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宠妃:在冷王的心尖撒娇最新章节,绝世宠妃:在冷王的心尖撒娇全文在线阅读

《绝世宠妃:在冷王的心尖撒娇》小说简介

小说绝世宠妃:在冷王的心尖撒娇是网络作者非关、写的一本古代言情-法力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你这小妮子,一天这个脑子里瞎想些什么勒,我那是配了些药材在浴桶里给他治伤。你想啊,咱们这马上去永宁国了,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那边什么情况,若是遇上坏人,你江大哥若是还让伤病给痴缠着,怎么保护我们啊……

绝世宠妃:在冷王的心尖撒娇最新章节,绝世宠妃:在冷王的心尖撒娇全文在线阅读

《绝世宠妃:在冷王的心尖撒娇》 免费试读

“你这小妮子,一天这个脑子里瞎想些什么勒,我那是配了些药材在浴桶里给他治伤。你想啊,咱们这马上去永宁国了,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那边什么情况,若是遇上坏人,你江大哥若是还让伤病给痴缠着,怎么保护我们啊!”

“原来是这样,小姐,你真是太好了,总是为我们这些下人着想着。”

“哎…哎…怎么又哭鼻子了,你个小丫头,我说你是不是林黛玉的化身啊,这么爱哭,就一个药浴,至于嘛你!”

“人家感动嘛,啊,林黛玉是谁啊???”

这小姑娘真是好忽悠,凤七七被菜菜的想法搞得哭笑不得,两世人生,还是头一次有人夸自己是个好人。”呵呵,我是好人吗?好吧,其实我只是不太坏!

“明天就要上路了,走吧,陪你家小姐我去逛逛街采买采买,快点,一会就要天黑了。”

流沙城乃是云之国离永宁国最近的一座城池,说是城池,其实就是一个边关小镇,一会就能逛完整个城镇,回到客栈时还未到掌灯。

江河站在客栈门口,一脸激动的转悠着,看见凤七七回来三两步便迎了上来,凤七七怕他丢人,赶紧招呼他一起上了楼。

“小姐,我的手全好了,胸口也不痛了,小姐大恩,江河没齿难忘。”说罢又是噗通一声跪在凤七七面前。

“哎…哎…哎…感谢可以有,下跪就不必了。江河,既然你追随了我,你就是我的兄弟,亲人,我对待自己人,一向不会吝啬。更何况,我医好了你,也是为了你将来能够更好的为我服务,我再说一次,以后不要随便下跪,这是命令。”

“是,小姐,江河记住了,但是小姐,江河这条命,以后就是小姐的。”

“你这个榆木疙瘩。“凤七七叹息着很是无奈。

罢了,慢慢来吧,一下子也改变不了这个江河执拗的脾性。

“好了,起来说话。你这个肋骨要再养养,我这里的药丸,你每日三次一次两粒,吃上十天就能好个完全。”

“小姐可真是神医啊!我从战场回到京城之后,看了很多位大夫,都说我这个毛病没法治,只会越来越严重,小姐一次药浴就将我治好了。”

”你那是伤到了神经,一般的大夫当然看不出来,这在我来说都是小事,我也乏了,回去休息吧, 明日一早我们就启程。”

江河心里激动了半晚上,暗暗发誓,一定要一生守护追随这个看着稚嫩却心怀大义的小姐。

第二日用过早膳,凤七七一袭烟青色长衫,一支凤尾花簪束发,一支玉笛在手,潇洒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哟,这位是谁家的小公子,长得可真是水灵,光风霁月的!”

“呵呵,怎的,小姐我换了一身行头,你们就不认识了?”凤七七玉笛轻摇着与大家伙打着招呼。

“是小姐,小的们见过小姐。”

“不必多礼,以后有外人在的时候都叫公子,出门在外,男装更适合远行。”

凤七七带着江河并三个侍卫两辆马车往永宁国郓城方向出发。

江河一脸兴奋的骑着马跟随在凤七七的马车旁,自从昨日小姐将自己的旧疾治好后,江河就像打了鸡血似的亢奋。

今天的小姐又给了他不一样的感觉,男装扮相的小姐虽然身量娇小了点,但胜在气质出尘让人雌雄难辨,一看就是哪个高门大户的公子哥出门游历的派头,这感觉真是不要太好。

“公子,此去郓城,沿途都没有城镇,我们需得在野外扎营,我已经派了一个兄弟前头探路。”

“嗯,如此安排甚好,公子我很满意,呵呵。”

“是,公子。”江河有点无奈,怎么都觉得自家小姐笑得有点慎人。

这样的称谓让凤七七仿佛回到了零世界。江湖行走,人心险恶,凤七七一向是西装革履,以一张面具示人,江湖人称七公子。道上的朋友都觉得这个七公子神秘莫测,没有人知道其来历,更不用说他的据点在何处,只晓得他是一个叫神器门在江湖上的代言人,他出售的神器,那绝对是见血封喉,杀人越货的利器,谁又会想到她就是神器门,神器门也只有她这么一个光杆司令。

“只是小姐,不是,是公子,不知公子为何把菜菜留在客栈,您身边没个贴身的人侍候也不行啊,而且我们带的人是不是少了点,听说永宁国民风彪悍,若是遇见山匪,属下担心公子的安危。”

“在流沙城等候六皇子前来迎亲,本就是之前说好的。菜菜扮做我留在城里,也是为了掩人耳目,如今本公子改头换面,先去打探打探,知己知彼方为上策,咱们也不知道那永宁国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最少得考察清楚那龙战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也好为将来稍作打算。”

“公子思虑周全,是小的愚钝了。”江河受教的点点头。

说起六皇子龙战非,凤七七不禁摸了摸怀里的玉佩,又想起了那个夺了她初吻的登徒子,他一个人去那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又是做什么,还有他身上稀奇的毒,这可真是一个谜一般的男人。

一行人赶了一天的路,中午饭都是在车上吃点干粮随便解决,天快黑的时候,探路的侍卫迎了回来,带着众人找到一个相对平坦的山坳扎营。

两辆马车停在前面挡住了北方来的风,一个搭帐篷,另两个侍卫迅速的捡拾来很多枯枝燃起了篝火,江河不一会就猎来了几只雪兔。

“公子,这雪兔一身雪白,一根杂毛都没有,这几张兔皮等到了郓城,正好可以找个大师傅给您做上一个围脖一个捂子。”

“你有心了。”

小说《绝世宠妃:在冷王的心尖撒娇》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