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爆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茅山术师》百度云资源

《茅山术师》小说简介

悬疑小说茅山术师的作者是一只蕉书中主要讲述了:看着常威对任婷婷一脸关心的样子,张玄陵打趣的问道:“怎么?这么关心人家,是不是喜欢上任小姐了?”果然,被张玄陵这么一说,常威的脸颊瞬间变的通红,七尺高的汉子竟然变的有些扭捏起来,不好意思的说着:“表妹……

小说《茅山术师》百度云资源

《茅山术师》 免费试读

看着常威对任婷婷一脸关心的样子,张玄陵打趣的问道:“怎么?这么关心人家,是不是喜欢上任小姐了?”

果然,被张玄陵这么一说,常威的脸颊瞬间变的通红,七尺高的汉子竟然变的有些扭捏起来,不好意思的说着:“表妹长的那么好看,喜欢她又有什么错?”

“你倒是个直性子!”

“嘿嘿,不过我估计表妹应该看不上我,人家毕竟是从省城回来的人,见过大世面!”

“那你还这么关心人家干嘛?”

张玄陵对常威是着实的无语了,真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和文才都是一个性质,舔狗。

“表妹可是我表姨夫的掌上明珠,要是把她这层的关系处好了,将来我如果晋升职位,或者走仕途的话,都可以帮我说上话的啊!”

说到这,常威明显有些兴奋了,随后四下看了看,小声的对着张玄陵说着:“玄哥,我跟你说,我还有一个远房表妹,她说她过些日子要来任家镇投奔我,我那个表妹君如虽然不如婷婷长得好看,但也是个标志的大美人呢!嘿嘿!”

“看不出来你这家伙心还挺花花!”

张玄陵笑着打趣着,常威这个家伙虽然看起来有些让人感到讨厌,但有时也是有趣的很。

“队长,队长!原来你真的在这!”

就在张玄陵打趣常威的时候,门外面跑进来了一个保安队士兵,满脸的汗水滴落在了地上,瞧见常威之后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草!你丫神经病啊!没看见这里是张大夫的医馆吗?大呼小叫个什么劲!”

常威十分生气的训斥着手下士兵,但还是给对方递了杯茶水,没好气的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咕噜,咕噜。”

士兵把茶水一饮而尽,随后用袖子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急忙说道:“牛三他,牛三他在家自残呢!那腿上被他用刀砍得全是口子!血哗哗的流啊!”

“啥!自残!”

听着士兵这么说,常威瞬间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声问着:“他妈的,他挺大个老爷们自残干什么!还有,你们都是废物啊,就眼睁睁的看着他自残啊!”

“我们拦了,拦不住啊!”

士兵很委屈的回答着:“那牛三的力气就像张大夫那么大,我们几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这也是没办法了,就只能回来找您了!”

“啊?还有这事!”

显然常威对于牛三突然在家自残还变得力大如牛的事情感到震惊,急忙问向张玄陵:“玄哥,你说这事这么邪乎,会不会有问题?”

“嗯。。。”

张玄陵也是觉得意外,随即问向那名士兵:“牛三除了自残用刀砍自己的腿,还有没有说些什么!”

“没有!就是在那里自己一个人傻笑,笑的贼大声,好像根本不疼似的!”

士兵回响着当时的情景,叙述给张玄陵听。

“我看应该是邪祟控制了牛三!走,我跟你们去看看!”

说着,张玄陵立刻起身就拉着那名士兵跑出了医馆,而常威则是有些没反应过来,随后也跟着对方两人一起跑了出去。

牛三的家住在镇子边,很容易找,等到张玄陵几人感到的时候,就见到此时牛三家的院外围了一群人。

几名不知所措的保安队士兵见到常威和张玄陵赶来了,急忙上前汇报情况。

而张玄陵则是没有理会那么多,快步跑到院子旁边。

只见牛三此时正坐在地上,浑身是血,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嘴里不断的传来开心的笑声。

而他手中还拿着一把沾满了鲜血的菜刀,正一刀一刀的看向自己的左腿。

一时间,一整条左腿已经被砍得血肉模糊,更有几处伤口,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白骨,鲜血流淌了一地。

牛三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自己身上的伤痛,也仿佛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一样,还是不停的挥刀砍着,未曾停手。

“他妈的,再这么砍下去,整条腿都保不住了啊!”

瞧着这血淋淋的一幕,常威在一旁忍不住的叫骂着。

“何止一条腿,他的血再这么流下去,只怕命都保不住了!”

张玄陵大声的嚷出了声,随后一个纵身就翻过了院子的篱笆,快步来到了牛三的近前。

从神龙医馆出来之后,任婷婷没有再去任何地方,而是拿着张玄陵所给的聚阳符,半信半疑的快步往家赶着。

看着女儿快步走进了院子,原本还在惬意喝茶的任发站起身来,关心的询问着:“婷婷,不是说买胭脂水粉了吗?为什么我没有找到你啊!”

“胭脂水粉?”

任婷婷先是一愣,随后想到那个讨厌的跟屁虫文才以及那个误会自己是妓女的秋生,就火从心头来,赌气的说道:“不买了,不买了,以后我都不买了!”

说着,任婷婷便快步走进了院内大厅,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这个丫头,搞什么鬼?”

被女儿这么一番大声的回怼,任发也是云里雾里的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想着平日里对其的宠爱,还有人家即将变好的日子,任发也就不去管那么多的事情了。

毕竟女儿大了,是个大姑娘了,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很正常。

气冲冲的进了屋子,任婷婷便喊来了两个丫鬟,帮助自己把这身看似华丽,实在繁琐的连衣粉砂长裙脱掉了。

不知为何,进入屋子里脱掉这件粉砂长裙之后,任婷婷就觉得小腹的撕裂感似乎要比之刚才强烈的许多,不由的额头都冒出了汗水。

见状,任婷婷急忙从小挎包中取出张玄陵给与的聚阳符,拿在了手心里。

“真不知道这个家伙会不会骗我!”

说实话,接受过西方文化的任婷婷对于捉鬼降妖一类的事情并不太相信,就连这次起棺迁葬的事情,也是劝说过父亲任发好几次。

但是对方执意如此,说是为了后世子孙好,任婷婷闻言也就不多做规劝了。

瞧着手里的聚阳符,任婷婷有些犹豫,可是小腹处的撕裂痛感却是越来越强烈,不由得自己不去尝试。

“算了,试试吧!”

说罢,任婷婷就掀起了单薄的内衣,露出了白皙平滑的小腹。

“啪!”

就在这聚阳符贴在任婷婷小腹处的一瞬间,一股暖流瞬间就涌进了身体之中,那股撕裂般的疼痛刹那间全无,有的,只是陶醉一般的享受。

任婷婷只觉得小腹处暖暖的,似乎有个温热的小火炉贴在了上面,无比的受用。

渐渐的,这阵暖流开始慢慢的向着身体其他方向游走,每每游走到一个地方,仿佛都能将此地的毛孔全部打开一般,舒服至极。

不由得,任婷婷慢慢的躺在了床上,感受着全身这股暖流的滋润,渐渐的进入了梦乡之中。。。

任婷婷睡得香甜,却浑然不知,此时房间内的一处角落里,一双眼睛正在紧紧的盯着自己,一股股阴凉的寒气,正慢慢的在四周蔓延着。。。

这边任婷婷已经在房中悄然安睡,而另一边,张玄陵此时已经来到了正在自残的牛三近前。

似乎是没有看到张玄陵一样,牛三还是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菜刀,向着自己的大腿根看去。

“住手!”

张玄陵大叫了一声,随后直接抓住了牛三高举菜刀的手腕。

果然如那名保安队士兵所说的那样,牛三的力气很大,不过即便如此,也依然不是张玄陵的对手。

只见牛三以无比怀疑的眼神看着张玄陵,就感到手臂传来了剧烈的阵痛,随后手腕一松,那把沾满鲜血的菜刀,就落入了对方的手中。

“你是谁。。。为什么要坏我的事情!”

此时牛三坐在地上低声怒吼,不过所有人都听的出来,牛三的所发出的声音跟他本人的完全不一样。

这个声音,要更苍老,更深沉。

“孽畜,为什么在这害人!”

张玄陵手掌一挥,数枚银针就落在了牛三满是伤口的右腿至少,霎时间,那些鲜血不再喷洒,而牛三似乎也感到了张玄陵超强的力量,睁大双眼说道:“你想干什么!”

“哼,我问你想干什么!为什么害人!”

张玄陵怒目而视,指间已经显现而出两枚金针,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为什么?哈哈哈!这家伙砸断了我的腿,我砍他一条腿,有什么不对!”

而牛三却是哈哈大笑,似乎对于张玄陵的询问完全不在乎,作势就要伸手去把自己腿上的那些银针。

可是刚刚触碰到其中一根银针,一道白色的光芒就打进了自己的手心之中,无比的疼痛。

“该死,这是什么!”

牛三只感觉手心传来钻心般的疼痛,叫骂出声。

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小小的针眼,虽然没有流血,但是痛感却是十分明显,这让牛三感到无比的惊讶和激动。

即便是右腿被自己拿刀砍出了数道血淋淋的伤口,牛三都没有感到一丝痛楚。

可是在触碰到大腿上这些银针的时候,却被其所伤,更因此感到了疼痛,这怎能不让自己感到震惊!

“从他身体里滚出来,否则我要了你的命!”

瞧着牛三吃痛的模样,张玄陵手持金针,大声呵斥着。

“不!休想!我一定要让他为我断的一条腿,付出代价!”

牛三对张玄陵的呵斥丝毫不在乎,作势就挥起拳头,准备使劲的砸向另一条腿。

“混蛋,敬酒不吃吃罚酒!”

张玄陵也不再多说什么,手挥金针对着庭院歪脖子树上的方向用力一甩。

就见到一个黄色的物体瞬间就从树杈之上掉落而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打眼一看,竟然是一只浑身土黄色的黄鼠狼!

此时黄鼠狼的眉心处赫然扎着两枚金光闪闪的金针,而黄鼠狼的一条后退则是呈现了扭曲的变形,皮毛之上还残留着没有清洗干净的黑色血渍。

而牛三,则是双眼向上一翻,彻底晕了过去。

“我的天,竟然是黄鼠狼!”

“哎呀,黄大仙可是十分有灵性的!乖乖,这个牛三是怎么得罪人家了!”

。。。。。。

黄鼠狼的出现引来了众人的一片骚动,所有人都是忍不住的小声议论了起来,就连一直在旁注视着的常威,也觉得这件事实在是邪乎的很。

黄鼠狼,许多地方也称黄皮子。

这种动物极具灵性,常常被许多地方当作保家仙一般的供奉。

在民间,黄鼠狼更是和狐狸,刺猬,老鼠,蛇供奉为五大财神,亦或者是五大神仙,在华夏的东北地区,信奉此道的信众数量最多。

瞧着原来是黄鼠狼在作怪,所有人都是为之一惊,纷纷猜测这牛三究竟做了什么对不住这只黄鼠狼的事情,会被对方如此的报复。

张玄陵没有理会喧闹的群众,而是快步来到昏迷的牛三近前,瞧着他此时大腿上的伤口已经不再向外渗血,这才放下心来,随后对着身后的常威大声的吩咐道:“常威,带两个人把他抬到屋里去!”

“好,没问题!”

张玄陵一声令下,常威自然遵从,二话不说就带着两名士兵跑进了院子,将受了伤的牛三抬进了屋里。

“再安排一队人,不要让他们靠近院子,听见没有!”

见牛三已经被处置妥当,张玄陵随后对着身旁的常威再次小声吩咐着。

“是,你放心好了!”

常威虽然不知道张玄陵要干什么,但是对于他的话,丝毫没有犹豫,立刻就派人将牛三的院子围了起来,不让任何一个进入。

“嘿嘿,玄哥,怎么样,这样您满意吗?”

“很好!”

张玄陵笑着点头答应了一声,转身便来到了树下那只黄鼠狼的身边。

此时的黄鼠狼因为后腿受伤加之眉心处被张玄陵打入了一根金针,浑身上下根本就动弹不得。

瞧着张玄陵此时走到了自己的近前,黄鼠狼瞪大了双眼,呲着一嘴发黄的牙齿,不停的发出低沉的怒吼声。

“哼,还挺狂!”

张玄陵没有理会黄鼠狼所表现出来的样子,身手轻轻一抓,便掐住了黄鼠狼的后脖颈,顺势就把它拎了起来,走进了屋中。

瞧着这事好奇,常威刚要跟着一起走进去,便被张玄陵挥手推出了门外,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两扇大门瞬间就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听就不听!”

瞧着自己当众吃了瘪,常威很是不爽,不过对方是张玄陵,也就只有认栽的份。

随后低声叨咕了一句,便转身走到院子外,对着那些还想h头看发生了什么的百姓们大声的嚷道:“都赶紧走,赶紧走,看什么看,小心我把你们抓回衙门!”

屋子里,张玄陵将黄鼠狼顺势丢在了地上,随后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看了看床上昏迷不醒的牛三,又看了看地上瘫软在一旁的黄鼠狼,开口说道:“不要说我不给你说话的机会,如果今天你不把事情的原委仔仔细细的说清楚,你定然不会活着走出这扇门!”

说完,张玄陵从布包中取出一枚符箓置于指间,轻轻一抖,符箓便瞬间燃烧。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黄符启灵智,真火吐人言!九曜真元天灵开,玄台紫冠通吾神!急急如律令!”

张玄陵指间黄符抖动,一道金色的光芒瞬间就没入进了黄鼠狼的头顶之中。

见状,张玄陵收起了黄鼠狼眉心处的金针,一脸严肃的说道:“你有十分钟的时间说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最好原原本本的把事情说清楚!”

“嗯?”

失去了眉心处的金针的控制,黄鼠狼感觉到浑身的力量在渐渐恢复,不似刚才一般使不出半分力气。

瞧着眼前张玄陵高大的身形,黄鼠狼只感觉心中有些害怕,算是见识到了其真正的实力,拖着受伤的后退,半坐在了地上,开口说道:“多谢仙长不杀之恩!”

“没说不杀你,我是让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

张玄陵还是一如既往的严肃看着,要不是刚才其发现了黄鼠狼的后退受了很严重的伤,猜想这里面应该会有什么误会,否则的话,断然没有给其解释经过的机会。

“是,是,多谢仙长,多谢仙长!”

黄鼠狼发出了刚才那般低沉苍老的声音,继续说道:“我在这山中修行已经三十年了,平日里从不下山滋扰镇子里的居民,更不会伤害那些过往的行人和上山打猎的猎人。

可是就在昨天,我修炼遇到了瓶颈,浑身使不出力量,只能静卧在树下,慢慢的恢复气力。”

说着,黄鼠狼伸出手来指了指床上昏迷的牛三,一脸气愤的说道:“怎料这个人突然出现在我身边,二话不说拿起手中的棍子就向我头上打来,还好我反应迅速,及时向一旁躲避!可是还是着了道,被他伤了后腿。”

“所以你就怀恨在心,等到实力恢复了,救回来找他报仇是吗?”

张玄陵闻言冷声询问着。

“是。。。是的。”

黄鼠狼自知有愧,低下头来轻声回答着,随后有抬头说道:“不过我真的没想杀他啊!”

“呵,我相信你没想杀他,因为你身上没有血气。但是照你刚才那么砍,他即便没有被伤到要害,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亡,你有没有想过?”

“我也是一时气愤不过,所以才。。。哎。。。”

黄鼠狼再次低下头来,看了看自己受伤的后腿,又看了看床上的牛三,嘴中闭上了嘴巴。

“行了,这件事我知道了!”

张玄陵轻声说了一句,站起身来便走到了黄鼠狼的近前,蹲下身来慢慢的摸到它受伤的后退,开口说道:“嗯,伤的是挺重的,骨头都被打断了!”

“是的,真的很疼!”

黄鼠狼听闻张玄陵的话,连连点头,好似充满了委屈。

“行了,没什么大问题!”

张玄陵安抚了一下,便从布包之中取出了针盒和纱布。

银光挥舞不过半分钟的时间,便用纱布将黄鼠狼受伤的后退包扎完毕,起身说道:“行了,断骨已经接上了,过段时间你就会没事的!”

果然,如张玄陵所说的那样,黄鼠狼感觉到后腿上的痛楚没有那么强烈了,反而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传来,竟然能慢慢使劲,安然无恙的重新站立起来。

“多谢仙长相救,多谢仙长相救!”

黄鼠狼此时可谓是感激涕零,双手抱拳就像是个小人一般,连连叩拜。

而张玄陵则是挥手拦住了对方,开口说着:“给你医治是一回事,但是你伤了人,这件事也必须有个了解!”

说着,张玄陵指间再现金光,一甩手,就没入进了黄鼠狼的胸口之中。

霎时间,黄鼠狼只觉得浑身的气力像是被人抽走了许多一般,莫名的感到气虚和无力,整个身子瞬间佝偻在了地上,好似苍老了许多。

瞧着这一幕,张玄陵再次挥手,那道金光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中,继续说道:“我废你五年修为,你可有异议?”

“没有,没有,多谢仙长不杀之恩,多谢仙长不杀之恩!”

黄鼠狼闻言不敢多说什么,急忙跪地连连叩首。

“行了,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记住,以后要是再害人,我定不饶你!”

张玄陵挥了挥手,便赶走了那只黄鼠狼。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张玄陵将牛三受伤的大腿医治完毕,也懒得去问对方这件事的真正原因,转身和保安队长常威交代了几句,便回到了医馆。

三天的时间匆匆而过,终于到了任老太爷起棺迁葬的日子,而这一日,也正式进入了电影《僵尸先生》的重要剧情。。。

“您好,张大夫,任老爷让我们来送您去后山!”

一大早,张玄陵的医馆就被人给叩响了,打开一看,是两位家丁站在门口,恭恭敬敬的看着自己,满脸的微笑。

“任老爷想的还挺周到啊!”

瞧着前方停放的轿子,张玄陵不由得感叹着。

“我师兄他们呢,任老爷有派人去接他们吗?”

“张大夫您放心,九叔那边任老爷已经派专人前去了,我们来专门接您的!”

“那就有劳了!”

任发做事面面俱全,不愧是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主,做事的确很周到。

张玄陵也不扭捏,随着家丁的指引上了轿子,便向着后山任家墓地出发。

等到到了墓地的时候,张玄陵就看见九叔带着秋生和文才早早的就到了这里,其他的一些家丁正在帮忙布置祭拜所用的贡台以及三牲等等,十分忙碌。

“师兄,这么早就到了啊!”

走到近前,张玄陵瞧着一身道袍的九叔,笑着问候。

“哎,毕竟是一笔大买卖,马虎不得,只希望今天能够顺顺利利的,平安无事就好!”

九叔微笑点头算是回应,时不时的还继续叮嘱两个徒弟用心干活,生怕马虎误了事情。

而张玄陵也帮着九叔布置所需要的东西,没过多长时间,任发带着任婷婷,在以常威为首的全体保安队队员的护送下,来到了墓地。

“九叔,张大夫,今天就辛苦二位了!”

下了轿子,任发一脸春风的走到了九叔和张玄陵近前,微笑连连。

“哪里哪里,这是我们份内的事情,绝对让您满意!”

九叔客气的回答着,而张玄陵也在一旁微笑应对。

这时任婷婷小步走到了张玄陵近前,拉着张玄陵的衣袖小声说着:“张大夫,谢谢你,我的病已经好了!”

“呵呵,这次总算相信我不是骗子了吧!”

张玄陵瞧的出来,这任婷婷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眉心处的阴气也已经消失不见,只待她的月事期一过,整个人便可以恢复如初。

“不会,不会,上次是我不懂事,错怪了张大夫,还请不要见怪!”

听着张玄陵这么说,任婷婷俏脸微红急忙道歉,并且还小声说着:“那张符我都一直没摘,还贴着呢,可舒服了!”

“额。。。”

张玄陵也是无语,任婷婷身体内的阴气并没有多少,聚阳符贴上不久便可以彻底将她体内的阴气驱除,根本没必要贴这么长的时间。

不过既然对方愿意,自己也不便说什么,反正也没有什么害处。

“任小姐,你好!”

这边秋生和文才注意到了任婷婷的到来,急忙放下手里的东西快步跑了过来和对方打招呼。

瞧着这两个讨厌的人又出现,任婷婷白了二人一眼,随后连话都不说一声,转身就走到了任发的身边。

“看来任小姐还在生我的气啊,我得去给她道歉!”

秋生瞧着任婷婷根本就不搭理自己,觉得是昨天将其当做妓女这个误会所导致的,想要走过去和对方解释清楚。

而文才则是很不耐烦的拉住了他,直接说道:“喂喂喂,你干嘛啊,人家任小姐摆明了是不想看到你,你还过去打招呼,真是没品!你说对不对,师叔!”

“你们俩手头的工作都忙完了吗?还在这里惦记着女孩子,小心师兄发现,少不了你们挨打!”

“嘶,我们错了,师叔您可千万别告诉师傅!”

听着张玄陵把九叔给搬了出来,秋生和文才都是倒吸一口气,急忙闪身离开了此地,继续着自己的工作。

很快,一切事情都准备完毕,在九叔的吩咐下,一众家丁拿起钎子开始挖土,准备正是挖棺。

“九叔,您看我爹这墓穴的风水如何?当年风水先生可是说过的,这里的风水可是没的说啊!”

瞧着家丁们开始动土,此时任发走到九叔和张玄陵近前,不忘适当的吹嘘一番。

九叔闻言看了看墓穴,点头说道:“不错,这里的风水的确不错,而这块墓穴也是块好穴,名唤蜻蜓点水穴!”

“了不起,九叔!”

九叔的回答和当年风水先生所说的一模一样,这让任发感到对其由衷的敬佩,伸出了大拇指不停地赞叹着。

“爸爸,爷爷的这墓穴,真的有那么好吗?”

一直跟在任发身后的任婷婷,在听到九叔说出蜻蜓点水穴之后,感到十分好奇,小声开口询问着。

而秋生和文才跟在九叔的身后,也是第一次听到这块墓穴的名字,同样感到好奇。

而张玄陵则是一直站在一旁没有插话,虽然他对这些事情可谓是十分了解,但还是没有插嘴,因为今天的主事负责人,是九叔。

“任小姐你有所不知,你们家老太爷的这块蜻蜓点水穴可是大有讲究的!”

这时九叔带着众人来到了墓穴旁,瞧着一众家丁正在卖力的挖土,解释着说道:“蜻蜓点水穴,穴长三丈四只有四尺能用,扩一丈三只有三尺有用,所以这棺材不可以平葬!一定要法葬!”

“法葬又是什么啊?”

任婷婷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样,好奇的询问着。

“哈,法葬,我看一定是法国式葬礼,师傅,我说的对不对?”

谁知九叔还没开口回答,就见起身后的文才连忙跳出来插嘴说着,好似想在任婷婷面前炫耀一般。

“噗嗤!”

文才的话瞬间让张玄陵笑出了声,而文才好似很无辜的看着张玄陵,小声的问着:“师叔,是我不是我说错了!”

“行了,你快站回去别说话了!”

张玄陵瞧着九叔的脸都已经气的发青,无奈的摇着头说道:“任小姐,我这师侄修道时间尚短,有些事不太清楚,可能会说错。”

说罢,张玄陵指着下方的土地,继续说道:“这法葬其实就是将棺材竖着葬!”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了!”

听着张玄陵的回答,任婷婷恍然大悟,对张玄陵的知识渊博感到佩服。

“张大夫果然是茅山高人,在下佩服!”

任发对于张玄陵的回答,也是由衷的感到敬佩。

“真是有够无聊,竖着葬就竖着葬呗,还法葬,谁发明的这个称呼!”

文才瞧着自己刚才出了丑,忍不住的小声嘀咕着,瞬间就被九叔一脚踹在了腿上,生气的说道:“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

“是,我不敢了!”

文才见状连忙闭嘴不敢再多说一句话,而一旁的秋生也是被九叔生气的表情所惊到了,犹如惊弓之鸟一般战战兢兢。

“哈,九叔,张大夫,这块好的墓穴可是很难找的。当年风水先生曾经说过,先人竖着葬,后人一定棒!”

任发忍不住的继续炫耀着,而九叔则是一脸饶趣的询问着:“那灵不灵呢?”

“呵呵,呵呵。”

听九叔这么说,任发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其实说实话,我们任家的生意,在这二十年内是越来越差,我的产业可谓是损失了很多。”

“我看那个风水先生应该是和你们任家有仇啊!”

“啊?有仇?不会吧!”

听九叔这么说,任发很意外,刚才九叔可是说的很清楚,这块蜻蜓点水穴是一块好的墓穴,风水先生并没有欺骗自己啊。

“呵呵!”

九叔笑笑没有说话,而是看向张玄陵,开口说道:“师弟,你看出来什么端倪了吗?”

“当然!”

张玄陵闻言点了点头,指着墓穴里一块块白色的粉末说道:“这些白色粉末就是端倪!”

说罢,张玄陵看向任发,装作好奇的询问着:“任老爷,这块墓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想您一定很清楚吧?”

“这个。。这个。。”

任发的脸色明显比之刚才还要尴尬,最终还是一脸苦笑无奈的说道:“其实这块墓地原本是风水先生留给自己的,当年先父看中了这里,便花钱买了下来。”

“只是利诱,没有威逼?”

面对张玄陵的再一次询问,这一次任发选择了沉默,不过也恰恰代表了他的答案。

“呵呵,我看一定是威逼!”

说着,张玄陵学着电影里九叔的口气大声的说道:“这些粉末就是石灰,他让你们把这些石灰盖在了蜻蜓点水穴的上面,算是将这块墓穴的整体格局全都破坏掉了。棺材头碰不到水,又怎么能称为蜻蜓点水穴呢?”

听着张玄陵将墓穴的情况分析的头头是道,九叔投来了赞赏的目光,补充说道:“我师弟说的没错,还好那个风水先生有良心,让你们二十年后起棺迁葬。害你们半辈子不害你们一辈子,害你们一代不害你们十代!”

如果九叔知道了这棺材里面的任老爷已经有了变成僵尸的趋势,相信他就绝对不会说出刚才的那些话。

而任发则是想着九叔刚才所说的话,越想越觉的可怕,如果任家的生意真的是因为墓穴的被破坏所导致的话,那当年的风水先生,用心真的很毒。

很快,棺材就被家丁们挖出来,在瞧见这棺材真如张玄陵所说是竖着埋葬以后,任婷婷对张玄陵的敬佩之感就更加浓重了。

“好,各位,既然棺材已经被抬了出来,那咱们就开始准备起棺!”

随着九叔的一声高呼,所有人都收起了心思,一脸严肃的看着对方。

“今天是任公威勇重见天日之日,凡年龄三十六,二十二,三十五还有四十,属鸡属牛者,一律转身回避!”

安排好了一切注意事项,九叔便吩咐家丁准备开棺。

“哇!”

“哇!”

。。。。。。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树林里竟然传来了几声乌鸦的叫声,听得九叔是眉头紧皱。

而就在这时,张玄陵走到九叔近前,小声说道:“师兄,这棺材二十年没开,其中一定有很多的瘴气和阴气,还是让大家往后退一些比较好。开棺材的事情,就由咱俩来办吧。”

“师弟想的周到!”

瘴气和阴气对正常人来说都是有害的,但是对于九叔和张玄陵这样修道的人来说,是可以轻松规避的。

听着张玄陵的提醒,九叔转身再次对着众人说道:“大家先往后退一退,等到我们把棺材打开,在棺材里的瘴气和阴气散掉之后,再靠近!”

九叔的话犹如警示一般,即便任发和任婷婷很想上前去看任老太爷的尸首,但还是退后到一旁,不再上前。

瞧着众人都退在了后方,九叔便和张玄陵走到了棺材近前,准备开棺。

棺材虽然是被多口棺材钉钉住的,但是因为棺材常年埋于地下,或多或少受到一定的腐蚀。

张玄陵的力气很大,很轻松的就把棺材盖掀翻了过来,随之而来的,则是一股漆黑无比,带有浓浓恶臭的尸气。

“怎么会这样!”

瞧着棺材瞬间散发出了这么多的尸气,九叔感到无比的惊讶,幸好自己听从了张玄陵的建议,退开了众人。

否则要是被他们吸食了这些尸气的话,轻则大病一场,重则可能会因此而丧命!

随着这股尸气飘散而出,九叔看着棺材里的任老太爷的尸体,吃惊的说着。

只见任老太爷穿着一身清朝官服的寿衣平整的躺在棺材里,周身一点腐烂的迹象都没有,相反的,他的身上还在散发着一股尸气。

“师兄,这尸体有问题!”

张玄陵当然知道这任老太爷的尸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还在一旁装作十分惊讶的表情说着。

“是啊,这尸体已经开始僵化了!”

九叔皱着眉头注视着棺材里的尸体,任老太爷的尸体表面已经开始发黑,而且散发出了一种类似于黑色金属般的色泽。

这!是一个很不好的征兆!

一时间,九叔看着棺材里的尸体陷入了沉思,而张玄陵则是在一旁注视着一切,没有再继续说话。

见好久没听到九叔传来吩咐,一直站在不远处,心急如焚的任发感到十分着急。

他知道这墓穴已经出了问题,只是不知道现在父亲的尸体究竟如何了,尤其是还没有听到九叔的回话,一时间就犹如那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等了,婷婷,随我上前去!”

最终,任发选择了不再等待,拉着身旁的任婷婷就快步向棺材方向走去。

而秋生,文才,以及保安队长阿威见状,也急忙跟了过去,他们的心里,也是十分好奇。

“爹!”

“爷爷!”

来到棺材近前,再次看到昔日父亲不变的容颜之后,任发和任婷婷瞬间泪崩,继而跪倒在了地上,大声的叩拜着。

“任老爷,先起来说话吧!”

九叔看着两人痛哭的样子,也为之感动,继而伸手搀扶起了二人,安抚着说道:“任老太爷已经过世二十年了,就不要再这般纠结了。”

“九叔,现在该怎么办?这个墓穴还能够再用吗?”

听着九叔的规劝,任发点了点头,随后擦去了脸上的泪水,急忙询问着。

“蜻蜓点水,一点再点!这个墓穴已经没用了!”

九叔皱着眉头回答着。

小说《茅山术师》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茅山术师》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