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灼,沈宵小说《首辅总想抱娇妻大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首辅总想抱娇妻大腿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翡七

简介:她几乎被他虐死,几年后,重回京华,他夫人的位置,竟然是她的名字。 她的美貌和才华让天下男人倾心,尤其是王爷和邻国太子。倾慕者们却纷纷收到他偷偷散布的谣言:她独独痴爱美男子沈宵白。 她忍无可忍:“首辅大人,我们要和离,不许再纠缠我!”他点头:“遵命,换你纠缠我。” 她怒吼:“没空,我要虐渣男白莲……”   他猛拍了自己一掌:“虐死一个。还虐谁?””白莲花女皇!”宝贝夫人,她已半死,你上去坐坐?

角色:苏灼,沈宵

首辅总想抱娇妻大腿

《首辅总想抱娇妻大腿》第3章 沈宵白已经有些薄醉了免费阅读

第3章

没有人愿意跟她说苏家的事。

苏灼借着送菜,打听朝中首席太医,打听第一名医世家。那些人要么不知道,要么闭口不言,冷冷打量着苏灼。

苏家像没有存在过一般。苏灼连一个熟人也没遇到过。

茫然无措和深深恐慌占据苏灼的心。

苏家怎么了?

从千里之外,爬山涉水走回来,就是因为这里有她的家。

她的心突然空了!

转眼一个月过去。

今天最后一家要送的菜是附近的兰宫坊。

兰宫坊是供人玩乐的地方。里面有丝竹之音,有青楼之糜……

是男人喜欢的场所。

兰宫坊里的姑娘个个精通琴棋书画,美若天仙。收费当然是最贵的。

来这里的都是富家子弟。

给这家送菜,后厨总管特别大方,会额外给她一点小费。

苏灼满身的汗水,用尽全身力气将板车拖到后厨。

萝卜,大白菜,花菜一筐一筐被快速搬下去,摆放得整整齐齐。

苏灼将菜单数量写好,让厨房总管老杨签了字。

她做这些的时候,一个穿着广袖大红罗衣的女子,紧紧盯着她看了许久。

她眉眼带笑,风情万种。

苏灼抹了一把汗水。手掌轻轻给红红的脸蛋扇了扇风。扯了扯贴着身子的衣裳,生怕有人注意她。

尽管她束了胸,那里还是小有起伏。平常走路都低头弯腰,生怕被人看出端倪。

霓老板拦住了苏灼。

“这位小哥,既然到了兰宫坊,开心开心再走。”

苏灼淡淡笑道:“霓老板,在下不过是一个苦力,开心太奢侈了。”

是啊,这几年来,开心二字,于她而言,是种奢侈品。

活着就好。

尤其是在沈宵白的眼皮下。

霓老板不明意味一笑:“小哥前几日,救了傅红衣师傅,今日,我帮小哥一个忙。”

傅红衣是兰宫坊的总琴师,一个阳春白雪的年轻男子,身子骨不太好。眉宇间总有一股让人沉迷的忧郁,那日晕倒,多亏了苏灼。

免费让自己开心?

苏灼惊讶张着嘴,纠结摸了摸脑袋。

霓老板不由分说将她拉进闺房。

苏灼脸上飞两朵红云。

霓老板小心翼翼看看左右,轻轻掩上门。

苏灼警惕地看着扑过来的霓老板,往旁边一闪:“姑娘,我……”

霓老板噗哧一声笑出声来。从梳妆台上抽出一张画纸来。

“小哥,这位可是你?”霓姑娘将画卷徐徐展开。

画上的男子清瘦俊俏。一抹小胡须。身上穿着茶色葛布衣服。

正是当日自己初进京城的样子。

“姑娘,这画是哪里来的?”苏灼焦急起来,额角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小哥,这画呀,大街小巷都是。这是沈首辅要找的人。莫不是你?”霓姑娘紧紧盯着她。

“……”苏灼心底一阵惊慌。沈宵白,已经是首辅了?

那天看到三十二台大轿子,竟然是沈宵白?

那天他看到了自己?

糟糕了,糟糕了!

他发现自己来到京城,会将自己怎么样?

杀死?

苏灼脑子里数个念头,离开京城?

不,她好不容易才回来,当年叶簪死得蹊跷,她要查个明白。她不能丢下老父亲,要找到他……

霓姑娘好奇打量苏灼:“你认识沈首辅?”

苏灼慌忙摇头:“不……”

“小哥,你一出去,就会有人带你到沈首辅眼前。我给你一个建议,就在这里藏下来。”霓姑娘眼神微斜,免费的杂工不错。

“霓姑娘,我不想连累了你们。”苏灼拒绝。

苏灼原本害怕霓老板问她的过往,没想到,她一句也不提。

这两年遇到过好人,也遇到过不少坏人。

霓姑娘也不强求。

苏灼一拐一瘸,拖着板车刚到门口,发现几个官兵拿着她的画像挨家挨户查问。

该死的沈宵白!

冷汗不期然从额角流下。

官兵走近,一只手将她迅速拉进了黑暗中。

霓老板。

“小哥,我有个建议,你身材矮小,眉清目秀,扮做姑娘家,可以掩人耳目。”

扮作女儿家?

真是讽刺啊。

苏灼穿着女儿装,稍加打扮,便让整个兰宫坊惊艳了。

她在厨房打杂,做些洒扫的工作。有时候会给各个馆内消遣的公子爷端茶送点心。

这里有十多个独立的琴馆。

苏灼虽然学医,自幼也是琴棋书画,样样不落的。

丹琴馆的西灵儿,人长得美,弹得一首好琴。每日来光顾她的公子少爷排着长队。

其中不乏有朝中的人。

苏灼跟平常一样,穿着兰教坊粉色的侍女服,脸上蒙了一层粉色薄纱。提着酒壶踏进丹琴馆。

霓老板说,今天这里只会来一位公子爷。

他包了整个晚上。

一位淡紫锦衣公子,背对着门口而坐,他歪歪斜斜靠在茶案上,面前摆着几壶好酒。正在以蔓妙音色佐酒。

隔着牙白纱帘弹奏的西灵儿,全身沉迷在琴声中,仿佛她自己就是那一串串流淌的音符。

苏灼靠近了一些。

她的心猛然一跳!

他?

沈宵白?

他怎么会来到这里?

不会,不会……哪里有这么巧?

苏灼有种想上去杀了他的冲动,心底却又有一种畏惧感。

沈宵白,你将我父亲怎么样了?

一定是你!

他那么恨自己,连带苏家也搭上了?

苏灼站在门口,握紧了拳头。指甲深深扎进了手心。

似乎感知门口有人。

沈宵白头也不回,低声道:“再来一壶春酒。”

苏灼犹豫了片刻,还是提着酒壶走了进去。

沈宵白已经有些薄醉了。

身上那股逼人的气势还在。 眸子看起来没有平常那么凌厉……俊美的脸上,莫名有一丝落寞。

这是权倾天下的沈首辅?

此刻就像一个普通的公子哥。

“倒酒!”沈宵白低声命令。

里面的琴声戛然而止,西灵儿身着薄薄的水色广袖罗裙,聘聘婷婷出现在沈宵白眼前。

“公子,奴家来侍候你。”西灵儿眉眼妖娆。

沈宵白眯着眼眸,指着苏灼:“姑娘继续弹琴,她倒酒。”

西灵儿看苏灼的眸中,闪过一丝怨尤。随即福了福:“听凭公子吩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