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王妃:王爷宠妻宠上天小说,团宠王妃:王爷宠妻宠上天最新章节

《团宠王妃:王爷宠妻宠上天》小说简介

小说《团宠王妃:王爷宠妻宠上天》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古代言情-医术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秋水浮鱼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堰十二年,二月十三,春分。正午,艳阳高照。京都城外的一处别院内。“少爷,您可不能死啊!”“少爷,您快醒醒啊!”“少爷……”一波波鬼哭狼嚎不绝于耳,床上的人仿佛被这一声声吓回了魂。猛的一下哆嗦,睁开眼……

团宠王妃:王爷宠妻宠上天小说,团宠王妃:王爷宠妻宠上天最新章节

《团宠王妃:王爷宠妻宠上天》 免费试读

大堰十二年,二月十三,春分。

正午,艳阳高照。

京都城外的一处别院内。

“少爷,您可不能死啊!”

“少爷,您快醒醒啊!”

“少爷……”

一波波鬼哭狼嚎不绝于耳,床上的人仿佛被这一声声吓回了魂。

猛的一下哆嗦,睁开眼,身下是软绵绵的质感粗糙的床榻,眼中是青蓝色的轻纱,细一看还有一个地方勾了丝。

这是哪儿?

“少爷!您终于醒了!”是带喜的语气。

白洛侧过头,面前是一双含着秋水的眸子,充满了两团叫做“惊喜”的东西,仿佛下一刻就要跳脱出来。红扑扑的小脸巴掌大,梳着两个小辫子高高的翘起,显得欢脱又喜气。

少爷?

我从地狱爬出来了?

这……

“少爷您可吓死奴婢了!奴婢还以为您断气了呢!”小姑娘泫然欲泣,说话带着哭腔。

“乱说什么?少爷福大命大!”一个老妇扶着腰,一边哽咽一边擦拭着眼角若有似无的泪滴。

窗外的风轻轻地吹进来,吹得纱帐一晃一晃的,晃得床上的人儿头眼昏花。

白洛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两人,视线又绕过了她们,透过窗户看向窗外,那是蔚蓝的天。

我……还没死?

“少爷?”

带着哭腔的女声让白洛蓦地回了神。

床上的人“唰”的起身,摇了摇仍在发浑的脑袋,赤着双足小跑到窗边,倚在窗栏上,半只身子都探了出去。

这是一个不怎么精致的小院,门口随意的罗列着几块干巴巴的石头,莹莹绿绿的小草冒着新芽,纷纷艳艳的小花含苞待放。窗边不远处立着一颗翠绿的大柳树,树下有根断了的树杈,看那个断牙应该是处新伤,上边还挂着件破烂的衣裳。

白洛眯起凤眸,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是久违了的阳光的味道。

久别重逢,甚是怀念!

“少爷,您怎么了?”

回过身,看到老妇人刚好跑出屋子。辫子女孩目光充满疑惑,她大概十四五的样子,很瘦,很弱。

“你们是谁?”白洛语气警惕。

“少爷,奴婢是秀竹啊,出去那个是李嬷嬷,您不认得奴婢们了?”女孩一脸的不可思议。

白洛看着她不像骗子,她也没什么可被人骗的。

索性摇了摇头,她的确什么都不记得了。

记忆中只有那阴暗潮湿的地牢里,她喝了御赐的那杯酒,就再也没睁开眼……

“程大夫,快,我家少爷醒了!”李嬷嬷人未到声先到。

“您倒是慢点啊!”我这老身子骨可受不了这刺激。

老头儿是被老妇人拽进来的,门口那还卡了个趔趄。

老头儿留着花白胡子,鹤发童颜,白衣飘飘仙风道骨,肩膀上背着一个发黄的小箱子。

一副舍身取义的架势。

这是流浪至隔壁村儿的程大夫,专门请来救她的。

白洛被秀竹拉着坐了过来,手腕被搭上了一方薄薄的丝帕。

这老头儿是嫌我脏?

半晌,老大夫捋着花白的胡子摇了摇头。

“这位小姐脉相薄弱,身子着实虚浮了些。再加长期服毒,如今毒性爆发使得高烧不退,简直就是在伤口上撒盐啊!”

小姐?不是少爷?

“中毒?我家少爷怎会中毒?”李嬷嬷一脸的怀疑,这老大夫怕不是个信口雌黄的江湖骗子吧?

“这就要问你家小姐了,为何服毒这么久而不自知。”老大夫看起来很是笃定,“此为慢性毒药,名三步散,需长期食用。三步一为皮肤蜡黄,二为皮肤红肿长斑,三为皮肤溃烂而死。你家小姐已隐有红斑。”

白洛震惊了一下,慢性毒药?好不容易活了,这是又要死了?

“少爷啊!这可怎么办啊!”秀竹又开始哭了,眼中噙满了泪水,两个小辫一上一下的。

啧,真是个爱哭的丫头。

“有老夫在,还是可解七八的。还需小姐多配合。”老大夫自信满满。

“剩下两分?”这老头儿怎么治病还这么不彻底!

“看天意!”

“……”

这个回答……可能遇到神棍了。

这臭老头儿确定不是在耍我?

白洛眼神微愠,一只手攥紧了又松开。

另一只手拽着秀竹已经拿起棍棒的胳膊。

程老头儿有一瞬间的呆滞,觉得自己的老命可能要交代到这了。

“老头儿,到底怎么治?”白洛忍下一口气。

“汤药与药浴每日配合,至多一个月,毒可去七八分。另二三分复诊再探。”

老头儿终于把话说全了。

白洛很欣慰,看样子还是棍子比较有用。

秀竹将程大夫赶去熬药,李嬷嬷搀扶着老腰,一扭一扭的忙着也跟了出去,说是给程老打打下手。

秀竹抹了把眼泪,催着白洛让她去床上休息,白洛此时只想去照下镜子,看看现在的自己。

确定下自己到底是少爷还是小姐。

镜子前的人儿陌生的紧,脏乱的马尾上,还有不少的分叉。圆圆的脸蛋,配上个尖下巴,眉毛画得粗粗的像两条蚯蚓,大大的杏仁眼,未施粉黛。皮肤蜡黄,且隐约长着一块块可怖的红斑,身形单薄的仿佛风一吹就会散了。

白洛甚是怀疑这镜子是骗她的。

她给了自己一个嘴巴,挺疼。镜子里的人也给了自己一个嘴巴,但是疼不疼就不知道了。

她又嘟了嘟嘴,镜子里的人也嘟了嘟嘴,她眨了一只眼,镜子里的人也眨了一只眼。

这接地气的长相,这淳朴的气质,与她上辈子的英姿飒爽完全不沾边。

白洛摩擦着脖颈上那道明显被人勒过的红痕。

这不是我。

可,我又是谁?

秀竹看着自家少爷对着镜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心里就开始发憱。

听闻中邪都是以照镜子为开端的。

“今日年月几何?”清冷的声音。

“大堰十二年,二月十三啊!少爷!”小丫头瞪着含着水雾眸子,好似随时都能哭出来,“少爷!您可千万不能再做傻事了!那侯家公子有什么好?您为他这样不值得啊!”

——

作者有话说:

新书,欢迎大家来捧场。不爱虐文,只喜欢甜文,也希望大家喜欢。男女双强,怎么宠,怎么甜,怎么来。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加油!

小说《团宠王妃:王爷宠妻宠上天》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