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爆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小说《女飒:农门女将军》txt全文阅读

《女飒:农门女将军》小说简介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女飒:农门女将军》,作者是半两禅心书中主要讲述了:夜晚降临,杨家岭陷入了一片寂静。四凤端着油灯又去了趟西厢,年轻人正双手抱胸闭着双眼睡。想了想,四凤又回屋抱了床被子,虽然被子少,但总不能让人家什么也不盖就睡。万一人家嫌弃自己照顾不周,一百两银子岂不是……

小说《女飒:农门女将军》txt全文阅读

《女飒:农门女将军》 免费试读

夜晚降临,杨家岭陷入了一片寂静。四凤端着油灯又去了趟西厢,年轻人正双手抱胸闭着双眼睡。

想了想,四凤又回屋抱了床被子,虽然被子少,但总不能让人家什么也不盖就睡。万一人家嫌弃自己照顾不周,一百两银子岂不是打了折扣,不妥不妥。她虽然做不出什么温柔体贴的事,但看到一百两银子的份上,被子还得给人家盖。

四凤给年轻人盖被子的时候,年轻人睁开了眼,看看四凤,没说话,四凤讪讪的。

“白天忘了给你拿被子,我家被子就这样,你……先将就着用。”

说完,四凤也不等年轻人回应,端着油灯出了西厢。

回到大屋躺着,四凤又开始琢磨事。下晌喝鱼汤的时候,她想到了一种鱼的吃法。如果做成了,拿到镇上,是不是能换点钱?

琢磨来琢磨去,四凤迷迷糊糊睡着了。

西厢,年轻人盖着被子,瞪着黑魆魆的窗棂,夜风透过窗户吹进来,秋夜到底是凉了。他咳嗽几声,捂着胸口,似乎极其痛苦。

咳嗽了之后,胸口有什么东西冲出口,他急忙起身爬到床沿儿,吐出一口血。

又过了一会儿,他才重新躺下,用袖子擦了擦嘴角,又把被子往上提了提。他试图想一些事情,可是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也想不起来,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睁着眼想,闭着眼想,想了足足半个时辰,依然什么也没想起来。而且,越是拼命的想,头越是疼。年轻人实在忍不住头疼,忍不住发出低低的嘶吼声。

一直折腾到后半夜,他才昏昏沉沉睡去。

清晨,阳光照在杨家岭的北山上,金灿灿的,北山上的树叶有些已经变黄了,金黄金黄。阳光慢慢往下边移动,终于沐浴了整个杨家岭村庄,于是,整个杨家岭都成金黄色。

男人们起床扫院子,女人们开始叮叮咣咣做饭,鸡鸣犬吠,牛哞马鸣,新的一天来了。

杨家岭是个宝地,背面靠着大山,西面再远处也是山,南面一马平川,东面一条小有河。早年,曾经有风水先生走过这里,说杨家岭一定会出贵人,很大的贵人。

杨家岭的人都信这句话,至于贵人出在谁家?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其实算来,杨家岭的人还是杨家将的后人,是嫡支还是旁支,村民都记不清了,反正他们是杨家将的后人,这就够了。

至于姚家,据姚老爹说,他们老姚家这一支当年是姚家祖上入赘给了杨家岭某一户。当时说好的三代归宗,姚家老祖宗的几个孙子中,对半分,一半姓杨,一半姓姚。到姚老爹这一代,老姚家已经有十来户了。

姚老爹开了街门,院子已经扫干净了,这是他每天早上必干的事,只要他的扫帚扫地声一出现,东厢西厢的两家人就都得起来。

姚老爹走出家门,走到四凤家门口,见四凤家门紧闭,刚要敲门,就听到四凤在院子里说话。

“五凤,让小冬宝多睡会儿,我先出去一下,一会儿回来再吃早饭。”

街门吱呀开了,四凤提着一个大竹篓出来。

“四凤,这是去做什么?”

“爷,早啊。去抓鱼,小冬宝说鱼汤好喝,我去抓几条鱼回来。爷您有事?”

“啊?没事,没事。你可不能在下河了,小有河里每年都要死几个人”

姚老爹本想问问四凤昨天下晌闹腾那么大动静,到底救了个什么人,怎么还拉家里了,可是话到嘴边转成了叮嘱。

“抓鱼到浅水处,别去深水。你小姑娘家家的,注意点。听见没?”

“知道了,谢谢爷。我走了。”

四凤背着竹篓走了,姚老爹还是不放心,进了院子。

五凤正在扫院子,姚老爹从五凤手里拿过扫帚,哗啦哗啦扫起来。

五凤搓搓双手,只好任由姚老爹扫院子。

“五凤,昨个下晌是咋回事?”

五凤眨巴眨巴眼,说道。

“爷是问姐姐救回来的那个人吗?在西厢。”

姚老爹把院子扫完,进了西厢,西厢乱七八糟的堆放着一些农具,还有两个小型的粮仓,粮仓里堆放着稻子和玉蜀黍,嗨哟半斗麦子。

靠南墙,姚老爹看到一个面色苍白的人躺在门板上。那人还闭着双眼,像是睡着了。

姚老爹出了西厢。

“五凤,你姐说是怎么救上来的没有?”

五凤摇摇头,姐没说,她也没问。

姚老爹心里狐疑,但笃定四凤是不会囚水的,一个十一岁的小丫头,怎么敢下小有河,肯定是这人被水冲到了河边,被四凤瞧见了,弄回来的。

“他醒过来了吗?”

“昨天将黑的时候醒过来一次,喝了点鱼汤,又睡着了。姐姐说,他可能被水泡太久了,让他在咱家养两天。”

姚老爹点点头,没再说什么。昨天下晌他就想过来,但是走到门口,四凤已经把街门关了,他只好回去了。

姚老爹的意思,四凤五凤毕竟是女孩子家,冷不丁弄个陌生男人在家里,会损害名声。但是刚才看那人独自住在西厢,又想着过了今天,那人能起来了,走了,这事也就了了。

四凤布好鱼篓就回来了,五凤已经做好了早饭,且说了姚老爹来的事,四凤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四凤端起碗,刚要吃饭,忽然想起西厢的人。

四凤起身去了西厢,见年轻人睁着双眼,看着窗棂。

“喂,能动不能?能动了出来吃饭。”

年轻人看了一眼四凤,慢慢坐起来,一夜的休养,让他的脸不再像昨天那么苍白。他双手按着门板想要站起来,确实,他站起来了,但是还没站稳噗通又跌坐下来。

四凤知道这是身体还没有恢复,体力不支的表现。也就没有勉强。

“你等下,我把饭菜给你端过来。”

早饭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玉蜀黍糊糊加咸菜,这是四凤家每天的早饭。

估摸着年轻人吃完了饭,四凤进来问年轻人。

“你家是哪儿的?你叫什么?怎么会掉进小有河?你看该怎么给你家人捎信?”

一连串几个问题,让年轻人忽然双手抱住头,双眉紧蹙,似乎很疼的样子。

四凤心里一咯噔:坏了!不会是泡水时间长,把脑子泡坏了吧?

年轻人双手捂着脑袋过了一会儿,慢慢放开,脸色也渐渐恢复正常。

“不知道。”

这是从昨天四凤把年轻人就回来后,年轻人说的第一句话。四凤心里拔凉拔凉:要是真失忆了,一百两银子可就泡汤了。看他的穿着,应该不是一般庄户人家,求求你,求求你,千万别失忆。

“你再想想?你这么大个人,总得有个家吧。你爹娘是谁?你叫什么?即使你现在行动不便,我找人给你家捎个信也成,让你家人来接你?”

年轻人摇摇头。

“想不起来。昨天想到今天,一点也想不起来,一想就头疼。”

四凤的双肩彻底垮下来,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是什么?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什么?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是什么?

本来她们姐弟三人的日子就艰难,现在又救个累赘回来,那日子还不雪上加霜?计划好的一百两救命银子,原来就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真TM晦气。

四凤叹了一声,眉头拧成了川。

“你放心,我虽然想不起来,但我会认账。”

“认账?你认什么账?你连你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还认账?昨天我冒着生命危险把你从小有河救回来,我的命都差点搭进去。我又找杨老仙儿给你抓药,这钱都佘在哪儿呢,你说你认账?成,认账的话,救命钱一百两银子,汤药钱十文,拿出来?”

年轻人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他身无分文,想破了脑袋,想的头疼,也没有想出自己是谁,怎么给四凤钱?

所以,那句认账的话,完全是空口说白话。

小说《女飒:农门女将军》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女飒:农门女将军》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