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爆小说
好看的小说推荐

燃烧的岁月最新章节,燃烧的岁月免费阅读

《燃烧的岁月》小说简介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燃烧的岁月》,作者是夕阳正浓之山水之间书中主要讲述了:六店周边,是几个个体户。门东边老王家是做早点的,炸油条,糖糕,麻圆。由于老王有气管炎,老伴又是肺结核,附近的居民基本上不到他家买早饭。老王有个儿子,名叫王凡临,属于脑子缺根弦的那类,已经三十六七了还找……

燃烧的岁月最新章节,燃烧的岁月免费阅读

《燃烧的岁月》第九章:她跟木匠擦出了火花 免费试读

六店周边,是几个个体户。门东边老王家是做早点的,炸油条,糖糕,麻圆。由于老王有气管炎,老伴又是肺结核,附近的居民基本上不到他家买早饭。老王有个儿子,名叫王凡临,属于脑子缺根弦的那类,已经三十六七了还找不到老婆的那种。王凡临是城市户口,按说找老婆不成问题,最不济,讨个乡下老婆。但是,他没有工作,只能跟着爸妈炸油条,浑身糟蹋的油腻腻的,一直单着。王妈逮着个人就要人家给她介绍儿媳妇。

西面邻居是个理发店,店主姓章,叫章二。家里弟兄多,孩子都以出生先后排名取名字,叫章二、章三、章四。他家只有老大有个正经八百的名儿。章二媳妇姓何,胖胖的,生了个女儿也胖嘟嘟的。

街北面杨景洪两口子常年在火车上做生意,卖些牛奶,时令水果,零食等等,他们每天从临河镇车站上火车,卖到珠城市下车,再登上珠城开往临河镇的列车,周而复始地兜售。他家建了一座两间两层的小楼,一家人住在楼上,下面临街铺面出租给了一个南京人开家具店。

开家具店的人名叫朱常瑞,老婆是个高高大大的女人,叫常红,有几分姿色,一个女儿一岁多,刚刚会走路,叫朱珠。

朱常瑞原来是个木匠,常年走村串巷给人家打家具。当时的城乡都是这样:儿子结婚,一应家具都是请一个木匠到家里来打造。

随着改革开放,新的时尚和社会发展,人们逐渐不再打家具了,结婚都是到家具店买组合家具。家具店里,居家的,结婚的,家具种类齐全,应有尽有。跑荒的木匠渐渐被淘汰了。

朱常瑞于是租下了杨景洪两间门面,开了一个家具店。

平时不忙时,几个邻居喜欢凑到百货商店聊聊天,说说闲话。

严东来后,朱常瑞,章二,王凡临和杨景洪有事没事就端个茶杯,到六店里来吹牛,严东会搬几只凳子给他们坐。尤其是晚上,几个人有时能同时聚集过来,店里凳子不够,他们会自带凳子过来。严东提一壶开水,谁的杯子空了,就给他们续上。

邻居中,最忙的要数章二,他是理发的,理一个头五毛钱,挣钱全靠数量。最清闲的是朱常瑞,卖家具,有时十天八天都不开张,但只要开张,就是一笔不小的交易,少的五百六百,多的甚至一千多块钱,一笔买卖下来,就能挣个两三百,三五百,够一家人吃喝用度半年几个月。

潘月君上任后,朱常瑞到店里的频率更高了。

朱常瑞二十五六岁,胖胖的,中等身材,皮肤白净,两颗门牙向外杵着。小潘第一天上班,他端着茶杯踱过来,“哇,大美女呀,以后我们有眼福了,可以天天看美女了。”

他的话把严东吓了一大跳,他担心小潘会恼,让朱常瑞下不来台。

不曾想,潘月君不但没有恼,反而笑了起来,那笑容发自内心,是抑制不住的那种笑,灿烂极了,笑声咯咯咯清脆而响亮。笑完了,她对朱常瑞莞尔一笑:“你真会夸人。”

“我不是夸你,是你真的长得好看。”朱常瑞两只眼睛直直地迎着潘月君的眼睛说。

严东在心里说:这真是一个好色的家伙。不否认,他也是一个情场高手。

潘月君孩子小,每天上午十点和下午四点,她都回家给孩子喂奶。有时严东出差采购商品,店里只有她一个人,婆婆就会抱着孩子到店里来喂奶。

朱常瑞待在六店的时间更多了,几乎每天都是他老婆有事或者吃饭喊他,才回自己的家具店。

严东发现,小潘对自己有些冷淡,轻慢,有点儿城市人对农村人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但对朱常瑞,却极有好感,尽管朱常瑞也是农村人。两个人经常眉飞色舞探讨电影,探讨流行歌曲,探讨歌星影星时尚生活。

一天晚上,几个人坐在店门口乘凉,章二说:“小朱,我看小潘对你有意思。”

朱常瑞得意的笑起来:“你别瞎说,大家就是无聊扯闲篇儿。”

“扯闲篇,你们别扯出事儿。”章二说。

渐渐地,严东发现,就是自己不出差,小潘也让她婆婆抱孩子到店里来喂奶了。

一天下午,小潘婆婆又推着车子走进店里。朱常瑞端着茶杯从街对面踱过来,趴在柜台上看小潘奶孩子。

潘月君生的是儿子,白胖白胖的,皮肤像他妈妈一样嫩嫩的,粉粉的。朱常瑞隔着柜台,伸出两个手指抚摸孩子粉嫩的脸蛋,一边夸赞孩子:“小潘啊,你家孩子真漂亮,你看这皮肤,像极了他妈妈。你看这眼睛,又大又有神,两个黑眼珠,像两只黑葡萄,透着聪明劲儿。”

他嘴里说着,两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小潘的胸。

正是夏天,衣服穿的单薄,小潘解开衣扣,撩起乳罩,喂孩子吃奶。露出饱满而雪白的充满乳汁的乳房,沉浸在奶孩子的幸福和被夸赞的自豪中,脸上洋溢着红晕。

蓦然,小潘抬起头,脸刷地一下红了。

朱常瑞也闹了个大红脸。

小潘没有出声,瞥了朱常瑞一眼,慢慢低下头继续奶孩子,由于心慌,掩饰地伸出手沾点儿乳汁在儿子脸上细细地涂抹。

小潘的表情鼓励了朱常瑞,热辣辣的一双眼睛更加大胆地在小潘的胸上像生了根。

起初,严东十一点半吃过中饭接替小潘看店,小潘下班回家,下午一点半上班,严东到后面午睡。而时常她都会迟到十分钟甚至二十分钟。严东心里有意见,只是从来没有表现出来,更没有当面说过小潘。

不知不觉,小潘下午上班提前了,一点十分,一点,再后来,她居然提前到十二点四十就到店了。她来得早,严东就能早睡午觉。

原来,朱常瑞每天都有睡午觉习惯,一般吃过午饭睡到下午两点起床,泡一杯茶,端到六店来跟严东、章二侃大山。

随着小潘上班提前,朱常瑞就不再睡午觉了。他吃过午饭,就端着茶杯过来了,跟严东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

夏天,人容易犯困,中午时辰,买东西的人少,严东时常坐着坐着就瞌睡了。

朱常瑞却没有睡意,总是精神抖擞地像打了鸡血。严东瞌睡了,他就独自打坐。有时候隔壁章二没有生意,过来看见他,就打趣:“给百货商店当保卫啊?”

他吃吃地笑笑,也不言语。

“人家小严都睡着了,你还不回家睡个午觉。”章二揶揄道。

“不困,睡不着。”

“你心里装着龌龊,是睡不着,当心你老婆发现了,打烂你的脸。”章二指了指对面。家具店里,朱常瑞老婆常红抱着女儿坐在门旁打盹儿。

小潘来了。她着一双红色高跟鞋,穿一身白底碎花连衣裙,打一把荷绿色遮阳伞,袅袅娜娜,鞋跟敲击水泥街面发出清脆的哒哒声。

走进店里,她对严东说:“小严,你去后面休息吧。”

严东站起来,向后屋走去。

“睡啥觉呀?我们聊天。”朱常瑞假意挽留。

“你俩聊吧,我得睡会儿。”说完严东走进里屋。

朱常瑞跟小潘闲聊了几分钟,抬头向街对面家具店望一眼。见老婆抱女儿进卧室睡觉了,他站起身,掀开柜台上面隔板,走进柜台里面。

柜台是商店里外的隔断,是分界,一般是决不允许外人进入的。

夏日正午的街面上,没有一个行人。

“小严,你睡得着吗?”朱常瑞轻声朝屋里喊。严东在外面眯盹了一会儿,睡意已经过去了。但他没有理会小朱。

“我来看看,小严睡着了没有。”朱常瑞来到严东床跟前。

严东闭着眼睛,假装睡着了。

“小严,小严——”朱常瑞声音很轻地喊严东,“真睡着了。”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自言自语。实际上,他是把话说给潘月君听的。

朱常瑞一步一步走近潘月君,身体紧挨着她的身体。

小潘迎着他的眼睛,直直地望着他的目光。

“你说,你的魅力怎么这么大,让我一眼就喜欢上你了呢?”朱常瑞说着,身体靠在潘月君身上。

“死样,你那是色。”小潘娇羞地推了推他。

“是你太美了,让我把持不住。”朱常瑞把两只手按在小潘双肩上,然后慢慢下移到两肋,使劲把她从坐凳上提起,小潘顺势站起来。

朱常瑞从背后抱住她。

“你松开,会有人看见。”小潘挣扎。

朱常瑞抱起潘月君往里屋走。

“小严在里面呢。”小潘扭动身体,两只手去掰他抱她的手。

“小严在里屋,我们在外屋。”朱常瑞把小潘抱进盛货品的外屋,反转她的身体,脸对脸紧紧把潘月君抱在怀里,上前移动两步,两人的身体紧紧地靠在墙上。他的嘴巴死死地压上潘月君的嘴……

小说《燃烧的岁月》第九章:她跟木匠擦出了火花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燃烧的岁月》全文<<<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