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晚明第一权臣》全文阅读

《晚明第一权臣》小说简介

火爆新书晚明第一权臣是由网络作者老马饭否所编写的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走出巡检司的门,范进知道自己这一步算是成了,从“黄口小儿”、到“范进……

完整版《晚明第一权臣》全文阅读

《晚明第一权臣》第八章 奸臣 免费试读

走出巡检司的门,范进知道自己这一步算是成了,从“黄口小儿”、到“范进”、“范秀才”,到最后的“范先生”,自己已经算是初步取得巡检使陈望的信任了,不过眼下还有件更重要的事要办。

“杜掌柜,你我就此别过,再会!”坐着杜子腾的马车一进城,范进主动和杜掌柜道了别。

现如今他算是得到了陈望的认可,杜子腾对他态度愈发恭敬,听见范进要离开,不敢多言,一拱手两人就此别过,各奔东西。

范进站在柳树荫下的茶摊边,先跟茶博士讨了些水和皂豆,着实用力的洗了几遍手,再花了一个铜子儿喝了一碗大碗儿茶,颇为好奇的坐在茶摊儿边上听着闲汉们扯着闲篇,足足坐了半刻,直到最后一个跟在身后的尾巴离开,这才起身朝城南走去。

没料到陈望竟然小心如斯!叫杜子腾带着自己回来,竟然还安排了跟梢的尾巴,真不知道这是他当年做土匪时留下的习惯,还是巡检当久了养成了捕快盯梢的习惯。

不过这倒也是应有之意,总不能自己这边上门提个意见,那边堂堂巡检使立刻拜倒在地,口称“范进哥哥在上,受小弟一拜”吧,就算他拜的下去,自己也不敢扶他啊,范进记得脚气那可是能死人的!

一路走范进一路吹着口哨,从“两只小蜜蜂”吹到了“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身后跟了一串的毛孩子,看来无论哪朝哪代,孩童们爱玩的天性都是一样的。

范进倒也不觉得吵闹,随手摘下旁边的柳枝藤条,几下就编成了宝剑、弹弓之类的模样,丢给跟着的孩童,又是赢来一阵阵的惊呼和笑声,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一个童心未泯的孩子头带着一群毛孩子出来玩,这么平常的景象,任谁也不会格外注意。

渐渐接近城南,身后的小毛孩子才陆续散去,这边无论从什么意义上说,都算的上是常山县的贫民区了,低矮的窝棚,逼仄的巷道,污水横流的地面,偶尔看见的几间大些的宅院,也是破败不堪,明显是早就无人居住了。

今日清晨,范进就是在这杂乱无章的街巷里迷了路,这一次范进目的明确,直奔早上看到的一群乞丐而去。

等范进走到早上偶遇那群乞丐的地方,因为日头已经移到正中,此时颇有些热了,围墙边的乞丐大多已经散去,只剩下几个老弱病残还躺在屋檐遮住的一点阴凉了。

范进也不走近,只是远远的打量着早上看到的那名孤零零的老丐,此时正闭着眼靠着墙坐着如果不是眼睛间或一轮,范进都有些担心他是不是已经死掉了。

认真端详了一下,和记忆里书本中见到的画像再三对比,虽说老丐满面污秽,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烂不堪,范进还是认了出来,这老丐不是别人,正是去岁被嘉靖帝革职抄家的原大明首辅—严嵩严阁老!

“果然是他啊!”范进不由得有些感慨,这可是自己穿越以后见到的第一个历史书里有名有姓的人物了,在这之前,虽说范进已经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可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直到此时,历史书上曾经呼风唤雨的人物,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范进这才有了几分真实感。

史书上关于严嵩倒台后的描述语焉不详,只是说被革职抄家后被勒令返回江西老家,严嵩无处可去沿街乞讨,最后惨死在盛放尸体的义庄里,范进却记得曾经也有传说严嵩最后是在常山被乞丐群殴死掉的,现在看来,这个传说竟然是事实。

就在范进在城南瞻仰曾经大明首辅严嵩之时,巡检使陈望却换了一身杂役的衣服,悄悄的也进了城,直奔城北的一户人家而去。

“梆,梆梆”陈望左右张望了一下,随后敲响了这户人家的侧门。

里面很快开了门,陈望直接闯了进去,里面的人却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一个小厮的头探了出来,小心的左右看了看,再次确认没人,随后关上了侧门。

陈望进了门却没有离开,反而是等着小厮,直到小厮关了门,急急的对小厮问道:“恩公是否。。。。。。”

小厮却立刻竖起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陈望立刻收了声,随后由小厮引着直奔中间的书斋,在里面呆了半个时辰,然后还是由小厮领着从侧门出来,急匆匆的走掉了。

夜。

元宝早早的就睡下了,范进还是不能习惯这么早睡,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索性扯了把躺椅丢在院子里躺了上去。

那一世每日里除了睡觉,醒着的时候就是勾心斗角的盘算着心思,没想到穿越了还是闲不住,这些似乎已经成了习惯,深深的刻在了骨子里,躺在椅子上摇摇晃晃的眯着眼睛养神,范进一边回想着白日里发生的事情,一边自嘲。

不出意外,巡检使陈望身后应该还有高人,今日匆忙送客,应该是去和背后的人商量,不过区区一个县城而已,虽说范进对明朝的官制不甚熟稔,也大抵能猜到无非是县丞、主薄二人之一,断不会是典史。

巡检司算是九品,典史甚至都不入流,更何况今日知县摆明了是要让陈望背锅,这背的就是典史的锅,按例典史分管典狱和捕房,陈望背后断然不会是典史,当然更不能是知县了。

“会是谁呢?”范进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没料到一个小小的县城竟然水深至此。

说起技术的发达,也许现代社会可以碾压古代,可是论起琢磨人心,古人未必就输于现代人,谁要是真的觉得现代人穿越后能在智商上碾压古人,那真要做好被古人碾压的准备了。

有用的信息太少,即使推算也不会有什么头绪,范进强迫自己不去想,躺在躺椅上摇摇晃晃看着天发呆,白日里特意赶过去确认了,老丐应该就是曾经的首辅严嵩。

对于这位日后名列奸臣传的传奇人物,后世少有正面的评价,范进倒并不在意,无论忠臣奸臣,只要是有真本领的,范进大抵是佩服的,当然像吴三桂那种卖主求荣的,范进也是颇为不齿的。

算着日子,已经是四月初九,距离传说中这位首辅被群殴致死,大概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范进有些恶趣味的想到,要是自己及时出手救下严嵩会怎样,还真是期待啊!

可是看情形知县应该是也知道些内幕了,或许未必知道的一清二楚,但从他让陈望驱赶乞丐,说明他至少应该知道严嵩此时已经流落街头,这时候自己掺和就去,有些不智啊。

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想着,睡意渐渐涌上来,入了夜院子里还是有些凉的,范进对现在这具身体没什么信心,起身回房睡觉去了。

小说《晚明第一权臣》第八章 奸臣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