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岁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燃烧的岁月最新章节

《燃烧的岁月》小说简介

经典社会生活小说燃烧的岁月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夕阳正浓之山水之间是个网文大神书中主要讲述了:小时候,奶奶对严东说:“你这个孩子呀,心比天高,命如纸薄。”成年后,爷爷对他说:“你的命啊,靠山山倒,靠水水流。”本故事,从一九八九年五月下旬的一天下午说起。一九八九年五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太阳明晃晃地……

燃烧的岁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燃烧的岁月最新章节

《燃烧的岁月》第1章 两个男人把他从午收的麦田里带进了城市 免费试读

小时候,奶奶对严东说:“你这个孩子呀,心比天高,命如纸薄。”成年后,爷爷对他说:“你的命啊,靠山山倒,靠水水流。”

本故事,从一九八九年五月下旬的一天下午说起。

一九八九年五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太阳明晃晃地悬在天空,万里无云,遍地都是黄橙橙熟透了的麦子和被收割后留下的白斩斩的茬子地。田野里,没有一丝儿风,毒烈的阳光晒在大地上,汗水像无数口倾倒的泉,汩汩从那些收割麦子的人们身体里流出来。

两点钟,正是一天里最热的时辰,从村子方向走来两个男人。他们从艾叶塘埂一路向东走。近了,走在前面的高个子男人向一个担着麦捆走在田埂上的青年农民高喊:“严东,严东——”

严东停下脚步,抬手擦掉流进眼里的汗水,手搭凉棚朝喊他的人望去。这两个人,他不认识。看穿戴打扮,是城里人。

严东担一担麦捆走到两个人跟前。

“你还认识我吗?”高个子男人问。

严东仔细打量,感觉高个子有点儿面熟,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我是杭子枫,你还记得我吗?”高个子男人说。

五年没见,严东端详半天才认出杭子枫来。

“哦,是你呀?你们怎么来了?这位是谁?”严东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是我们单位经理,叫武言航。”杭子枫介绍。

杭子枫是严东的一名热心读者,五年前,曾经慕名来严东家拜访过年仅二十二岁的严东。那次拜访十分巧合,正赶上严东逃婚。儿子不喜欢父亲给他包办的婚姻,而父亲逼着他年前就结婚。在春节前的1985年元月7日,严东收拾简单的行囊,逃婚走了。母亲坐在床头默默流泪,父亲一袋一袋抽着旱烟,唉声叹气。另一间屋子里,久病卧床的奶奶奄奄一息,不久于人世。听完严家父亲的介绍,杭子枫自告奋勇,居然花了两天时间,通过严东同学关系把他找回了家,还劝他跟不喜欢的对象结了婚。

”你们……有事吗?“严东问。

”你先把肩上的担子放下来说话。“杭子枫上前示意严东放下麦捆。

严东蹲下身,把担着的麦捆放到地上。

”我和我们经理来,是请你到我们单位工作的。“杭子枫说。

“请我工作?我能干什么?”严东吃惊地望了一眼杭子枫,又望了一眼武言航。

严东从小就是一个不甘平庸的孩子。打记事起,他就喜欢听古代英雄的故事,三年级就酷爱读书,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农村书籍很少,凡是能找到的书,他都如饥似渴地读,立志长大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做一个对别人有价值的人。他知道,在农村,无论你的抱负有多大,志向有多高,都是难以实现的。要想成就人生,必须跳出农门,走到更广阔的地方去,才能有所作为。

上高中时,新时期文学迎来了春天,严东爱上了写作,立志当一名优秀的作家。尽管因故没有考上大学,在写作的道路上,他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到一九八六年,他在地市级以上报刊发表小说、诗歌、散文60多篇,一篇小说获得省级征文二等奖,一篇散文获得楚州地区机关报《楚州报》征文三等奖。先后当选为六福区十大杰出青年、枫杨县十大杰出青年,被选为枫杨县文联委员,楚州地区文联会员。县电台、电视台、《楚州报》等多次对他进行专访报道。

自始至终,武言航一句话没有说,一直在拿一双凸凸的眼睛打量严东。

严东知道杭子枫所在的单位是枫杨县百货商店,是一家地方性国营连锁商业企业,他本人是这家企业的主管会计。

“做采购员。工资一个月60块,另外有奖金和出差补贴。住职工宿舍。”杭子枫一贯说话很快,他一口气把待遇都告诉了严东。旁边的武言航面露愠色地白了杭子枫一眼。

“什么时候上班?”

“你现在跟我们走,明天就可以上班。麦子让你家里人收吧。”说着,他就要拉严东走。

“这么急切吗?给我几天时间,把麦子收完再去,可以吗?”严东问杭子枫,随后把眼睛看向武言航。

"可以。“武言航嘴里终于蹦出来两个字。

”这田野里太热,我们回家去喝点茶吧。“严东对两人说。

”我们回去了,天晚了,就坐不到车了。你送我们到车站吧。“杭子枫说。

严东所在的村庄叫严桥,坐落在淮河与凤凰山系之间。村子北面离淮河大约十五公里。村子南边是凤凰山,距村庄十公里。凤凰山是大别山伸向东南的余脉,东南——西北走向,莽莽苍苍,延绵一百多公里,南北宽三十多公里。严桥村庄不大,住着六七百口人。严东的亲人世代生活在这片热土上。

村子前有一条小河,河水由东边流来,向西流去,汇入淮河,经年不断。它是枫杨县西部最大的一条淮河支流,与众不同的是,在中国,尤其是在东部地区,绝大多数河流都是由西向东流淌,极少有河倒着向西流,小河名字叫严河。下游三十里处,在严河入淮口的一段,河面开阔,当地人叫它天河,又叫天河湖。严河上有一座桥,叫严桥。不知是村名从桥名,还是当年修桥时,桥名从村名。

车站在六福,距离严桥八里地。严东一路送杭子枫两人,一边向二人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和历史、典故。走在严桥上,严东转回身久久地望着严桥村,村庄东西逶迤有二里长,绿树掩映,犬吠鸡鸣,如一幅水墨丹青画,静静地展现在这一方淮河冲积平原上。走着走着,一种莫名的别情涌上严东心头……

赶到六福,才四点半,但车站上已经没有发往县城的班车了。三个人一边聊天,一边等过路车。

杭子枫是个狂热的文学青年,尽管年近四十,对文学的热爱依旧痴心不改。他聊的多是文学,夸奖严东的小说和诗歌写得好,哪篇作品打动了他,并且预测严东的小说有可能在全国小说评选中获奖。”你发表的那篇<卖烟卷姑娘>,我看的热泪盈眶,读几遍, 感动几遍。“

严东更多的关心未来工作上的事情,问的都是百货商店经营、待遇,工作安排,工作环境等等。

天渐渐黑了下来,一趟车也没有等到。

严东抬眼望了望天,太阳像一只圆球加速滚向西方地平线,满天的晚霞一分分暗淡,褪去了美丽的红。路边树上,倦归的鸟儿啾啾喳喳,不时有翅膀扇动的碎响。

”今天怕是等不到车回城了。你们,回我家住一宿,明早再回吧。“严东挽留。

杭子枫看了看天,把眼睛转而投向了不远处在路边等客的几台机动三轮车。”武经理,我们租一辆三轮车回去吧。“

六福距离县城八十里,租金十五元。谈好车价,杭子枫对严东说:”你跟我们一道去县城吧,去看看工作环境。你看一眼,比我们介绍多少遍都让你安心。“

严东想了想,上了杭子枫租下的三轮车。

天,完全黑了下来。三个人坐在三轮车斗里,车穿行在黑暗中,风呼呼地在耳边响,他们都不再说话。无边无际的黑暗,车灯淡淡照射着前方的路,仿佛黑夜里的一个窟窿。

严东在心里揣度着这两个人,彼此如此陌生,他们突然到来,请自己出去工作。是福?是祸?他的心里渐渐有了几分紧张,车的前方是没有尽头的黑暗,尽管突突突的马达声响彻夜空,他仍然感到周围异常寂静,他心里产生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孤独和隐隐的恐惧。说不清是对面前的这两个人,无尽的夜,还是自己的前景?

——

作者有话说:

除主人公严东外,其他人物、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小说《燃烧的岁月》第1章 两个男人把他从午收的麦田里带进了城市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燃烧的岁月》全文<<<

                       

《燃烧的岁月》小说简介

经典社会生活小说燃烧的岁月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夕阳正浓之山水之间是个网文大神书中主要讲述了:小时候,奶奶对严东说:“你这个孩子呀,心比天高,命如纸薄。”成年后,爷爷对他说:“你的命啊,靠山山倒,靠水水流。”本故事,从一九八九年五月下旬的一天下午说起。一九八九年五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太阳明晃晃地……

燃烧的岁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燃烧的岁月最新章节

《燃烧的岁月》第1章 两个男人把他从午收的麦田里带进了城市 免费试读

小时候,奶奶对严东说:“你这个孩子呀,心比天高,命如纸薄。”成年后,爷爷对他说:“你的命啊,靠山山倒,靠水水流。”

本故事,从一九八九年五月下旬的一天下午说起。

一九八九年五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太阳明晃晃地悬在天空,万里无云,遍地都是黄橙橙熟透了的麦子和被收割后留下的白斩斩的茬子地。田野里,没有一丝儿风,毒烈的阳光晒在大地上,汗水像无数口倾倒的泉,汩汩从那些收割麦子的人们身体里流出来。

两点钟,正是一天里最热的时辰,从村子方向走来两个男人。他们从艾叶塘埂一路向东走。近了,走在前面的高个子男人向一个担着麦捆走在田埂上的青年农民高喊:“严东,严东——”

严东停下脚步,抬手擦掉流进眼里的汗水,手搭凉棚朝喊他的人望去。这两个人,他不认识。看穿戴打扮,是城里人。

严东担一担麦捆走到两个人跟前。

“你还认识我吗?”高个子男人问。

严东仔细打量,感觉高个子有点儿面熟,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我是杭子枫,你还记得我吗?”高个子男人说。

五年没见,严东端详半天才认出杭子枫来。

“哦,是你呀?你们怎么来了?这位是谁?”严东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是我们单位经理,叫武言航。”杭子枫介绍。

杭子枫是严东的一名热心读者,五年前,曾经慕名来严东家拜访过年仅二十二岁的严东。那次拜访十分巧合,正赶上严东逃婚。儿子不喜欢父亲给他包办的婚姻,而父亲逼着他年前就结婚。在春节前的1985年元月7日,严东收拾简单的行囊,逃婚走了。母亲坐在床头默默流泪,父亲一袋一袋抽着旱烟,唉声叹气。另一间屋子里,久病卧床的奶奶奄奄一息,不久于人世。听完严家父亲的介绍,杭子枫自告奋勇,居然花了两天时间,通过严东同学关系把他找回了家,还劝他跟不喜欢的对象结了婚。

”你们……有事吗?“严东问。

”你先把肩上的担子放下来说话。“杭子枫上前示意严东放下麦捆。

严东蹲下身,把担着的麦捆放到地上。

”我和我们经理来,是请你到我们单位工作的。“杭子枫说。

“请我工作?我能干什么?”严东吃惊地望了一眼杭子枫,又望了一眼武言航。

严东从小就是一个不甘平庸的孩子。打记事起,他就喜欢听古代英雄的故事,三年级就酷爱读书,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农村书籍很少,凡是能找到的书,他都如饥似渴地读,立志长大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做一个对别人有价值的人。他知道,在农村,无论你的抱负有多大,志向有多高,都是难以实现的。要想成就人生,必须跳出农门,走到更广阔的地方去,才能有所作为。

上高中时,新时期文学迎来了春天,严东爱上了写作,立志当一名优秀的作家。尽管因故没有考上大学,在写作的道路上,他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到一九八六年,他在地市级以上报刊发表小说、诗歌、散文60多篇,一篇小说获得省级征文二等奖,一篇散文获得楚州地区机关报《楚州报》征文三等奖。先后当选为六福区十大杰出青年、枫杨县十大杰出青年,被选为枫杨县文联委员,楚州地区文联会员。县电台、电视台、《楚州报》等多次对他进行专访报道。

自始至终,武言航一句话没有说,一直在拿一双凸凸的眼睛打量严东。

严东知道杭子枫所在的单位是枫杨县百货商店,是一家地方性国营连锁商业企业,他本人是这家企业的主管会计。

“做采购员。工资一个月60块,另外有奖金和出差补贴。住职工宿舍。”杭子枫一贯说话很快,他一口气把待遇都告诉了严东。旁边的武言航面露愠色地白了杭子枫一眼。

“什么时候上班?”

“你现在跟我们走,明天就可以上班。麦子让你家里人收吧。”说着,他就要拉严东走。

“这么急切吗?给我几天时间,把麦子收完再去,可以吗?”严东问杭子枫,随后把眼睛看向武言航。

"可以。“武言航嘴里终于蹦出来两个字。

”这田野里太热,我们回家去喝点茶吧。“严东对两人说。

”我们回去了,天晚了,就坐不到车了。你送我们到车站吧。“杭子枫说。

严东所在的村庄叫严桥,坐落在淮河与凤凰山系之间。村子北面离淮河大约十五公里。村子南边是凤凰山,距村庄十公里。凤凰山是大别山伸向东南的余脉,东南——西北走向,莽莽苍苍,延绵一百多公里,南北宽三十多公里。严桥村庄不大,住着六七百口人。严东的亲人世代生活在这片热土上。

村子前有一条小河,河水由东边流来,向西流去,汇入淮河,经年不断。它是枫杨县西部最大的一条淮河支流,与众不同的是,在中国,尤其是在东部地区,绝大多数河流都是由西向东流淌,极少有河倒着向西流,小河名字叫严河。下游三十里处,在严河入淮口的一段,河面开阔,当地人叫它天河,又叫天河湖。严河上有一座桥,叫严桥。不知是村名从桥名,还是当年修桥时,桥名从村名。

车站在六福,距离严桥八里地。严东一路送杭子枫两人,一边向二人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和历史、典故。走在严桥上,严东转回身久久地望着严桥村,村庄东西逶迤有二里长,绿树掩映,犬吠鸡鸣,如一幅水墨丹青画,静静地展现在这一方淮河冲积平原上。走着走着,一种莫名的别情涌上严东心头……

赶到六福,才四点半,但车站上已经没有发往县城的班车了。三个人一边聊天,一边等过路车。

杭子枫是个狂热的文学青年,尽管年近四十,对文学的热爱依旧痴心不改。他聊的多是文学,夸奖严东的小说和诗歌写得好,哪篇作品打动了他,并且预测严东的小说有可能在全国小说评选中获奖。”你发表的那篇<卖烟卷姑娘>,我看的热泪盈眶,读几遍, 感动几遍。“

严东更多的关心未来工作上的事情,问的都是百货商店经营、待遇,工作安排,工作环境等等。

天渐渐黑了下来,一趟车也没有等到。

严东抬眼望了望天,太阳像一只圆球加速滚向西方地平线,满天的晚霞一分分暗淡,褪去了美丽的红。路边树上,倦归的鸟儿啾啾喳喳,不时有翅膀扇动的碎响。

”今天怕是等不到车回城了。你们,回我家住一宿,明早再回吧。“严东挽留。

杭子枫看了看天,把眼睛转而投向了不远处在路边等客的几台机动三轮车。”武经理,我们租一辆三轮车回去吧。“

六福距离县城八十里,租金十五元。谈好车价,杭子枫对严东说:”你跟我们一道去县城吧,去看看工作环境。你看一眼,比我们介绍多少遍都让你安心。“

严东想了想,上了杭子枫租下的三轮车。

天,完全黑了下来。三个人坐在三轮车斗里,车穿行在黑暗中,风呼呼地在耳边响,他们都不再说话。无边无际的黑暗,车灯淡淡照射着前方的路,仿佛黑夜里的一个窟窿。

严东在心里揣度着这两个人,彼此如此陌生,他们突然到来,请自己出去工作。是福?是祸?他的心里渐渐有了几分紧张,车的前方是没有尽头的黑暗,尽管突突突的马达声响彻夜空,他仍然感到周围异常寂静,他心里产生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孤独和隐隐的恐惧。说不清是对面前的这两个人,无尽的夜,还是自己的前景?

——

作者有话说:

除主人公严东外,其他人物、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小说《燃烧的岁月》第1章 两个男人把他从午收的麦田里带进了城市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燃烧的岁月》全文<<<

《燃烧的岁月》小说简介

经典社会生活小说燃烧的岁月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夕阳正浓之山水之间是个网文大神书中主要讲述了:小时候,奶奶对严东说:“你这个孩子呀,心比天高,命如纸薄。”成年后,爷爷对他说:“你的命啊,靠山山倒,靠水水流。”本故事,从一九八九年五月下旬的一天下午说起。一九八九年五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太阳明晃晃地……

燃烧的岁月免费全文在线阅读,燃烧的岁月最新章节

《燃烧的岁月》第1章 两个男人把他从午收的麦田里带进了城市 免费试读

小时候,奶奶对严东说:“你这个孩子呀,心比天高,命如纸薄。”成年后,爷爷对他说:“你的命啊,靠山山倒,靠水水流。”

本故事,从一九八九年五月下旬的一天下午说起。

一九八九年五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太阳明晃晃地悬在天空,万里无云,遍地都是黄橙橙熟透了的麦子和被收割后留下的白斩斩的茬子地。田野里,没有一丝儿风,毒烈的阳光晒在大地上,汗水像无数口倾倒的泉,汩汩从那些收割麦子的人们身体里流出来。

两点钟,正是一天里最热的时辰,从村子方向走来两个男人。他们从艾叶塘埂一路向东走。近了,走在前面的高个子男人向一个担着麦捆走在田埂上的青年农民高喊:“严东,严东——”

严东停下脚步,抬手擦掉流进眼里的汗水,手搭凉棚朝喊他的人望去。这两个人,他不认识。看穿戴打扮,是城里人。

严东担一担麦捆走到两个人跟前。

“你还认识我吗?”高个子男人问。

严东仔细打量,感觉高个子有点儿面熟,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我是杭子枫,你还记得我吗?”高个子男人说。

五年没见,严东端详半天才认出杭子枫来。

“哦,是你呀?你们怎么来了?这位是谁?”严东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是我们单位经理,叫武言航。”杭子枫介绍。

杭子枫是严东的一名热心读者,五年前,曾经慕名来严东家拜访过年仅二十二岁的严东。那次拜访十分巧合,正赶上严东逃婚。儿子不喜欢父亲给他包办的婚姻,而父亲逼着他年前就结婚。在春节前的1985年元月7日,严东收拾简单的行囊,逃婚走了。母亲坐在床头默默流泪,父亲一袋一袋抽着旱烟,唉声叹气。另一间屋子里,久病卧床的奶奶奄奄一息,不久于人世。听完严家父亲的介绍,杭子枫自告奋勇,居然花了两天时间,通过严东同学关系把他找回了家,还劝他跟不喜欢的对象结了婚。

”你们……有事吗?“严东问。

”你先把肩上的担子放下来说话。“杭子枫上前示意严东放下麦捆。

严东蹲下身,把担着的麦捆放到地上。

”我和我们经理来,是请你到我们单位工作的。“杭子枫说。

“请我工作?我能干什么?”严东吃惊地望了一眼杭子枫,又望了一眼武言航。

严东从小就是一个不甘平庸的孩子。打记事起,他就喜欢听古代英雄的故事,三年级就酷爱读书,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农村书籍很少,凡是能找到的书,他都如饥似渴地读,立志长大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做一个对别人有价值的人。他知道,在农村,无论你的抱负有多大,志向有多高,都是难以实现的。要想成就人生,必须跳出农门,走到更广阔的地方去,才能有所作为。

上高中时,新时期文学迎来了春天,严东爱上了写作,立志当一名优秀的作家。尽管因故没有考上大学,在写作的道路上,他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到一九八六年,他在地市级以上报刊发表小说、诗歌、散文60多篇,一篇小说获得省级征文二等奖,一篇散文获得楚州地区机关报《楚州报》征文三等奖。先后当选为六福区十大杰出青年、枫杨县十大杰出青年,被选为枫杨县文联委员,楚州地区文联会员。县电台、电视台、《楚州报》等多次对他进行专访报道。

自始至终,武言航一句话没有说,一直在拿一双凸凸的眼睛打量严东。

严东知道杭子枫所在的单位是枫杨县百货商店,是一家地方性国营连锁商业企业,他本人是这家企业的主管会计。

“做采购员。工资一个月60块,另外有奖金和出差补贴。住职工宿舍。”杭子枫一贯说话很快,他一口气把待遇都告诉了严东。旁边的武言航面露愠色地白了杭子枫一眼。

“什么时候上班?”

“你现在跟我们走,明天就可以上班。麦子让你家里人收吧。”说着,他就要拉严东走。

“这么急切吗?给我几天时间,把麦子收完再去,可以吗?”严东问杭子枫,随后把眼睛看向武言航。

"可以。“武言航嘴里终于蹦出来两个字。

”这田野里太热,我们回家去喝点茶吧。“严东对两人说。

”我们回去了,天晚了,就坐不到车了。你送我们到车站吧。“杭子枫说。

严东所在的村庄叫严桥,坐落在淮河与凤凰山系之间。村子北面离淮河大约十五公里。村子南边是凤凰山,距村庄十公里。凤凰山是大别山伸向东南的余脉,东南——西北走向,莽莽苍苍,延绵一百多公里,南北宽三十多公里。严桥村庄不大,住着六七百口人。严东的亲人世代生活在这片热土上。

村子前有一条小河,河水由东边流来,向西流去,汇入淮河,经年不断。它是枫杨县西部最大的一条淮河支流,与众不同的是,在中国,尤其是在东部地区,绝大多数河流都是由西向东流淌,极少有河倒着向西流,小河名字叫严河。下游三十里处,在严河入淮口的一段,河面开阔,当地人叫它天河,又叫天河湖。严河上有一座桥,叫严桥。不知是村名从桥名,还是当年修桥时,桥名从村名。

车站在六福,距离严桥八里地。严东一路送杭子枫两人,一边向二人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和历史、典故。走在严桥上,严东转回身久久地望着严桥村,村庄东西逶迤有二里长,绿树掩映,犬吠鸡鸣,如一幅水墨丹青画,静静地展现在这一方淮河冲积平原上。走着走着,一种莫名的别情涌上严东心头……

赶到六福,才四点半,但车站上已经没有发往县城的班车了。三个人一边聊天,一边等过路车。

杭子枫是个狂热的文学青年,尽管年近四十,对文学的热爱依旧痴心不改。他聊的多是文学,夸奖严东的小说和诗歌写得好,哪篇作品打动了他,并且预测严东的小说有可能在全国小说评选中获奖。”你发表的那篇<卖烟卷姑娘>,我看的热泪盈眶,读几遍, 感动几遍。“

严东更多的关心未来工作上的事情,问的都是百货商店经营、待遇,工作安排,工作环境等等。

天渐渐黑了下来,一趟车也没有等到。

严东抬眼望了望天,太阳像一只圆球加速滚向西方地平线,满天的晚霞一分分暗淡,褪去了美丽的红。路边树上,倦归的鸟儿啾啾喳喳,不时有翅膀扇动的碎响。

”今天怕是等不到车回城了。你们,回我家住一宿,明早再回吧。“严东挽留。

杭子枫看了看天,把眼睛转而投向了不远处在路边等客的几台机动三轮车。”武经理,我们租一辆三轮车回去吧。“

六福距离县城八十里,租金十五元。谈好车价,杭子枫对严东说:”你跟我们一道去县城吧,去看看工作环境。你看一眼,比我们介绍多少遍都让你安心。“

严东想了想,上了杭子枫租下的三轮车。

天,完全黑了下来。三个人坐在三轮车斗里,车穿行在黑暗中,风呼呼地在耳边响,他们都不再说话。无边无际的黑暗,车灯淡淡照射着前方的路,仿佛黑夜里的一个窟窿。

严东在心里揣度着这两个人,彼此如此陌生,他们突然到来,请自己出去工作。是福?是祸?他的心里渐渐有了几分紧张,车的前方是没有尽头的黑暗,尽管突突突的马达声响彻夜空,他仍然感到周围异常寂静,他心里产生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孤独和隐隐的恐惧。说不清是对面前的这两个人,无尽的夜,还是自己的前景?

——

作者有话说:

除主人公严东外,其他人物、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小说《燃烧的岁月》第1章 两个男人把他从午收的麦田里带进了城市试读结束

>>>点此阅读番茄小说正版《燃烧的岁月》全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