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明第一权臣免费阅读,晚明第一权臣全文在线阅读

《晚明第一权臣》小说简介

历史类型小说《晚明第一权臣》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老马饭否是网文大神哦书中主要讲述了:离着还有几米远,范进就知道自己又错了,眼前一群人的打扮,分明是沿街讨饭的乞丐,正聚成堆坐在墙根下晒太阳,早晨的阳光比晌午的要柔和的多,晒在身上暖洋洋,乞丐们脱了外衣聚精会神的抓着虱子。只是这群乞丐颇为……

晚明第一权臣免费阅读,晚明第一权臣全文在线阅读

《晚明第一权臣》第六章 乞丐与巡检 免费试读

离着还有几米远,范进就知道自己又错了,眼前一群人的打扮,分明是沿街讨饭的乞丐,正聚成堆坐在墙根下晒太阳,早晨的阳光比晌午的要柔和的多,晒在身上暖洋洋,乞丐们脱了外衣聚精会神的抓着虱子。

只是这群乞丐颇为奇怪,大多数的乞丐聚在一起,只有一个孤零零的躲在旁边,看着上了年纪,本应是花白的胡子和头发,因为长时间没有清洗和打理,摒结在一起,乱糟糟的看上去污秽不堪,不过神情做派间,总给范进一种别扭的感觉。

自来江湖上“僧尼丐童”不好惹,范进此时没必要招惹这个麻烦,掉回头重新找了条路,继续往家里走去。

等范进回到家中,街坊里刚敲了辰时三刻的梆子,小元宝已经急的哭出来了,昨日里范进逗他说要丢掉他,小元宝有些当了真,醒了以后在家里找了半天没看见范进的踪迹,真以为自己睡了懒觉被少爷抛弃了,等了半晌不见少爷回来,哭着去胖婶家又找了两次,听见胖婶说范进一早出去了,央着胖婶男人四下里帮忙找了一回,却也没有瞧见范进。

范进一进门就看见元宝脸上哭过的痕迹,不禁又好笑又心疼,记忆中那一世许久没人这样真心对待过自己了,整日里眼见的全是尔虞我诈,自己女儿又是个不太懂事的,只是会任性耍脾气,难得妻子与自己琴瑟相和,却早早的去世了。

看见范进进门,元宝松了口气,想板起脸来装一装,却又担心把少爷气走了,于是抹了抹眼泪鼻涕,掉过头去不看范进。

范进本想逗逗元宝,可是看见他这样,实在是不忍再拿他逗趣,走到他身后拍拍他的小脑袋,柔声说道:“小元宝,你看看本少爷买了什么?”

本想装一会儿生气的元宝,闻见肉馅儿烧饼的香气,啊的一下跳将起来,还挂着泪痕的小脸上扬起了难以置信的惊喜:“少爷少爷,是巷口杨记的烧饼吗,好香好香!”

逗笑了小元宝,范进稍稍洗了洗,换了身利落的衣服,小元宝虽然眼巴巴的看着烧饼,口水兜不住的往下流,却强忍着一定要等少爷一起吃,主仆两个坐在院子里,就着元宝烧好的稀粥,两个人吃完了早饭。

小孩子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吃完了早饭,元宝已经蹦蹦跳跳的在收拾碗筷了,嘴里不停的和范进说着话:“少爷,你昨天折的宝钞真好看,今天再给我折一个好不好?少爷,隔壁胖婶家的小哥那么大了还流鼻涕虫,真是羞羞!少爷,王干娘家的小狗子说他吃了一个频婆(苹果),有这。。。。。么大,他一定在骗人对不对?少爷。。。。。。”

被元宝问的头晕脑胀的范进,坐在屋檐下捂着脸,没想到穿越了还要负责带孩子。。。。。。

好在元宝只是自说自话,到没盯着范进答话,就在范进郁闷的准备起身走走的时候,有人敲响了前门,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范先生在家吗?在下杜子腾,前来拜访!”

元宝拿着抹布站在院子里口瞪目呆,不知所措的看着范进,在他的记忆里自从范老爷去世后,还没什么人这样来拜访过,范进却是笑了笑,知道是那话儿来了。

“元宝,去请进来吧!”说着话,范进反倒重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屋里家徒四壁,倒不如就在院子里来的清爽。

“哈哈哈,范先生府上真是雅致。”杜掌柜爽朗的笑声随着他的脚步一路进来,等到在院子里站定,杜掌柜收回了打量院子的眼神,拱手一喏,院子的格局和布置虽显得有些落魄,倒也能看出主人胸中颇有格局。

昨日赌坊里烛火昏暗,夜探之时,黑暗里也看不甚清,今日两人再次相见,杜掌柜细细看来,心中不禁赞到:“真是一个风度翩翩浊世好儿郎!”

范进已经起身,听见杜掌柜的话,微微一笑同样拱手寒暄到:“不过是先父置办的一处普通宅子,当不得杜掌柜谬赞,杜掌柜今日到访,不知所为何事?”

“敝东家有请!范先生若是有暇,可与杜某一起前去!”杜掌柜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说道。

青砖墁地,三进的院子,就算是建在城外,对于庶民来说也是违制的,可是挂上了巡检司的招牌就不同了,门口左右两只镇宅,加上大门上两只有些年月磨得发亮的铜钉,比起城内逼仄的民宅,颇有些古风古韵的雄壮气势。

看着范进站在门口盯着地上青砖间漏出的丛丛青草若有所思,杜掌柜没来由的老脸一红:“敝东家忙于公务。。。。。。”

“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贵东家英雄豪杰,自是无暇顾及些许细枝末节。”范进微笑着截断了杜掌柜的话,收回来的眼神已经转回到前方。

杜掌柜顺着范进的眼神望过去,两名进出的巡检司吏丁眼神颇有深意的看着站在门口的范进二人,杜掌柜心头一紧,不再多言,侧身让过两名吏丁,随后不再耽搁,快步引着范进往里走去。

“他囊的,瞎了你们的狗眼,那是致仕的郎中,不是东街西巷的商贾,你们也敢上前查问,那也是你们这等腌臜杀才能靠着的,便是县尊老爷也是要执弟子礼的,呵,老子不教训你们,你们且不知道死字怎写。。。。。。”

刚刚走到二进的院子口,便远远的听到一个粗豪的声音恶狠狠的骂着人,间或听到啪啪啪的鞭子声,还有惨叫声和求饶声,绕过照壁,院子里的情景一目了然。

院子的右手边,临时立起了几根柱子,赤着上身绑着三个人,此刻正被沾了水的鞭子抽打,打人的吏丁倒是没有下狠手,听着动静响,实则身上的鞭痕颇轻。

一个四十上下身材敦实的汉子,穿着一身巡检使的官服,却赤着脚,蹲坐在一把太师椅上,嘴里骂骂咧咧,右手正在起劲儿的扣着脚,看见范进等人进来,也只是抬了抬眼皮,继续冲着行刑的人叫到:“马老三你他囊的留着劲儿串暗门子呢,再不着实打,老子连你一起打死了算求!”

被叫到名字的马老三听得一个激灵,不敢再手下留情,着实用力的打了起来,被打的人感受到加重的力道,愈发高声的惨叫求饶。

站在院门口的范进,明显感觉得身旁的杜掌柜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他却不动声色,下马威也好,自己赶巧了也罢,现在不说话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等到敦实汉子骂够了过足了瘾,这才让人把被打的吏丁放下来,吩咐送到驿站给县尊大人验明正身,却在人被抬出门时,吩咐旁边的人把郎中找来,本来趴在门板上奄奄一息的三个吏丁,却如同服下了一剂汤药,纷纷挣扎着抬起上半身,老大不小的汉子,个个含着泪向敦实汉子道了谢。

敦实汉子一脸不耐烦的挥挥手让人赶紧抬走:“他囊的,下次再有这样的,老子也救不得你们,自己直接去乱葬岗找块地方埋了吧!”

范进心里笑了笑,面上不露声色,有意思。

随后敦实汉子又处理了其他杂事,足足过了半个多时辰,等到闲杂人等都散了,院子里只剩下敦实汉子和身后站着的一个小厮,再就是杜掌柜带着范进站在门口。

“兀那杜子腾,站那么远作甚,老子又不吃人,像个没卵子的,你旁边就是你说的甚么高人?黄口小儿也敢来糊弄老子?”敦实汉子斜着眼看着范进两人,大喇喇的问道。

“陈大人,小的绝无虚言,范先生。。。。。。”杜掌柜没了昨晚的豪气,只是呐呐的辩解着。

范进打断了杜掌柜的话,向前迈步,走到了院子中间,朗声冲着蹲坐在椅子上的敦实汉子说道:“陈大人请了,在下范进,大人今日威风凛凛,可知自己已如覆巢之鸟,地位岌岌危矣?”

听了范进的话,巡检使陈望勃然大怒,就算范进是个秀才,在他眼里屁也不是,竟然敢语带威胁和自己说话,真是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就在此时,一个巡检司的吏丁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

“大人,县尊大老爷发了火,着您带人速速清理城内外乞丐以正县容!”

电光火石之间,本是准备大言恐吓随后摆出筹码的范进,忽然想起一桩旧事,联想到刚进门时发生的一幕,瞬间明白过来,心中大定,不等陈望有所反应,脸上挂上了习惯性的微笑:“陈大人还不醒悟么?”

陈望脸色阴沉的看了过来,大厅里一片死寂。

小说《晚明第一权臣》第六章 乞丐与巡检试读结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