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名侠士韩凌,韩潇,韩凌,韩潇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我只是一名侠士

小说:

作者:庶目

简介:在一位圣贤的执念世界里,励志当个游侠闯荡世间的少年韩凌,在一颗神秘宝珠的指引下,是一路前行,还是坠入深渊?韩凌:我只是想当个侠士!

角色:韩凌,韩潇

我只是一名侠士

《我只是一名侠士》第1章 县城大比免费阅读

玄天大陆的南边,一处偏僻的小县城。

“韩潇!”

“韩潇!”

此时庄古县城内的中央广场,筑起的一处比武木台,而木台外,一片人海。

木台上有两人正在你来我往,处处杀招,好不精彩。

而台下的男性看客更是大饱眼福,观看着酣畅淋漓的切磋,以及台上那名女子曼妙的身姿……

“庄曼,切磋够了,也该结束了。”此时台上的男子轻声说着,刹那间,身上气势暴涨,一袭白衣徐徐飘扬,无风自动,甚是飘逸。

只见其快速出手,一道剑光闪过,女子手中的长剑瞬间脱手,在空中翻转了几圈后稳稳地插进地面,身形也随之向后退了几步,一缕细发缓缓从眼前落下。

“韩潇,你…”被叫做庄曼的女子,脸上的表情有些慌乱,手指着眼前的男子,支支吾吾却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台上的男子,也就是韩潇,瞥了其一眼,随手将手中的长剑入鞘,转身望向木台之上的看台,脸上挂着一丝笑容,高声喊道:“县长,可以宣布结果了。”

闻言,台下对这结果还没反应过来的看客们,顺着韩潇目光,皆抬头看去。

只见高台上,一名中年男子缓步走出,一袭青衫裹身,脸上并无太多表情,此人正是庄古县的县长,名叫百宁。

百宁低眼看了一眼韩潇,转而又看向庄曼,问道:“庄曼,你是否认输?”

庄曼闻言,看了一眼不远处自信的韩潇,脸上挂满了苦涩,心中叹道:炼体九重天的境界,又岂非是我八重天能够打败。

在玄天大陆,实力至上的世界,一个小境界的差距都是天差地别,炼体九重天完全可以单挑五名八重天武者,更何况是一打一。

庄曼心知这种境界的差距是多么巨大,随即轻声说道:“我,认输。”

百宁点了点头,面部表情依旧没有太大波动,只有说话时腮帮子在鼓动,“今年庄古县会武大比,恭喜韩家韩潇夺得头筹,此届大会结束,自行离开。”

“太快了吧,仅凭一剑就击败了我的梦中情人,唉,可惜了我的庄大小姐!”

“滚蛋,韩潇那已经是炼体九重天,两个庄曼都不够看,再说了,庄大小姐还能看得上你?”

台下两人起了口角,顿时缠打一片,东撞西推,惹得旁人接连怒斥。

看台上百宁说完后,缓步离去,路过韩家几人的位置时,略微停了几息,淡淡地说了一句,“韩家主,恭喜了,南城郊外的银晶矿就交由你们韩家开采了,两年的开采权,可要把握好了。”

“哈哈,多谢县长关心,韩某定将不负所望。”

韩泰和,庄古县内韩家的家主,也是韩潇他爹,脸上泰然自若,淡淡的看着百宁带着护卫队离去,似是这一切尽在掌握中。

“爹,这面瘫县长的话,怎么听着话里有话?”

此言从韩泰和身旁的一名黑衣人的口中说出,一身黑色长衫,黝黑深邃的眼睛,然而体型与稚嫩的脸蛋无一不是在说明此人的年龄不大。

少年名为韩凌,韩家的二公子,韩潇的弟弟,武道境界不够,并未参与此次县内大比。

韩泰和不禁哑然,脸上挂着笑意,摸了摸韩凌的脑袋,“在外莫要多言,银晶矿的开采收成是要给百宁分成的,不然他可不会好心来提醒这么一句。”

韩凌兀然地瞪大了眼,不解的望着韩泰和。

可惜韩泰和并未多做解释,脸上挂着笑容,看着场中走来的韩潇。

就在韩潇没走几步时,庄曼快步赶上,与韩潇并排,目光直视前方,语气高傲的说道:“你不用得意,九峡城的千鹤门,我有推荐信可进入外门修炼,下次再与你交战,必败你。”

韩潇缓缓的转过头,望着一脸盛气凌人的庄曼,微笑说道:“恭喜你。”

说罢自顾自的往前走去,留下庄曼神色异常的望着韩潇的背影,不解与疑惑充满了她的脑海。

“我大哥深藏不露,一露惊艳所有人啊。”

韩凌隔着老远,就开始喊道,不禁让不远处韩潇脸上的笑容更甚。

用手轻轻拍打着韩凌的脑袋,韩潇有些嫌弃的说道:“怎么穿这么一身黑不溜秋的衣服,不细看还以为是护卫。”

将韩潇的手推开,双手交叉抱于胸前,瞟了瞟韩泰和与韩潇,韩凌干咳了两声,缓缓说道:“书上写到,侠士,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韩潇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继而问道:“那这和你穿这一身黑衣有何关系?”

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韩凌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这是便于深藏身与名,一身黑衣出现在夜晚,啥都看不见,可不就事了拂衣去。”

此话一出,韩潇两人一愣,明白其意思后,皆被韩凌的搞怪言行气笑了…

韩家几人说笑着准备往府上走去,韩泰和精神抖擞,回去之后就得安排人手驻扎银晶矿,而后一道怪异的言语传来。

“韩泰和,真有你的。”

“庄家主承让了,犬子侥幸!”韩泰和转过头与庄家家主庄永思对视,两人皆是面带笑容,一丝火药味从两人的眼神中碰撞而出。

两家人眼神对视,剑拔弩张的气势一下笼罩着场内众人,然而刹那间传出了一句不符合气氛的言语,顿时将众人的目光吸引过去。

“身姿曼妙,相貌卓越,难怪大哥手下留情了…”

韩凌的双眼上下打量着庄曼,白皙的脸蛋,因比武切磋,脸上带着些许的红润,黑溜溜的凤眼,乌黑的长发,一身紧身服,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展露无遗。

庄曼还未发火,一旁的亲弟弟庄万按奈不住了,眼睛瞪着韩凌,喊道:“韩凌,你给我闭嘴,我姐也是你能指手画脚的?”

转眼望去,瘦骨嶙峋,脸色浮白,显然烟花之地没少去,一袭灰衣更显羸弱,韩凌瞥了其一眼后又看回庄曼身上,慢悠悠地说着。

“能赢了我哥再说这句话吧,嘁,你还是先补补身子吧。”

庄永思的眼神瞟了过来,庄万顿时心虚,两眼低帘,眼神有些闪烁。

“小毛孩子,凭你那两重天的境界,也配说这个话?”

庄曼出口说道,神情不善地盯着韩凌,饱含怒意,似是韩凌肆无忌惮的打量让其有些恼怒。

韩凌无谓的耸了耸肩,“那你能打赢我哥?”

庄万此时忍不住出言讽刺道:“你也就只能躲在你哥的身后,孬种!”

顿时韩凌的目光逐渐凝实,紧盯着庄万,令后者的心里一阵发毛。

“看来庄家的家教并不是太好啊,庄永思。”韩泰和冷声说道,当着他的面说韩凌孬种,属实让老好人韩泰和有了些怒意。

庄永思似是没听见一般,避开其言中之意,“韩家两公子,能说会武,韩家真是好福气,呵呵,回府!”

庄家几人绕过韩家,没多久消失在韩家的眼里。

韩凌撇了撇嘴,轻声说道:“阴阳怪气。”

“无需太在意,走吧。”韩泰和拍了拍其肩膀,带着下人离去。

自大比结束后,城内的各个酒楼、说书场子,皆是传着韩潇夺冠的事迹,一时间风头无两。

韩凌听到各个版本的事迹,除了替哥哥高兴,还带有一丝羡慕,并不是因为夺冠,而是羡慕能够修炼到更高境界。

毕竟韩凌知道自己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仅凭近些年找寻的天材地宝才得以提升至二重天,但这并不影响韩凌对武道一途的向往。

韩府,大堂里,韩凌几人皆在场,此时正商量一件大事。

“爹,大比已经落下帷幕了,我决定外出游历去,这点境界一直待在家里也不是个事。”

韩凌神色认真的说道,眼珠子在父亲、母亲、哥哥三人身上流转。

闻言,韩潇紧皱着眉头,望着韩凌那渴望的眼神,摇了摇头,缓缓说道:“仅凭你一人外出太危险,二重天的境界,有意图的人轻易就能把你制服。”

“你哥说的没错,更何况还有庄家在一旁虎视眈眈,这次娘亲我绝对不同意。”凌安的神情更甚,眼神瞪着韩凌,一副你再说一句就要打你的表情。

韩凌顿时苦着脸,自己的娘亲韩凌还是了解的,就连自己的父亲,做错事了一样要被狠揍。

随即望向韩泰和求助。

韩泰和手指头轻轻敲打着桌面,脑中思虑着,再看向韩凌求助的神情,顿时心里一软,开口说道。

“凌儿也十七了,而且体质特殊,这些年的天材地宝也才提升到炼体二重天,一直束缚着也没有意义!”

闻言,察觉到有戏,韩凌神情立马欣喜,笑着说道:“对,我爹说得对,庄家不用怕,出门我变个装扮躲过他们的视线就好了。”

凌安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怒目瞪了韩泰和一眼,韩泰和对其摇了摇头,示意无需多言。

随后韩泰和从身后拿出三把陈旧的折扇,打开放在韩凌身前。

折扇上各写着一个暗黄的字样,剑、守、游。

“以前你有选过一次,这次你再选一次。”

韩凌见状挠了挠头,俨然不记得还有这回事了,没有太多犹豫,直接拿起‘游’字的折扇,随后自我感觉良好的摇起了扇子,惹得韩泰和三人哭笑不得。

“小时候选的那次,也是选择的游字,看来与你有缘。”韩泰和平静地说道。

韩凌点了点头,脸上乐开了花,目光灼灼地盯着韩泰和,等其一声令下,立马开溜。

“与你有缘,这把折扇就赠送与你,就当你已外出游历过,还是乖乖在家呆着吧,境界问题为父会想办法。”

“夫人,我说的如何?”而后韩泰和面带谄笑,望着凌安说道。

凌安哑然失笑,点了点头,顺带瞪了韩凌几眼,示意其老老实实呆在庄古县,韩潇也也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突如其来的反转令韩凌瞪大了眼,瞟了在座的三人后,微微抬头,用鼻腔轻哼一声,“不去就不去!”

而后摇着折扇,起身向门外走去,嘴里不禁嘀咕着一句话。

“我有的是办法!”

——

作者有话说:

ps:求书架求好评!感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