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逃宠妾靠种茶暴富了》风眷儿 胡皇后小说免费阅读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在逃宠妾靠种茶暴富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林煦溪

角色:风眷儿 胡皇后

简介:穿越成小宫女,还被送到敌国当奸细?风眷儿振臂高呼:“我要干大事!我要赚大钱!”于是,铲除异己,远离皇室,下海经商就成了风眷儿的人生必修课。可这位王爷,为什么总是妨碍她的发财之路呢?果然,男人是女人成功路上的绊脚石!

书评专区

在逃宠妾靠种茶暴富了

《在逃宠妾靠种茶暴富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戚戚黄昏,金秋未至,深林树叶却凋落了许多,放眼望去是一片沉沉的栗色,孤独凄清。

离北齐国都城邺城四十里处官道。

道上的行人三三两两结伴往来,每个人都是衣衫褴褛,愁容满面。

远处,两架驴车晃晃悠悠驶来,由远及近,带起一片尘土,呛得路人眯起眼,挥手赶去漫延的细沙。

沙尘散去,往驴车看去,一架是对中年男女,还有一面个如冠玉的小郎君和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两人依偎在一处,看起来像是一家四口。后头跟着的那架驴车上也有两个俊美的小郎君,不过陪同的是两个彪形壮汉,瞧着凶神恶煞。

可奇怪的是,这些中年人都长相平平,几个孩子却一个比一个出挑。

路途枯燥,行人不禁窃窃私语:“也不知是不是亲生的,几个孩子都长得这么俊俏。”

“肯定是啊!这世道,大人都吃不饱,哪还有人愿意养别人的孩子?”

“那可不一定,瞧着他们不是贫苦人家,虽然粗布麻衣,可穿得整齐干净,孩子都养得白嫩,说不准是乔装上路的富商。”

几步之遥,两个男子对视一眼,突然冲上去拦住后头的驴车,见汉子勒紧缰绳,忙嬉皮笑脸道:“各位郎君,我们兄弟俩想去前头十里处的客栈下榻,可天色渐晚,恐怕赶不及,不知可否捎我们一程?”

汉子像赶苍蝇似的,挥手道:“去去去,没见我们车上坐满了吗?别耽误我们行程。”

这时,前头的驴车也停下了,车上的妇人高声询问:“怎么了?”

汉子喊:“嫂子,这两人拦路想搭便车。”

妇人对着两人打量了会儿,毫不犹豫拒绝:“不成,驴子拉不动了,你们想别的办法吧。”

男子却是没脸没皮:“出门在外,夫人行个方便吧,就当积德行善。”

汉子听了,跳下车握拳瞪眼:“再不让开小心……”

“阿叔!”前头驴车上的小郎君忽然高声喊住汉子,又说:“让他们坐前面的车吧,我们这边宽敞。”

“风眷儿,你又想干什么!”妇人猛地掐住小郎君的手,咬牙小声问道。

小郎君怀里的女娃娃被妇人吓得不轻,不住往他怀里缩,被唤作风眷儿的少年低头拍拍女娃娃的背,以示安慰。

他一边漫不经心道:“阿娘别紧张,儿子就是觉得再这么闹下去,未免招人耳目。这里离邺城只有四十里,万一撞见官兵,恐生事端。”

母亲冷哼一声,狠狠甩开他的手,说:“你也知道快到邺城了,最好安分些,别再动那些歪心思。”

“阿娘放心。”他莞尔一笑,低头继续安抚女娃娃:“别怕。”

得到允许,男人乐颠颠地爬上了车,无视妇人的冷脸,嬉笑着点头哈腰表示感谢。

驴车缓缓滑动,继续上路。

车上,两个男人眼睛滴溜溜地观察着一家人。

同样的,风眷儿也在观察着他们:一个一笑满口大黄牙,一个头顶寸草不生,看着很是滑稽。

他笑了,问道:“两位是要去邺城吗?”

黄牙回:“是啊是啊,我们本是梁洲的佃户,地主贪婪,每年要缴八成的粮食作地租,为了谋生,只能上邺城投靠亲戚。你们是行商吧?要上邺城做生意?”

“真是世道艰难。”风眷儿叹了口气,没有回答黄牙的问题,而是话锋一转:“可邺城应该更难谋生吧?听说皇室荒淫残暴……”

秃顶来了兴致:“还别说,我们一路上听了不少皇室辛秘,一个赛一个的香艳,听得我们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呐!”

说着秃顶和黄牙猥琐地笑成一团,一看就是在脑子里充了黄色废料。

“别聊这些,你妹妹还在听着。”母亲听得不住皱着眉,表情嫌恶,转眼瞪着风眷儿。

黄牙摆摆手:“一小娃娃懂什么,不妨事。”

风眷儿笑着点头:“大哥说说看,好让我长长见识。”

秃顶得到支持,开始唾沫横飞:

“就说那刚死不久的先皇文宣帝,在高家成堆的美男子里可特别了,特别丑!丑就算了,性情还怪异。最喜欢的就是不穿衣服到处跑,要穿衣服就得穿女装,涂上脂粉,到城中街上展示给咱们老百姓看,真是开了眼!”

风眷儿捂住胸口:“天呐!”

黄牙也跟着道:“可人家命好,会投胎。就这样的怪人,还能娶上貌美的妻妾,真是叫人妒恨!听说他是抢臣子小妾,日夜与那美人厮混,宠的跟什么似的。可不知怎么的,有一日,突然当着大臣的面将那美人的头颅砍下,身躯剥皮去筋,抽出一条腿骨做琵琶!”

风眷儿捂嘴:“怎么会这样,我们从没听说过!”

秃顶神秘兮兮:“听说,那文宣帝是得了疯病,所以三十出头就归西了。”又叹:“可惜了他的皇后,听说也是个美人,还饱学贤惠,就这么成了寡妇。你们说这么个美妇人,夜里得多寂寞,她就该找个我这种威猛的,帮她排解排解……”

黄牙猥琐一笑:“你想得倒美,听说现在的皇帝,日日跑去前皇后的寝殿,至于夜里有没有出来……嘿嘿!”

秃顶惊了:“现在的皇帝?不是先皇胞弟,前皇后的小叔吗?怎么会……”

黄牙:“你外行了。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自然是有一番滋味在里头。”

秃顶听得火气直冒,啐了一口,骂道:“奶奶的,城里人真会玩儿,等老子发了,非得搞几个娘们快活快活。”

黄牙接上:“到时候可别忘了兄弟,让我尝尝嫂子的……”

眼看着话题越来越偏,母亲的脸色越来越黑,风眷儿赶紧打断:“两位兄弟,那你们可知道现在的皇帝有哪些辛秘?”

意淫被打断,黄牙却不恼,反而更兴致勃勃:“随意杀朝臣宫人这些就不说了,最有意思的还得是他的原配胡皇后!听说胡皇后极喜欢与大臣玩握槊,特别是跟和士开。玩着玩着就玩到了床上,偷情就偷情吧,还让皇帝给撞见了!皇帝也是大度,是个男人都忍不了的事,他竟毫不在意,任由胡皇后和和士开夜夜春宵。既然皇帝都知道了,胡皇后也干脆摆上了台面,根本不怕别人唾弃,在邺城闹得人人都知道!”

风眷儿挑眉:“行事都异于常人,高家怕是没几个正常人了吧?”

黄牙摇头:“那倒不是,好歹还有个兰陵郡王,长得比女人还美,打起仗来却比老虎还猛,前不久又立了战功,马上就要回朝了!当初要是他老爹当皇帝,咱老百姓日子也能好过多了,老子也不至于……”

秃顶打断他的话:“胡说些什么!”他瞄了一眼风眷儿,笑着解释:“皇帝嘛,最怕自己的皇位被抢了,别人当皇帝这种话还是别讲,免得惹事。”

这个秃顶,前面说起皇室辛秘那叫一个滔滔不绝,甚至还敢肖想皇后,没有一点忌讳。

现在说怕惹事,是不是晚了?

分明是要遮掩黄牙后面差点说漏嘴的话。至于是什么,风眷儿也能猜个大概。

他也不拆穿,会心一笑,点头称是,又顺嘴问起邺城的风土人情街道建筑。

黄牙和秃顶像是八辈子没和人说过话了,倒豆子一般知无不言。

                       
上一篇 2022年1月28日 am10:21
下一篇 2022年1月28日 am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