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爆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求无双国医小说免费资源

《无双国医》小说简介

看神医文,千万不要错过君子如珩的《无双国医》书中主要讲述了:今天礼拜六,梁万明不上班,不过早上一大早却要送儿子去培训班。现在的孩子,确实比以前的孩子幸福多了,吃的好,穿的好,可压力却一点不少。人都说没孩子以前过自己,有了孩子过孩子,这话是一点都没错。梁万明虽然……

求无双国医小说免费资源

《无双国医》 免费试读

今天礼拜六,梁万明不上班,不过早上一大早却要送儿子去培训班。

现在的孩子,确实比以前的孩子幸福多了,吃的好,穿的好,可压力却一点不少。

人都说没孩子以前过自己,有了孩子过孩子,这话是一点都没错。

梁万明虽然是省中医医院的主任,可在孩子的事情上却一点也不敢放松,礼拜天给孩子的辅导班那是安排的满满的。

周六上午补英语,周六下午补数学,礼拜天上午有舞蹈,下午有钢琴。

当医生,平常工作忙,没当主任之前梁万明陪孩子的时间更少,现在当了科主任倒是能稍微多一点时间,只要自己方便,也就尽可能的亲自送孩子去补习班。

礼拜六上午的补习班是两个小时,九点到十一点。

送了孩子,梁万明正打算开着车先回去,毕竟补习班距离家里不算远,十点半再出发过来接人完全来得及,可路过西亚社区医院的时候,梁万明看了一眼西亚社区医院的牌子,打了个方向,把车在附近停好,下了车向西亚社区医院走去。

他想起了上周给孩子班主任彭敏的爱人开方子的那位云医生。

反正闲着没事,等会儿还要接孩子下课,回家和不回家没什么区别,正好去社区医院转一转,差不多时间也就到了。

走进社区医院,梁万明发现人还不少。

周六接诊区不上班,没有孩子打防疫针,其实社区医院的人都少了不少了,可在梁万明看来,人也不少。

这还是梁万明第一次来这种规格的小医院。

自己就是医生,而且是省中医医院的医生,平常家里人有个头疼脑热的都去了大医院了,很少去小诊所和小医院。

而梁万明哪怕偶尔去一些小医院坐诊,最低规格的也都是县医院了,镇一级社区一级的还真没来过,说实话,还真有点好奇。

社区医院又不大,进了门是收费室,再往进走就是诊室了,一号诊室和二号诊室是相连的,两隔壁,云珩的中医诊室在对面的位置,毕竟是以前的杂物间,相对偏一些。

梁万明一路走过,向诊室里面看着,一号诊室和二号诊室的患者不少,每个诊室差不多都有十几位患者在排队,队伍都已经排到门口了,这种现象其实已经不多见了,现在哪怕是去县医院,人家也挂号呢,一些诊所患者多了都实行挂号制,不挂号的医院还真不多。

从一号诊室和二号诊室走过,梁万明左右看了看,看到对面还有一间诊室,也就走了过去,走进了才看到诊室的门上写着“中医诊室”的字样。

诊室门开着,梁万明向里面看了一眼,一位年轻人正在给患者诊脉,诊室内也就一位患者,比起其他两个诊室,确实显得冷清了不少。

梁万明是中医,也就对中医有兴趣,索性迈步走了进去。

正在给患者诊脉的医生很年轻,看上去也就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梁万明也没认为这位就是他所找的云医生,就站在边上看着。

云珩正在给患者诊脉,察觉到有人进来,抬头看了一眼,客气的招呼道:“桌子上有登记表,记得填一下。”

“好。”

梁万明点了点头,应了一声,不过却没有动,他又不是来看病的。

“哪位不舒服?”

云珩一边摸着患者的脉象,一边询问。

刚才女患者进门的时候,云珩就已经在观察对方了。

望气色,看形体,观走姿…….

这些都是中医望诊最基础的元素。

女患者神志清楚,不过面色发红,嘴唇干燥,巩膜有些轻微的黄色。

云珩把登记表递给对方,示意对方填写之后,就开始给对方诊脉,一边摸脉一边询问。

中医的诊病手法,望、闻、问、切,摸脉就是切诊的范畴,现在大多数中医普遍用的都是寸关诊脉法,也就是三根手指分别按患者手腕的寸、关、尺三个部位,用轻、中、重三种不同的力度来感受患者的脉搏。

诊脉的时候医生要保证心态平和,呼吸平稳,往往以自己的呼吸来衡量患者的脉搏,因而也有一息几数的说法。

云珩临床经验不多,不过基础理论还算扎实,架势拿的也算标准,不过在梁万明看来稍显拘谨。

就像是刚刚拿到驾照的司机一样,开车的时候两只手抓着方向盘,显得非常僵硬,老司机单手握方向盘,那都是很自然的,身子很放松。

“发烧,三十九度,头疼,四肢酸软,恶心。”

女人道:“我已经发烧有好几天了,前几天一直在何医生那边看,输液都三天了,可一直不见好。”

云珩点了点头,他就说看着女患者眼熟,感情输液好几天了,他这几天这是天天去输液室帮忙,赚时间呢,运气好一天还能收获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不过这也是事实啊,模拟空间没时间就是摆设。

云珩松开女患者的手腕,站起身:“嘴张开,我看一下舌头。”

看过之后,云珩一边提笔写着,一边下意识的低声念叨:“主诉,头疼、四肢酸软、发热……..神志清楚、面赤、口唇干燥,巩膜轻度黄染,舌根白腻……脉细数。”

这也是刚入行的一些医生的通病,为了怕犯错或者自己记错,轻声默念,加强记忆,不过云珩的这么默念却正好被边上的梁万明听的一清二楚。

写了患者的主诉和症状,云珩微微沉吟。

云珩的临床经验不算丰富,不过还好这一个礼拜他也在模拟空间诊治了不少患者了,遇到的患者也大都是风寒、风热之类的,也就是所谓的感冒发烧的患者。

再加上以前在学校学到的,女患者的这个病云珩也有些头绪,不过毕竟是新人,他还是以谨慎为主。

写过症状,云珩拿了一张空白纸又在边上写写画画,整理自己的思路,大概耽误了三分钟,云珩这才抬起头对女患者道:“你这个情况应该是风温时邪,挟湿焦阻,从症状上看,有化热转气之像…….”

边上的梁万明刚才看到云珩写写画画,顿时就有些失了兴趣,一看就是新人,没什么经验,也没什么信心,这是拿患者练手呢?

不过这儿不是省医院,他也不好多说,就打算看看云珩怎么开药,心想要是这小子敢乱开药,他再出声,总不能看着这小子胡乱糊弄患者吧。

正这么想着,却冷不丁听到云珩的话,顿时嘴巴微张。

刚才云珩的默念梁万明听见了,他也观察着患者,再结合患者的主诉,他对患者的这个情况也有判断。

云珩一开口,梁万明自然知道云珩说的对不对。

“这个年轻人有两把刷子!”

梁万明看向云珩,虽然云珩刚才写写画画,诊脉的架势也有些僵硬,可辩证是没问题的,过程不重要,结果对了,那才是最重要的。

“医生,我又听不懂,您就给我开个药,我回去先吃上两天。”

女患者是刚从何海鹏那边过来的,在那边看了差不多四五天了,吃药,打针,她都有些没耐心了,要不是刚才看到彭敏夫妇给云珩送锦旗,她才不来云珩这儿呢,说穿了这位也是来碰运气的。

云珩沉吟了一下,道:“这个药我可以开,不过我要先给你说清楚,你这个情况比较复杂,一剂药吃不好,而且前期症状可能还会有加重的表象,如果到时候你觉得我开的药有问题,不想吃了,又去换别的医生,那就相当麻烦了,所以我要先说清,你要愿意配合,我给你一直看到底,保证你痊愈,你要是看一半觉得信不过,那我不能给你开这个药,你可以去找别的医生。”

边上的梁万明更是嘴巴大张,嘴里面能塞进去一个大鸭蛋。

他觉得自己看走眼了,这个年轻人哪儿是什么新人,这临床经验相当老道啊,没开药竟然就能预判患者用药之后的情况,单单这一手,就相当了不起了。

梁万明很清楚,女患者的这个情况正如这个年轻医生所说,属于风温湿邪,挟湿焦阻,从症状上看,有化热转气之像。

这种情况治疗的话应该以清浊泄热为主,但是在治疗的过程中,患者前期用药却会出现热势壮盛,起伏不解,汗出不畅的情况。

就像是用水熄火,刚把水倒上去的时候,火势会有一个短暂的壮大,差不多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可这个情况放在治疗的过程中,就会呈现出一种病情加重的迹象,这个时候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医生开的药有问题,要么不吃了换医生,要么上门骂人。

梁万明在省中医医院干了二十多年,遇到过形形色色的患者,也遇到过各种各样的情况,类似这一次这样的患者也遇到过,有的医生交代不清,开了药完事,造成的后果也就是前面说的哪两种。

梁万明刚才还在替云珩担心,心说这个患者不好治,过程比较艰难,搞不好患者不买好,还要找茬,却没想到云珩药还没开,先把情况给患者说明了。

云珩因为有模拟空间的缘故,这一周确实接触过一些各式各样的发热感冒的患者,也算是有了一些经验,再加上模拟空间的时间是以患者的感激程度来衡量的,所以云珩在治疗的时候都是尽可能的耐心,给患者留一个好印象,尽可能的细心,把能想到的就交代到,避免患者有什么误解。

也正是这个尽可能的耐心和尽可能的细心也同时让云珩能多想一些,多考虑一些。

“吃了药还会严重?”

女患者一愣。

云珩耐心的解释:“这是一个好转的过程,但是刚开始吃药,病情肯定有一个反复,在中医中,一般来说发热大都是机体、正气和邪气相争,导致阴阳失调的一种病理反应,用药之后正邪相争的局面被打破,肯定会有一个反复的过程。”

梁万明是越听越心惊。

这个年轻人了不得啊。

虽然云珩说的这些梁万明都是知道的,可毕竟眼前这位相当年轻啊,这么年轻就能有这种见识,真的是不多见。

女患者有些犹豫。

云珩说的她听不太懂,她这个情况自己认为其实不算什么大病,就是感冒发烧而已,都已经治疗了四五天了,再治疗还要严重,那要治疗到什么时候去?

现在的人,不少人对医生都不是很信任,再加上现在网络发达,一些人病了还喜欢在网上找答案,自己猜想,觉得我这个病不严重,你怎么一直治不好,我这个病不严重,怎么花了这么多钱之类的。

女患者这会儿就是这样的想法。

“要不您再去大医院看一看?”

云珩客气的建议道,人家患者不信任,他自然不能强求。

强扭的瓜不甜,特别是治病救人方面,更是半点勉强不得,医生治病,还要患者配合,患者不配合,医生的十成水平往往都发挥不出三成。

“人家医生说的没错,你这个情况确实比较麻烦,从西医的角度讲,你这个情况属于严重的病毒性感染,治疗起来很麻烦……”

眼看着患者还在犹豫,梁万明忍不住出声了。

女患者抬起头看了一眼梁万明,没好气的道:“你是医生,乱插什么嘴?”

梁万明一愣,有些无语,伸手打算从身上掏自己的胸牌,这才想起今天休息,压根没带。

索性梁万明打开手机,从百度上找到自己的介绍和照片递给了女患者:“我还真是医生。”

“中州省中医医院中医内科主任,主任医师……..”

“您是梁主任?”

女患者瞬间就站起身来,显得相当恭敬。

梁万明这位省中医医院的科主任,主任医师,那可算是正儿八经的专家了,一周也就坐诊一天,寻常人想挂个梁万明的号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也是这两年各大医院都实行了实名制,没实名之前,梁万明的专家号被黄牛们炒到了1500,女患者之前陪着家里人去省中医院看病那是实打实了解过的。

小说《无双国医》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无双国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