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爆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刺杀包青天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完结版

《刺杀包青天》小说简介

武侠小说《刺杀包青天》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适闲客书中主要讲述了:上回书说到,老仵作周义中提到了能够一刀剥皮的三个人,矛头直指黄老先生。就在众人都以为要将黄老先生缉拿归案时,那韩比良却忽然说道:大人,我招了!人是我杀的!古千流仿佛是当头被泼了一盆凉水,这韩比良怎么回……

刺杀包青天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完结版

《刺杀包青天》第10章 新的线索 免费试读

上回书说到,老仵作周义中提到了能够一刀剥皮的三个人,矛头直指黄老先生。就在众人都以为要将黄老先生缉拿归案时,那韩比良却忽然说道:大人,我招了!人是我杀的!

古千流仿佛是当头被泼了一盆凉水,这韩比良怎么回事?

众人也都纷纷不解,前一秒还在矢口否认,坚称自己是清白的;现在怎么忽然就招供了?莫不是这里头真的有什么隐情?

江县令一拍惊堂木问道:韩比良,本官问你,你若是清白的,本官自会还你公道;可你若当真是杀人凶手,故意狡辩,那是罪加一等。如果是清白之身,故意招供,替人担罪,也是扰乱朝廷法度,按律当杖责五十。你说你招了,此话当真?

古千流急忙接过话,说道:大人,可否容草民与他详说一二?

没想到的是,那韩比良语气非常坚定,说道:我招供!人是我杀的!是我不该心存侥幸,所有的罪责都有我来承担。

古千流在一旁气得都快爆炸了,想一想那个粉脂玉环的镯子,压下去了火气。

江县令听完,命人将韩比良重新押入大牢,严加看管,这边给古千流说道:古讼师,此人重新收押,不再接受任何保举出狱。此前的保费官府退还与你。

古千流向上鞠躬,说道:多谢大人。

虽说韩比良这事儿闹得出人意料,但好歹自己掏出去的银子又重新拿了回来,况且还得了一个宝贝镯子,古千流心里暗自琢磨,这个案子做的也值了。

可是隐隐约约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这韩比良为何会忽然改了主意呢?究竟是想要隐瞒什么?难道韩比良跟黄大夫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又或者,韩比良知道真正的杀人凶手其实是黄先生?或者,人是韩比良杀得,剥皮的却是黄先生?

种种疑虑,是在难以平息。

不说古千流回到家中暗自思量。且说这江县令命人将韩比良押入大牢之后,叫过来了刘师爷问道:师爷,看此事如何处置妥当?

刘师爷回到:大人将韩比良收押,但并未让韩比良签字画押,想必是认为此事必有蹊跷!

江县令点点头,说道:不错。本官看韩比良其人,并非是奸佞之辈。周义中提到黄先生时候,他就忽然招供,本官断定这韩比良必是为了黄大夫在撒谎!

刘师爷说道:周仵作提到的黄先生,姓黄名连飞,曾经也的确是清江县的神医。跟张半仙一样,这人诊费也颇高,脾气也古怪。在大人上任之前,这黄连飞就已经归隐多时了,时下在乡下开了一间医学馆,想要找他并不难。

江县令摆摆手,说道:贸然去找,可能会打草惊蛇。不如借别人之手。

刘师爷眉头一皱,说道:大人的意思是……

江县令在刘师爷耳边耳语了一番,那刘师爷止不住点头,说道:此事卑职即刻去办。

什么事呢?原来呀,这江县令寻思官府出面去找黄连飞,恐怕引人怀疑,黄连飞也未必肯如实配合;不如让古千流前去,古千流只需要乔装打扮一番,就说自己是韩比良的朋友,前来投奔于他,看看能否套的出一些线索。

此事说给了古千流,古千流满口就应承了。古千流本就想去会会这黄连飞,查一查这其中是否有什么内情。现在江县令秘密派遣他去,自然不敢推辞。当下摆置酒席,与刘师爷吃了,约好一些细节,只等第二天天明出发。

黄连飞的医馆开在了自己的乡下老家,名叫普世医学馆,这里倒是个好地方。没有市井的喧嚣,没有车马的叨扰,依托在大山脚下,安安静静,是个极其幽静的所在。可以看出,黄连飞的性情多少还是有避世情节的。

果不其然,古千流在医学馆门前,吃了个闭门羹。佣人告诉他说,黄老先生不见客,并且是从此以后生人一概不见。若要找寻门下弟子,弟子均已经出师。

古千流很是纳闷,问道:那这医学馆岂不是无法教学?

佣人白了他一眼,说道:所以说你才是个外乡人。我们先生几年前就改了规矩,凡入学弟子一律十岁以下,打小开始教。年龄大的,一概不收。

古千流心想,照这么说,韩比良应该不是黄连飞的弟子。那么他们之间的渊源会是什么?复又问道:医馆可有叫做韩比良的伙计?

那佣人一摆手,说道:没有。医馆所有伙计都是先生自己家人,不用外姓旁人。

那可曾救治过叫做韩比良的病人?古千流问道。

佣人摇头,说道:医馆只负责教学,不负责治病。先生治病,从来是高价请他出山,救治了谁我也不知道。

古千流只得离开,心里琢磨,恐怕是问不出什么线索了。除非是能够见到黄连飞本人。但这何其难哉!忽而又转念一想,白来一趟终究不是个事儿,徒劳而返实在是不划算。怎么办呢?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吧!闯他姥姥的!

说干就干。古千流退回远处,李大根跟过来问道:进不去啊?

古千流说道:进不去。现在需要你来帮我。

李大根问道:咋帮?装死人啊?

古千流一愣,咦?这倒是个好主意,比我想的硬闯可好多了。问道:你能装死?

李大根哈哈一笑,说道:俺好歹也是练过几年拳脚的,知道些经脉之法。我装一个给你看看。说完,直挺挺躺在地上,哎哟一声,一动竟也不动了。

古千流一摸,这还有喘的气,但却实在是叫不起来了。咋回事呢,这李大根倒地时候,没看地方,脑袋正好撞在了土疙瘩上,撞晕了过去了!

古千流只当李大根使了什么手段,连拖带拽,拉倒医馆门前,嚷道:救命啊!我这兄弟出事了!快快救他一救!

医馆里涌出几个人来,一看又是古千流,说道:你怎么又回来了?说了不见生人的。

古千流说道:我本打算回去的,没想到我这兄弟吃了闭门羹,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晕倒在地。我正不知怎么办,各位神医,医者仁心,救救我这兄弟吧!

佣人说道:我回去禀明先生吧。

且慢,古千流叫住佣人,掏出了韩比良给他的镯子,交给佣人道:此物权且当作诊费,万望老先生施展仙术,救我兄弟一救。

这古千流啊,这里头就使了个心机。将粉脂玉环拿去给黄连飞看,若是黄连飞当真与韩比良有什么关系那么黄连飞很可能认识这块玉镯,自己也因此可以见到黄连飞本人了。

果不其然。伙计们出来说道:快进去吧,先生说要看看病人。

进的院内,小院收拾的是干干净净,颇有情调。花草树木,修葺的是惹人垂怜,小小池塘,打点的是活泼俏皮。外头看来只是一座农家小院,到了里头原来是别有洞天,大有扬州江南水乡的样貌。古千流不禁暗自赞叹——这黄连飞,倒真是个世外的高人!

伙计们把古千流引入了一座最里面的小屋,退了下去。一般人家,主人家都住在正室,宽敞明亮,这个黄连飞呢,跟别人不一样,专挑了一件极小的屋子居住。古千流立在门外,想着好歹得有个礼貌,垂手站立,刚要说话。只见小屋的门吱呀一声开了,里头走出一个人来。

这人长得那叫一个好看!白净面皮,洁白胡须,满头的白发是熠熠生光,神莹内敛是双目有神,身穿白色袍子,从上到下一通白,但是脸上却是红彤彤,精神饱满。离远看,当真是神仙降世、活佛临凡!

这镯子,你从哪里得来的?

古千流慌忙施礼,答道:实不相瞒。这是小民一位委托人给我的讼费。那人想必老先生也认识,叫做韩比良。

老先生微微一笑,说道:韩比良又犯了官司不成?

古千流说道:韩比良现在被关在大牢,涉嫌杀人剥皮一案,想必老先生有所耳闻。我此番前来,正是想要求老先生告知一二,这韩比良先前称自己是清白的,后来又招供了,个中原因实在蹊跷。老先生可知晓一二?

那黄连飞说道:韩比良当初来到清江县,砍柴为生,独自隐居在我这山林。不想被猛虎所伤,幸好被我撞见,救了他一命。当初要以这镯子相赠,被我拒绝了。要在我这里入学,我告诉他,砍柴五年,不惹事端,我再来决定是否收留于他。不成想,还有一个月将满五年,他却吃了官司。

如此说来,那韩比良五年时间一直呆在山上?古千流问道。

黄连飞说道:五年时间,未曾下山。每隔一周,必来我这里,或者送些柴火,或者送些野味。从未间断。

古千流听到这里,心下大喜,想到:这韩比良看来的确是浪子回头了,现在有黄连飞作证,足以证明韩比良五年时间都在山上,根本不可能去杀人行凶。当下问道:老先生可否与我一起到县衙,将此事告于县令大人?

没想到,那黄连飞双手一摆,放于背后,说道:关我何事?我此生不会下山了。

古千流当下脸刷的一下哄了,长这么大还没吃过这么干脆的拒绝火锅呢。古千流好生说道:先生出面,正可救那韩比良一命。

黄连飞笑道:不是有你么?你是干什么吃的?这镯子价值不菲,你白拿了不干事的么?

古千流被这老头呛得是一语未发,心说,我这靠着嘴皮子吃饭的人,倒被你呛得说不出话来了!但是自己确实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也只好任人说弄。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是,黄连飞不可能下山,韩比良五年时间都在山上,二人都不具备杀人的时机。

那么真正的杀人凶手究竟是谁呢?韩比良又为何忽然招供了呢?

黄连飞看到古千流暗自思索,瞅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李大根,问道:这是你兄弟?

古千流赶忙说道:哎哟,倒把他忘了。还请老先生救他一救。

黄连飞走过来,看了一看,从门前的水缸里舀了一勺水,往李大根脸上这么一泼——李大根噌地就跳起来了,嚷道:唉呀妈呀,疼死俺了!

咋回事呢?这李大根呀,倒下时候脑袋撞到了土疙瘩,疼得厉害,结果晕过去了。没来得及喊疼。这会,醒过来了,憋得这句话秃噜一下就出来了。自己站起来。摸摸后脑勺,鼓了好大一个包,龇牙咧嘴直哼哼。

古千流直接给看愣了,还有这种救人的方式?他哪里知道,黄连飞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李大根是晕了过去,根本没有病症。这就叫专家啊!主仆二人是赶紧道谢!

那黄连飞把镯子还给古千流,说道:救人的事,还得靠你自己。我可以奉送你一句话。

古千流垂手问道:老先生请赐教。

黄连飞说道:天衣无缝。说完,转身进了小屋,关起门来。

古千流没办法,只好鞠了一躬,推出院子。出了医馆,二人上了马车,缓缓回家。一路上,古千流暗自思量,天衣无缝?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藏了什么线索?只可惜自己并不是刑侦出身,虽说当初法学院读书时候也上了刑侦课,学了法医学,可是都是逃课约会上网去了,哎,真实悔不该当初啊!

下了山,也不回家,直接奔到了县衙。将此事告知了江县令与刘师爷,二人也都纳闷,如此一来,韩比良乃是清白的,可为何他要招供呢?黄连飞的天衣无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古千流决定还是得亲自去问问韩比良,将这个请求提了出来。江县令想了想,同意了,但是嘱咐道:韩比良的内情,务必要问清楚。本官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但韩比良若是为别人顶缸,那也是藐视律法的!这一点,你务必告知于他。

古千流点点头,走出县衙,到街上买了些鸡鸭果脯,拎了一瓶好酒。李大根一看,问道:咱不回家吃饭了么?这是要打包?

古千流笑道:你从哪里学来的打包二字?

李大根摸摸自己后脑勺,笑道:我也不知道。估计是撞了一下,自己蹦出嘴里来的。

二人一前一后,走入县衙大牢。牢头收了一钱银子,将古千流带到了韩比良牢房门口,打开门,放这二人进去了。

李大根把酒肉摆放在地上,说道:韩兄弟,赶紧来吃,你不吃我可不客气了哈!

韩比良看了看,问道:是定了我的罪了么?

原来呀,宋朝但凡定了罪,要处决犯人的,都要先给犯人吃上一顿好的,这是规矩。韩比良一见这好酒好肉过来了,心里以为自己已经被定罪要问斩了呢。

古千流笑道:这是我请你吃的。另外,想问你一点事情。

韩比良说道:什么事情?拿手举起酒杯,干了一杯酒。李大根呼啦啦又给倒上第二杯,自己扯下一条鸡腿,大口嚼起来。

古千流问道:我已经确认了,你明明是清白的,为何偏要招供?作伪证是要受处罚的!

韩比良不说话,低头喝下了第二杯酒。

古千流又说道:县令也查明了你是清白的,凶手还是要继续查的,你这样只是徒劳。

韩比良听到这话,忽然停住了,抬头看看古千流,问道:就让我抵命,不是正好么?

古千流说道:朝廷有朝廷的律法,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你是清白的,自然会释放出去;但那凶手,早晚要缉拿归案的。

韩比良拿过酒杯,喝下了第三杯酒,抬头向上,一语不言。

古千流伸手端过酒杯,一饮而尽。猛然间看了看李大根,再看了看自己,再瞅瞅韩比良,脑子里飞快地想到了人皮女尸,想到了黄老先生的天衣无缝。酒杯一扔,转身跑出大牢,口里说道:

哎呀!原来是这个意思!!!

究竟所为何事,我们下文再说。

——

作者有话说:

普法小提示:作证,要如实告知自己知道的事情,并且避免陈述自己主观上的判断或者听别人说的话,讲述的必须是自己经历的,或者耳闻目睹的事情。作伪证,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小说《刺杀包青天》第10章 新的线索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刺杀包青天》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