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最新章节目录,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全文在线阅读

《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千世无忧的又一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身后的男人明显动了杀意,可是季冰洛却丝毫不慌,只是漫不经心的收起了手里的刀片,看着面前的陆可勾起了唇角,慢条斯理的开口,“陆景容,你确定要对我动手吗?”话音未落她猛然转身,素白修长的手指抓住对方的手腕……

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最新章节目录,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全文在线阅读

《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 免费试读

身后的男人明显动了杀意,可是季冰洛却丝毫不慌,只是漫不经心的收起了手里的刀片,看着面前的陆可勾起了唇角,慢条斯理的开口,“陆景容,你确定要对我动手吗?”

话音未落她猛然转身,素白修长的手指抓住对方的手腕,一个巧劲拧了一下,对方就松了手,枪落在了她的手里,下一秒就换成了她用枪指着别人的脑袋了。

“洛洛!”被她用枪指着脑袋的男人一脸惊诧的看着她,丝毫不见慌张的问,“怎么是你啊?”

“所以你都不知道要杀的人是谁,就来替别人卖命了?”季冰洛嫌弃的瞥了男人一眼,把枪丢给了他,往左边挪过去两步,一指陆可,“她刚才想要我的命。”

陆景容双手接住她丢过来的枪,嘿嘿一笑,“洛洛,你看她想要你的命,结果被你毁了容,你……那个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她。”

听到他这么怂的话,陆可直接不干了,怒瞪着他气愤的吼道,“陆景容你特么疯了吧!你没看到她对我做了什么吗!”

陆景容一脸无奈的看着陆可,“姐,她是我朋友。”

话落他又对季冰洛说,“洛洛,她是我姐,就是我经常跟你说的那个。”

其实在他开口叫陆可姐的时候季冰洛已经猜到了,只是听他亲口确认了还是有一点点吃惊。

她跟陆景容已经认识很久了,一直都听他说有一个姐姐,如何如何的厉害,最重要的是他这个姐姐跟他们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而且还是对立的身份。

可是这样一个正面人物的陆可,却跟南宫炔那个病秧子搞在一起,而且看上去两人关系似乎并不简单,这让她不由得有些好奇了。

眸光转动见季冰洛便扬唇纯良无害的笑了起来,过去还把陆可身上的银针拔掉,“不好意思啊姐姐,我不知道您是陆景容的姐姐,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

银针拔掉的瞬间陆可便要攻击她,却被陆景容用眼神示意她住手。

陆可的脸此刻火辣辣的疼着,疼痛让她愤怒不已,可是陆景容的警告她不得不放在心上,于是恨恨的收回了手,想要捂脸却又怕碰的更疼了。

季冰洛见陆景容暂时帮她阻止了陆可的怒火,便继续笑着温柔的说,“姐姐,可以问您个事吗?您和南宫炔是什么关系啊?”

陆可虽然因为陆景容的关系决定暂时不对她动手,可是对她却恨之入骨了,毕竟女人没有不爱惜自己容貌的,她刚才那一刀有多用狠,陆可不用照镜子也知道伤口深可见骨了。

所以对于她的问题冷嗤了一声,转过了头,看着陆景容命令道,“送我回家!”

“好。你稍等一下。”说完陆景容拽着季冰洛走远,不知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季冰洛保持着微笑,却见陆景容从最初的祈求到后来的无可奈何,最后叹息着回来。

季冰洛朝他挥了挥手,看着因为动手而被扔在地上的带子,过去捡起看到里面的东西摔坏了,最后又去了店铺。

陆景容这才看着陆可说,“姐,你跟南宫炔到底是什么关系?”

“陆景容!你是不是忘了谁才是你的亲人!”陆可很气愤陆景容对季冰洛的态度。

她想到自己的脸都被季冰洛毁了容,可是现在陆景容却还来替季冰洛问自己这个问题,很是抓狂愤怒。

“姐!”陆景容气的忍不住低吼起了她,“你知不知道你如果不回答她这个问题,你的脸就毁了!她的那些刀片都是浸泡过药水的,你就算找医术再好的医生,也治不好你的脸!”

关于季冰洛的事情陆景容也不打算多说,只是烦躁又无奈的说,“总之我就一句话,你若不想死,不想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溃烂掉,你最好回答她的问题。”

“还有,现在是我问你,等下次她再来亲自问你的时候,就是你去见阎王爷的时候!别以为我在危言耸听,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十个你都不是她的对手!”

陆景容说完转身就走了,陆可转头看向店铺,从透明的大玻璃窗可以看到在店铺里跟老板说着话的少女,脸庞稚嫩,身材娇小,如果不是已经亲身体会过她的残忍程度,这么看着那就是一个单纯无害的少女而已。

陆可忍不住开始怀疑陆景容的话,这样的一个少女真的有他说的那么厉害吗?

十个自己都不是她的对手?

陆可冷嘲着收回视线,往陆景容离开的方向去了。

这一次季冰洛买上东西顺利的坐了出租车到了南宫家,管家带着佣人早已经等候在门外,她从车上下来赶紧接过了她手里的东西,带着她坐着代步车进了大门。

进了屋偌大的客厅就坐着老爷子一人,看到她来了老爷子站了起来,笑呵呵的对她招手,她乖巧的过去问候。

老爷子看着她说,“你奶奶说有你在小炔的命就能保住了,所以爷爷才特意请了你来,洛洛啊,爷爷就把小炔交给你了,希望你能让他尽快好起来啊。”

季冰洛听到这话都傻眼了,没想到她亲爱的奶奶竟然摆了她一道。

不过对于她不想救的人,就算枪抵在头上,她不想救也会自己去帮忙扣动扳机的。

心里气恼的咬牙切齿,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回道,“爷爷您又被我奶奶骗了,我就是会一些简单的医术,最多能看个头疼感冒什么的,南宫炔的病我恐怕帮不上什么忙。”

更何况那个死病秧子中的是病毒,又不是普通的生病,她医术再好也治不了病毒。

爷爷听到她的话眸中划过深深地失望,最后唉声叹气起来,让她先去楼上看南宫炔,自己跟在她身边却不停地说什么自己命苦,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之类的。

爷爷试图能唤起季冰洛心里的柔软,却不知她现在是最巴不得南宫炔死的人。

爷爷一直带着她到南宫炔的房门口才离开。

季冰洛推门进去,看着床上毫无生气的男人,想到跟奶奶的半年之约,气愤的磨着后槽牙,开始诊脉。

这一诊脉吓了她一大跳,猛然看向床上的男人,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了。

我去!这是什么病毒,这么厉害!

昨晚她来试探的时候,还觉得这人还有个把月的活头,现在直接寿命缩短到不到几天了?!

小说《团宠:病娇大佬他软糯易推倒》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