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才来免费阅读,你怎么才来全文在线阅读

《你怎么才来》小说简介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鹿鸣春的新作《你怎么才来》,这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书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厅气氛轻松活跃,唯有章宝茵坐在对面沙发上,看着宁菀手上的珍宝,昨晚得到种草已久的收拾那股开心,简直就是个一记耳光,讽刺的打在宝茵脸上,掩盖在裙摆下面的手紧紧握住。跟她们相比,自己仿佛就是个笑话,什么……

你怎么才来免费阅读,你怎么才来全文在线阅读

《你怎么才来》 免费试读

大厅气氛轻松活跃,唯有章宝茵坐在对面沙发上,看着宁菀手上的珍宝,昨晚得到种草已久的收拾那股开心,简直就是个一记耳光,讽刺的打在宝茵脸上,掩盖在裙摆下面的手紧紧握住。

跟她们相比,自己仿佛就是个笑话,什么叫女儿不多,难道自己不需要嫁妆吗?这么多年,无论自己多么努力,父亲对自己从来视若无睹,这些道理,章宁菀随口就点破了,全家人都懂,却没人愿意对她稍加提点。

章宝茵想到跟自己一起毕业的同学,在陌生的企业打拼,付出的努力不一定比自己多,得到的却跟自己相差无几,鼻头一酸。看全家人穿着舒适,神情悠闲从容的聊天,自己的精心打扮就显得格格不入。

一顿饭大多数人吃的轻松愉悦,宁菀打算明天去看外公外婆,饭后小憩一会儿,宁菀走到楼上的露台,这里可以看到远方半城灯火,又可以看到半山的星空,空气清新,景色极佳,高跟鞋哒哒的声音传来,家里只有一个人在家还穿高跟鞋的,章宁菀从容转过身看了一眼章宝茵。

章宝茵抿紧双唇,愤愤不平道:“原来你早知道我们不适合进家里的公司,为什么从来不跟我提起,你就是等着看我笑话?”

章宁菀转过头继续看风景。

章宝茵提高声线:“怎么不说话,被我说中了?在长辈面前就装乖巧听话,其实还不是一肚子算计,故意讨好大伯母,为了大伯母的好东西。”

章宁菀虽然懒得跟她多嘴,但是也不想让长辈发现,觉得自己不友爱姐妹,只好缓缓言道:“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知道你跟我看问题的立场不同,你总是尽自己所能,抓住一切现有的,只要你站在家族利益角度想一想,再看看跟我们家往来的人家都是如何放任养女儿的,这些道理都是小道。再说,大伯母是长辈,我的行为理念合乎长辈心意,长辈愿意给礼物,我就拿着,你有意见,自己跟大伯母说去。”

章宝茵瞬间红了眼眶,“我能怎么办,我不被长辈喜欢,父亲视我如空气,我也很努力去做了,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你们还是用看外人的眼光看我,出身又不是我能选择的。”

章宁菀无奈:“你看,你又急了,这么多年,你还是在意出身,我问你,你姓什么?你的户口是爷爷知道你的存在之后,亲自托人帮你办的,户口本上明确写的是爸爸的次女,也名正言顺上了族谱,全家人从来没人介意,介意的始终只有你自己,从小爸爸给你卡里打生活费,你就第一时间取出来,存到自己的另一个私人卡里,在学校省吃俭用,江阿姨不说待我们如亲生,也从不苛待我们,吃穿用度该有的教养都是跟姑姑当初一个标准,你却看不上她,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不尊重弟弟的母亲,弟弟如何当你是姐姐?不信任家里人的是你自己,而不是兄弟姐妹和诸位长辈,家里哪个哥哥弟弟不是安稳长大?只有你要把自己与众不同出来,怪得了谁?”

章宝茵虽无言以对,却也不想落下风,冷哼一声,“如何都是你有理,巧言令色。”说完转身就走。

章宁菀摇摇头,随即将此人抛诸脑后。还有几天难得的假期,要去拜访外公外婆,还有好些想做的事,漂泊两年,她很想念金陵,没必要浪费在油盐不进的人身上。

露台隔壁的茶室里,章定莫搂了搂母亲的肩,江雅惠眼神中透露几分欣慰,朝儿子无声一笑。

过了一会儿,天色不早,章君齐与大哥张君贤一家,分几辆车各回各家。因着时差的关系,虽然有午睡,章宁菀仍然很是疲倦,到家泡了个澡,正准备睡,章定莫来敲门。

章宁菀看看自己的睡衣,没有失礼的地方,开门见是弟弟,微笑道:“定莫,这么晚怎么还不睡?”

章定莫进屋坐下,“姐姐,你哪天有时间,我把绍殊还有沐清他们叫过来,我们一起聚聚?”

李绍殊和李沐清分别是是姑姑章君凝的儿子和女儿,与章宁菀章定莫关系都很不错。不过他们不在本地,约过来需要点时间。

宁菀笑道:“可以,明天我去拜访我外公外婆,之后基本都有时间,难得回来,我原本就打算忙完了要找沐清聚聚的,不然知道我回来没找她,指不定怎么念叨我,你定下时间告诉我。”

定莫开心笑道:“行,估计他们忙完手头工作,过来也要两三天,姐姐,你先忙,这几天有没有想去的地方,需要我陪你的地方,随时打电话给我,当司机陪逛街刷卡拎包我全能。”

“知道了,放心吧,需要你保驾护航时候,老姐不会跟你客气的。”章宁菀笑道,揉了揉眼角。

“不早了,姐姐赶紧睡吧,我出去了。”

章定莫回到房间,拿起手机打电话给谢彦博。

谢彦博正在陪父亲出差,在酒店宴会上应付着一个父亲引荐的朋友家的女儿,接到电话,道一声失陪,女孩礼貌的点点头,微转过身,低头摇晃酒杯。

谢彦博走出宴会厅,接起电话,“定莫。”

章定莫道:“博哥,我姐都回来两天了,昨天给你发信息你怎么不回我。”

谢彦博猛然捏紧电话:“菀菀回来了?我没有收到短信,你怎么不直接打电话给我。”

“我的哥,我也是昨天早上跟我爸一起出门,听见我爸接我姐的电话,当场发信息给你的,哪里敢打电话,让我爸知道我不务正业,撮合我姐跟我发小,我又要挨训。”

谢彦博沉思几秒,昨天早上,手机放在卧室,的确仿佛响过,不过当时谢彦华进去了,打岔就给忘记了。

“我刚跟我姐说,找个时间我们一起聚聚,我姐同意了,不过她假期就几天,你来不来?”

“我跟我爸在海南出差,今天刚出来,估计要一个星期!”谢彦博很是懊恼。

“那不能怨弟弟我不帮你了,下次我姐要回来,我一定给你打电话。想当我姐夫,要走的路还长呢,保重啊哥!”章定莫轻松笑道。

谢彦博跟着父亲回到住处,谢玉林时不时的跟谢彦博讨论今天宴会上遇到的人,以及人际关系。谢彦博思索着要如何开口请假,心不在焉。谢父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对他一向严厉,要求甚高,本来这次出差就关系到这边的重大项目,这个项目会是未来三年内公司盈利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公司一半人力物力都侧重这边。

谢彦博艰难的开口道:“爸,我想明天回家一趟,有点突发事情。”

谢父怒火蹭的上来了,“家里你妈你妹妹在,能有什么突发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刚来就要走,这个项目投了多少钱,对公司多重要你不知道吗?”

谢彦博捏捏鼻梁,“爸,你放心,该做的事情我一定做到让您满意,可是我真的必须回去一趟。”

谢父瞥儿子一眼,看他神情不似做伪,“到底什么重要的事情,总要告诉我吧。”

“是,是定莫给我打电话,宁菀回国了,她只有几天假期就要去米国,我已经两年多没见到她了。”谢彦博踌躇了一番,低声说。

谢父脱了外套,坐进柔软的真皮沙发,“彦博,你是我唯一的儿子,也是我唯一的继承人,你的结婚对象不是你一个人能决定的,我跟你妈妈早就跟你说过,章家是不错,可是章宁菀的父亲并不接管章家最有实力的公司,况且章君齐的继承人跟章宁菀不是一个妈,等你的孩子接管公司的时候,华力重工是章宁菀的堂哥的孩子在管,金鼎制造是章定莫的儿子在管,到时候这两个集团都跟章宁菀关系一般,能给咱们家多少助力?”

谢父揉揉眉间,”况且祖父母一走,堂兄弟的孩子联系会比上一代更淡薄,如果没有华力重工这个大客户,金鼎制造到时候只能是个三流小企业,一年的流水还比不过华力重工一个月的利润。那女孩很好,章宁菀如果是张君贤的孩子,我跟你妈早就上门提亲了,还有,章家祖上背景复杂,不敢大力发展起来,只能分散手上实力。”

小说《你怎么才来》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你怎么才来》全文<<<

                       

《你怎么才来》小说简介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鹿鸣春的新作《你怎么才来》,这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书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厅气氛轻松活跃,唯有章宝茵坐在对面沙发上,看着宁菀手上的珍宝,昨晚得到种草已久的收拾那股开心,简直就是个一记耳光,讽刺的打在宝茵脸上,掩盖在裙摆下面的手紧紧握住。跟她们相比,自己仿佛就是个笑话,什么……

你怎么才来免费阅读,你怎么才来全文在线阅读

《你怎么才来》 免费试读

大厅气氛轻松活跃,唯有章宝茵坐在对面沙发上,看着宁菀手上的珍宝,昨晚得到种草已久的收拾那股开心,简直就是个一记耳光,讽刺的打在宝茵脸上,掩盖在裙摆下面的手紧紧握住。

跟她们相比,自己仿佛就是个笑话,什么叫女儿不多,难道自己不需要嫁妆吗?这么多年,无论自己多么努力,父亲对自己从来视若无睹,这些道理,章宁菀随口就点破了,全家人都懂,却没人愿意对她稍加提点。

章宝茵想到跟自己一起毕业的同学,在陌生的企业打拼,付出的努力不一定比自己多,得到的却跟自己相差无几,鼻头一酸。看全家人穿着舒适,神情悠闲从容的聊天,自己的精心打扮就显得格格不入。

一顿饭大多数人吃的轻松愉悦,宁菀打算明天去看外公外婆,饭后小憩一会儿,宁菀走到楼上的露台,这里可以看到远方半城灯火,又可以看到半山的星空,空气清新,景色极佳,高跟鞋哒哒的声音传来,家里只有一个人在家还穿高跟鞋的,章宁菀从容转过身看了一眼章宝茵。

章宝茵抿紧双唇,愤愤不平道:“原来你早知道我们不适合进家里的公司,为什么从来不跟我提起,你就是等着看我笑话?”

章宁菀转过头继续看风景。

章宝茵提高声线:“怎么不说话,被我说中了?在长辈面前就装乖巧听话,其实还不是一肚子算计,故意讨好大伯母,为了大伯母的好东西。”

章宁菀虽然懒得跟她多嘴,但是也不想让长辈发现,觉得自己不友爱姐妹,只好缓缓言道:“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知道你跟我看问题的立场不同,你总是尽自己所能,抓住一切现有的,只要你站在家族利益角度想一想,再看看跟我们家往来的人家都是如何放任养女儿的,这些道理都是小道。再说,大伯母是长辈,我的行为理念合乎长辈心意,长辈愿意给礼物,我就拿着,你有意见,自己跟大伯母说去。”

章宝茵瞬间红了眼眶,“我能怎么办,我不被长辈喜欢,父亲视我如空气,我也很努力去做了,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你们还是用看外人的眼光看我,出身又不是我能选择的。”

章宁菀无奈:“你看,你又急了,这么多年,你还是在意出身,我问你,你姓什么?你的户口是爷爷知道你的存在之后,亲自托人帮你办的,户口本上明确写的是爸爸的次女,也名正言顺上了族谱,全家人从来没人介意,介意的始终只有你自己,从小爸爸给你卡里打生活费,你就第一时间取出来,存到自己的另一个私人卡里,在学校省吃俭用,江阿姨不说待我们如亲生,也从不苛待我们,吃穿用度该有的教养都是跟姑姑当初一个标准,你却看不上她,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不尊重弟弟的母亲,弟弟如何当你是姐姐?不信任家里人的是你自己,而不是兄弟姐妹和诸位长辈,家里哪个哥哥弟弟不是安稳长大?只有你要把自己与众不同出来,怪得了谁?”

章宝茵虽无言以对,却也不想落下风,冷哼一声,“如何都是你有理,巧言令色。”说完转身就走。

章宁菀摇摇头,随即将此人抛诸脑后。还有几天难得的假期,要去拜访外公外婆,还有好些想做的事,漂泊两年,她很想念金陵,没必要浪费在油盐不进的人身上。

露台隔壁的茶室里,章定莫搂了搂母亲的肩,江雅惠眼神中透露几分欣慰,朝儿子无声一笑。

过了一会儿,天色不早,章君齐与大哥张君贤一家,分几辆车各回各家。因着时差的关系,虽然有午睡,章宁菀仍然很是疲倦,到家泡了个澡,正准备睡,章定莫来敲门。

章宁菀看看自己的睡衣,没有失礼的地方,开门见是弟弟,微笑道:“定莫,这么晚怎么还不睡?”

章定莫进屋坐下,“姐姐,你哪天有时间,我把绍殊还有沐清他们叫过来,我们一起聚聚?”

李绍殊和李沐清分别是是姑姑章君凝的儿子和女儿,与章宁菀章定莫关系都很不错。不过他们不在本地,约过来需要点时间。

宁菀笑道:“可以,明天我去拜访我外公外婆,之后基本都有时间,难得回来,我原本就打算忙完了要找沐清聚聚的,不然知道我回来没找她,指不定怎么念叨我,你定下时间告诉我。”

定莫开心笑道:“行,估计他们忙完手头工作,过来也要两三天,姐姐,你先忙,这几天有没有想去的地方,需要我陪你的地方,随时打电话给我,当司机陪逛街刷卡拎包我全能。”

“知道了,放心吧,需要你保驾护航时候,老姐不会跟你客气的。”章宁菀笑道,揉了揉眼角。

“不早了,姐姐赶紧睡吧,我出去了。”

章定莫回到房间,拿起手机打电话给谢彦博。

谢彦博正在陪父亲出差,在酒店宴会上应付着一个父亲引荐的朋友家的女儿,接到电话,道一声失陪,女孩礼貌的点点头,微转过身,低头摇晃酒杯。

谢彦博走出宴会厅,接起电话,“定莫。”

章定莫道:“博哥,我姐都回来两天了,昨天给你发信息你怎么不回我。”

谢彦博猛然捏紧电话:“菀菀回来了?我没有收到短信,你怎么不直接打电话给我。”

“我的哥,我也是昨天早上跟我爸一起出门,听见我爸接我姐的电话,当场发信息给你的,哪里敢打电话,让我爸知道我不务正业,撮合我姐跟我发小,我又要挨训。”

谢彦博沉思几秒,昨天早上,手机放在卧室,的确仿佛响过,不过当时谢彦华进去了,打岔就给忘记了。

“我刚跟我姐说,找个时间我们一起聚聚,我姐同意了,不过她假期就几天,你来不来?”

“我跟我爸在海南出差,今天刚出来,估计要一个星期!”谢彦博很是懊恼。

“那不能怨弟弟我不帮你了,下次我姐要回来,我一定给你打电话。想当我姐夫,要走的路还长呢,保重啊哥!”章定莫轻松笑道。

谢彦博跟着父亲回到住处,谢玉林时不时的跟谢彦博讨论今天宴会上遇到的人,以及人际关系。谢彦博思索着要如何开口请假,心不在焉。谢父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对他一向严厉,要求甚高,本来这次出差就关系到这边的重大项目,这个项目会是未来三年内公司盈利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公司一半人力物力都侧重这边。

谢彦博艰难的开口道:“爸,我想明天回家一趟,有点突发事情。”

谢父怒火蹭的上来了,“家里你妈你妹妹在,能有什么突发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刚来就要走,这个项目投了多少钱,对公司多重要你不知道吗?”

谢彦博捏捏鼻梁,“爸,你放心,该做的事情我一定做到让您满意,可是我真的必须回去一趟。”

谢父瞥儿子一眼,看他神情不似做伪,“到底什么重要的事情,总要告诉我吧。”

“是,是定莫给我打电话,宁菀回国了,她只有几天假期就要去米国,我已经两年多没见到她了。”谢彦博踌躇了一番,低声说。

谢父脱了外套,坐进柔软的真皮沙发,“彦博,你是我唯一的儿子,也是我唯一的继承人,你的结婚对象不是你一个人能决定的,我跟你妈妈早就跟你说过,章家是不错,可是章宁菀的父亲并不接管章家最有实力的公司,况且章君齐的继承人跟章宁菀不是一个妈,等你的孩子接管公司的时候,华力重工是章宁菀的堂哥的孩子在管,金鼎制造是章定莫的儿子在管,到时候这两个集团都跟章宁菀关系一般,能给咱们家多少助力?”

谢父揉揉眉间,”况且祖父母一走,堂兄弟的孩子联系会比上一代更淡薄,如果没有华力重工这个大客户,金鼎制造到时候只能是个三流小企业,一年的流水还比不过华力重工一个月的利润。那女孩很好,章宁菀如果是张君贤的孩子,我跟你妈早就上门提亲了,还有,章家祖上背景复杂,不敢大力发展起来,只能分散手上实力。”

小说《你怎么才来》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你怎么才来》全文<<<

《你怎么才来》小说简介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鹿鸣春的新作《你怎么才来》,这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书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厅气氛轻松活跃,唯有章宝茵坐在对面沙发上,看着宁菀手上的珍宝,昨晚得到种草已久的收拾那股开心,简直就是个一记耳光,讽刺的打在宝茵脸上,掩盖在裙摆下面的手紧紧握住。跟她们相比,自己仿佛就是个笑话,什么……

你怎么才来免费阅读,你怎么才来全文在线阅读

《你怎么才来》 免费试读

大厅气氛轻松活跃,唯有章宝茵坐在对面沙发上,看着宁菀手上的珍宝,昨晚得到种草已久的收拾那股开心,简直就是个一记耳光,讽刺的打在宝茵脸上,掩盖在裙摆下面的手紧紧握住。

跟她们相比,自己仿佛就是个笑话,什么叫女儿不多,难道自己不需要嫁妆吗?这么多年,无论自己多么努力,父亲对自己从来视若无睹,这些道理,章宁菀随口就点破了,全家人都懂,却没人愿意对她稍加提点。

章宝茵想到跟自己一起毕业的同学,在陌生的企业打拼,付出的努力不一定比自己多,得到的却跟自己相差无几,鼻头一酸。看全家人穿着舒适,神情悠闲从容的聊天,自己的精心打扮就显得格格不入。

一顿饭大多数人吃的轻松愉悦,宁菀打算明天去看外公外婆,饭后小憩一会儿,宁菀走到楼上的露台,这里可以看到远方半城灯火,又可以看到半山的星空,空气清新,景色极佳,高跟鞋哒哒的声音传来,家里只有一个人在家还穿高跟鞋的,章宁菀从容转过身看了一眼章宝茵。

章宝茵抿紧双唇,愤愤不平道:“原来你早知道我们不适合进家里的公司,为什么从来不跟我提起,你就是等着看我笑话?”

章宁菀转过头继续看风景。

章宝茵提高声线:“怎么不说话,被我说中了?在长辈面前就装乖巧听话,其实还不是一肚子算计,故意讨好大伯母,为了大伯母的好东西。”

章宁菀虽然懒得跟她多嘴,但是也不想让长辈发现,觉得自己不友爱姐妹,只好缓缓言道:“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知道你跟我看问题的立场不同,你总是尽自己所能,抓住一切现有的,只要你站在家族利益角度想一想,再看看跟我们家往来的人家都是如何放任养女儿的,这些道理都是小道。再说,大伯母是长辈,我的行为理念合乎长辈心意,长辈愿意给礼物,我就拿着,你有意见,自己跟大伯母说去。”

章宝茵瞬间红了眼眶,“我能怎么办,我不被长辈喜欢,父亲视我如空气,我也很努力去做了,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你们还是用看外人的眼光看我,出身又不是我能选择的。”

章宁菀无奈:“你看,你又急了,这么多年,你还是在意出身,我问你,你姓什么?你的户口是爷爷知道你的存在之后,亲自托人帮你办的,户口本上明确写的是爸爸的次女,也名正言顺上了族谱,全家人从来没人介意,介意的始终只有你自己,从小爸爸给你卡里打生活费,你就第一时间取出来,存到自己的另一个私人卡里,在学校省吃俭用,江阿姨不说待我们如亲生,也从不苛待我们,吃穿用度该有的教养都是跟姑姑当初一个标准,你却看不上她,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不尊重弟弟的母亲,弟弟如何当你是姐姐?不信任家里人的是你自己,而不是兄弟姐妹和诸位长辈,家里哪个哥哥弟弟不是安稳长大?只有你要把自己与众不同出来,怪得了谁?”

章宝茵虽无言以对,却也不想落下风,冷哼一声,“如何都是你有理,巧言令色。”说完转身就走。

章宁菀摇摇头,随即将此人抛诸脑后。还有几天难得的假期,要去拜访外公外婆,还有好些想做的事,漂泊两年,她很想念金陵,没必要浪费在油盐不进的人身上。

露台隔壁的茶室里,章定莫搂了搂母亲的肩,江雅惠眼神中透露几分欣慰,朝儿子无声一笑。

过了一会儿,天色不早,章君齐与大哥张君贤一家,分几辆车各回各家。因着时差的关系,虽然有午睡,章宁菀仍然很是疲倦,到家泡了个澡,正准备睡,章定莫来敲门。

章宁菀看看自己的睡衣,没有失礼的地方,开门见是弟弟,微笑道:“定莫,这么晚怎么还不睡?”

章定莫进屋坐下,“姐姐,你哪天有时间,我把绍殊还有沐清他们叫过来,我们一起聚聚?”

李绍殊和李沐清分别是是姑姑章君凝的儿子和女儿,与章宁菀章定莫关系都很不错。不过他们不在本地,约过来需要点时间。

宁菀笑道:“可以,明天我去拜访我外公外婆,之后基本都有时间,难得回来,我原本就打算忙完了要找沐清聚聚的,不然知道我回来没找她,指不定怎么念叨我,你定下时间告诉我。”

定莫开心笑道:“行,估计他们忙完手头工作,过来也要两三天,姐姐,你先忙,这几天有没有想去的地方,需要我陪你的地方,随时打电话给我,当司机陪逛街刷卡拎包我全能。”

“知道了,放心吧,需要你保驾护航时候,老姐不会跟你客气的。”章宁菀笑道,揉了揉眼角。

“不早了,姐姐赶紧睡吧,我出去了。”

章定莫回到房间,拿起手机打电话给谢彦博。

谢彦博正在陪父亲出差,在酒店宴会上应付着一个父亲引荐的朋友家的女儿,接到电话,道一声失陪,女孩礼貌的点点头,微转过身,低头摇晃酒杯。

谢彦博走出宴会厅,接起电话,“定莫。”

章定莫道:“博哥,我姐都回来两天了,昨天给你发信息你怎么不回我。”

谢彦博猛然捏紧电话:“菀菀回来了?我没有收到短信,你怎么不直接打电话给我。”

“我的哥,我也是昨天早上跟我爸一起出门,听见我爸接我姐的电话,当场发信息给你的,哪里敢打电话,让我爸知道我不务正业,撮合我姐跟我发小,我又要挨训。”

谢彦博沉思几秒,昨天早上,手机放在卧室,的确仿佛响过,不过当时谢彦华进去了,打岔就给忘记了。

“我刚跟我姐说,找个时间我们一起聚聚,我姐同意了,不过她假期就几天,你来不来?”

“我跟我爸在海南出差,今天刚出来,估计要一个星期!”谢彦博很是懊恼。

“那不能怨弟弟我不帮你了,下次我姐要回来,我一定给你打电话。想当我姐夫,要走的路还长呢,保重啊哥!”章定莫轻松笑道。

谢彦博跟着父亲回到住处,谢玉林时不时的跟谢彦博讨论今天宴会上遇到的人,以及人际关系。谢彦博思索着要如何开口请假,心不在焉。谢父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对他一向严厉,要求甚高,本来这次出差就关系到这边的重大项目,这个项目会是未来三年内公司盈利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公司一半人力物力都侧重这边。

谢彦博艰难的开口道:“爸,我想明天回家一趟,有点突发事情。”

谢父怒火蹭的上来了,“家里你妈你妹妹在,能有什么突发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刚来就要走,这个项目投了多少钱,对公司多重要你不知道吗?”

谢彦博捏捏鼻梁,“爸,你放心,该做的事情我一定做到让您满意,可是我真的必须回去一趟。”

谢父瞥儿子一眼,看他神情不似做伪,“到底什么重要的事情,总要告诉我吧。”

“是,是定莫给我打电话,宁菀回国了,她只有几天假期就要去米国,我已经两年多没见到她了。”谢彦博踌躇了一番,低声说。

谢父脱了外套,坐进柔软的真皮沙发,“彦博,你是我唯一的儿子,也是我唯一的继承人,你的结婚对象不是你一个人能决定的,我跟你妈妈早就跟你说过,章家是不错,可是章宁菀的父亲并不接管章家最有实力的公司,况且章君齐的继承人跟章宁菀不是一个妈,等你的孩子接管公司的时候,华力重工是章宁菀的堂哥的孩子在管,金鼎制造是章定莫的儿子在管,到时候这两个集团都跟章宁菀关系一般,能给咱们家多少助力?”

谢父揉揉眉间,”况且祖父母一走,堂兄弟的孩子联系会比上一代更淡薄,如果没有华力重工这个大客户,金鼎制造到时候只能是个三流小企业,一年的流水还比不过华力重工一个月的利润。那女孩很好,章宁菀如果是张君贤的孩子,我跟你妈早就上门提亲了,还有,章家祖上背景复杂,不敢大力发展起来,只能分散手上实力。”

小说《你怎么才来》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你怎么才来》全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