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飘扬的五年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白衣飘扬的五年》小说简介

白衣飘扬的五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西和流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栋四层的女生宿舍楼,年代比较久远,外墙爬满了绿植。入口左侧是一个小卖部,女主人是位40多岁的阿姨,也是这栋楼的宿舍管理员。今天是报到时间,每个人都是大包小包的行李,阿姨没多问就让父亲也跟着上了楼……

白衣飘扬的五年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白衣飘扬的五年》 免费试读

这是一栋四层的女生宿舍楼,年代比较久远,外墙爬满了绿植。

入口左侧是一个小卖部,女主人是位40多岁的阿姨,也是这栋楼的宿舍管理员。今天是报到时间,每个人都是大包小包的行李,阿姨没多问就让父亲也跟着上了楼。

老楼很是凉爽,但拖着行李爬到三楼已是满头大汗。

安溪找到所住的306房间,推开有点吱呀作响的门。左边靠着窗户有一张上下铺,右边是两张上下铺,每个铺位上都贴着名字,安溪的铺位就在左边靠窗的下铺。

似乎听到有人进门,右边靠门的上铺突然从帘子里伸出一个小脑袋,瓜子脸,短发,睡眼朦胧,边揉眼睛边轻声说:“叔叔阿姨好!可算是有点人气了,从昨天到现在就我一个人,闲得我都睡着了!”女孩拉开床帘坐起,继续讲:“我叫卜芳芳,看到你的铺位,你应该是安溪吧!”

“是的是的!”还没等安溪答话,母亲就应声道,“我们是一早从山东过来的,小姑娘你呢?”

“广西!”卜芳芳显然已清醒了许多,“阿姨,您可真年轻,真漂亮!”

“哪有哪有,我都快五十了!”母亲脸上已乐开了花。

“不像呀,您看着就跟我们的大姐姐一样!”

“小姑娘,嘴可真甜!”母亲显然已将先前的不快抛之脑后,立刻精神抖擞,开始麻利地给安溪铺床铺。

“我这个妈,都恨不得叫我妈了!”安溪不屑地说道。

不及防,母亲转身一巴掌轻拍在安溪头顶上:“怎么说话呢,臭丫头,没大没小的!以后你过的可是集体生活,五年后就要进入社会了,嘴还不学得甜点!”

安溪转头望着卜芳芳,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开始自顾自地收拾行李。

房间大概二十平米,中间放着一张两米长的桌子,两边分别有四个抽屉。安溪拉开一个把角位置的抽屉,把日用品整齐地码在里面,抽屉正好靠近自己的床铺,取用物品也方便。

进门左侧有两个高高的柜子,每个柜子有三个柜门,安溪选了靠近床铺的中间那个柜门,把夏季的衣服叠放进去,穿不着的衣服暂时放在皮箱里,当然也包括母亲买的那两件套装,被偷偷压在了箱底。

站在一旁的父亲,暂时插不上手,就跟卜芳芳聊起天来,母亲还时不时地插句话。不愧是早来一天,从卜芳芳的口中,安溪已在脑海中勾勒出女生宿舍楼的布局,甚至整个校园环境也已渐隐渐现。原来,这栋楼在学校的最北边,目前应该算是条件比较好的宿舍楼了,每层分别有40个房间和两个洗手间。轿车刚才通过的是东门,而学校的正门是南门,南门现在只走行人。

收拾好东西,父亲下楼抽烟,母亲拉着安溪在宿舍楼里逛了一圈。楼里的墙皮是新粉刷好的,显然是为了迎接新生做的准备。盥洗室还算比较大,有十几个水龙头,靠近窗户的地方拉了两根长长的绳,因为宿舍没有阳台,学生们的衣服都晾在这里。

“哎呀,这是什么鬼地方啊!”母亲已渐渐皱起了眉头,“这不就是筒子楼嘛,环境可真差!上个厕所还得排队吧!你看,这么多人的衣服都晾在这,不丢才怪呢!闺女啊,床单被罩什么的,可怎么洗呀!”母亲有些焦急地来回走着,高跟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明显有些杂乱无章:“大的物件还是带回家让妈妈给你洗吧!”

“妈,真的不用!您看这绳子上不也挂着被罩吗?别人怎么洗我就怎么洗呗!”安溪并不介意,一直安慰着母亲,“妈,我看着环境还没那么差,再说我又不是来享福的,这不正好给我一个锻炼的机会嘛!我可是第一次住集体宿舍,您总得鼓励鼓励我吧!”

“唉,我的女儿还是长大了!我看你一点都不像是独生子女,倒像是有个弟弟或妹妹的!我命苦啊,没有再要个孩子……”母亲情绪有些激动,“还不是为了响应国家号召,我跟你爸又都是党员,为了工作不能再生了。要是在农村就好了,你就能当姐姐了!”

“要是在农村,您跟我爸能有这么好的工作吗?”安溪撅着嘴说道,“您就别想那么多了!我觉得独生子女才是幸福的,我得到的是您和爸爸全部的爱!”

“唉……”母亲长叹了口气,“你现在还不懂,其实再生一个也是为了你好!”

安溪并不太理解母亲的话,看到母亲抿了抿嘴唇,似乎又要有发表长篇大论的架势,就赶紧拉着母亲走出了盥洗室。

当天返回山东时间有些紧,又考虑到司机师傅有些疲倦,父亲临时决定在学校附近找个宾馆住一宿。

安溪送父母到停车场,五分钟的步行路程并不寂寞,因为整段时间都被母亲的话语满满当当地占据了。无非是吐槽一下这个城市和这个校园环境,再就是对安溪的叮嘱,要注意安全,要洁身自好,零花钱一定要收在隐蔽的地方,还有就是不要交男朋友!听到这里,本来心不在焉、对母亲的话左耳进右耳出的安溪噗嗤一下笑了:“妈,您不同意我在大学谈恋爱呀!那您跟我爸又是怎么认识的呢?不也是上师范学校时互相看对了眼吗?”

“你这孩子……”被安溪一提醒,母亲似乎有些理亏,着实想不出该怎么圆下去。旁边的父亲则哈哈大笑:“你妈多幸运呀,遇上我这个绝世好男人!我可没让你妈吃亏,也没让她吃过什么苦!”

“就你嘴贫是吧!再说没让我吃过苦!都是你,我都流过几次了……”母亲声色俱厉,似乎重新找回了话题,指着父亲马上就要口若悬河。

“在孩子面前扯这些干什么,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再说也不光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吧!”父亲急于解释,“我本来是想夸夸你,替你说说话……”

“是夸我还是夸你自己呀!”母亲明显有些愠怒,没让父亲把话说下去。

眼看着二老就要剑拔弩张,安溪急忙插了句话:“爸妈,我看见司机师傅了,正瞅着咱们呢!”

这话甚是管用,母亲朝父亲不屑地撇了撇嘴,“哼”了一声就没再说话。父亲似乎又要急于辩解,但碍于面子,只好悻悻地叹了口气。

目送轿车离开学校后,安溪回到了宿舍。

卜芳芳已从上铺下来,准备去打饭。安溪这才发现原来卜芳芳是个如此瘦小的女孩,个头还不到自己的肩膀,皮肤有些黝黑,但是配上干练的短发,人倒是显得精神焕发。

“安溪回来了,跟我一起去打饭吧!”卜芳芳晃了晃手里拿着的家伙,笑着说道。

看到这一幕,安溪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卜芳芳丈二摸不到头脑,疑惑地问道:“你笑啥啊?我脸上有灰啊!”

安溪已笑弯了腰,话不成语:“我刚发现……咱们学校发的这个……盛饭的家伙可真大!哈,哈哈……真应该叫做饭盆!比你的脸都要大了!”这个饭盆是学校统一发的,人手一个,圆形,浅绿色,上面还有个盖子。让安溪觉得可笑的就是它很大,足足有二十多公分宽,十公分高,估计卜芳芳的头都能放进去了。

此时的卜芳芳竟然顺着安溪的心思,把饭盆套在了头上,一脸滑稽的表情:“我开始还没觉得怎么样,被你这么一说,倒真是有些可笑!”

安溪继续乐着。卜芳芳把饭盆从头顶上取下,笑着说:“等哪天不用了,是不是都可以拿它来洗脚了!”

“嗯,我们用来洗脚,你都可以用来洗头了!”安溪接话。

“哈哈哈,你别说,还真行!”卜芳芳弯下腰,把头伸进了饭盆里,“安溪,你说学校咋这么照顾咱们呢!因为咱们是学医的,饭量大?还是……”

话没说完,宿舍门被“砰”一下推开了,走进一个胖胖的女生,背着一个大大的黑色登山包,左手拉一箱子,右手抱着被褥。似乎听到了刚才的谈话,又恰巧看到了这搞笑的一幕,胖女生盯着卜芳芳,气喘吁吁地问:“说谁饭量大呢?……你把头……伸进这吃饭的家伙里……干什么啊?”边说边卸掉身上的行李。

卜芳芳直起身子,望了一眼安溪,手拿饭盆轻轻指了下胖女生,并同时会意安溪。

安溪有点尴尬地笑了,心里明白她的潜台词是“这个大饭盆跟眼前这位女生挺相配的”。

胖女生倒是不在意,半开玩笑地说道:“还是学校开明,这饭盆压根就是给我配的!”

三个女生一起哈哈大笑。

这个胖女生住在卜芳芳的下铺,个头比安溪稍矮一点,目测有一百五十斤左右,津港市郊区人,名叫陈佳乐。真是人如其名,天生一副乐天派,似乎完全不顾及他人的眼光,胖胖的身形外面套了一件纯白色的连衣裙,配上齐刘海的学生头,模样倒是有几分可爱,简直就是发福版的樱桃小丸子。更让人惊叹的是,她一趟就把所有的行李搬到了三楼,虽然有些气喘,但还是迅速铺好了床铺,动作之麻利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短短几分钟,安溪看呆了,啧啧赞叹道:“哇塞,佳乐你太牛了!这么快就铺好了,还这么整齐,被子叠得都赶上豆腐块了!就像是陈列品,我都不忍心坐上去!”

没成想,佳乐一屁股坐到上床,使劲拍了拍床铺:“这有啥呀,高中住校三年已经练出来了。”她顺势靠在被子上,懒洋洋地笑着讲:“有啥不忍心的,我的床铺你们都可以坐,随便造!哈哈哈,这叫‘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会的可不止这些!”

“我看你挺适合当护士的,真利索!”旁边的卜芳芳也忍不住夸了一下。

“嗯,我妈也这么说。家里的活基本上都是我干,我弟都是我带大的!”佳乐有些自豪。

身为独生女的安溪有些自惭形愧,但分明能感受到佳乐话音落后隐藏在脸上的几分凄凉和无奈。

一时不知该如何接佳乐的话,尴尬的氛围被轻轻的推门声打破了。走进来一个身穿碎花长裙的女生,一米七的苗条身材,及腰的黑色披肩长发,怀抱着学校发的宿舍用品。

此女只应天上有!这个女生真的如仙女一般,如果说安溪的皮肤是白皙的,那这个女生只有过之而无不及,白净的皮肤里透着淡淡的粉红,如同娇艳欲滴的粉玫瑰,蛾眉曼碌,朱唇皓齿,高挺的鼻梁,尖尖的下巴,如此花容月貌,如同艺术品一般,再加上前凸后翘的曲线身材,实乃人间尤物,仙女下凡。

三个女生都看呆了,似乎从未见过如此天生丽质的美女。

佳乐不知何时已起身站立,嘴巴惊呆成一个圆形,即刻又冒出了两个字:“哇哦!”

“你们好,我叫明钰,津港本市人。”明钰边说边找自己的铺位。

“明钰,你的床铺在那!”安溪指了指靠窗的上铺,帮忙接过明钰手里的物品放在了自己的床铺上,“我叫安溪,就在你的下铺。”

明钰毫不费力地把被褥扔到上铺,很有礼貌地回答:“安溪你好,以后咱俩就是上下铺了,互相照顾啊!”

“没问题的!跟美女住上下铺也是我的荣幸!”安溪笑了笑。

“你怎么没拿行李?”此时还拿着大饭盆的吕芳芳问道。

“哦,我家离学校很近,不需要带四季的衣服,缺什么随时可以回家取。”

“哇,家近就是好!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去你家蹭饭吃呢?”卜芳芳露出了无比羡慕的表情。

“没问题,随时欢迎,我妈妈做饭很好吃的!”明钰边说边捋了捋散下来的长发。

“你们别说吃的了,我都要流口水了,赶紧去打饭吧!饿死了!”佳乐揉了揉肚子,催促着其她三个女生。

于是,女生宿舍通往食堂的道路上,出现了四个高矮胖瘦不一的身影,有说有笑,并排走着,手里拿着清一色的浅绿色大饭盆。个头最高的明钰是最显眼的,也是回头率最高的,不仅男生,路上的女生见了都忍不住要多看几眼。

快到食堂的路口,有个迎面走来的男生因为一直盯着明钰看,竟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一下,一个趔趄差点趴到地上,饭盆里的勺子被甩出去好远,引得周围的人捧腹大笑。

佳乐是笑得最厉害的:“明钰,你看你威力多大呀,竟能隔空劈掌,打他一个四肢不稳,嘴啃稀泥!”

听到佳乐的调侃,安溪已笑弯了腰,卜芳芳也乐得直掉眼泪。只有明钰本人矜持着,潇洒地甩了甩长发,轻蔑地说道:“大小伙子,不会走路呀,眼睛歪着长!”话语刚落,没有憋住,捂着嘴乐了。

似乎听到了四个女生的谈话,本来就满脸通红的男生,更加无地自容,还来不及捡地上的勺子,就飞快地跑走了。

“喂,等等!”卜芳芳大声喊着,“你的勺子不要了!”

男生听到了喊话,停下脚步,犹犹豫豫,刚要转身,好像顾及到面子,又怕再出什么洋相,头也不回地跑了。

“明钰,你看人家吃饭的家伙都不要了,要不你再来个勾魂术把他给勾回来呗……”话音未落,明钰直接把饭盆扣在了佳乐头上。

“明钰,跟你开玩笑呢,别生气呀!”佳乐取下饭盆,一脸无辜地望着明钰,“不过话说回来,这个饭盆跟你的气质太不匹配了,还是我替你拿着吧!”

明钰倒是顺着佳乐:“好吧,那就惩罚你替我拿着!”说完,挽起安溪的胳膊,拉着卜芳芳往前走了。

安溪回头望了望佳乐,只见佳乐一手一个饭盆,大摇大摆地跟在后面。看到安溪回过头,佳乐拿饭盆的手臂动作更加夸张,轮流把饭盆伸到嘴前,张开大嘴做出吃饭的模样,太搞笑了!

“两个饭盆跟佳乐倒是挺相配!哈哈哈……”安溪回过头趴在明钰耳边偷偷地说着,引得明钰哈哈大笑。

听到笑声的佳乐假装愤怒地喊道:“前方三位美女,笑甚!待俺吃饱喝足,一起乐呵乐呵!哈哈,哈哈哈……”边说边张开双臂,拎着俩饭盆飞奔过来。

四个女生一起嘻嘻哈哈地冲进了食堂。

小说《白衣飘扬的五年》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白衣飘扬的五年》全文<<<

                       

《白衣飘扬的五年》小说简介

白衣飘扬的五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西和流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栋四层的女生宿舍楼,年代比较久远,外墙爬满了绿植。入口左侧是一个小卖部,女主人是位40多岁的阿姨,也是这栋楼的宿舍管理员。今天是报到时间,每个人都是大包小包的行李,阿姨没多问就让父亲也跟着上了楼……

白衣飘扬的五年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白衣飘扬的五年》 免费试读

这是一栋四层的女生宿舍楼,年代比较久远,外墙爬满了绿植。

入口左侧是一个小卖部,女主人是位40多岁的阿姨,也是这栋楼的宿舍管理员。今天是报到时间,每个人都是大包小包的行李,阿姨没多问就让父亲也跟着上了楼。

老楼很是凉爽,但拖着行李爬到三楼已是满头大汗。

安溪找到所住的306房间,推开有点吱呀作响的门。左边靠着窗户有一张上下铺,右边是两张上下铺,每个铺位上都贴着名字,安溪的铺位就在左边靠窗的下铺。

似乎听到有人进门,右边靠门的上铺突然从帘子里伸出一个小脑袋,瓜子脸,短发,睡眼朦胧,边揉眼睛边轻声说:“叔叔阿姨好!可算是有点人气了,从昨天到现在就我一个人,闲得我都睡着了!”女孩拉开床帘坐起,继续讲:“我叫卜芳芳,看到你的铺位,你应该是安溪吧!”

“是的是的!”还没等安溪答话,母亲就应声道,“我们是一早从山东过来的,小姑娘你呢?”

“广西!”卜芳芳显然已清醒了许多,“阿姨,您可真年轻,真漂亮!”

“哪有哪有,我都快五十了!”母亲脸上已乐开了花。

“不像呀,您看着就跟我们的大姐姐一样!”

“小姑娘,嘴可真甜!”母亲显然已将先前的不快抛之脑后,立刻精神抖擞,开始麻利地给安溪铺床铺。

“我这个妈,都恨不得叫我妈了!”安溪不屑地说道。

不及防,母亲转身一巴掌轻拍在安溪头顶上:“怎么说话呢,臭丫头,没大没小的!以后你过的可是集体生活,五年后就要进入社会了,嘴还不学得甜点!”

安溪转头望着卜芳芳,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开始自顾自地收拾行李。

房间大概二十平米,中间放着一张两米长的桌子,两边分别有四个抽屉。安溪拉开一个把角位置的抽屉,把日用品整齐地码在里面,抽屉正好靠近自己的床铺,取用物品也方便。

进门左侧有两个高高的柜子,每个柜子有三个柜门,安溪选了靠近床铺的中间那个柜门,把夏季的衣服叠放进去,穿不着的衣服暂时放在皮箱里,当然也包括母亲买的那两件套装,被偷偷压在了箱底。

站在一旁的父亲,暂时插不上手,就跟卜芳芳聊起天来,母亲还时不时地插句话。不愧是早来一天,从卜芳芳的口中,安溪已在脑海中勾勒出女生宿舍楼的布局,甚至整个校园环境也已渐隐渐现。原来,这栋楼在学校的最北边,目前应该算是条件比较好的宿舍楼了,每层分别有40个房间和两个洗手间。轿车刚才通过的是东门,而学校的正门是南门,南门现在只走行人。

收拾好东西,父亲下楼抽烟,母亲拉着安溪在宿舍楼里逛了一圈。楼里的墙皮是新粉刷好的,显然是为了迎接新生做的准备。盥洗室还算比较大,有十几个水龙头,靠近窗户的地方拉了两根长长的绳,因为宿舍没有阳台,学生们的衣服都晾在这里。

“哎呀,这是什么鬼地方啊!”母亲已渐渐皱起了眉头,“这不就是筒子楼嘛,环境可真差!上个厕所还得排队吧!你看,这么多人的衣服都晾在这,不丢才怪呢!闺女啊,床单被罩什么的,可怎么洗呀!”母亲有些焦急地来回走着,高跟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明显有些杂乱无章:“大的物件还是带回家让妈妈给你洗吧!”

“妈,真的不用!您看这绳子上不也挂着被罩吗?别人怎么洗我就怎么洗呗!”安溪并不介意,一直安慰着母亲,“妈,我看着环境还没那么差,再说我又不是来享福的,这不正好给我一个锻炼的机会嘛!我可是第一次住集体宿舍,您总得鼓励鼓励我吧!”

“唉,我的女儿还是长大了!我看你一点都不像是独生子女,倒像是有个弟弟或妹妹的!我命苦啊,没有再要个孩子……”母亲情绪有些激动,“还不是为了响应国家号召,我跟你爸又都是党员,为了工作不能再生了。要是在农村就好了,你就能当姐姐了!”

“要是在农村,您跟我爸能有这么好的工作吗?”安溪撅着嘴说道,“您就别想那么多了!我觉得独生子女才是幸福的,我得到的是您和爸爸全部的爱!”

“唉……”母亲长叹了口气,“你现在还不懂,其实再生一个也是为了你好!”

安溪并不太理解母亲的话,看到母亲抿了抿嘴唇,似乎又要有发表长篇大论的架势,就赶紧拉着母亲走出了盥洗室。

当天返回山东时间有些紧,又考虑到司机师傅有些疲倦,父亲临时决定在学校附近找个宾馆住一宿。

安溪送父母到停车场,五分钟的步行路程并不寂寞,因为整段时间都被母亲的话语满满当当地占据了。无非是吐槽一下这个城市和这个校园环境,再就是对安溪的叮嘱,要注意安全,要洁身自好,零花钱一定要收在隐蔽的地方,还有就是不要交男朋友!听到这里,本来心不在焉、对母亲的话左耳进右耳出的安溪噗嗤一下笑了:“妈,您不同意我在大学谈恋爱呀!那您跟我爸又是怎么认识的呢?不也是上师范学校时互相看对了眼吗?”

“你这孩子……”被安溪一提醒,母亲似乎有些理亏,着实想不出该怎么圆下去。旁边的父亲则哈哈大笑:“你妈多幸运呀,遇上我这个绝世好男人!我可没让你妈吃亏,也没让她吃过什么苦!”

“就你嘴贫是吧!再说没让我吃过苦!都是你,我都流过几次了……”母亲声色俱厉,似乎重新找回了话题,指着父亲马上就要口若悬河。

“在孩子面前扯这些干什么,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再说也不光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吧!”父亲急于解释,“我本来是想夸夸你,替你说说话……”

“是夸我还是夸你自己呀!”母亲明显有些愠怒,没让父亲把话说下去。

眼看着二老就要剑拔弩张,安溪急忙插了句话:“爸妈,我看见司机师傅了,正瞅着咱们呢!”

这话甚是管用,母亲朝父亲不屑地撇了撇嘴,“哼”了一声就没再说话。父亲似乎又要急于辩解,但碍于面子,只好悻悻地叹了口气。

目送轿车离开学校后,安溪回到了宿舍。

卜芳芳已从上铺下来,准备去打饭。安溪这才发现原来卜芳芳是个如此瘦小的女孩,个头还不到自己的肩膀,皮肤有些黝黑,但是配上干练的短发,人倒是显得精神焕发。

“安溪回来了,跟我一起去打饭吧!”卜芳芳晃了晃手里拿着的家伙,笑着说道。

看到这一幕,安溪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卜芳芳丈二摸不到头脑,疑惑地问道:“你笑啥啊?我脸上有灰啊!”

安溪已笑弯了腰,话不成语:“我刚发现……咱们学校发的这个……盛饭的家伙可真大!哈,哈哈……真应该叫做饭盆!比你的脸都要大了!”这个饭盆是学校统一发的,人手一个,圆形,浅绿色,上面还有个盖子。让安溪觉得可笑的就是它很大,足足有二十多公分宽,十公分高,估计卜芳芳的头都能放进去了。

此时的卜芳芳竟然顺着安溪的心思,把饭盆套在了头上,一脸滑稽的表情:“我开始还没觉得怎么样,被你这么一说,倒真是有些可笑!”

安溪继续乐着。卜芳芳把饭盆从头顶上取下,笑着说:“等哪天不用了,是不是都可以拿它来洗脚了!”

“嗯,我们用来洗脚,你都可以用来洗头了!”安溪接话。

“哈哈哈,你别说,还真行!”卜芳芳弯下腰,把头伸进了饭盆里,“安溪,你说学校咋这么照顾咱们呢!因为咱们是学医的,饭量大?还是……”

话没说完,宿舍门被“砰”一下推开了,走进一个胖胖的女生,背着一个大大的黑色登山包,左手拉一箱子,右手抱着被褥。似乎听到了刚才的谈话,又恰巧看到了这搞笑的一幕,胖女生盯着卜芳芳,气喘吁吁地问:“说谁饭量大呢?……你把头……伸进这吃饭的家伙里……干什么啊?”边说边卸掉身上的行李。

卜芳芳直起身子,望了一眼安溪,手拿饭盆轻轻指了下胖女生,并同时会意安溪。

安溪有点尴尬地笑了,心里明白她的潜台词是“这个大饭盆跟眼前这位女生挺相配的”。

胖女生倒是不在意,半开玩笑地说道:“还是学校开明,这饭盆压根就是给我配的!”

三个女生一起哈哈大笑。

这个胖女生住在卜芳芳的下铺,个头比安溪稍矮一点,目测有一百五十斤左右,津港市郊区人,名叫陈佳乐。真是人如其名,天生一副乐天派,似乎完全不顾及他人的眼光,胖胖的身形外面套了一件纯白色的连衣裙,配上齐刘海的学生头,模样倒是有几分可爱,简直就是发福版的樱桃小丸子。更让人惊叹的是,她一趟就把所有的行李搬到了三楼,虽然有些气喘,但还是迅速铺好了床铺,动作之麻利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短短几分钟,安溪看呆了,啧啧赞叹道:“哇塞,佳乐你太牛了!这么快就铺好了,还这么整齐,被子叠得都赶上豆腐块了!就像是陈列品,我都不忍心坐上去!”

没成想,佳乐一屁股坐到上床,使劲拍了拍床铺:“这有啥呀,高中住校三年已经练出来了。”她顺势靠在被子上,懒洋洋地笑着讲:“有啥不忍心的,我的床铺你们都可以坐,随便造!哈哈哈,这叫‘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会的可不止这些!”

“我看你挺适合当护士的,真利索!”旁边的卜芳芳也忍不住夸了一下。

“嗯,我妈也这么说。家里的活基本上都是我干,我弟都是我带大的!”佳乐有些自豪。

身为独生女的安溪有些自惭形愧,但分明能感受到佳乐话音落后隐藏在脸上的几分凄凉和无奈。

一时不知该如何接佳乐的话,尴尬的氛围被轻轻的推门声打破了。走进来一个身穿碎花长裙的女生,一米七的苗条身材,及腰的黑色披肩长发,怀抱着学校发的宿舍用品。

此女只应天上有!这个女生真的如仙女一般,如果说安溪的皮肤是白皙的,那这个女生只有过之而无不及,白净的皮肤里透着淡淡的粉红,如同娇艳欲滴的粉玫瑰,蛾眉曼碌,朱唇皓齿,高挺的鼻梁,尖尖的下巴,如此花容月貌,如同艺术品一般,再加上前凸后翘的曲线身材,实乃人间尤物,仙女下凡。

三个女生都看呆了,似乎从未见过如此天生丽质的美女。

佳乐不知何时已起身站立,嘴巴惊呆成一个圆形,即刻又冒出了两个字:“哇哦!”

“你们好,我叫明钰,津港本市人。”明钰边说边找自己的铺位。

“明钰,你的床铺在那!”安溪指了指靠窗的上铺,帮忙接过明钰手里的物品放在了自己的床铺上,“我叫安溪,就在你的下铺。”

明钰毫不费力地把被褥扔到上铺,很有礼貌地回答:“安溪你好,以后咱俩就是上下铺了,互相照顾啊!”

“没问题的!跟美女住上下铺也是我的荣幸!”安溪笑了笑。

“你怎么没拿行李?”此时还拿着大饭盆的吕芳芳问道。

“哦,我家离学校很近,不需要带四季的衣服,缺什么随时可以回家取。”

“哇,家近就是好!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去你家蹭饭吃呢?”卜芳芳露出了无比羡慕的表情。

“没问题,随时欢迎,我妈妈做饭很好吃的!”明钰边说边捋了捋散下来的长发。

“你们别说吃的了,我都要流口水了,赶紧去打饭吧!饿死了!”佳乐揉了揉肚子,催促着其她三个女生。

于是,女生宿舍通往食堂的道路上,出现了四个高矮胖瘦不一的身影,有说有笑,并排走着,手里拿着清一色的浅绿色大饭盆。个头最高的明钰是最显眼的,也是回头率最高的,不仅男生,路上的女生见了都忍不住要多看几眼。

快到食堂的路口,有个迎面走来的男生因为一直盯着明钰看,竟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一下,一个趔趄差点趴到地上,饭盆里的勺子被甩出去好远,引得周围的人捧腹大笑。

佳乐是笑得最厉害的:“明钰,你看你威力多大呀,竟能隔空劈掌,打他一个四肢不稳,嘴啃稀泥!”

听到佳乐的调侃,安溪已笑弯了腰,卜芳芳也乐得直掉眼泪。只有明钰本人矜持着,潇洒地甩了甩长发,轻蔑地说道:“大小伙子,不会走路呀,眼睛歪着长!”话语刚落,没有憋住,捂着嘴乐了。

似乎听到了四个女生的谈话,本来就满脸通红的男生,更加无地自容,还来不及捡地上的勺子,就飞快地跑走了。

“喂,等等!”卜芳芳大声喊着,“你的勺子不要了!”

男生听到了喊话,停下脚步,犹犹豫豫,刚要转身,好像顾及到面子,又怕再出什么洋相,头也不回地跑了。

“明钰,你看人家吃饭的家伙都不要了,要不你再来个勾魂术把他给勾回来呗……”话音未落,明钰直接把饭盆扣在了佳乐头上。

“明钰,跟你开玩笑呢,别生气呀!”佳乐取下饭盆,一脸无辜地望着明钰,“不过话说回来,这个饭盆跟你的气质太不匹配了,还是我替你拿着吧!”

明钰倒是顺着佳乐:“好吧,那就惩罚你替我拿着!”说完,挽起安溪的胳膊,拉着卜芳芳往前走了。

安溪回头望了望佳乐,只见佳乐一手一个饭盆,大摇大摆地跟在后面。看到安溪回过头,佳乐拿饭盆的手臂动作更加夸张,轮流把饭盆伸到嘴前,张开大嘴做出吃饭的模样,太搞笑了!

“两个饭盆跟佳乐倒是挺相配!哈哈哈……”安溪回过头趴在明钰耳边偷偷地说着,引得明钰哈哈大笑。

听到笑声的佳乐假装愤怒地喊道:“前方三位美女,笑甚!待俺吃饱喝足,一起乐呵乐呵!哈哈,哈哈哈……”边说边张开双臂,拎着俩饭盆飞奔过来。

四个女生一起嘻嘻哈哈地冲进了食堂。

小说《白衣飘扬的五年》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白衣飘扬的五年》全文<<<

《白衣飘扬的五年》小说简介

白衣飘扬的五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西和流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栋四层的女生宿舍楼,年代比较久远,外墙爬满了绿植。入口左侧是一个小卖部,女主人是位40多岁的阿姨,也是这栋楼的宿舍管理员。今天是报到时间,每个人都是大包小包的行李,阿姨没多问就让父亲也跟着上了楼……

白衣飘扬的五年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白衣飘扬的五年》 免费试读

这是一栋四层的女生宿舍楼,年代比较久远,外墙爬满了绿植。

入口左侧是一个小卖部,女主人是位40多岁的阿姨,也是这栋楼的宿舍管理员。今天是报到时间,每个人都是大包小包的行李,阿姨没多问就让父亲也跟着上了楼。

老楼很是凉爽,但拖着行李爬到三楼已是满头大汗。

安溪找到所住的306房间,推开有点吱呀作响的门。左边靠着窗户有一张上下铺,右边是两张上下铺,每个铺位上都贴着名字,安溪的铺位就在左边靠窗的下铺。

似乎听到有人进门,右边靠门的上铺突然从帘子里伸出一个小脑袋,瓜子脸,短发,睡眼朦胧,边揉眼睛边轻声说:“叔叔阿姨好!可算是有点人气了,从昨天到现在就我一个人,闲得我都睡着了!”女孩拉开床帘坐起,继续讲:“我叫卜芳芳,看到你的铺位,你应该是安溪吧!”

“是的是的!”还没等安溪答话,母亲就应声道,“我们是一早从山东过来的,小姑娘你呢?”

“广西!”卜芳芳显然已清醒了许多,“阿姨,您可真年轻,真漂亮!”

“哪有哪有,我都快五十了!”母亲脸上已乐开了花。

“不像呀,您看着就跟我们的大姐姐一样!”

“小姑娘,嘴可真甜!”母亲显然已将先前的不快抛之脑后,立刻精神抖擞,开始麻利地给安溪铺床铺。

“我这个妈,都恨不得叫我妈了!”安溪不屑地说道。

不及防,母亲转身一巴掌轻拍在安溪头顶上:“怎么说话呢,臭丫头,没大没小的!以后你过的可是集体生活,五年后就要进入社会了,嘴还不学得甜点!”

安溪转头望着卜芳芳,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开始自顾自地收拾行李。

房间大概二十平米,中间放着一张两米长的桌子,两边分别有四个抽屉。安溪拉开一个把角位置的抽屉,把日用品整齐地码在里面,抽屉正好靠近自己的床铺,取用物品也方便。

进门左侧有两个高高的柜子,每个柜子有三个柜门,安溪选了靠近床铺的中间那个柜门,把夏季的衣服叠放进去,穿不着的衣服暂时放在皮箱里,当然也包括母亲买的那两件套装,被偷偷压在了箱底。

站在一旁的父亲,暂时插不上手,就跟卜芳芳聊起天来,母亲还时不时地插句话。不愧是早来一天,从卜芳芳的口中,安溪已在脑海中勾勒出女生宿舍楼的布局,甚至整个校园环境也已渐隐渐现。原来,这栋楼在学校的最北边,目前应该算是条件比较好的宿舍楼了,每层分别有40个房间和两个洗手间。轿车刚才通过的是东门,而学校的正门是南门,南门现在只走行人。

收拾好东西,父亲下楼抽烟,母亲拉着安溪在宿舍楼里逛了一圈。楼里的墙皮是新粉刷好的,显然是为了迎接新生做的准备。盥洗室还算比较大,有十几个水龙头,靠近窗户的地方拉了两根长长的绳,因为宿舍没有阳台,学生们的衣服都晾在这里。

“哎呀,这是什么鬼地方啊!”母亲已渐渐皱起了眉头,“这不就是筒子楼嘛,环境可真差!上个厕所还得排队吧!你看,这么多人的衣服都晾在这,不丢才怪呢!闺女啊,床单被罩什么的,可怎么洗呀!”母亲有些焦急地来回走着,高跟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明显有些杂乱无章:“大的物件还是带回家让妈妈给你洗吧!”

“妈,真的不用!您看这绳子上不也挂着被罩吗?别人怎么洗我就怎么洗呗!”安溪并不介意,一直安慰着母亲,“妈,我看着环境还没那么差,再说我又不是来享福的,这不正好给我一个锻炼的机会嘛!我可是第一次住集体宿舍,您总得鼓励鼓励我吧!”

“唉,我的女儿还是长大了!我看你一点都不像是独生子女,倒像是有个弟弟或妹妹的!我命苦啊,没有再要个孩子……”母亲情绪有些激动,“还不是为了响应国家号召,我跟你爸又都是党员,为了工作不能再生了。要是在农村就好了,你就能当姐姐了!”

“要是在农村,您跟我爸能有这么好的工作吗?”安溪撅着嘴说道,“您就别想那么多了!我觉得独生子女才是幸福的,我得到的是您和爸爸全部的爱!”

“唉……”母亲长叹了口气,“你现在还不懂,其实再生一个也是为了你好!”

安溪并不太理解母亲的话,看到母亲抿了抿嘴唇,似乎又要有发表长篇大论的架势,就赶紧拉着母亲走出了盥洗室。

当天返回山东时间有些紧,又考虑到司机师傅有些疲倦,父亲临时决定在学校附近找个宾馆住一宿。

安溪送父母到停车场,五分钟的步行路程并不寂寞,因为整段时间都被母亲的话语满满当当地占据了。无非是吐槽一下这个城市和这个校园环境,再就是对安溪的叮嘱,要注意安全,要洁身自好,零花钱一定要收在隐蔽的地方,还有就是不要交男朋友!听到这里,本来心不在焉、对母亲的话左耳进右耳出的安溪噗嗤一下笑了:“妈,您不同意我在大学谈恋爱呀!那您跟我爸又是怎么认识的呢?不也是上师范学校时互相看对了眼吗?”

“你这孩子……”被安溪一提醒,母亲似乎有些理亏,着实想不出该怎么圆下去。旁边的父亲则哈哈大笑:“你妈多幸运呀,遇上我这个绝世好男人!我可没让你妈吃亏,也没让她吃过什么苦!”

“就你嘴贫是吧!再说没让我吃过苦!都是你,我都流过几次了……”母亲声色俱厉,似乎重新找回了话题,指着父亲马上就要口若悬河。

“在孩子面前扯这些干什么,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再说也不光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吧!”父亲急于解释,“我本来是想夸夸你,替你说说话……”

“是夸我还是夸你自己呀!”母亲明显有些愠怒,没让父亲把话说下去。

眼看着二老就要剑拔弩张,安溪急忙插了句话:“爸妈,我看见司机师傅了,正瞅着咱们呢!”

这话甚是管用,母亲朝父亲不屑地撇了撇嘴,“哼”了一声就没再说话。父亲似乎又要急于辩解,但碍于面子,只好悻悻地叹了口气。

目送轿车离开学校后,安溪回到了宿舍。

卜芳芳已从上铺下来,准备去打饭。安溪这才发现原来卜芳芳是个如此瘦小的女孩,个头还不到自己的肩膀,皮肤有些黝黑,但是配上干练的短发,人倒是显得精神焕发。

“安溪回来了,跟我一起去打饭吧!”卜芳芳晃了晃手里拿着的家伙,笑着说道。

看到这一幕,安溪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卜芳芳丈二摸不到头脑,疑惑地问道:“你笑啥啊?我脸上有灰啊!”

安溪已笑弯了腰,话不成语:“我刚发现……咱们学校发的这个……盛饭的家伙可真大!哈,哈哈……真应该叫做饭盆!比你的脸都要大了!”这个饭盆是学校统一发的,人手一个,圆形,浅绿色,上面还有个盖子。让安溪觉得可笑的就是它很大,足足有二十多公分宽,十公分高,估计卜芳芳的头都能放进去了。

此时的卜芳芳竟然顺着安溪的心思,把饭盆套在了头上,一脸滑稽的表情:“我开始还没觉得怎么样,被你这么一说,倒真是有些可笑!”

安溪继续乐着。卜芳芳把饭盆从头顶上取下,笑着说:“等哪天不用了,是不是都可以拿它来洗脚了!”

“嗯,我们用来洗脚,你都可以用来洗头了!”安溪接话。

“哈哈哈,你别说,还真行!”卜芳芳弯下腰,把头伸进了饭盆里,“安溪,你说学校咋这么照顾咱们呢!因为咱们是学医的,饭量大?还是……”

话没说完,宿舍门被“砰”一下推开了,走进一个胖胖的女生,背着一个大大的黑色登山包,左手拉一箱子,右手抱着被褥。似乎听到了刚才的谈话,又恰巧看到了这搞笑的一幕,胖女生盯着卜芳芳,气喘吁吁地问:“说谁饭量大呢?……你把头……伸进这吃饭的家伙里……干什么啊?”边说边卸掉身上的行李。

卜芳芳直起身子,望了一眼安溪,手拿饭盆轻轻指了下胖女生,并同时会意安溪。

安溪有点尴尬地笑了,心里明白她的潜台词是“这个大饭盆跟眼前这位女生挺相配的”。

胖女生倒是不在意,半开玩笑地说道:“还是学校开明,这饭盆压根就是给我配的!”

三个女生一起哈哈大笑。

这个胖女生住在卜芳芳的下铺,个头比安溪稍矮一点,目测有一百五十斤左右,津港市郊区人,名叫陈佳乐。真是人如其名,天生一副乐天派,似乎完全不顾及他人的眼光,胖胖的身形外面套了一件纯白色的连衣裙,配上齐刘海的学生头,模样倒是有几分可爱,简直就是发福版的樱桃小丸子。更让人惊叹的是,她一趟就把所有的行李搬到了三楼,虽然有些气喘,但还是迅速铺好了床铺,动作之麻利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短短几分钟,安溪看呆了,啧啧赞叹道:“哇塞,佳乐你太牛了!这么快就铺好了,还这么整齐,被子叠得都赶上豆腐块了!就像是陈列品,我都不忍心坐上去!”

没成想,佳乐一屁股坐到上床,使劲拍了拍床铺:“这有啥呀,高中住校三年已经练出来了。”她顺势靠在被子上,懒洋洋地笑着讲:“有啥不忍心的,我的床铺你们都可以坐,随便造!哈哈哈,这叫‘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会的可不止这些!”

“我看你挺适合当护士的,真利索!”旁边的卜芳芳也忍不住夸了一下。

“嗯,我妈也这么说。家里的活基本上都是我干,我弟都是我带大的!”佳乐有些自豪。

身为独生女的安溪有些自惭形愧,但分明能感受到佳乐话音落后隐藏在脸上的几分凄凉和无奈。

一时不知该如何接佳乐的话,尴尬的氛围被轻轻的推门声打破了。走进来一个身穿碎花长裙的女生,一米七的苗条身材,及腰的黑色披肩长发,怀抱着学校发的宿舍用品。

此女只应天上有!这个女生真的如仙女一般,如果说安溪的皮肤是白皙的,那这个女生只有过之而无不及,白净的皮肤里透着淡淡的粉红,如同娇艳欲滴的粉玫瑰,蛾眉曼碌,朱唇皓齿,高挺的鼻梁,尖尖的下巴,如此花容月貌,如同艺术品一般,再加上前凸后翘的曲线身材,实乃人间尤物,仙女下凡。

三个女生都看呆了,似乎从未见过如此天生丽质的美女。

佳乐不知何时已起身站立,嘴巴惊呆成一个圆形,即刻又冒出了两个字:“哇哦!”

“你们好,我叫明钰,津港本市人。”明钰边说边找自己的铺位。

“明钰,你的床铺在那!”安溪指了指靠窗的上铺,帮忙接过明钰手里的物品放在了自己的床铺上,“我叫安溪,就在你的下铺。”

明钰毫不费力地把被褥扔到上铺,很有礼貌地回答:“安溪你好,以后咱俩就是上下铺了,互相照顾啊!”

“没问题的!跟美女住上下铺也是我的荣幸!”安溪笑了笑。

“你怎么没拿行李?”此时还拿着大饭盆的吕芳芳问道。

“哦,我家离学校很近,不需要带四季的衣服,缺什么随时可以回家取。”

“哇,家近就是好!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去你家蹭饭吃呢?”卜芳芳露出了无比羡慕的表情。

“没问题,随时欢迎,我妈妈做饭很好吃的!”明钰边说边捋了捋散下来的长发。

“你们别说吃的了,我都要流口水了,赶紧去打饭吧!饿死了!”佳乐揉了揉肚子,催促着其她三个女生。

于是,女生宿舍通往食堂的道路上,出现了四个高矮胖瘦不一的身影,有说有笑,并排走着,手里拿着清一色的浅绿色大饭盆。个头最高的明钰是最显眼的,也是回头率最高的,不仅男生,路上的女生见了都忍不住要多看几眼。

快到食堂的路口,有个迎面走来的男生因为一直盯着明钰看,竟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一下,一个趔趄差点趴到地上,饭盆里的勺子被甩出去好远,引得周围的人捧腹大笑。

佳乐是笑得最厉害的:“明钰,你看你威力多大呀,竟能隔空劈掌,打他一个四肢不稳,嘴啃稀泥!”

听到佳乐的调侃,安溪已笑弯了腰,卜芳芳也乐得直掉眼泪。只有明钰本人矜持着,潇洒地甩了甩长发,轻蔑地说道:“大小伙子,不会走路呀,眼睛歪着长!”话语刚落,没有憋住,捂着嘴乐了。

似乎听到了四个女生的谈话,本来就满脸通红的男生,更加无地自容,还来不及捡地上的勺子,就飞快地跑走了。

“喂,等等!”卜芳芳大声喊着,“你的勺子不要了!”

男生听到了喊话,停下脚步,犹犹豫豫,刚要转身,好像顾及到面子,又怕再出什么洋相,头也不回地跑了。

“明钰,你看人家吃饭的家伙都不要了,要不你再来个勾魂术把他给勾回来呗……”话音未落,明钰直接把饭盆扣在了佳乐头上。

“明钰,跟你开玩笑呢,别生气呀!”佳乐取下饭盆,一脸无辜地望着明钰,“不过话说回来,这个饭盆跟你的气质太不匹配了,还是我替你拿着吧!”

明钰倒是顺着佳乐:“好吧,那就惩罚你替我拿着!”说完,挽起安溪的胳膊,拉着卜芳芳往前走了。

安溪回头望了望佳乐,只见佳乐一手一个饭盆,大摇大摆地跟在后面。看到安溪回过头,佳乐拿饭盆的手臂动作更加夸张,轮流把饭盆伸到嘴前,张开大嘴做出吃饭的模样,太搞笑了!

“两个饭盆跟佳乐倒是挺相配!哈哈哈……”安溪回过头趴在明钰耳边偷偷地说着,引得明钰哈哈大笑。

听到笑声的佳乐假装愤怒地喊道:“前方三位美女,笑甚!待俺吃饱喝足,一起乐呵乐呵!哈哈,哈哈哈……”边说边张开双臂,拎着俩饭盆飞奔过来。

四个女生一起嘻嘻哈哈地冲进了食堂。

小说《白衣飘扬的五年》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白衣飘扬的五年》全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