转移话题道:“土龙涎是蚯母的胃液,几乎可以化掉世间万物,是非常难得的炼器材料。唯独奈何不了塑料。奶奶可要小心收好呀。”

张小勺轻哼一声,笑吟吟道:“看来你要告诉我的东西还有很多呀。”

盈之讪笑道:“说来话长,三言两语讲不清楚。”

张小勺撇嘴道:“没关系,我有耐心,你慢慢讲。”

盈之用商量的口吻试探道:“那……奶奶都想知道些什么?要不先把我放下来?”

张小勺把盈之放到桌子上。挑起半边眉毛道:“所有的事儿,就从……你自己说起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