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术师最新章节,茅山术师免费阅读

《茅山术师》小说简介

小说《茅山术师》是著名网文作者一只蕉所著的一本悬疑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嘶!很显然,张玄陵的回答让九叔感到格外的震惊!如果这僵尸背后的邪术师是二十年前的风水先生的话,那么这件事可就有些棘手了。想到这,九叔唤来了任发到近前,开口询问道:“任老爷,我冒昧的问一句,令尊当年和那……

茅山术师最新章节,茅山术师免费阅读

《茅山术师》 免费试读

嘶!

很显然,张玄陵的回答让九叔感到格外的震惊!

如果这僵尸背后的邪术师是二十年前的风水先生的话,那么这件事可就有些棘手了。

想到这,九叔唤来了任发到近前,开口询问道:“任老爷,我冒昧的问一句,令尊当年和那位风水先生究竟有什么过节?”

“额。。。”

显然九叔的话将任发给问住了,此时的对方满脸的尴尬,最终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苦笑着说道:“实不相瞒,九叔,当年先父和风水先生究竟有什么过节,我真的不太清楚。我只知道先父把风水先生的那块墓穴之后弄到手之后,便赶走了他,没过多久,我父亲就离世了。”

说到这,任发感到有些意外,连声问道:“九叔,你这么问,是不是当年的风水先生又回来了?”

“这个也只是我们的推测,不过很有可能就是他,一个邪术师!”

风水先生的身份张玄陵和九叔都不能完全确定下来,但是根据推算,应该就是他!

“是也好,不是也罢,我只希望两位快快帮我们任家解决这件事,否则的话,我们任家在这镇子可就要待不下去了啊!”

任发考虑的很长远,如今任老太爷尸变已经咬死了好几个人,自家的佣人还好说,毕竟签了卖身契,没有那么多的后续麻烦。

但是不仅如此,还有两个镇民也被任老太爷给咬死了,如果不早日解决掉这件事情的话,只怕会有更多的镇民遭殃。

到那时候,即便任家是这任家镇第一大家族,也会被那些充满民愤的镇民所厌恶,唾弃,到时候任家就再也没脸继续呆在这里了。

“放心吧,我们会尽快解决的!”

张玄陵答应了一声,随后对着近前的任婷婷笑着说道:“任小姐,带任老爷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和师兄,不会有事的!”

“那就多谢九叔和张大夫了!”

任婷婷微微一笑,便搀扶着任发向着大厅走去。

瞧着夜色越来越深,而秋生还没有回来的迹象,九叔不免感到有些担心,小声嘟囔着:“这个秋生,让他去隔壁镇子买糯米,怎么过去了几个小时了,还没回来?”

“师傅,秋生他会不会遇上僵尸啊!”

这时文才在一旁听着九叔的念叨,也感到了十分担心,急忙询问着。

毕竟和秋生一起在九叔门下拜师多年,平时打打闹闹,但是两人的感情还是十分要好的。

“放心吧,文才,秋生应该不会有事的!”

张玄陵走到了近前,安慰着两人说道:“我跟着僵尸的踪迹追到了后山山脚下,那里和秋生去隔壁镇的道路是截然相反的,不会有事的!”

“那就好,希望他没事!”

听张玄陵这么说,文才这才放下心来,而九叔也平静了许多,不似刚才那般焦躁。

张玄陵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因为他知道,如果按照这电影剧情发展的话,此时的秋生应该和那个女鬼董小玉在一起,快乐似神仙。。。

在任婷婷的安排下,张玄陵和九叔以及文才在任家住了下来,并没有返回义庄和医馆,毕竟这任发没死,僵尸还会再次出现。

第二天一早,在任发和镇长以及其他乡绅的出面下,所有的镇民都被召集到了一起,将僵尸的事情告知了他们。

一时间,整个任家镇恐慌一片,所有人都是吓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为了表示对这件事情的愧疚和歉意,任发特地安排佣人将刚刚送到米铺的糯米分发给了众人,还特地分给了每人十块大洋作为补偿。

这才安抚好了大部分镇民的心情,至于那两位惨死之人的家属,也得到了丰厚的赔偿。

不仅如此,九叔和张玄陵也将画好的镇尸符分发给了众人,嘱咐大家入夜之后千万不要在街上走动,老老实实的呆在家中。

足足忙活了一个上午,才终于将所有的糯米,大洋以及镇尸符分发完毕,张玄陵和九叔几人,也都感到有些疲乏,坐在大厅里休息。

“张大夫,喝杯茶,今天你辛苦了!”

任婷婷端着茶杯走到张玄陵近前,轻声细语道。

张玄陵见状,接过茶杯,微笑地回答着:“多谢任小姐,麻烦你了!”

“任小姐,你别光顾着给师叔倒茶啊,我也忙了一上午,给我一杯呗!”

瞧着任婷婷倒了一杯茶递给了张玄陵,一旁的文才忍不住的张嘴埋怨着,见状,九叔瞬间踢了对方一角,怒声说道:“要喝自己倒,哪那么多的废话!”

“是,是,大家都辛苦了,我这就给大家倒茶!”

突然被文才这么一说,任婷婷觉得十分不好意思,红着脸便赶紧又倒了几杯茶递给了九叔等人。

“师傅,我会来了。。。哈欠。。。”

此时秋生扛着一个沉甸甸的大麻袋走了进来,一脸的困意惺忪,无精打采的伸着懒腰。

“臭小子,一晚上不见踪影,跑哪里去了!”

瞧着秋生终于回来了,九叔心中一直悬着的石头也终于落了下来,随后一脸愤怒的走到近前,怒声斥责着。

“是啊是啊,你跑哪去了,我们都担心了你一晚上呢!”

文才也跟着跑到了九叔身后,装模作样的审问起来。

“哈欠。。。”

秋生无精打采的哈气连连,有气无力的说道:“昨天买完糯米回来的路上下了暴雨,我找了个破庙避雨,所以就没有回来。”

秋生一边回答,一边伸着懒腰,宽松的领口露出了许多的红印。

九叔见状,瞬间皱起了眉头。

似乎是担心九叔看见脖颈处的异状,秋生立刻就将衣领系了起来,没再出声。

“不对啊,我昨晚和手下们在外面巡逻,没看到下雨啊!”

这时候常威听着秋生的回答走到了近前,一脸迷茫的解释着。

“说,你昨晚到底去哪了!”

九叔察觉到了秋生身上的异样,满脸的愤怒,抬手就打了一巴掌在秋生的脸上。

这一巴掌打的结实,直接将迷糊的秋生瞬间打的精神了许多,随后急忙躲到张玄陵的身后,大声的求饶:“师傅,我真的是找了个破庙避雨,没有骗您!”

“还不说实话!”

九叔听着秋生的回答,感到无比的生气。

这秋生眼神迷离,脚步虚晃,整个人身上的阳气较之昨天不知道虚弱了多少,而且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鬼气。

“真的,我真的没有骗您!”

秋生急忙躲到了任婷婷身边,连声说道:“任小姐,借你们家客房歇歇!”

“哦。。。”

任婷婷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看到秋生飞一般的冲到了二楼,跑进了客房。

“这个家伙,真是气死我了!”

瞧着秋生还是不说实话,九叔忍不住的怒声骂道。

而张玄陵则是走到了近前,开口说道:“算了,师兄,这件事交给我,不用担心!”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你们那么生气干嘛?这秋生不会有什么事吧!”

常威感到无比的困惑,这好端端的九叔干嘛发这么大的火,还有文才,他也十分好奇。

“没事,这家伙就是撞鬼了,没多大事情!”

“啊?撞鬼?”

“啧啧啧,我看一定是风流鬼,你没注意到他脖子上的红印嘛,跟怡红院的姑娘们的脖子上一样一样的,哎哟。。。”

文才话还没说完,就感到后背一阵疼痛,只见九叔又是一脚踢了上去,怒声的骂道:“你这家伙一天到晚的乱七糟的知道的不少,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别,别,师傅,我错了,我错了!”

文才飞一般的向庭院方向跑去,怯怯的不敢进屋。

“我怎么会收了这么两个徒弟,真是造孽!”

九叔瞧着两个徒弟不成才的样子,是既生气,又无奈,只能恨恨的低声嘟囔着。

“算了,师兄,教训徒弟等回了义庄也不迟!”

毕竟这里是任府,有些事情还是收敛一些比较好,九叔听着张玄陵的劝说,也只能点头答应。

金乌坠落,玉兔升起,点点的星辰挂在了天空之上,好一番美丽的夜景。

只是这番美丽的夜景之下,此时的任家镇,变得格外冷清。

街上除了保安队巡逻的队员再也看不到任何镇民,就连平日里热闹连连的怡红院以及赌坊酒家,也都是闭门关灯。

僵尸所带来的的恐惧,正在这座小镇中蔓延着。

“哈欠。。。”

秋生打了个哈欠从客房里走了出来,瞧着大厅里刚刚吃完饭的九叔和众人,连忙惊讶的说道:

“哎呀,忘了帮姑妈看铺子!师傅,师叔,我先走了!”

说完不等九叔的答复,秋生便急匆匆的跑出了任府大院,狂奔远去。

“这个臭小子!”

看着秋生走远的身影,九叔忍不住的低声骂出了声!

这是去姑妈家吗?这分明是去找那个女鬼!

“师兄,这件事不是说好交给我了吗?不用担心!”

“既然如此,那就拜托师弟了,任府有我!”

见状九叔无奈的叹了口气,连声答应着。

“张大夫,路上小心啊!”

就在张玄陵准备起身的时候,餐桌前的任婷婷连忙关心的喊了一句。

关于秋生撞鬼的事情,今天下午任婷婷也了解了不少,见张玄陵这就要出门捉鬼,心中不免有些担心。

“多谢任小姐关心!”

张玄陵回头淡淡一笑,便随着秋生跑远的方向,飞驰而出。

“任小姐,你放心好了,我师叔法力高强,那只女鬼一定不是我师叔的对手!”

文才看着任婷婷略带关心的眼神,挺着胸脯高声赞扬着:“当然了,我师叔厉害,我的本领也不差,捉鬼降妖。。。哎哟!师傅,您怎么又打我!”

“吃完饭了还堵不上你的嘴!赶紧滚到外面站岗去!”

“是,师傅!”

文才瞧着九叔一脸愤怒的模样,灰溜溜的就走出了大厅,任婷婷捂嘴偷笑,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秋生满心都是那迷人的董小玉,一路小跑连歇息都没歇息一下,此时来到了野外的一处庄园门外,推门就跑了进去。

“这个家伙,真是色迷心窍!”

张玄陵瞧着这荒野中十分扎眼的庭院,忍不住的低声斥责着。

谁家会把一个庄园建在荒郊野外,亏得秋生还跟着九叔学道这么多年,连这么一点常识都没有!

见状,张玄陵纵身一跃跳到了墙头一个偏僻背光的地方,静静地看着庄园里面的情景。

“公子,你终于来了,奴家等你等的好苦啊。。。”

一声娇媚之声传来,只见面容俊俏的董小玉快步迎到了秋生近前。

“嘿嘿,小玉,我这不是来了吗?是不是等急了?”

秋生看着美人在怀,心脏砰砰乱跳,连连坏笑的回答着。

“讨厌啦,公子!”

董小玉莞尔一笑,脸上尽显狐媚之色。

张玄陵看的仔细,这董小玉身上血气环绕,想必已经有不少人死在了她的手里。

这个女鬼,不能留!

董小玉正准备拉着秋生走进闺房之中,然而她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起来,左右四下环视了一圈,大声的说道:“谁,滚出来!”

“昂?谁啊?谁啊?”

秋生也是被董小玉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四下左右寻摸着。

张玄陵见状,正准备动手杀鬼,却见到那庄园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漩涡,继而一个身穿古代长袍,手持哭丧棒的中年男子漫步走了出来!

阴差!

张玄陵惊了,瞬间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曾经在茅山和师傅修道的时候,张玄陵就曾见到过阴差出现在茅山之上。

茅山一派传承数千年,门中高手更是不计其数,有很多的前辈高人都在这地府阴司之中担任大大小小的阴神之职,因此茅山派在地府中的势力极其庞大!

不说别人,光是那师兄九叔,就身兼着地府钱庄冥钱印刷员的差事!

“大胆董小玉,你死后不入阴司轮回,反而停留在阳间并杀害六名男子,本阴差今天就要带你回阴司受罚!”

“阴差!”

很显然,董小玉也没有想到这阴差会出现在自己的地盘,感到无比的惊讶,随后抬起袖口在秋生的面前轻轻一晃,满脸委屈的说道:“公子,你快救我,这个坏人要抓我!”

“昂?”

秋生只感觉意识一阵模糊,随后晃了晃头再一看,那眼前站的不是保安队长常威又是何人!

“好你个常威,追不到任小姐却要来抢我的小玉,看小爷我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

秋生嚷嚷着卷起了袖子,作势就要和眼前的阴差打上一架。

看着秋生上前,董小玉便不断的向身后退去,只待有机会出现,便要逃离此地。

“滚!”

阴差骂了一声,直接抬手就是一巴掌,瞬间便把秋生扇飞了出去。

可怜那秋生还没动手,就感到眼前天旋地转,随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哪里逃!”

瞧着董小玉已经转身准备逃跑,那名阴差瞬间就将手中的哭丧棒甩了出去,重重的击打在了对方的后背之上。

飞驰而出的哭丧棒重重的击打在了董小玉的后背之上,瞬间一道血红色的光芒迸射,只见那董小玉发出了凄惨的喊叫之声,直接就飞出去了数米,重重的趴在了地上。

“不自量力,还敢在本阴差面前逃跑!”

董小玉虽然吸食了数个男人的阳气,自身的实力已经十分厉害,但阴差的哭丧棒本身就对厉鬼有着本能的克制效果,这才会使得董小玉受伤颇重。

只是这一下,就差点将董小玉的魂体所击溃,其身上的阴气更是不停地流逝着。

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原本对方那楚楚动人的模样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则是半张脸糜烂不堪,皮肤干瘪发枯的恶心模样。

张玄陵见状不由得同情了一下秋生,要是对方知道昨日陪他相伴的女鬼长得是这般模样,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迷恋下去。

“阴差大人,放过我吧!我不要去阴司,我不要去受罚!”

眼看着那名阴差手持哭丧棒向着自己走来,董小玉立刻就对着对方连连叩首,嘴里不停地求饶。

自己死后没有前往阴司报道就已经是犯了大罪,如今的自己更是身负着六条人命在身,如果要是被捉回地府受罚的话,只怕会被打入十层地狱永不超生!

“哼,我乃阴司正神,拿你归案乃是职责所在,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阴差显然没有将董小玉的求饶放在眼里,手掌轻轻一甩,一条漆黑的锁链就浮现在了掌中。

“既然大人你不肯答应,那我今天就跟你拼了!”

董小玉突然尖叫出声,整个身体爆发出了阵阵鸣爆,阴气四射。

那恶心的头颅竟然和身体脱离开来,随后化作了十数个一模一样的头颅,齐齐的把阴差围绕在了中间。

“我跟你拼了!”

轰!

轰!

轰!

忽然之间,阵阵炸响,那些头颅爆发出了剧烈的声响,犹如一颗颗小型炸弹一般在阴差身边炸裂开来。

霎时间无数的黑色污血就喷洒在了阴差全身之上,掀起阵阵黑烟。

“可恶!”

董小玉突然的发狂让阴差有些始料不及,但是此时的他眼睛被这股黑血喷洒之后,痛痒难忍,就连身上也是传来阵阵腐蚀般的疼痛。

虽不会构成极大的伤势,但是却大大的降低了其现有的战斗实力。

一时间,阴差举着手中的哭丧棒,不停地在面前胡乱挥舞着。

砰!

砰!

砰!

。。。。。。

一时间,董小玉幻化而出不少的头颅已经被阴差用哭丧棒所击碎,但是那头颅本体却是高高的悬在半空,等待着最后的时机。

“我要你死!”

突然之间,那颗飞驰的头颅再次响起了董小玉凄惨的吼叫声,一口破碎的尖牙瞄准了鬼差的头颅,直直的就冲了下来。

此时的阴差已经驱散了身上大部分的黑色污血,瞧着董小玉的头颅即将飞到近前,对方瞬间就祭起了手中的哭丧棒抵在了面前。

“六丁六甲,左右加持,神兵令火,万法神通,茅山天罡火,急急如律令!”

就在此时,庄园里发出了一声爆喝之声,一道红色的火蛇瞬间就闪现在了阴差的面前,继而瞬间爆发出了强有力的气势,将那飞驰而来的头颅,全数吞噬。

“茅山的人!”

阴差也是一惊,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竟然会出现一位茅山的道士,连忙回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名白袍青年飞驰而出,快速闪现在了自己的近前,大手一挥,三道金色的光芒就飞进了那熊熊燃烧的火蛇之中。

“啊!”

被茅山天罡火击中的董小玉的头颅本就已经受了重伤,此时再被张玄陵这三妹金针所击,连多余的声音都没有发出,只听得一声尖叫声传来,那个头颅瞬间就爆炸开来,化作了阵阵碎片掉落在了地上。

而董小玉那没有了头颅的身子,也是急速的腐烂溃败,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化作了一滩浓水,彻底消失不见。

“叮!消灭厉鬼一只,获得点功德值,百年野生人参一棵!”

宿主:张玄陵

修为:七品地师

功德:/

功法:茅山诡门十针,茅山符箓术,茅山道术,茅山医术

技能:拳脚精通,百斤之力

瞧着张玄陵将那董小玉打的魂飞魄散,那名阴差有些意外,随后用手擦去了脸上的污血,抱拳施礼。

“在下地府阴差王阳明,多谢这位茅山高人出手相助,看您那刚刚所使用的金针,莫非是茅山诡门金针的传人?”

茅山一派在阴司地府势力极大,阴差身为低阶阴神,如果没什么特殊情况,一般都会对茅山的人恭敬相待的。

“王阴差好眼力,在下正是茅山天虚真人座下弟子,张玄陵!”

张玄陵微笑着回答,不卑不亢。

“原来是天虚真人的高徒,果然好本领!”

听闻张玄陵的来历之后,阴差表现的更为谦恭了,随后他收起哭丧棒,又从怀里取出了一个蓝皮古籍和毛笔,写写画画了一番,笑着说道:“刚才我也是没想到那董小玉会突然发难,真是阴沟里翻了船!”

阴差的法力虽不是很高,但是依靠着阴神烙印以及手中的哭丧棒,对付一般的厉鬼基本上是一点问题都不会有。

想到刚才竟然差点被董小玉所伤,王阳明的脸上瞬间就感到一丝丝火辣辣的感觉。

“哎,王阴差不用介怀,这厉鬼毕竟罪孽深重,明知要去地府受罚,肯定是索性放手一搏,这不是你的错,不用介意!”

“也是,也是!”

王阳明露出了苦笑,随后收拾了心情,开口说道:“既然这董小玉已经彻底消亡,而我还有其他勾魂任务在身,就不在此多做停留了!张道长,咱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张玄陵挥手告别,便看到那阴差王阳明一个转身,便彻底消失不见。

送走了阴差,张玄陵走到了那昏倒在地上的秋生近前,瞧着他竟然发出了阵阵打鼾声响,不由得感到又好气又好笑。

“醒醒!醒醒!”

迷迷糊糊的,秋生好像感到有人在拍自己的脸,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谁知引入眼帘的,却是自己的师叔张玄陵,十分的意外。

“师叔!您怎么在这!咦,小玉呢?难道被常威那个混蛋抓走了?”

秋生捂着有些发昏的脑袋四下张望着,可是除了身边的张玄陵,哪还有什么董小玉和常威在旁?

“你个臭小子,现在还鬼迷心窍!”

张玄陵瞧着秋生这一副失了魂的模样,忍不住的朝着他的脑袋就打了一下。

“哎呀,师叔,你打我干嘛?快帮我找找小玉啊,他肯定是被常威那个混蛋给抓走了!”

“你个家伙差点没了命还不知道,竟然还念叨着对方!”

张玄陵怒声斥责了一句,随后拿出一张符箓朝着天空一甩,大声的念道:

“北帝勅我纸,书符驱鬼邪,一缕清风荡苍穹,万法幻灭无极空,急急如律令!”

嗡!

刹那间,那枚悬浮在半空中的符箓瞬间散发出了耀眼的金色光芒,随即化作一片金色的屏障,将张玄陵和秋生瞬间就包裹在了其中。

砰!

只见那金色屏障瞬间炸裂,消失不见,而再一次映入秋生和张玄陵眼帘的,不是那装饰奢华,富贵大气的庄园。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堆满了石碑,杂草丛生的乱葬岗。

“我滴妈!吓死我了!这什么情况!”

周边环境极大的落差让秋生着实的吓了一跳,连喊带叫的躲在了张玄陵的身后,战战兢兢的小声说道:

“师叔,我真的撞鬼了?”

“废话!”

瞧着对方这惊慌失措的模样,张玄陵是气不打一处来,好歹这秋生也跟着九叔学道多年,即便没有什么修为,也不至于吓成这番模样吧?

张玄陵算是彻底体会到,为什么九叔会时常的对两个徒弟发火了

真是恨铁不成钢!

“行了,那女鬼董小玉已经被我彻底消灭了,赶紧跟我回去吧!”

“是,师叔!”

听着董小玉被张玄陵给消灭的事情,秋生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即便他知道对方是想吸取自己的阳气。

但是想到昨晚和对方温存的一幕,不由得感到有些怀念起来。

解决掉了董小玉的事情,张玄陵便带着秋生快步向着任府赶去,毕竟那任老太爷随时可能都会再次袭击任府,光是九叔一个人,只怕有些难以对付。

“砰!”

“砰!”

。。。。。。

然而就在两人刚刚走进镇子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阵阵枪响,时不时地还能听到有人惨叫的声音,在冷清的任家镇夜晚,显得极为的刺耳。

“师叔,前面有枪响!”

“我听见了!可能是僵尸出现了!赶紧走!”

张玄陵眉头一皱,随后急速奔跑,朝着枪响的方向飞驰而去。

如今任家镇的居民夜晚根本不敢出门,只有常威率领的保安队在街上手持火把巡逻,刚才的那几声枪响,一定是保安队打的!

“师叔,等等我啊!”

秋生瞧着张玄陵越跑越远,瞧着四周漆黑的一片,联想着刚才乱葬岗的情景,不由得快速追赶着,一边跑还一边大声的嚷着。

“吼!”

“吼!”

此时在任家镇的一处街道上,两只浑身破烂的僵尸正张牙舞爪的低声怒吼着,而他们的周围,正是惊慌失措的一众保安队的队员。

他们每个人都哆哆嗦嗦的举着手里的长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队长,怎么办啊,子弹不管用啊!”

这时一名队员队员来到躲在一旁的常威身边,大声的询问着。

“奶奶的,今天点子怎么这么背,刚刚巡逻就遇到了僵尸!”

常威此时也慌乱的不知道该如何时候,拿着手枪,惊恐的看着前面的两个僵尸,连连后退。

平时那可以威震旁人的枪弹此时在两只僵尸面前,就像是烧火棍一般,完全失去了作用,这让常威感到无比的震惊。

“对对!糯米!镇尸符!赶紧朝他们扔过去!”

突然间,常威想到了怀里贴身准备的一小袋糯米和镇尸符,连忙大叫起来。

虽然他没有亲眼见识过糯米和镇尸符对付僵尸的情景,但是眼下的情景,这两样东西就是救命的稻草!

“是!”

那名队员也是瞬间恍然大悟,随后大声朝着一众保安队队员嚷道:“赶紧的,把糯米和镇尸符朝着它们扔过去!”

“好!”

刚才的慌乱让大家都有些发懵,如今也都想到了九叔和张玄陵所赠与的两样法宝,当即直接把手里的长枪扔在了地上,全都伸手进怀,摸向糯米和黄符。

“都闪开!”

此时常威大叫了一声,随后拿着手里的一小袋糯米快步就冲到了两只僵尸不远处的地方,抬手一挥,瞬间将糯米洒在了两只僵尸的身上。

砰!

砰!

砰!

。。。。。。

糯米沾身,就像是在僵尸身上挂上了点燃的鞭炮一般,发出了阵阵炸响。

一时间,黑烟四起,两只僵尸也是急速的向后方躲避着,不敢再继续前进,只能发出惨烈的喊叫。

“哈哈!果然有用!兄弟们,赶紧拿糯米扔它们啊!”

任发瞧着糯米起了作用,兴奋的大喊出声,而此时其他队员见状也纷纷来了底气,气冲冲的冲上前去,将手中的糯米全都朝着僵尸的身上甩去。

砰!

砰!

砰!

。。。。。。

犹如狂风暴雨一般的糯米袭击,两只僵尸浑身上下连连炸响,周身不知道破烂了多少烂洞,黑色的尸血不停地向外渗漏,样子十分惨烈。

“队长,糯米没啦!”

本想着再乘胜追击,一举将两只僵尸消灭,可谁想到此时所有人口袋里的糯米全都在刚才的时候撒了出去,再也没有一颗糯米了。

瞧着那两只僵尸行动缓慢的再次朝着众人的方向抓来,一时间所有人又是慌乱了一团。

“怕什么,不是还有镇尸符吗?朝它们扔啊!”

常威忍不住的骂了众人,随后拿起镇尸符,就朝着两只僵尸的方向甩了过去。

可是这镇尸符脱离常威的手心之后,竟然慢慢的飘落在了地上,完全不似平时九叔和张玄陵所展现的模样,这让常威感到无比的意外。

“队长,这镇尸符不管用啊!”

其他几人也纷纷学着常威的样子将镇尸符甩出去,可都如出一辙的掉在了地上,根本就没有接触到僵尸一点半点。

“队长,咱们是不是离近点贴在他们身上啊!”

此时又是一名队员队员的声音响起,常威见状,连忙点头:“对,你说的没错,这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我们给你殿后!”

“啊?我!”

那名队员很是惊恐和意外,只恨不得连连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谁让自己嘴欠呢?

那两只僵尸虽然行动速度比刚才缓慢了不少,但是那凶神恶煞恶心至极的模样,还是显得十分可怕。

自己怎么敢凑上前去给他们贴镇尸符呢?

“上啊,快上啊!”

瞧着那名保安队队员手拿镇尸符战战兢兢不敢上前,常威忍不住的在后面怂恿着。

“队长,我怕啊!”

虽说两只僵尸的行动速度已经大不如前,但是毕竟是两只吸血的怪物,这名保安队队员双腿都忍不住的打着哆嗦,就连裤腿,都被一股液体所浸湿了。

“妈的!废物,看我的!”

闻着这一股骚味传来,常威骂骂咧咧的嚷嚷了一句,随后直接把面前的那个吓尿了的队员推到了一边,小心翼翼的向着前方走去。

“吼。。。”

“吼。。。”

两只僵尸此时已经深受重伤,浑身上下都已经是染满了黑色的尸血。

但是生人的气息却在刺激着两只僵尸的神经感官,出于那股强烈的嗜血本能,即便两只僵尸已经动作迟缓了许多,但仍不忘挥舞着锋利的双爪,朝着众保安队队员的方向抓来。

“都学着点啊!”

常威瞧着面前两只不断挥舞利爪的僵尸,使劲地咽了一下口水,随后拿着镇尸符战战兢兢的向前走去,生怕一个不留声,再被对方给抓住。

“队长,加油!”

“是啊,队长!你好厉害!”

。。。。。。

一时间,常威的英勇带头博得了一片好评,这也使得常威的胆子更加大了一些,随着与对面两个僵尸的巨力越来越近,常威前进的步伐也是越来越缓慢了起来。

“吼!”

突然之间,其中的一只僵尸爆发出了愤怒的吼叫,这让本就十分害怕的常威登时吓了一跳,手中的镇尸符直接就掉落在了地面之上。

“妈呀,我不玩了!”

失去了镇尸符,就等于失去了最后的一块筹码,常威吓得大叫了一声,头也不回的便向着一旁跑去。

他这一跑,让原本还准备效仿他的一众保安队队员纷纷做鸟散状,也都不顾手中的镇尸符,朝着四面方急速的奔跑。

“吼!”

“吼!”

两只僵尸似乎在做着垂死的拼搏,竟然瞬间爆发出了一阵浓郁的尸气,继而行动也不似刚才那般迟缓,朝着常威逃跑的方向就急速的追赶而去。

“妈呀,干嘛都追我啊!救命啊!救命啊!”

常威忽然感到后面传来阵阵追赶的声音,回头一看,不是那两只僵尸又会是谁。

“妈呀,别追我了,我不想死啊!别追我了!”

仿佛身后的两只僵尸比猛虎还要可怕,常威爆发出了惊人的速度,竟然一路狂奔向前,生生的将两只僵尸甩出去了数十米远。

“砰!”

就在常威准备回头再看那两只僵尸有没有追赶上自己的时候,忽然感到撞到了什么东西一般,继而整个人反弹了出去,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哎呀!又是僵尸啊!我死定了!我死定了!”

常威已经吓得魂不守舍,只感到这一摔仿佛眼前一片天旋地转,也看不清面前的两个身影究竟是什么。

不过在他看来,肯定是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两只新的僵尸。

不由得,常威也不继续逃了,而是坐在地上不停地大声哭喊着。

“喂,你喊个什么,你撞了我我还没说你呢!”

“我死定了!我死。。。嗯?秋生?”

本来还一直不停哭喊的常威在听到耳边传来的声音之后,瞬间一愣,再一抬头仔细一看,却是张玄陵和秋生站在自己面前。

“哈!玄哥!玄哥!救我,救我,有僵尸!”

看到了张玄陵,就仿佛看到了救世主一般,常威瞬间就感到了一股强烈的希望之感传遍全身。

随后整个人都蹦了起来,对着张玄陵大声的求救着。

“知道了,闪到后面去!”

张玄陵答应了一声,便瞬间一个闪身,冲向了那两只快要攻到近前的僵尸。

“吼!”

瞧着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活人,两只僵尸立刻就将其锁定成了自己新的目标,高高的举起手臂,朝着张玄陵的身上就狠狠的抓了下去。

“哼,垃圾!”

张玄陵瞧了一眼这两个僵尸,不屑的骂了一声,手臂一挥,两张镇尸符瞬间就贴在了两只僵尸的身上。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玉帝有勅,神砚四方!金木水火土,紫雷电光芒!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只见张玄陵双手前伸,化作剑指,两道紫色的闪电瞬间迸射而出,转眼之间就将两只僵尸的头颅轰成了碎渣。

小说《茅山术师》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