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爆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大明悬案免费阅读,大明悬案全文在线阅读

《大明悬案》小说简介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大明悬案》,作者是吴钩w书中主要讲述了:刚刚上任的“李忘”李大人亲自带着衙差们冲出县衙。“大人,城外十里坡柳林又死人了,我娘子也……”击鼓报案之男子双膝跪在那位李大人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样子伤心透了。这位李大人虽然是冒牌货,但办案态度却是……

大明悬案免费阅读,大明悬案全文在线阅读

《大明悬案》第八章 命案现场 免费试读

刚刚上任的“李忘”李大人亲自带着衙差们冲出县衙。

“大人,城外十里坡柳林又死人了,我娘子也……”击鼓报案之男子双膝跪在那位李大人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样子伤心透了。

这位李大人虽然是冒牌货,但办案态度却是非常好,很积极的样子,当真以假充真了。他吩咐几名衙差还有一名仵作随行,匆匆忙忙随着那击鼓报案男子赶往案发现场。

当然,遇上人命大案,怎么可能少了货真价实的渠水县令。李忘、吴老三也正大光明地随后跟去。

渠水县城外十里坡,柳林。

此地柳树特别高大,枝叶繁多,好像这一块儿土壤要比别处肥沃些,就是鸟儿也喜欢在这栖息。后来,老百姓都这样传开了,说这片柳林子之所以长得好,那是因为死的人多了,尸体成了有机肥料。鸟儿多也正因为是它们要啄食尸肉。一片多好的柳林,却成了乱葬岗。

此刻,案发地被闻讯赶到的老百姓围得水泄不通,且议论纷纷:

“东城巷子关家铁匠铺子的老关前日才埋在这里,唉,这今天又是两条人命。”

“一男一女,衣衫不整,兴许是通奸被抓,然后遭到毒手。”

“嘘……别瞎猜,这姑娘我认得,是李大壮的媳妇儿,他们夫妻俩关系好着呐。”

“李大壮跟他媳妇儿不是在关家岭矿山劳工吗?”

“关家岭……那可是个害人的鬼地方……”

“嘘……小心隔墙有耳,关家人谁也惹不起。”

“官差来了……”

新任县令李忘李大人冲上前扒开围堵人群,然后让衙差将现场保护,再吩咐仵作验尸。

此时,李忘、吴老三也挤进人群,与其他人一样,期待着验尸结果。

一男一女两具尸体,男子约三十出头,姑娘约二十五六。他们身着破旧布衫,穿的是布鞋,一看就是穷苦人家。姑娘被男子用身体压着,衣衫不整,两人肌肤相亲,头发蓬乱,看上去还真是淫乱之势,难怪会被误认为是通奸。当然,这只是凶手制造出最没水平的假象。还未等仵作动手,方才那位在县衙击鼓报案的男子就飞扑而上,将女死者抱入怀中,嚎啕大哭,一边喊着“娘子死得冤……”。从方才那些老百姓议论中可以知晓此男子便是女死者的丈夫李大壮。

仵作开始检验男尸。在男尸的后背、大腿处出现多块淤青、紫红,头部也有被铁器严重创伤的痕迹。为了证实心中早已下定的结论,在最后,仵作又观察了男尸的鞋底儿。用手往鞋底一抹,几根手指便沾满了乌灰色黏黏的泥巴。闻一闻,一股骚臭还掺和着腐朽味儿。之后,仵作点点头道:“这起命案与关家岭矿山脱不开干系。”

“一定是遭到了关家岭矿山监工的毒手!”

“对对对!那些狗腿子没把咱们劳工苦力当人看!”

“关天云仗着朝廷有人撑腰独霸一方,目无王法,草菅人命……”

围观的老百姓又开始谴责关天云,现场一片声讨。这关天云是渠水县富商,不光家产庞大,其结拜兄弟乃京城三品大员,就是昌州知府宋人杰每次见面对他也都表现出敬重之意。渠水县有那么几位富人太富,太多穷人太穷。关天云因为控制了好几座矿山使得家世显赫。在他的矿区里有乌矿、铁矿、铜矿等。朝廷铸造兵器,每年都要从他这里征集矿石,运输进京。

仵作验尸,别的不说,单从死者鞋底那来自矿井深处的淤泥判定,他们确实是死在关家岭矿山,综合身上的伤可以下结论,是被矿山监工使暴致死。恰好,关家岭矿山群位于这片柳林上头,人死了,往悬崖上一推或一扔,就落到这柳林子了。

“这是第几条人命了?”县老爷李大人问在场衙差。

“不完全统计,三十多条。”

“简直逆天了!”

“大人,您是新官上任有所不知,在咱们渠水县自古都是官家斗不过商家。”

“荒唐!我是朝廷命官,食君俸禄,为百姓解忧,谁违反王法我就得按律执法!给我召集所有衙差去关府问案!”

“大人……这……这……”

“怕什么!”

“大人,还是先回衙门从长计议吧!”

所有衙差都不听李大人的命令,他们由衷的对关家有一种惧怕。

“你们……唉!”县老爷无奈一声叹息。

随之,所有围观的老百姓也都带着失望的表情逐渐散去。最后,只剩下李忘、吴老三、李大壮与县衙的人。李大壮仍旧怀抱着妻子的尸体伤心欲绝。

“你们怎么不走?现场不容破坏,案件还得进一步查证。”李大人突然问旁边面对着地上死尸呆愣的李忘、吴老三。

“走,马上就走,这地方太阴森了,看看!那么多坟莹石碑。”李忘拉住吴老三转身蹽步。只是还没走几步又被那李大人叫住。

“喂!你们回来!”

“大人不会认为我们俩有犯案嫌疑吧!”吴老三有点儿小疑惑。

“看天色要下雨了,我让你们两个帮助李大壮将这两具尸体就地掩埋。”

“不是要保护案发现场吗?”

“仵作早已验证,还是让他们入土为安吧!你们不愿意?”

“小民乐意效劳。”吴老三点头哈腰道。

“你吃饱了撑着吧!”李忘在吴老三耳畔厉声道。

“大人,您不想多发现一些线索,您不觉得那仵作的判断过于草率吗?”吴老三接着轻声回复李忘。

“喂!如有异议就大声点!”一衙差喝道。

李忘当即就嬉皮笑脸起来,乐意道:“李大人是吧!这差事儿您算是找对人了,我李……我以前专门帮死人挖坟地,垒坟墙,搬石碑,总之与死人有关的事儿我全包了。”

李县令没兴趣听李忘油嘴滑舌,斜乜了他一眼,问道:“你叫什么?”

“李……李记……”

“也是李姓,李记,没搞错吧?”李县令有点儿惊讶。

“噢……大人与我家公子真有缘,不光是宗亲,这名字连起来就是‘忘记’,真是妙极了……”吴老三拍掌叫好。

“少来这套!什么忘记?忘记什么?快干活,也不知道这人死了多久,别等发臭了!”李县令说完领着众衙差急匆匆离开。

柳林只剩下风掠过树梢的动静。呼呼呼,一阵接一阵,在林子里回旋,像那些冤魂四处乱窜。偶尔,乌鸦在枝头拍打着翅膀,哇哇叫。

李大壮擦掉伤心的泪水,掏出几两碎银扔给李忘、吴老三。接着,仰头看一眼逐渐变黑的天色,焦急道:“好好埋了他们,这是你们的报酬。”

“喂!你这人太没良心了吧!这可是你娘子呐……”

“娘子死了,可我娘还活着,她眼睛不好使更需要照顾。要打雷下雨了,她怕打雷。”李大壮越来越急,看样子还是个大孝子。

“那你走吧!钱也拿走,看你也挺不容易的。”李忘被他的孝心打动,也就答应了。

“二位真是大好人,我……”

李大壮话音未落就被正在拖尸体的吴老三问道。

“你家娘子死了多久?”

“昨晚我们还一起用过餐,你说呢?”

“那就是今天发生的命案。”

“老人家,还有问题吗?”

“没,没有了。对了,这两个人是合葬还是分开?”

“你不废话吗?那是我娘子!”

“噢,懂了,你走吧!”

“好,那有劳二位了。”李大壮匆匆离去。

转眼间,李大壮消失在柳林。

“喂,老吴,难道我们真的要埋葬他们啊!”

“大人,难道你要让他们暴尸荒野,喂食狼群?”

“唉,埋就埋吧!”

“大人,我话还没说完呢。”

“快说!这地方阴气太盛!得赶紧走。”

“你用手分别摁下两具尸体。”

“有问题吗?”李忘照做,先用大拇指在女尸的手腕上摁了几下,接着又用手掌在男尸的腹间连压几下。

“大人,发现问题没有?”

“啊!男尸早已僵硬,起码死了五天,女尸皮肤仍然有弹性,应该刚死不久。”

“所以说,这是有人故意制造的假象,真正的原因有待调查。”

“那县衙仵作为什么没发现?”

“也许是上了年纪的缘故吧。”

“你也上了年纪,为什么洞察力非常强。”

“老夫见多识广,博学多才,年年进京赶考,所见所闻多了去!”

“遗憾的是年年落榜!”

“这……”吴老三竟然无言以对。

“好了,好了,旁边有个现成的坑,先将男尸抬过去。”李忘招呼吴老三。

两人抬着尸体的手脚一步步往前移,因为那股熏人的尸臭,让他们把鼻子抬得高高的,若不是天气微凉,几天时间尸体早已腐烂恶臭。走着走着,李忘突然发现一个更大的秘密。

“吴师爷,不对啊!这家伙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怎么这手跟瘦的跟骷髅似的,又干又瘪,分明是老人家手。”李忘自开始抓起死者的双手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吴老三听李忘这么说,立刻感觉到死者的腿也是瘦骨嶙峋,干瘪干瘪的,于是吃惊道:“大人,确实不对劲,就这皮包骨的腿脚,此人起码六十多岁!”

“放下来,仔细验验,其中有诡!”

“放了啊!”吴老三没等李忘准备好就松开死者的双腿。他这一松手,可把李忘害惨了。尸体下半身猛然往下一掉,把没有松手的李忘身子扯偏,脚一滑,碰巧整个人压上死尸,更加恶心的是他的头刚好与死尸的脸接了个吻。一股恶心的尸丑可把他熏饱了,还沾了一脸的尸油。

“呸呸呸呸……该死的吴老头!”

“大人,你脸上……”吴老三惊讶地盯着李忘的脸,手也不由自主地指点着。

“不就是尸油吗?或者就是尸水!都怪你!”李忘一眼瞪着吴老三埋怨道。

“尸油尸水是白色?”

“白色!”李忘抬手往脸上抹了一把,搁眼前一看,还真是白色的黏液。是什么呢?距离鼻孔很远就能闻到一股尸臭,所以想要嗅到物质本真是不可能的,因为完全被尸臭掩盖。

吴老三伸手也在李忘脸上抹了一把,然后将堆积在拇指头下的白色黏物压在食指上摩擦,以此来判断它究竟是什么?

“是油吗?或许是胭脂呢!”李忘猜测道。

吴老三摇摇头,然后露出一丝得意的笑,道:“是有人把石灰当胭脂用了,这是凶手的掩饰手段。死者是被残害致命,并不是自然的生老病死用不着化妆,如果用胭脂似乎不妥。所以,凶手用石灰加少量的淤泥在死者脸上涂上一层,这一定在掩盖什么?大人如果不信,自己用手指搓搓,有细小颗粒。”

“我才懒得搓,相信您老,您经验丰富。还别说,这凶手够聪明啊!这石灰加泥巴敷面还真够绝的,估计老头子都变青少年了。”

“大人刮去死者脸上的石灰泥就会看到一张皱褶的老人脸。”

“谁是皇帝老子钦点的渠水县令!”

“您李大人。”

“那刮死人脸的事儿该谁去做?”

“大人监督,小人来做。”

“不糊涂,绝对有前途,哈哈……”李忘边笑边蹲一旁看吴老三用手爪在死者脸上抓,将那一层敷在脸上的石灰泥刮落。

小说《大明悬案》第八章 命案现场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大明悬案》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