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交换人生》txt全文阅读

《交换人生》小说简介

经典都市-日常小说交换人生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王海妖是个网文大神书中主要讲述了:卧室里一片静谧,厚重的木门被轻轻推开,一个穿着一身蓝色碎花棉绸衫裤的中年妇人悄没声走了进来。胳膊上搭着一套银灰色的丝绸礼服。她走到大床边,满目慈爱地看了一眼正在熟睡的少年,把胳膊上的礼服挂在了床边的衣……

小说《交换人生》txt全文阅读

《交换人生》 免费试读

卧室里一片静谧,厚重的木门被轻轻推开,一个穿着一身蓝色碎花棉绸衫裤的中年妇人悄没声走了进来。胳膊上搭着一套银灰色的丝绸礼服。她走到大床边,满目慈爱地看了一眼正在熟睡的少年,把胳膊上的礼服挂在了床边的衣架上,走到阔大的窗边把窗帘拉了开来。

窗外葱郁的树林映入眼帘,树林尽头是与蓝天相连的海景,看一眼就让人心旷神怡。

阳光透过玻璃窗洒满床铺,照上了熟睡少年英挺的眉眼,他伸手捂了捂眼睛,旋即从手指间睁开了一条缝。这正是飞龙集团的太子爷,今天刚满18岁的龙小飞。他昨天和一帮朋友嗨到半夜才摸回家,此时被打扰了好眠,嘴里含混不清地嘟嚷着什么。

“少爷早。”中年女人含笑回到床前,柔声道,“生日快乐。”

“谢谢六姐。”龙小飞还在迷糊中,声音懒洋洋地。

“该起了。”六姐开始絮叨,“我叫厨房备了几样清粥小菜,少爷你先垫垫肚子。张秘书12点会带发型师来给你做头发。”她又指了指衣架上的礼服,“太太给你挑好了礼服,昨晚就准备等你回来试穿,有不合适的今天还可以改,结果一直没等到你。”

龙小飞翻个身,把被子裹得更紧了,嘟嚷道,“讨厌穿礼服,讨厌做头发,讨厌过生日,讨厌长大。”一声比一声大,到最后那句“讨厌长大”简直是吼了出来。

六姐只是看着在床上滚来滚去的龙小飞,满目慈爱。

“我爸妈和奶奶呢?”龙小飞终于停止翻滚,坐了起来,六姐连忙拿过晨袍给他披上。

“老爷和太太一早就出去了,老太太特意去祥云寺给少爷祁福,他们下午直接去帝国饭店。太太把张秘书留下来了,到时候陪你去帝国饭店。”六姐一边说着一边往浴室走,“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张秘书是王迎雪的秘书,是个干练的女人,平时都是跟在王迎雪身边鞍前马后地忙着,今天妈妈肯把她留给自己,龙小飞知道自己已经该知足了。他知道父母一直都忙,每天早出晚归是常态,但是今天,今天毕竟是他的18岁生日,一个人的18岁只有一次,可是父母还是和往常一样,连一句生日快乐都没有时间跟他说。

可是他没有理由抱怨,父母即将给他一个盛大的生日宴会,请了全橡城的名流来给他过生日,这样以一个18岁的孩子为主角的盛会在橡城可能是史无前例的头一遭。但龙小飞却觉得,这场盛会和他并没有多大关系,他不过是台上的那个悬丝木偶,被他的父母在台下操纵着,他的父母才是真正的主角。

龙小飞倚在床头,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甩甩头,从床上一跃而起。管他呢,他也有自己的一帮朋友,今天难得有个绝好的机会全部聚在一起,他要开开心心地去大玩一场。

半个小时后,龙小飞已经一个人坐在餐厅宽阔的桃花心木餐桌旁,六姐在一旁一边给他盛粥一边还在絮叨着。龙小飞心不在焉地听着。

餐厅门口几个佣人探头探脑,龙小飞看到他们,绽开笑容,招手让他们进来。

打头的是在厨房帮工的小菊,端了一盘亲手做的蝴蝶酥,她上个月失手打碎了最大的那个青花瓷汤盅,本来要从工钱里扣,是少爷用自己的零花钱替她还上了;园丁老钟送了一株风信子,用一个朴拙的陶罐子装着,老钟说那陶罐子是孙子烧出来的第一件陶器,特意叮嘱要送给少爷。去年老钟的孙子在后院玩的时候摔破了头,是龙小飞带着司机亲自送去了医院,还帮着出了医药费。

龙小飞一件件翻看着礼物,笑容可掬地说着谢谢,他知道这些工人不可能拿得出贵重的礼物,这些都是他们自己或是家人亲手做的,意义自然不同。他打心底里喜欢这些东西,让六姐帮他收起来。

等大家散了,六姐也拿出一串佛珠,说是请庙里的高僧开过光。龙小飞接过来一看,认得是价格不菲的沉香木。他递还给六姐,埋怨道,“干嘛花这个钱?”

六姐又塞回到他手里,道:“六姐没孩子,说句冒犯的话,我心里把少爷当了我自己的孩子。”她红着眼眶继续道,“少爷现在成年了,我也该离开了,最后一点心意,也算纪念我们一场缘分。这手串少爷不用戴着,收起来就好,记着有六姐这么个人伺候过少爷。”

龙小飞眨着眼睛,有些茫然,“六姐要离开?为什么要离开?”

“你长大了,还用着贴身保姆会被人笑话的。”六姐柔声道。

龙小飞转身环住六姐的腰,“我不要你走。”

六姐安抚地拍着龙小飞的后背,“天下无不散的筵席,这些年我也攒了些钱,够养老了。”

“我给你养老,我不许你走。”龙小飞伤感起来,“你知道我爸爸妈妈忙,奶奶虽然疼我,也顾不了许多,这些年我心里最亲的就是六姐你了。”他抬起头看着六姐,又道,“你说我长大了,那以后换我来照顾你。”

六姐笑了,眼角的泪也落了下来。“少爷是世上心肠最好的少爷,我这些年的辛苦都值了。”

“不要。”龙小飞像个要被夺走心爱玩具的孩子,固执地道,“我去和妈妈说,把你留下来。”

六姐还要说什么,有人进来通告说发型师到了,在小客厅等着。她摸了摸龙小飞的蓬松的头发,“好了,该做头发了,一切等你开完了生日宴再说。”

“你跟我一起去生日宴吗?”龙小飞问。

“我去干嘛,我在家等着你。”六姐道,“有张秘书陪着你。”

“我给你带生日蛋糕回来吃。”龙小飞道。

六姐笑了,解释道,“太太特意吩咐过厨房,今晚给我们加餐,还在新城订了一个大蛋糕,沾少爷的光,我们已经有蛋糕吃了。”

“好吧。”龙小飞站起来,顺手把那串佛珠戴在手腕上。

“等会换上礼服就别戴这个了,和你的礼服不搭。”六姐道,“戴太太今年送给你的表。”

“我不管,我就戴这个,我要天天戴着。”龙小飞道,“年年都是表,妈真是没创意。”

“阿弥陀佛。”六姐念了一句佛,“太太每年送的都是几十万的名表,今年这个什么罗杰杜彼,听说要一百多万呢,我要是收到一块这样的表,睡觉都要笑醒,一辈子不用愁了。”

“你喜欢我送你。”龙小飞随口道。

“小祖宗别乱说。”六姐阻止道,“那是太太送给你的,怎么能随便送人,再说了,送给我算哪样。”她推了一把龙小飞,“快去做头发吧,今天要漂漂亮亮地。”

小说《交换人生》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