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爆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茅山术师》章节目录阅读

《茅山术师》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茅山术师》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一只蕉的又一力作书中主要讲述了:“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张大夫,你快开门啊!您快开门啊!”……….伴随着一阵紧促的敲门声和呼喊声传来,刚刚进入梦乡的张玄陵瞬间睁开了双眼,随后快步起身披上了一层外衣,打开了房门。映……

小说《茅山术师》章节目录阅读

《茅山术师》 免费试读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张大夫,你快开门啊!您快开门啊!”

……….

伴随着一阵紧促的敲门声和呼喊声传来,刚刚进入梦乡的张玄陵瞬间睁开了双眼,随后快步起身披上了一层外衣,打开了房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对青年夫妻,二人正抱着怀中刚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一脸着急的看着自己,大声的说道:“张大夫,您瞧瞧,孩子这是生什么病了吗?这两天的精神一直都不太好,今晚更是怎么也睡不着,只知道一个劲的哭,怎么劝都不管用!”

“张大夫,您帮我们瞧瞧孩子究竟这是怎么了?您一定要救她啊!”

瞧着青年夫妻已经哭成了泪人,张玄陵摆了摆手,“来,给我看看!”

说罢,张玄陵将青年妻子怀里的婴孩抱了过来,婴孩此时的哭声还未停止,整张脸也因为一直在哭而变得有些发白。

“来,好了,没事了,没事了…..乖,乖…….”

张玄陵见状,轻轻的拉开了包裹着婴孩的包被,随后轻轻的在孩子的小腹之上慢慢的拂拭,一脸笑容地轻轻呼唤着婴孩。

很快,在张玄陵慢慢的轻抚之下,婴孩渐渐的收起了哭声,不到一会的时间,就已经破涕为笑,一脸笑容好奇的看着张玄陵,水汪汪的大眼睛甚是可爱。

“不哭啦,不哭啦!孩子不哭啦!”

原本还十分着急的青年夫妇见婴孩在张玄陵的治疗下竟然真的不哭了,感到又是惊奇,又是意外。

“王哥,王嫂,这孩子就是晚上吃奶的时候吸入凉气了,我刚才用按摩的手法帮他把凉气赶出身体了,孩子没事了!”

张玄陵笑了笑,随后将婴孩送回了王嫂的怀中,嘱咐着说道:“好了,没事了!不用担心了!”

只见婴孩重新进入孩子母亲的怀中之后,果然停止了哭闹,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就闭上了眼睛进入了睡眠。

“谢谢张大夫,谢谢张大夫!”

王哥和王嫂两人激动地连连道谢,而王哥更是从怀里拿出了几枚铜板递给了张玄陵,急忙说道:“张大夫,不好意思,这次出门急,钱带的不多,明天我一定给您补上!”

“没事,这些就够了!”

张玄陵伸出手来接过几枚铜板,笑着说道。

“谢谢,多谢张大夫,那我们就回去了,您早点休息!”

见状,王哥和王嫂又是一阵感谢,随后抱着孩子快步出了房门,向着自家的方向走远了。

张玄陵并没有关上房间大门,而是慢慢的坐下身来,随手倒了一杯热茶,看向门口说道:“王老伯,你还想继续跟过去吗?”

只见一名身穿黑衣的老者正徘徊在门口着急的看着大门外王哥夫妇走远的方向,想要走出房门,却似乎被一股阻力所拦,根本无法离开此地。

“张大夫,我还想再看看我那孙子几眼,您就发发慈悲,让我离开这里吧!”

老者听闻张玄陵的话,急忙走到了张玄陵近前,低声请求着。

“王老伯,您已经死了半个月了,如果还不去阴司入轮回继续停留在阳间的话,对你和你的家人都没有好处啊!”

张玄陵闻言轻轻的将王老伯搀扶着坐了下来,随后将茶杯推到了他的面前,继续说道:“你身上的阴气已经对你的家人产生了影响,尤其是你那刚出生的孙子,影响最为严重。如果你还要继续停留在他们身边的话,不出三天,你的孙子必死无疑!你,还想继续留下来吗?”

“我…….”

听着张玄陵的话,王老伯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还是没有说出口,他何尝不知孩子的苦恼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所致,最后只能长叹一声,无奈的说道:“不留了,不留了……”

张玄陵轻声笑着说道:“来,王老伯,喝了这杯茶,去阴司报道吧!”

“可…..可是我上次躲开了鬼差的拘魂,如今没有他们的引路,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阴司报道啊?”

“这个好办!”

见王老伯着急,张玄陵答应了一声,随后手指轻轻的一晃动,一根金针就出现在了张玄陵的指间之上。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茅山度鬼针,幽冥引亡魂。急急如律令!”

张玄陵快速的念完了法诀,随后指间的金针瞬间散发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直直的飞入了王老伯的眉心之中,隐隐散发着金光。

瞧着王老伯眉心处闪烁的金光,张玄陵轻轻一挥,金针随之消失不见。

随后张玄陵从桌上的布包里拿出了一张黄色的符纸递给了王老伯,嘱咐着说道:“王老伯,这张是陈情符,你这么长时间没去地府报道,那些鬼差看见我们茅山的陈情符,会网开一面的,喝完这杯茶,你就随着眉心处金光的提示,前去阴司报道吧!”

“多谢,多谢张大夫!”

自从那道金光进入眉心之后,王老伯感受到了许多的信息,不再似原本那般迷茫。

随后对着桌子上的那杯热茶轻轻的闻了一闻,便对着张玄陵恭敬的鞠了三个躬,转身就消失不见了。

“叮!度化鬼魂一只,获得点功德值,大洋!”

就在王老伯转身离开之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在张玄陵的脑海中响起,张玄陵嘴角露出了笑容,随后看了一眼那已经不再冒热气的茶杯,转身关上了大门,回到了床上。

“系统!打开个人属性面板!”

上床之后,张玄陵并没有躺下休息,而是轻声自言自语着。

随后,一道犹如立体全息影像的个人属性界面就呈现在了张玄陵的面前,闪烁着光芒。

宿主:张玄陵

修为:七品地师

功德:4

功法:茅山诡门十针,茅山符箓术,茅山道术,茅山医术

技能:拳脚精通,百斤之力

“还差点功德值才能升级啊!”

看着面前的个人属性面板,张玄陵有些无奈的感叹着。

系统,对,你没有看错,张玄陵召唤出来的正是系统!

自从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一个最强升级系统就跟随着他一起来到了这里。

这么多年下来,张玄陵靠着系统的帮助,修为境界也在不断的提高着,仅仅岁的年纪就已经成为了七品地师的境界。

修道一途,境界区分十分明细。

地师,天师以及真人三大境界。

每个境界又分七品,一品最低,七品最高。

而随着修为境界的越来越高,自身对茅山功法的掌握也是越来越熟练。

尤其是师傅传授自己的茅山诡门十针,其威力在自己手中的发挥效果也是越来越明显。

茅山诡门十针,六针医人,六针度鬼,六针降魔。

不同于其他师兄弟,张玄陵自幼便跟着师傅主要学习门中的医术以及道术,年纪轻轻便已经是杏灵高手。

下山之后,接受师兄林凤娇的邀请,一起前往任家镇建立道场,在这间神龙医馆中,已经行医三年之久。

医人度鬼,杀妖驱邪,俨然已经成为了张玄陵生活中的一部分。

只是不知这系统以后的奖励中,会不会有一些令人意外的收获。

思索了一阵,张玄陵渐渐的闭上了双眼,静下心来,不到一会的时间,便美美的进入了梦想之中。

今天的天气很好,万里无云,阳光照在人们的身上,感觉暖暖的。

和往常一样,张玄陵接待着每一个前来看病的患者,空隙时间,还会走到门口和过往的行人打着招呼。

任家镇的居民对这位年轻的大夫很是尊敬,也十分有好感。

“李婶,您这病不是什么大问题,回头我给您写张方子,您去旁边的药铺抓几位药,吃上三天就会没事了!”

“谢谢,谢谢张大夫!”

李婶小心翼翼的拿着张玄陵开出的药方,迈着步子快步就向着门外走去。

而就在此时,一个满身正气,一脸严肃的中年人抬脚走进了医馆,瞧着张玄陵正在收拾着桌子上的东西,笑着说道:“师弟,你为什么不自己多弄个药材柜呢,也省的别人总是去隔壁的药铺抓药。”

“师兄,来,喝茶!”

瞧着中年人走过来,张玄陵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黄纸糯米今犹在,不见当年林正英。

当然了,眼前的这个中年人不是林正英,而是他的师兄林凤娇。

林凤娇在茅山门中排行第九,因此许多人也喜欢称其为林九,任家镇的居民百姓更是对其尊称为一声九叔,可见林凤娇的威望和实力是众人所公认的。

“我这医馆不过是替人看病了以度日罢了,要是再弄个药材柜,先不说我自己忙不过来,就是光是采药够药的事情,就已经让我忙破头了!”

张玄陵笑咪咪的给九叔倒了一杯茶,指着外面的药铺说道:“我虽然行医,但终归还是茅山中人,如果再把大夫所有的事情都做了,那么那些药材铺还不得把我恨透了啊!有钱大家一起赚,和气生财岂不是更好?”

“哈哈,师兄着相了,哈哈!”

听着张玄陵的解释,九叔哈哈大笑,随后端起茶杯大口饮下,和张玄陵攀谈起来:“师弟,今晚来义庄吃饭吧,我去买菜!”

“哦?有什么高兴的事吗?”

张玄陵闻言有些意外,瞧着九叔一脸开心的样子,打趣的说道:“你先别说,让我猜猜!”

“嗯,今天不是你的生辰,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节日,会是什么事情让师兄你一脸的开心呢?”

张玄陵故作不解的小声嘀咕着,而九叔则是笑着看着这位师弟猜测,也不说话,又倒了一杯茶慢慢的放在嘴边品了起来。

“哈,我知道了!”

就在九叔品茶的时候,张玄陵突然故作高声的嚷了一句:“是你答应了和师姐的婚事了,对不对!”

“噗!”

谁知张玄陵话一说完,九叔瞬间就把口中的茶水喷洒而出,一脸无奈的看着张玄陵,不停的咳嗽。

“咳咳…..咳咳……”

九叔一边咳嗽,一边伸出手来指着张玄陵的鼻子不满的说道:“好端端的你提她干什么,不知道我躲她还来不及吗?还提什么婚事,你是不是找打啊你!”

“哈哈,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师兄你这么大反应干嘛?”

张玄陵此时也是笑出了声,急忙站起身来不断的轻抚着九叔的后背,见其气色缓和了许多,这才说道:“不过你也是的,人家师姐对你一直念念不忘,更有师门定下的婚约,你就打算一直拖着不予处理是吗?”

“哎,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心中的还惦记着别人,对于这门婚事,容后再说吧!”

九叔无奈的摆了摆手,示意张玄陵不要再说了。

张玄陵当然知道九叔心中所惦记的人是谁,正是他上山学道之前的青梅竹马,米琪莲。

只是按照电影中的情节推算的话,这个米琪莲应该已经嫁给了龙大帅了,九叔这个师兄,还真是有够痴情,这么多年下来都一直念念不忘。

至于这个所谓的师姐吗,当然就是九叔的疯狂追求者蔗姑了。

大家一起在茅山学道,对于这位蔗姑师姐,张玄陵也是熟悉的很。

蔗姑师姐的长相模样跟电影中吴君如所扮演的样子有着很大的诧异,可以说是一个标志的美人,茅山的一众师兄弟中,对其青睐有加的数不胜数。

尤其是三长老的徒弟麻麻地师兄,对蔗姑最是一往情深。

可是在这么多的追求者之中,蔗姑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反而对一心修道的九叔情有独钟。

不过九叔的心中可是一直惦记着自己的初恋情人米琪莲,因此即便是师门为其二人定下了婚约,九叔也始终没有履行。

下山之后,便和张玄陵一同在任家镇建立了道场,而蔗姑则是跟着他一起来到了任家镇十里外的吴家村住了下来。

其想表达的心意,想必任何人都心知肚明。

可惜九叔如此的痴情,蔗姑也就成为了他的一个心病,印在了心中。

“好啦,好啦,不提师姐了!那究竟是什么事呢?”

张玄陵见九叔无奈的表情,也不再去逗闷子,而是好奇的询问起来。

“四目师弟用本门秘术千里传音,今晚就会赶尸路过任家镇,到时候咱们师兄弟三人可得好好喝上一顿才行!”

“哈?四目师兄要来?挺好!要是千鹤师兄也来的话,咱们几人就算是聚起了!”

听着九叔的所说的话,张玄陵也是十分开心。

在茅山这一辈分的弟子之中,张玄陵和九叔,四目道人以及千鹤道人的关系最好,虽然大家的师傅不是一个人,年龄相差的也有些大,但是总是能聊到一起去,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小团体。

如今听说四目道人要来,张玄陵怎能感到不开心,想想他那啤酒瓶底一般粗厚的眼睛以及标志性的红鼻子,就忍不住的想笑。

“千鹤据说去边疆办事情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我也好久没有见过他了!”

九叔点了点头,随后起身说道:“行了,你忙吧,我去买菜了,晚上早点来啊!”

“放心吧师兄,一定到!”

张玄陵起身恭送对方出门,心里也是美滋滋的十分开心。

一上午的时间匆匆而过,吃过了午饭准备闭门休息一会的张玄陵,就听到了门口传来的一阵急促的声音。

“玄哥,玄哥,快,救命啊!”

随着一阵大呼小叫,只见五名浑身是伤的保安队队员快步跑了进来,为首的青年伤势最终,半边脸都是血,见到张玄陵坐在大厅里急忙就冲到了近前,不顾满手的血渍大声的说道:“玄哥,赶紧的,救命啊!”

张玄陵认识对方,正是任家镇保安队队长常威。

常威平时仗着身为保安队队队长以及任发的表外甥的身份,平时对待寻常老百姓都是趾高气昂的,但唯独面对张玄陵,不敢有半分的造次。

无他,就是因为挑衅对方被狠狠地揍过而已。

对于常威这样没有脑子的莽夫而言,谁的拳头大,谁就有话语权,因此虽然被对方挨了打,但打心里对张玄陵感到敬佩有加。

尤其是张玄陵一身惊人的力量以及拳脚上的功夫,让常威感到无比的感叹,虽然年纪比他大,却非要认其做大哥,这一来二去之间,两人也就渐渐的熟络了起来。

瞧着常威一脸的鲜血,浑身上下还布满了各种抓痕,制服都被血渍浸染,感到十分诧异,急忙问道:“这是出了什么事了?”

“哎呦,这事还不是为了追那几个毛贼弄得!”

常威一边埋怨着,一边忍不住的叫痛:“先不说这个,玄哥,您赶紧跟我们兄弟几个治伤啊,我感觉我都快要死了。。。呜呜。。。”

“你个大老爷们哭个什么劲啊!”

张玄陵没好气的拍了一下对方的脑袋,随后伸手摸向了常威的头顶。

一个血淋淋的口子正在不断的渗血,打眼望去,甚至可以见到那伤口之下的白色头骨。

“行了,死不了!”

张玄陵白了常威一眼,随后将桌上的方盒打开,映入眼帘的,则是一根根闪着银光的细针。

“我给你缝起来就没事了!”

“啥?缝针?”

常威听到张玄陵要给自己缝针,急的大叫出声:“我。。。我最怕扎针了,能不能不缝针,我害怕!”

“行啊,那你就等死好了!”

张玄陵也不惯着他,说罢就起身准备去医治剩下的保安队员。

“别别,我缝,我缝!”

简章,常威急忙拉住张玄陵不让他离开,一脸难过的说道:“玄。。。玄哥,你的医术那是没的说,远近闻名,但我还是有些怕,能不能给来点麻醉什么的?我听说人家西洋医生在给伤者缝针之前,就先用麻醉的!”

“没有,爱缝不缝!”

张玄陵冷声说道。

“缝。。。缝。。。”

瞧着张玄陵的脸色已经变得严肃起来,常威的声音越来越小,随后干脆闭上眼睛,不敢再去看对方的眼睛。

张玄陵先是用纱布擦去了常威头顶伤口处附近的灰尘,随后起手一挥,一枚细小的银针就落入了指间之中。

缠上了细线,张玄陵的双手就开始在对方的头顶快速的运转起来,银针入肉,森森银光。

“好了!”

“好?好了?”

原本还在担忧会有多痛的常威在听到张玄陵的声音之后,瞬间就睁开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急忙说道:“这就缝好了?这么快?”

打从自己闭上眼睛到对方说缝好了,前后不超过半分钟的时间,常威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张玄陵真的将自己的伤口缝合完毕,甚至都没有感到那缝针所带来的的疼痛感。

“怎么?不相信我?”

张玄陵冷眼相对,换来的,则是常威的一再示好:“哪能啊,哪能啊,我信,我信!”

“少废话,把衣服脱了,我给你继续缝针!”

“是,是!”

常威不敢多言,先是把医馆大门给关了起来,随后将保安队制服全部脱下,只剩下一条仅存的内裤晃荡在几人眼前。

“你们这是被老虎抓了吗?怎么伤口这么深!”

张玄陵瞧着常威身上那些和头顶一样血淋淋的伤口,感到十分好奇,而常威则是一脸的苦笑,急忙说道:“什么老虎,是一个黑猩猩,比人都高的黑猩猩!”

“黑猩猩?”

张玄陵愣了,黑猩猩这样的生物会出现在任家镇外,还如此的凶残?

不过随即张玄陵也明白了黑猩猩的存在,在电影里,常威带着保安队去后山寻找任老太爷这只僵尸,却误打误撞碰到了一个栖息在山洞里的黑猩猩。

但是根据电影中的表现来看,这只黑猩猩并没有多强的战斗力,仅仅是吓跑了那些保安队队员,看来这个世界的一些事情,也随着自己的重生产生了一些的变数。

小说《茅山术师》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茅山术师》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