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女归来:且看我覆手荣华免费阅读,贵女归来:且看我覆手荣华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贵女归来:且看我覆手荣华》小说简介

作者是猪哼侠的热门新书贵女归来:且看我覆手荣华火爆上线,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谢明朗看着台下的苏蔚然,眼睛眯了眯。虽说现在已经不同往日,可是在外人眼里,只要康乐侯府门匾上那块烫金的匾额不摘,谢家还是金陵堂堂正正,拿着朝廷俸禄的公侯之家。如今有了这笔钱,以后给宏儿捐个一官半职,就……

贵女归来:且看我覆手荣华免费阅读,贵女归来:且看我覆手荣华最新章节目录阅读

《贵女归来:且看我覆手荣华》第四章、逼妻为妾,这是个陷阱 免费试读

谢明朗看着台下的苏蔚然,眼睛眯了眯。

虽说现在已经不同往日,可是在外人眼里,只要康乐侯府门匾上那块烫金的匾额不摘,谢家还是金陵堂堂正正,拿着朝廷俸禄的公侯之家。如今有了这笔钱,以后给宏儿捐个一官半职,就可以振兴康乐侯府了!

这丫头么,虽然嫁妆丰厚,可到底是个商户女,上不得台面的。宏儿作为他的嫡长子,必须要娶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作为助力才行,所以今日免不得还得在这丫头和众人面前做一出戏。

李氏说过,这丫头素日胆小,又乖巧柔顺,再加上远离苏家人没了主心骨,只要把戏做足,她是断不会也不敢有什么异议的。

今日来的宾客当真不少,乌压压坐了一厅的人。苏蔚然嘴角微弯,默默配合着婚礼流程,因为她知道,马上就会有一件令众人惊讶的事发生。

应该快了吧?

果然,在进行到拜天地这个环节的时候,忽然一个人直冲进来,大喊道:“这门亲事算不得!”

除了谢明朗,宋氏,谢宏生,苏良治,李氏这几个心怀鬼胎的人,其余在场宾客全被吓了一跳,面面相觑,一时间偌大的花厅鸦雀无声。

这人哪里冒出来的?怎么敢阻拦侯府的亲事?

来得正是时候,苏蔚然几乎要给他喝彩了,随即装作吃惊的模样将凤冠上的盖头撩开了一些,正好从缝隙中能看到外面。

只见来人四十多岁,络腮胡子一脸骄横模样,正是当朝侍郎蒋世安的妻弟,叫胡秉兴。此时谢明朗装作吃惊的样子从台上下来,对胡秉兴道:“原来是胡老弟,今日是小儿婚礼,你这是怎么说?”

胡秉兴哼了一声道:“好个康乐侯府,仗着有爵位就可以胡作非为么?你儿子明明与我侄女定了亲,为何又另娶他人?你们这是安得什么心?”

一句话说出,众人顿时都惊呆了。

什么?康乐侯世子与别人定过亲了,还是蒋侍郎的女儿?怎么从未听说?如果是真的,那这位苏家姑娘怎么办?

谢明朗一副茫然的表情:“定什么亲,本侯怎么不知道?”

宋氏脸上露出慌乱的神色,不安的看了看众人,忙上前道:“父亲在的时候,曾对我说起在江夏游玩时,酒后一时高兴为宏儿定下一门娃娃亲,可那只是他老人家酒后的一句戏言,做不得数的。”

宋氏声音虽小,可是在这么安静的时候,还是显得十分清晰,每个人都听到了。

看康乐侯夫人吞吞吐吐的模样,难道有什么隐情吗?

胡秉兴冷笑道:“既是戏言,为何交换了订婚之物?”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块玉,冲众人道:“大家看看,这就是老康乐侯当年送给蒋老太爷的定亲信物。”

宋氏脸色一变,将玉取过细看,惊叫道:“侯爷,这玉真的是父亲经常把玩的那块!”

在场宾客哗然,在大燕朝交换了信物,亲事就等于板上钉钉了。何况又是老康乐侯的随身之物,看来胡秉兴所言属实。

谢明朗大怒:“糊涂,既然有这件事,怎么不早说!”

宋氏委屈道:“因那时候宏儿还未满月,他老人家也只粗略提过一次,我只当是在说笑,难不成这件事竟是真的?”

众人大气都不敢喘,等着观看事态发展。

谢明朗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对胡秉兴道:“可是这件事,他老人家生前确实未曾对本侯明示过……”

胡秉兴冷笑道:“侯爷不必掩饰,两位老人家一时高兴给孙辈们联姻,又不是什么稀罕事。只因我侄女之前年岁小,又一直在江夏居住,所以才撂下了,现在我侄女回来了,我姐夫想着你们侯府这两年自然要准备提亲的事了,谁知世子今日却准备另娶新欢?”

谢明朗忙道:“误会误会,胡老弟,与蒋家联姻的事我确不知情,再说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到后堂再做商议。”

胡秉兴脸色一变:“用不着!难道侯爷想堵住众人的悠悠之口么?今天就在这里让大家评评理,堂堂的康乐侯府竟如此背信弃义!为着与你家的亲事,多少人来府中提亲都被我姐夫给拒绝了,今天若不是我亲眼见到,岂不耽误了我侄女一世!既是这样,你们不仁也别怪我不义,等我姐夫奏报了王上,参你们一个违背婚约,停妻另娶的罪名,让你们康乐侯府吃不了兜着走!”

在场众人掩饰不住震惊的心情,顿时纷纷议论起来。

违背已有的婚约另娶他人在大燕可是非常令人唾弃的一件事,大燕律法明文规定,若是触犯了此条,普通百姓必被仗责,官员四品以下者必被罢黜,像侯府这般有爵位的人家,虽不致动刑削爵,恐怕也会让名声遭受很大影响。倘若王上一旦因此对康乐侯府产生不好的印象,谢宏生五年之内都别想入仕为官了。

胡秉兴得意的看了眼在场的人道:“各位请看,现在信物在这,并不是我胡言乱语。侯爷今日就需给我个准话,要么今日与苏家退亲,迎娶我侄女过门,要不然咱们就鱼死网破!”

宋氏急忙对谢明朗道:“倘若蒋家怒了,当真去禀告王上,王上降罪下来该如何是好?宏儿以后的名声怎么办,还要不要见人了?”

宋氏用帕子擦了下不存在的眼泪,看向一旁的苏蔚然:“若是宏儿受此事连累,想必然姐儿心里也不会好过。”

谢明朗无奈道:“可若是答应了蒋家,难道今日不成亲了不成?这成何体统?我康乐侯府岂不是成了出尔反尔之人?还是任凭蒋家去闹吧,大不了我这个爵位不要了便是。”

谢宏生也说:“父亲,孩儿不怕受罚,只想娶然儿一个。”说完,深情款款的看着苏蔚然。

一言既出,众人皆对谢明朗和谢宏生转变了看法,本以为谢家当真背信弃义坑了人家姑娘,没想到竟有如此胸怀,想必老康乐侯晚年糊涂,酒后一时兴起与人定亲,没有及时把这件正事及时告诉康乐侯,才有今日的乌龙场面。

毕竟老康乐侯从前的荒唐事迹,全金陵的人都是知道的。

小说《贵女归来:且看我覆手荣华》第四章、逼妻为妾,这是个陷阱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